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鹰飞》

第08章 金钱帮主

作者:古龙

杨天走了,曙色已照进窗户。

上官小仙看着倒在地上的墨白、卫天鹏、心姑和铁姑,脸上又露出甜柔的微笑,喃喃道:“这地方看来的确宽敞多了……”

曙色照进窗户,这一夜虽然长,总算已过去。

上官小仙俯下身,轻轻摇着叶开的身子,柔声道:“天早已亮了,你这懒虫还不起来?”

叶开呻吟了一声,竟真的张开眼睛,茫然四下望了一眼,仿佛想挣扎着站起来,又跌倒,他全身已连一点力气都没有。

上官小仙看着他,眼睛里充满了关怀,道:“你不舒服?”

叶开点点头,苦笑道:“我好像病了。”

上官小仙道:“什么病?”

叶开道:“笨病。”

上官小仙笑道:“笨也是病?”

叶开道:“不但是病,而且是种很厉害的病。”

上官小仙道:“嗯。”

叶开道:“你知不知狗熊他奶奶是怎么死的?”

上官小仙道:“不知道。”

叶开道:“是笨死的。”

上官小仙笑道:“怎么会有笨死的人?”

叶开叹道:“我本来也不相信,现在才知道,这世上笨死的人好像并不少。”

上官小仙道:“你怕你自己也会笨死。”

叶开道:“我已经病得很厉害了。”

上官小仙叹道:“其实你并不笨,只不过心太软了一点而已。”

叶开苦笑道:“若是心不软,我怎么会替人家抱泥娃娃?”

上官小仙道:“那不是泥娃娃,那是我的好宝宝,乖宝宝。”

叶开道:“他好像并不乖,他会咬人。”

上官小仙也笑了,道:“但是他并不想真的咬死你,否则你用不着等到笨死已经被毒死了。”

叶开道:“你把它交给我的时候,已扭开了它肚子里的机簧?”

上官小仙道:“并没有完全扭开,只开了一半。”

叶开道:“等我看见丁灵琳倒下去,手上一用力,机簧完全开了。”

上官小仙笑道:“他虽然叮了你一下,可是你也报了仇。”

她指着地上破碎的泥娃娃道:“你看,它现在岂非已经被你摔死了。”

叶开没有看这泥娃娃。

若有好几个死人在旁边时,谁也不会去看泥娃娃的。

看着地上的尸身,叶开忍不住长叹道:“看来你果然不愧是上官金虹和林仙儿的女儿。”

上官小仙道:“哦?”

叶开道:“林仙儿的心毒,上官金虹的手狠,这两种优点你一个人就占全了。”

上官小仙微笑道:“你慢慢就会发现,我别的优点还很多。”

叶开道:“现在我只想问你一句话。”

上官小仙道:“你问。”

叶开道:“你是不是人?”

上官小仙还是面不改色,微笑道:“当然是人,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很好看的女人。”

叶开道:“只可惜我看你并不像是个人,人不会做出这种事来的。”

上官小仙道:“什么事?”

叶开道:“你要害我,我明白,因为你要报仇,因为我恰巧是小李探花的弟子。”

上官小仙笑道:“这真是巧得很。”

叶开道:“但这些人却跟你完全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杀了她们?”

上官小仙道:“因为一样东西。”

叶开道:“什么东西?”

上官小仙道:“你看这是什么?”

她果然拿出了一样东西,黄澄澄的,闪着金光。

叶开道:“这是一文钱。”

上官小仙道:“什么钱?”

叶开道:“金钱。”

上官小仙道:“你看不看得出钱上的字?”

叶开当然看得出,钱上有四个字。

“役鬼通神。”

第一缕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恰巧照在这枚金钱上。

上官小仙的眼睛里也在闪着光,道:“钱能役鬼,也能通神,你慢慢也会发现,这世上绝没有比钱再好的东西了。”

叶开已耸然动容,道:“这就是昔年金钱帮的标志?”

上官小仙点点头,道:“金钱帮是上官金虹创立的,我恰巧是上官金虹的女儿。”

叶开叹道:“真是太巧了。”

上官小仙道:“上官金虹虽然死了,我却还没有死。”

叶开道:“所以你要重振金钱帮?”

上官小仙道:“我至少总不能眼看着金钱帮就此毁灭。”

叶开道:“这件事你已计划了很久?”

上官小仙道:“不但已计划了很久,而且计划得很好。”

叶开道:“连杨天都被你收买了?”

上官小仙道:“他本就是条狐狸,会飞的狐狸。”

叶开道:“不但会飞,而且还会咬人,专咬朋友。”

上官小仙笑了笑道:“幸好我并不是他的朋友。”

叶开道:“你是他的什么人?”

上官小仙道:“是他的老板,是他的帮主。”

叶开动容道:“你已经是金钱帮的帮主?”

上官小仙悠然道:“父亲的事业,岂非总是由子女继承的?”

叶开忍不住问道:“除了杨天外,你的伙计还有多少?”

上官小仙道:“伙计不计其数,大伙计却只有六个。”

叶开道:“六个?”

上官小仙道:“金钱帮的规矩,本帮有两位护法,四大堂主。”

叶开道:“这规矩我以前怎么不知道?”

上官小仙道:“因为这是刚订的规矩。”

叶开道:“是谁订的?”

上官小仙道:“我。”

叶开只有苦笑。

上官小仙道:“现在四大堂主我已找全了,杨天就是之一。”

叶开道:“还有三个是什么人?”

上官小仙笑得很神秘,道:“你以后总会慢慢知道的。”

叶开道:“现在我猜不出?”

上官小仙道:“你连做梦都想不到。”

叶开叹了口气,道:“两大护法呢?”

上官小仙道:“两大护法等于是我的左右手,我当然不能马虎。”

叶开道:“所以你只找到一个。”

上官小仙笑得更神秘,道:“现在我正在找第二个。”

叶开道:“找谁?”

上官小仙道:“你。”

叶开大笑。

上官小仙道:“我并不是在说笑话,只要你答应,你就是金钱帮的第一护法。”

叶开笑道:“我若答应,你肯相信?”

上官小仙也叹了口气,道:“我不相信。”

她凝视着叶开,叹息着又道:“你看来实在不像是个能让女人相信的男人。”

叶开道:“那么我们这交易岂非根本就谈不成?”

上官小仙叹着:“所以这实在是件很遗憾的事。”

叶开道:“所以你只好杀了我。”

上官小仙道:“我并不着急。”

叶开道:“我着急。”

上官小仙道:“你急什么?”

叶开道:“万一我忽然又有了力气,一下子跳起来把你抓住,糊里糊涂把你当泥娃娃摔破了,岂非很不好意思?”

上官小仙笑道:“那实在很不好意思,幸好你不会忽然有力气的。”

叶开道:“哦?”

上官小仙道:“你中的针上虽然没有毒,却有*葯。”

叶开道:“*葯?”

上官小仙道:“一种能让人浑身软绵绵的*葯,只有一口气喝下五斤酒去,才能解得开。”

叶开笑道:“这种葯一定是酒鬼做出来的,恰巧我也是个酒鬼。”

上官小仙道:“不巧的是,这附近连一两酒都没有。”

叶开的笑又变成苦笑,道:“你实在不是个好主人,酒也不为客人准备一点。”

上官小仙眼波流动,媚笑道:“你应该知道,我一向只喂奶给别人吃的。”

叶开道:“可惜我不是泥娃娃。”

上官小仙笑道:“谁说你不是?我以后就要把你当做我的泥娃娃。”

她笑得虽甜,叶开心里却已发冷。

要是真做了这个女人的泥娃娃,那种滋味一定比死还难受。就在这时,他看见杨天走了进来。

杨天的脸色很难看,看来就像是个嫉妒的丈夫。

上官小仙皱着眉回过头,立刻又嫣然一笑,道:“你看来并不像刚杀过人的样子,你杀过人之后,总是很开心的。”

杨天沉着脸,道:“我实在没法子开心。”

上官小仙:“为什么?”

杨天道:“因为我没有人可杀。’上官小仙道:“人呢?”

杨天道:“人不见了。”

人不见了!

上官小仙又皱起了眉道:“你是说,韩贞不见了?”杨天道:“是。”

上官小仙道:“他整个人都不见了?”

杨天道:“完完全全的不见了,连一根骨头都没有留下来。”

上官小仙道:“难道他忽然被个大怪物吞了下去?”

杨天道:“他是自己走的。”

上官小仙道:“你查过了雪地上的脚印?”

杨天道:“查过三遍。”

上官小仙道:“脚印是往什么地方去的?”

杨天道:“出了梅林,脚印忽然不见了。”

上官小仙道:“你没有到附近找过?”

杨天道:“找过三遍。”

上官小仙道:“你找不到?”

杨天道:“连一根骨头都找不到。”

上官小仙道:“地上有没有别人的脚印?”

杨天道:“还是只有刚才几个人的脚印。”

上官小仙道:“只有心姑、丁麟、我们的脚印?”

杨天道:“不错。”

上官小仙道:“所以他也不可能是被别人杀了再架走的?”

杨天道:“绝不可能。”

在地上留下脚印的人,现在都绝不可能到那里去杀人。上官小仙沉吟着道:“他中了毒,只要一走动,立刻就可毒发致命。”

杨天道:“这不错。”

上官小仙道:“所以我们本来都以为他绝不敢走动的。”

杨天道:“不错。”

上官小仙道:“可是他现在却已走了。”

杨天道:“不错。”

上官小仙忽然叹了口气,道:“但我们却错了,我们全都看错了他。”

杨天同意。

上官小仙叹道:“原来他才是所有的这些人里面,最不好对付的一个。”

杨天也同意。

上官小仙目光闪动,道:“他想必早已看穿这件事有溪跷,所以故意假装中毒,让别人不防备他,他才好全身而退。”

杨天道:“他的外号叫锥子。”

上官小仙道:“一个人的外号,是绝不会错的。”

杨天道:“所以无论你外面有多么厚的壳,他都能锥出洞来。”

上官小仙沉吟着,徐徐道:“对付这种人,只有两个法子。”

杨天在听着。

上官小仙道:“若不能把他拉过来做我们的朋友,就得赶快杀了他。”

杨天道:“可惜他现在已走了。”

上官小仙道:“世上绝没有一个人,能突然一下子完全消失的。”

杨天道:“但是我却找不到他。”

上官小仙笑了笑,道:“你找不到他,并不表示别人电找不到他。”

她走过去拍了拍杨天的肩,微笑着道:“莫忘记还有我哩。”

杨天道:“你要去找?”

上官小仙柔声道:“你乖乖地陪小叶在这里等着,我带糖糖回来给你们吃。”

杨天坐下来,坐在叶开对面。

他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看来真是规规矩矩的生意人。

叶开看着他,忽然叹了口气,道:“她说她要带糖回来给我们吃。”

杨天道:“嗯。”

叶开苦笑道:“自从三岁以后,我就没有吃过糖了。”

杨天道:“哦。”

叶开道:“现在我只想喝点酒。”

杨天道:“你若不喝酒,那才是怪事。”

叶开笑道:“你的确很了解我,我们毕竟是老朋友了。”

杨天冷冷道:“像我这样的朋友,你幸好还有几个。”

叶开道:“不管你怎么样对我,我们毕竟还是老朋友,朋友跟酒一样,都是老的好。”

杨天道:“你真的这么想喝酒?”

叶开叹道:“你知道,我现在的心情很不好。”

杨天承认:“无论谁遇着你这种事,心情都不会好的。”

叶开道:“心情不好的人,总是想喝点酒的。”

杨天也同意:“除了喝酒外,你的确已没什么事好做的了。”

叶开道:“所以你若看在我们是老朋友的份上,就该弄点酒给我。”

杨天考虑着忽然站起来,道:“好,我去替你找酒,你最好乖乖地在这里等着,莫要想逃走。”

叶开看着他走出去,眼睛已亮了起来。

人,总是有人性的。

他对这人性忽然又充满了希望,又觉得杨天这个人并不能算太杨天居然很快就回来了,手里提着个大铜壶,份量好像很重。

壶里的酒就算没有装满,至少也有五六斤。

叶开喝酒一向很快的,他已决定,等自己的力气恢复了之后,也绝不向杨天报复。

一个人若是还肯去替他的老朋友找酒喝,这个人总算还不是无可救葯的。

杨天道:“你没有逃。”

叶开笑道:“因为我知道逃不了的。”

杨天道:“很好。”

他把铜壶摆在地上。

叶开连站都站不起来,道:“你不能送过来?”

“我跟你还是距离远一点好。”

叶开叹了口气,只好挣扎着爬过来,凑着嘴去喝了一口。

只喝了一口。

他的脸色忽然变了:“这不是酒。”

杨天冷冷地看着他,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冷冷道:“我们也不是朋友。”

叶开道:“你……你为什么骗我?”

杨天道:“因为我想看看你在地上爬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叶开连指尖都已冷透,简直恨不得一下子扑过去,把这壶冷水,全都灌在他脖子里。

杨天冷笑道:“这只不过是壶水而已,我没有灌一壶尿来给你喝,已经是你的运气了。”

叶开又叹了口气,道:“我实在不懂,你为什么会如此恨我?”

杨天道:“我一向不喜欢泥娃娃。”

叶开忽然明白了,道:“你在吃醋?”

他吃惊地看着杨天:“你难道真的喜欢上官小仙?你难道还不明白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杨无眼内的肌肉在跳动,紧握着双拳,一字字道:“我只明白一件事。”

叶开道:“你说。”

杨天的脸发青,厉声道:“只要你再开口说一个字,我就打掉你的满嘴牙齿。”

嘴里若是没有牙齿,那滋味也不好受的。

叶开只有叹息。

他忽然发现,无论多聪明的男人若是真喜欢上一个女人时,他在这个女人面前立刻就会变成呆子。

现在该怎么办呢?一点办法也没有,无论谁到了这种时候,都只有等着。

等死?

叶开只觉满嘴发苦,他现在真的想喝酒了。

杨天慢慢地站起来,推开窗子。窗外的风好冷。

杨天长长地吸了口气,突听一个人在身后冷冷道:“你在找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月鹰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