《九月鹰飞》

第04章 红颜薄命

作者:古龙

雾越来越浓了。

妹妹一直睡得都很熟,姐姐轻轻地喘息着,眼帘终于也闭起,脸上还带着疲倦而满足的甜笑。

西门十三看着她们,心里忽然也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愉快和得意,就好像他已将丁麟击败了一样。

“一个人总不能是每件事都得胜的,我也总有比你强的地方。”

他微笑着,正想喝杯酒,车厢外忽然有人在敲门。

是不是丁麟回来了。

车窗上的帘子已然拉了下来,他看不见门外是什么人。

“谁?”

没有回应。西门十三迟疑着,终于忍不住推开车门。外面也没有人。

外面一片黑暗,冷雾刚刚从地面上升起。

刚才是谁在敲门?

他拉紧了衣襟,再问,没有回应,那个一直在外面望风的车夫呢?

天气实在太冷,他本不想离开这温暖的车厢,可是一个人做了亏心事后,总难免会疑神疑鬼的。

他终于穿上靴子,跳下车,四面一片黑暗,寒冷而寂静。

那个穿着青布棉袄的车夫,躲在一堆稻草里,头枕着膝盖,手抱着头,似乎睡着了。

刚才敲门的人呢?难道他听错了?

他绝不会听错的。

他的年纪还轻,眼睛和耳朵一向都很灵。

这车夫也不知道是丁麟从什么地方找来的,刚才真有人来过,他终于听见一些动静。

西门十三走过去,正想推醒他问问。

车夫突然从草堆上弹起,凌空一个翻身,箭一般窜了出去,身手之快,虽然比不上丁麟,却绝不在西门十三之下。

西门十三竟没有看见他的面目,但稍微一迟疑间,这车夫的人影已消失在黑暗里。

冷雾凄迷,寒风如刀。

他忽然激灵灵打了个寒噤,决定先到车厢里等丁麟回来再说。

车厢的门竟又关了起来,也不知是否是他自己刚才随手带上的。

嵌在车顶下那盏制造得很精巧的铜灯,还是亮着,柔和的灯光从紫绒窗帘里透出来。

西门十三实在很后悔,刚才本不该离开车厢的,他很快地走回去,拉开车厢门。

然后他的心就沉了下去,整个人都怔在车厢外,连动都不会动了。

车厢里竟多了一个人。

一个秃顶鹰鼻、满面红光的锦袍老人,箕锯在他刚才坐的地方。

赫然正是卫八太爷。

那姐妹两人还是蜷曲在角落里,睡得更沉了。卫八太爷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正刀锋般瞪着他,冷冷道:“上来。”

西门十三垂下了头,跨上车厢,眼睛忽然瞥见刚才那个车夫竟已回到草堆上打吨了,连姿势都没有改变,好像根本就没有动过。

车厢很低,无论谁都站不直的。

西门十三却不敢坐下来,只有垂着头,弯着腰,站在那里。

卫八大爷冷冷地看着他,道:“你那好朋友呢?”

西门十三道:“他已经进去了。”

西门十三头垂得更低,他无法回答,也不敢回答,因为他刚才根本就忘了时间。

刚才他简直连什么都忘了。

卫八爷瞪着他,厉声道:“他走了之后,你在干什么?”

西门十三更不敢回答。

他早已知道自己做的事很有点见不得人。

男子汉大丈夫,玩几个生得贱的女人,虽然算不了什么,可是在荒地里玩朋友的女人,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卫八爷冷笑道:“看来你真是色胆包天,难道你就不怕丁麟知道?”

西门十三红着脸,嗫嚅着:“我们……我们是好朋友。”

卫八太爷怒道:“你们既然是好朋友,你怎么能对好朋友做这样的事,他若在背地里抢了你的女人,你会怎么样?”

西门十三不敢搭腔。

卫八太爷道:“你若以为丁麟不会出手,你就错了,这种事只要是男人就一定会出手的。”

西门十三只有承认。

卫八太爷道:“凭你这点本事,他一个人就可对付你八个,他知道了这件事后,若要对付你,你准备怎么办?”

西门十三鼓起勇气,喃喃道:“我想他大概不会知道。”

卫八太爷冷笑道:“你想他大概不会知道,你凭哪点这么想?”

西门十三苦笑道:“我自己当然绝不会告诉他的……”

卫八太爷打断了他的话,道:“你虽然不会说,可是这女人呢?”

西门十三道:“是她自己要的,她怎么会告诉别人?”

卫八太爷道:“你以为她真的看上你,所以才勾引你?”西门十三虽然不敢承认,却不愿否认。

卫八太爷道:“我问你,这两个女人是不是你们从石家庄抢来的?”

西门十三点点头。

卫八太爷道:“你难道以为她们很愿意被你们抢走?”

世上绝没有任何人愿意被人半夜抢走的。

卫八太爷冷笑道:“你难道还看不出,这婊子勾引你,为的就是让你跟丁麟争凤吃醋,她们才有报复的机会。”

西门十三显然还有点不服气,忍不住道:“她也许……”

卫八太爷怒道:“难道你还以为她是真的看上了你?你有哪点比丁麟强?而且,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就算生得再贱,也不会当着自己妹妹面前,做这种事的。”

西门十三不敢再辩了。

卫八太爷道:“何况,你们刚才在车厢玩的把戏,我远远就听见了,她妹妹又不是猪,你们就在她旁边,她难道还能真的睡得着?”

西门十三的脸色又变了,他忽然想到,这件事的确可能是她姐妹早已说好了的,所以丁麟刚才走,姐姐立刻就醒了,妹妹却一直在酣睡,为的就是故意要使他们方便。

他忽然发现,姜毕竟还是老的辣。

卫八大爷忽又问道:“这两个婊子是不是生长在石家庄的?”

西门十三道:“好像不是,我以前也到过石家庄去过,却从未见过她们。”

卫八太爷冷笑道:“果然不出我们所料。”

他目光刀锋般盯在这姐妹两人身上,慢慢地接着道:“像这样两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连我都实在不忍看着她们死在我面前。”

姐妹两人还是垂着头蜷伏在那里,鼻息还是很均匀,居然还好像睡得很沉。

卫八太爷突又转头,瞪着西门十三,道:“所以你杀她们的时候,我完全闭上眼睛的。”

西门十三怔了怔,道:“我?”

卫天鹏沉声道,“不错,你。”

西门十三道:“我……我要杀她们?”

卫天鹏冷冷道:“你若舍不得杀她们,我也可以让她们杀了你。”

西门十三脸色已发白,道:“但丁麟回来时,若看见她们已死了,岂非…”

卫八太爷打断了他的话,道:“他看不见的。”

西门十三道:“为什么?”

卫八太爷道:“死人是什么都看不见的。”

西门十三失声道:“丁麟也得死?”

卫八太爷道:“他不死,你就死。”

西门十三看着他,终于已明白他的意思。

他要丁麟到这里来的时候,已没有打算要丁麟活下去。

无论这件事是否发生,无论是否能探查出南海娘子的真相,他只要一回来,就得死!非死不可。

所以卫天鹏才会跟到这里来,那车夫当然也早已换了他门下的人。

西门十三看着他脸上冷静而残酷的表情,几乎不能相信他就是那个性如烈火、胸无城府、粗野而暴躁的老人。

他忽然间也像是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变得比丁麟更彻底。

西门十三忽然发现一个人若想在江湖中出人头地,就好像都有几种完全不同的面目,就连他们身边最亲近的人,都很难知道他们的真面目究竟是什么样子。

卫天鹏刀锋般的目光还是停在他脸上,淡淡道:“等死比死还痛苦,你若真的有怜香借玉之心,就不如让她们快死来得快乐。”

西门十三咬了咬牙,突然出手,中指指节凸起,以鹰喙拳击向妹妹脊椎下的死穴,姐姐毕竟刚才还向他奉献出火一般的热情,他毕竟不是个心狠手辣的人。

谁知就在这时,一直像是死一般沉睡着的姐妹两人,突然同时翻身,手里已多了对形状奇特碧光闪闪的弯刀。

她们本来温柔得就像是对鸽子,但现在的出手,却比毒蛇还毒,比豺狼还狠。

姐姐一翻身,脚已踢在他小腹上,子里的弯刀,已闪电般去割卫八太爷的咽喉。

西门十三疼得眼泪鼻涕一起流出,捧着小腹弯下腰时,妹妹已挥刀急斩他的左颈。

卫八太爷脸上竟全无表情,竟似早已算准了她们有这一着。

姐妹两人的刀刚挥出,只听“叮,叮,叮,叮”四声响,四柄刀的刀锋部已被打断。

卫八太爷手里已忽然出现了根一尺三寸长的短棍。

短棍是漆黑的,暗无光华,也看不出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但那四柄寒光悟眉、百炼精钢打造的弯刀,竟被它一敲而断。

姐妹两人吃惊地看着手里的半截断刀,几乎还不能相信这是真的。

然后她们才感觉到手臂上一阵酸痛,连半截断刀都拿不稳了。

卫八大爷冷冷地看着她们,冷冷道:“你们的随身双宝,还有一件为什么不使出来?”

姐姐忽然长长叹了口气,苦笑道:“原来你早已看出了我们的来历。”

卫天鹏道:“哼。”

姐姐道:“晚辈正是东海筷子岛,珍珠城,欧阳城主的门下,特来拜见卫八大爷的。”

她看来并没有惊惶恐惧的表情,只不过对卫八太爷这个人好像很是尊敬。

卫天鹏道:“你们是来拜访我的?”

姐姐道:“欧阳城主也早已久闻卫八太爷的大名。”

卫天鹏道:“是他叫你们来的?”

姐姐道:“正是。”

卫天鹏道:“你们躲在石家庄,就是为要等着看我?”

姐姐道:“你老人家府上门禁森严,像我们姐妹这种人,想见到你老人家当然不是件容易事。”

卫天鹏冷笑道:“所以你们就故意让我这好色胆小的登徒子看见你们,你们早就算准了他迟早一定会去找你们的。”

姐姐的脸居然红了,红着脸笑道:“不瞒你老人家,我们实在也没有想到他会在半夜里去找我们的,他用的法子虽然不好,却很有效。”

卫大鹏突然大笑道:“久闻欧阳城主的门下,都是聪明美丽的姐妹花,今日一见果然不假。”

他仰面而笑,似已忘了她们的护身双宝还有一件未使出来。

就在这时,姐妹两人已又同时出手,只听“铮”的一声,已有数十点寒星,从她们衣袖中暴射而出,暴雨般急打卫天鹏的胸膛。

卫天鹏笑声不绝,只不过将手里的短棍很快地画了个圆弧。

那数十点暴雨般的寒光,竟像是突然被一种奇异的力量吸引,投入了这圆弧,又是“叮叮叮”一连串轻响后,这数十点寒光就已全部被这短棍粘住,就像是一群苍蝇钉在一根铁柱上。

姐妹两人又怔住。

卫天鹏淡淡道:“我早已知道你们若不将这一宝使出来,是绝不会罢手的。”

妹妹忽然也长长叹息了一声,苦笑道:“看来他们都看错你了。”

卫天鹏道:“哦?”

妹妹道:“他们以为你已老了,以为今日之江湖,已是他们这一代年轻人的天下,但现在以我看来,你一个人就可以抵得上他们十个。”

她垂着头,用眼角偷偷地瞟着卫天鹏,眼波中带着种说不出的温柔崇敬之色。

少女们只有在看着她们心目中真正的英雄时,才会有这种眼色。

卫八太爷看来也仿佛忽然年轻了许多,微笑着道:“姜是老的辣,这句话年轻人都应该记着的。”

妹妹垂着头道:“我们刚才出手,实在是不得已的,我们姐妹都是可怜人,别人叫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得做什么,既不能反抗,也不敢反抗。”

她说着说着,眼泪似已将流下。

卫八太爷面上已露出了同情之色,叹息着道:“我不怪你们,欧阳城主对门下子弟的手段,江湖中人人知道的。”

姐姐恨声道:“但除了你老人家这种大英雄外,可有谁会体谅我们的痛苦呢?”

卫八太爷的声音也变得很温柔,道:“只要你们说出你们的来意,我绝不会为难你们的。”

姐姐道:“在你老人家面前,我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红颜薄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月鹰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