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鹰飞》

第05章 飞狐杨天

作者:古龙

门外冷雾凄迷,夜更深,风更冷。

卫天鹏迎着风长长吸了口气,忽然道:“韩贞。”

韩贞已跟过来,道:“在。”

卫天鹏道:“你知不知道那飘香别院在哪里?”

韩贞道:“我们现在就去?”

卫天鹏道:“先下手的为强,这句恬你该听说过的。”

韩贞道:“可是那叶开……”

卫天鹏道:“叶开怎么样?”

韩贞道:“叶开现在必定已有防备,我们现在若去跟他硬拼一场,不论谁胜谁负,双方都难免要有伤损,岂非让别人渔翁得利了。”

卫天鹏道:“谁说我们是要跟他去打架的?”

韩贞:“不是?”

卫天鹏道:“当然不是。”

他嘴角又露出了狐狸一样的微笑,悠然道:“我们是好意去向他通风报信,是跟他交朋友去的。”

韩贞的眼睛亮了,微笑着道:“因为小李探花昔日也对我们有恩,我们这次来并不是为了要算计他,而是为了报恩。”

卫天鹏道:“一点也不错。”

韩贞道:“南海娘子既然死了,别的人已不足为虑,我们一定要劝他乘这个好机会,先下手把那些对他有野心的人除去。”

卫天鹏道:“他是个聪明人,一定会明白的。”

韩贞道:“何况他还有我们做他的后盾,他无论要杀什么人,我们都可以帮他提刀。”

卫天鹏大笑道:“好,你果然越来越懂事了,也不在我对你一番苦心。”

他们已走入了梅林,一阵阵春风吹过,迷雾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幽灵般的人影。

卫天鹏低喝道:“什么人?”

“是我!”

这人垂着头走来,竟是西门十三。

卫天鹏沉下了脸,道:“谁叫你到这里来的?”

西门十三颔首道:“弟子有件要紧的事,要禀报你老人家。”

卫天鹏道:“什么事?”

西门十三走近几步,走得更近些,道:“我知道叶开……”

他声音实在太低,卫天鹏只好把耳朵凑过去。

他一生杀人无数,随时随地都在提防着别人杀他,但此时他却是做梦也想不到,他最宠爱的这个徒弟手里,竟有把准备刺人他胸膛的刀。

两个人身子已凑在一起。

卫天鹏道:“有什么话炔说。”

西门十三道:“我要你死。”

听到这个“死”字,卫天鹏才吃了一惊,但闪避已来不及了。

他已能感觉到冰冷的刀锋,刺入了他的皮裘,刺在他胸膛上,他甚至已能感觉到死的滋味。

在这间不容发的一刹那间,西门十三突然惨呼着倒下。

他手里那柄杀人的刀,在夜色中闪着碧光,刀锋上已沾着血迹。

是卫天鹏的血。卫天鹏身子这才开始发抖,才真正感觉到死的恐慌。

西门十三仰面倒在雪地上,眼珠已突出,耳、鼻、眼、口中,突然同时有鲜血流出。

血竟是黑的。

卫天鹏转头去看韩贞,韩贞也已吓得呆住。

西门十三显然不是被他杀了的。

究竟是谁在暗中出手,救了卫天鹏这条命?

工天鹏已没空再想了,这梅林冷雾中,处处都仿佛隐藏着杀机。

他跺了跺脚,低声道:“快退出去。”

突听一人道:“你站着不能动,否则刀毒一发,就必死无疑了。”

声著清脆妩媚,一个人幽灵般地在雾中出现,赫然竞是铁姑。

卫天鹏愕然道:“刚才是你救了我?”

铁姑点点头。

卫天鹏道:“叫他来杀我的也是你?”

铁姑又点点头。

只有被她摄心大法所迷的人,才会做得出这种事。

工天鹏道:“你既然叫他来杀我,为什么又要来救我?”

铁姑苍白的脸上带着种无法描叙的表情,谁也猜不出她心里在想什么,更猜不出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可是她看着卫天鹏的时候,眼睛里却仿佛有种很强烈的表情。

她本不是容易动感情的。

她几乎已没有感情。

卫天鹏看着她,眼睛忽然也露出种无法描叙的感情。忽然道:“你……你是她的女儿?”

铁姑点了点头。

卫天鹏倒退了两步,道:“那么你……你……你难道也是我的……”

“女儿”这两个字他并没有说出来,他好像不敢说出来。

可是他不必说出来,别人也知道的。

铁姑居然并没有否认,目中的神色又变得很悲伤,忽然道:“她这一生中,只有你一个男人。”

卫天鹏后退了两步,身子突然又开始发抖。

——南海娘子这一生中,居然只有他一个男人。

他心里也不知道是感动,是惊讶,还是悲伤。

铁姑的眼睛里似已有泪光,道:“所以我不能看着你死。”

她当然不能。

世上绝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眼见着自己父亲死在别人刀下的。

——难道她竟真的是我的亲生女儿?

卫天鹏几乎不相信,却已不能不信。

他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女儿,谁知到了垂暮的晚年,竟忽然有了个女儿。

如此美丽,如此值得骄傲的女儿。

他看着她,眼睛里也不禁有了泪光,已完全忘了自己刚才还想叫人去杀了她韵。

血浓于水。

就连野兽也有亲情,何况是人!

卫天鹏颤抖着伸出手,似乎想去摸摸她的头发,摸摸她的脸。

可是他又不敢。

就在这时,梅林外忽然又有个人冲了进来,吃惊地看着他。

心姑也来了。

铁姑忽然长长叹息了一声,道:“你不该来的。”

心姑用力咬着嘴chún,忽然大声道:“我为什么不该来……他既然是你的父亲,就是我的祖父,为什么不能来看看他。”

卫天鹏又怔住。

原来他不但有了女儿,还有了孙女。

他只觉得全身的血都热了,几乎已忍不住要大叫起来。

谁知就在这时,心姑突然反身出手,闪电般点了他胸前七处穴道。

韩贞本来一直在旁边看着,遇见这种事,他也只有在旁边看着。

看见心姑出手时,他想救已来不及了,谁知心姑竟又扶住了卫天鹏,道:“刀上已见了血,他想必已中了毒,你快抱起他跟我来。”

原来她出手是为了救人,韩贞叹了口气,今天他看见的和听见的这些事,他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永远忘不了的。

他这一生中,也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奇秘的事。

佛堂里燃着香,香烟缭绕,仿佛梅林中的冷雾一样。

韩贞将卫天鹏放了下来,放在一张软榻上。

神案前摆着的几个蒲团上,坐着个云鬓高髻的锦衣少女,仿佛很美。

她重眉敛目,盘膝坐在那里,竟像是老僧入定一样。

这么多人从外面走进来,她居然不闻不问,好像根本没有看到。

但韩贞却忍不住要去看看她。

放着这么美的少女在面前,若是连看都不看,这个人一定不是个男人。

韩贞总算还是个男人。

他看了一眼,就忍不住要多看两眼,他忽然发现这少女很像一个人,像丁麟。

纵横江湖的“风郎君”,怎么会忽然变成了个女人?

韩贞当然不会相信这种事,但越看越像,这少妇就算不是丁麟,也一定是丁麟的姐妹。

丁麟的人呢?

他若是已被铁姑她们杀了,他的姐妹又怎么能安心地坐在这里?

韩贞并不是个很好奇的人,一向不太喜欢管别人的闲事。

可是现在他实在觉得很奇怪,每个人都多多少少难免有点好奇心的。

韩贞毕竟还是个人。

铁姑和心姑已在为卫天鹏治伤疗毒,好像并没有注意到他。

韩贞忍不住慢慢走过去,俏俏唤道:“丁麟。”

锦衣少女果然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却像是根本不认得这个人一样,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丁麟。”

韩贞又忍不住问道:“你是谁?”

锦衣少女道:“我是丁灵琳。”

丁灵琳!

这名字韩贞是听见过的……丁灵琳岂非就是叶开的情人?

她长得怎么会跟丁麟一模一样?她跟丁麟又有什么关系?

这锦衣少女又闭起了眼睛,连看都不再看他了。

铁姑却在看着他。

韩贞一回头,就触及了铁姑的目光。

比刀光还亮的目光。

韩贞强笑了笑,道:“他老人家想必已脱险了吧?”

铁姑点点头,忽然问道:“你看他是丁麟,还是丁灵琳?”

韩贞道:“我看不出。”

这倒不是假话,他的确看不出,也分不出。

铁姑道:“你应该看得出的,无论谁都该看得出她是个女人。”

韩贞道:“他现在的确是个女人,”铁姑道:“以前难道不是?”

韩贞笑了笑,道:“我只不过有点奇怪,丁麟怎么会忽然不见了。”

铁姑道:“你很关心他?”

韩贞摸了摸歪斜的鼻子,道:“他打歪了我的鼻子。”

铁姑道:“你想报复?”

韩贞道:“没有人能在打歪我鼻子之后,就一走了之的。”

铁姑道:“他能不能死?”

韩贞道:“他也不像很快就会死的人。”

铁姑道:“可是他偏偏已死了。”

韩贞道:“你是说,丁麟已死了?”

铁姑道:“不错。”

韩贞道:“但丁灵琳还活着。”

铁姑凝视着他,过了很久,才徐徐道:“你已看了出来?”

韩贞又笑了笑,道:“我看不出,我是猜出来的。”

铁姑道:“你还猜出了什么?”

韩贞道:“叶开虽然是个很精明的人,但是对自己的老情人,总不会有什么戒备的。”

铁姑道:“说得好。”

韩贞道:“假如这世上只有一个人能暗算叶开,再将上官小仙从他手里抢过来,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丁灵琳。”

铁姑道:“说得好。”

韩贞道:“只可惜丁灵琳是绝不会暗算叶开的,所以……)r铁姑道:“所以怎么样?”

韩贞道:“假如有个人长得跟丁灵琳很像,可以改扮成丁灵琳,那么这个人岂非就正是对付叶开的最好武器。”

铁姑道:“这个人若是男的呢?”

韩贞微笑道:“无论他是男是女都没关系。”

铁姑道:“哦?”

韩贞道:“据说南海娘子不但易容术妙绝天下,而且还有种手法能控制别人咽喉的肌肉,使他的声音也改变。”

铁姑冷冷道:“你知道的倒不少。”

韩贞道:“这个人若是不听话,没关系,因为南海门还有种能控制别人心灵的摄魂大法。”

铁姑又盯着他看了半天,才徐徐道:“据说江湖中人都叫你锥子。”

韩贞道:“不敢。”

铁姑道:“据说别人无论有多硬的壳,你都能把它锥开。”

韩贞道:“这只不过是传言而已。”

铁姑道:“可是这传说看来好像并不假。”

韩贞道:“我纵然还有点名堂,也是卫八太爷一手教出来的。”

铁姑冷笑道:“你用不着提醒我,我早就知道你是他最亲信的人。”

韩贞松了口气,道:“只要夫人明白这一点,我就放心了。”

铁姑道:“我既然让你到这里来,就没有再打算瞒着你。”

韩贞道:“多谢。”

铁姑道:“这件事你现在是不是已完全明白了?”

韩贞道:“还有几点不明白。”

铁姑道:“你说。”

韩贞道:“夫人莫非早已算准了丁麟要到这里来?”

铁姑道:“不错,所以我早已准备好了,在这里等着他。”

韩贞道:“但夫人又怎知他一定会来?”

铁姑道:“有人告诉了我。”

韩贞道:“这个人是隆?”

铁姑道:“是个朋友。”

韩贞道:“是丁麟的朋友,还是夫人的朋友?”

铁姑道:“若不是丁麟的朋友,又怎么会知道他的行踪。”

韩贞叹了口气,道:“有时候朋友的确比仇敌还可怕。”

他忽又问道:“夫人以前见过丁灵琳没有?”

铁姑道:“没有。”

韩贞道:“那么夫人又怎知丁麟跟她长得很像?”

铁姑道:“据说他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飞狐杨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月鹰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