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鹰飞》

第07章 要命娃娃

作者:古龙

这把刀寒光四射,显然很锋利,要砍下一个人的手来,实在比刀切豆腐还容易。

谁知就在这时,本来连动也不能动的叶开,突然翻身,一脚踢向心姑的肚子。

心姑大惊,后退,恰好退在杨天面前。

杨天早已等着她了,右手闪电般点了她背后五处穴道,左手拦腰一把将她抱住。

铁姑的脸色变了。

杨天冷冷道:“你最好不要动,否则我就先杀了你这宝贝女儿。”

铁姑没有动。

她当然绝不是轻举妄动的人。

这时叶开已笑嘻嘻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笑得又美又甜。

铁姑忍不住道:“……你真的是个女人?”

叶开嫣然道:“是个不折不扣、货真价实的女人。”

铁姑道:“你不是叶开?”

这个“叶开”笑道:“叶开是个不折不扣、货真价实的男人,我怎么会是叶开。”

铁姑道:“你是谁?”

“丁灵琳。”

铁姑愕然道:“你是丁灵琳?”

“是个不折不扣、货真价实的丁灵琳。”

铁姑怔住。

她脸上的表情,像是忽然被人咬了一口。

那个丁灵琳还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

丁灵琳过去看他,笑道:“你一点也不像我嘛,我总要比你漂亮多了。”

她们实在一点也不像。

铁姑忍不住问道:“你若是丁灵琳,叶开呢?”

丁灵琳道:“叶开早就来了。”

铁姑愕然道:“他早就来了?”

丁灵琳道:“不但早就来了,而且一直都在你面前。”

铁姑道:“莫非是杨天?”

杨天笑道:“杨天就是杨天,不是叶开。”

铁姑几乎要疯了,忍不住大叫道:“叶开究竟是谁?”

只听一个人悠然道:“是我。”

“究竟谁是叶开?”

丁麟道:“是我,我就是叶开。”

他脸上那种迷惘痴呆的表情,忽然完全不见了,眼睛也不再发直。

忽然间,他已完全变了个人。

铁姑看着他,脸上连吃惊的表情都没有了,什么表情都没有了。

她整个人都已发硬,硬得像是块木头……她自己也觉得自己像是块木头。

她这一生中,从来也没有这么吃惊过。

丁灵琳吃吃地笑着,从怀里掏块雪白的丝巾,抛给叶开,道:“快把你脸上这些胭脂擦干净,免得我看着恶心。”

叶开微笑道:“你恶心?但却偏偏有很多人认为我美极了。”

丁灵琳道:“美个屁。”

叶开道:“若是不美,怎么会有人认为我像丁灵琳。”

丁灵琳忍不住笑道:“我若真的像你这样子,我早就一头撞死了。”

叶开道:“我若真的像你这样子,你知道我会怎么样?”

丁灵琳挺起胸道:“我这样又有哪点不好。”

叶开道:“也没什么不好,只不过胸挺得太高了些,所以才会被人家看破。”

丁灵琳的脸红了,忽然伸手去解心姑的衣襟。

心姑本来一直垂着头,好像奄奄一息的样子,此刻才忍不住大叫道:“你想干什么?”

丁灵琳道:“也不想干什么,只不过你刚才要搜我的身,我现在也要搜搜你的身,我这人一向不吃亏的。”

杨天道:“要搜也该轮到我搜了。”

丁灵琳道:“但她是个女人。”

杨天道:“女人为什么我就拽不得,我就喜欢搜女人的身,尤其是漂亮女人。”

丁灵琳大笑,杨天也大笑。

他们有资格笑,因为他们做的这件事,实在是精彩绝伦。

铁姑看来却似已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上官小仙已从她手里抢回了泥娃娃:“宝宝乖,乖宝宝,妈妈再也不会让坏人抢走你了。”

这泥娃娃才是她关心的,别的人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她都不管,她也不能管。

孩子们岂非总以为自己的幻想是真实的。

但铁姑的幻想却已成了泡影。

她本来以为所有的人都已人了她的圈套里,现在才知道原来她自己一直都在叶开的圈套里,她的幻想岂非也正如这白痴手里的泥娃娃一样?

她看着叶开,忍不住长长叹息了一声,道:“我现在才相信了。”

叶开道:“相信了什么?”

铁姑苦笑道:“相信你是天下最难缠、最可怕的一个人。”

叶开也叹了口气,苦笑道:“我承认,我的确不能算是个君子。”

铁姑道:“能承认自己不是个君子,也是件不容易的事。”

叶开道:“肯自己认输更不容易。”

铁姑道:“你早已知道我们这些人会在这里等着你了?”

叶开点点头。

铁姑道:“所以你就跟杨天商量好,叫他故意来投靠我,让我以为丁麟就是丁灵琳的兄弟,再帮着我出主意,要我将丁麟扮成丁灵琳?”

叶开笑道:“这本来就是个好主意,我知道你一定会接受的。”

铁姑道:“然后你再以丁麟的身份出现,故意让我抓住你?”

叶开道:“我本来就是丁麟。”

铁姑不懂,道:“你究竟是叶开?还是丁麟?”

叶开道:“叶开也就是丁麟。”

铁姑更不懂了。

叶开道:“丁麟只不过是我以前闯江湖的时候,用过的一个名字。”

铁姑终于懂了,苦笑道:“你一共究竟用过几个名字?”

叶开道:“不多。”

铁姑道:“你用过的名字,全都出名。”

叶开笑道:“我运气一向不错。”

铁姑叹了口气,道:“看来我实在不该选中你这么样的一个人做对手的。”

丁灵琳嫣然道:“你选错了,我却没有选错。”

她看着叶开,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爱慕和尊敬。

铁姑道:“你难道根本就没有跟他吵翻?”

丁灵琳道:“谁说我没有,我跟他不知吵翻过多少次。”

她红着脸一笑,又道:“可是我们每次吵翻之后,不出三天,我就又想去找他了。”

铁姑叹道:“我本核早就想到的。”

丁灵琳道:“想到什么?”

铁姑道:“像他这样的男人并不多,我若是你,我也绝不会真的不理他。”

丁灵琳道:“所以我一定会好好地看着他,不让别人来打他的主意。”

她的笑容看来也变得有点像狐狸了。

铁姑又叹道:“不管怎么样,我连做梦都想不到你会扮成叶开。”

丁灵琳道:“叶开既然不在,总得有个人保护小仙的,用我来保护她,岂非再安全也没有了。”

她悠然接着道:“由你看着她,非但别人动不了她,叶开也动不了了。”

丁灵琳道:“叶开根本就不会打她的主意。”

铁姑道:“你好像很自信?”

丁灵琳道:“我一直都有自信,所以谁也休想来挑拨离间。”

铁姑只有苦笑着转向叶开:“我也想不到我的摄魂大法,对你好像连一点用也没有。”

叶开道:“的确用处不大。”、铁姑道:“其实我早就该想到的。”

叶开道:“想到什么?”

铁姑道:“听说你的母亲,以前也是本教中的人,可是为了一个姓白的,二十年前就已叛教了。”

叶开目中露出痛苦之色,他显然不愿听别人提起这回事。

所以铁姑就偏偏要提:“魔教中有四大天王,四大公主,你母亲就是其中之一,我也是其中之一,所以你本该叫我一声姑姑才对。”

叶开沉着脸,道:“你们要杀我,这当然也是其中原因之一。”

铁姑也沉下脸,道:“我不否认,本教的叛徒,没有一个能逃脱门规处治的。”

叶开道:“哦。”

铁姑道:“不但她本身要受门规处分,她的后代也一样,”叶开道:“我只希望你明白一件事。”

铁姑道:“你说。”

叶开道:“家母早已不是你们魔教中人,和你们再也没有半点关系。”

铁姑冷冷道:“无论谁只要入了本教一天,就终生都是本教的人,这种关系永远也斩不断的。”

叶开淡淡道:“你既然是个聪明人,现在就不该说这种话的。”

铁姑道:“为什么?”

叶开道:“现在你好像只有等着我来处治你。”

铁姑道:“我说这些话不过要你明白,你的血里也有我们的血,只要你愿意回来,我们随时都欢迎你。”

叶开道:“我会记着的。”

丁灵琳道:“可是他绝不会回去的。”

铁姑道:“那么你们两个人都要后悔的。”

叶开道:“哦?”

铁姑道:“本教这次在神山绝顶,重立宗王,再开教门,四大天王和四大公主的三项决议中,其中有一样就是要处治叛徒。”

叶开道:“所以你要我小心些?”

铁姑冷冷道:“五十年来,本教一共只有五个叛徒,如今已死了四个。”

叶开道:“再加上我就是五个。”

铁姑道:“不错。”

叶开道:“只可惜我好像已死了。”

铁姑道:“你逃过了第一次,未必还能逃过第二次,就算又逃过了第二次,还有第三次、第四次,只要你不死,你就得时时刻刻地提防着,所以你就算活着也休想过一天安稳的日子。”

叶开道:“我知道了。”

秩姑道:“你不在乎?”

叶开道:“我很在乎,也很怕。”

铁姑道:“那么你现在就带着上官小仙跟我回去,将功抵罪。”

叶开笑了。

铁姑道:“我说的话并不好笑。”

叶开微笑着,道:“我也很怕狗咬我,难道我就该跟着狗去吃屎?”

丁灵琳吃吃地笑了,笑得弯下了腰。

铁姑的脸色却已铁青。

叶开道:“我早就知道你们要来对付我了,可是我这么样,却不是为了要对付你们。”

铁姑道:“哦?”

叶开淡淡笑道:“若是为了对付你们,我根本就不必费这么多事。”

铁姑冷笑道:“你当然知道卫天鹏和墨白也对付你,所以你故意先让我们得手,好教他们跟我火拼,等我们先自相残杀,你才好暗算于我。”

叶开叹了口气,道:“若是为对付卫天鹏和墨白,我更不必费这么大的事了。”

丁灵琳笑道:“他情愿扮成个女人,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

铁姑忍不住道:“你这么样做,究竟是为了要对付谁?”

叶开道:“是另外一个人,这个人比你们加起来还要可怕得多。”

铁姑不住冷笑。

叶开道:“我们要到这里来,你们本来不会知道的。”

这一点铁姑倒不能不承认。

叶开道:“可是这个人却知道了,所以他故意将消息散布出去,让你们到这里来找我。”

铁姑道:“他也想让我们先跟你拼一场,他才渔翁得利。”

叶开道:“不错。!”

铁姑显然也已被打动,沉吟着道:“好几个月前,我们的确曾经接到一封无头信,信上说的,是你跟上官小仙的秘密,若不是这封信,我们根本就不会想到来打你的主意。”

叶开道:“你们接到了这么样一封信,难道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铁姑道:“因为他在那信上说,他是你的仇人,寄这封信给我们,为的只不过是要借我们的手,替他报仇。”

叶开叹道:“这倒也不能算不合理。”

铁姑道:“经过我们查证后,发现他说的并不假,所以我们才决定动手。”

叶开道:“墨白、卫八太爷和欧阳城主,想必也因为接到了一封同样的信,所以才出手的。”

铁姑道:“现在我才想到,他写这封信,为的可能真是要利用我们来先跟你拼一场,然后他再来捡便宜。”

叶开苦笑道:“你总算想通了。”

铁姑道:“你也不知道是谁写的这封信?”

叶开道:“我连猜都猜不出。”

铁姑道:“你们的行动,他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但你们却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叶开道:“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觉得他可怕。”

铁姑叹了口气,悠然道:“这么说来,我们也实在很想见见他了。”

叶开道:“我本来已算准你们得手之后,他一定就会出现的。”

铁姑道:“所以你一直在等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要命娃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月鹰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