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前后》

第12章 强敌已逝

作者:古龙

明月虽已西沉,看起来却更圆了。

—轮圆月,仿佛就挂在太和殿的飞檐下,人却已在飞檐人很多,却没有人声。

就连司空摘星、老实和尚,都已闭上了嘴,因为他们也同样能感受到那种逼人的压力。

忽然间,一声龙吟,剑气冲霄。

叶孤城剑已出鞘。

剑在月光下看来,仿佛也是苍白的。

苍白的月,苍白的剑,苍白的脸。

叶孤城凝视着剑锋,道:“请qh他没有去看西门吹雪,连一眼都没有看,既没有去看西门吹雪手里的剑,也没有去看西门吹雪的眼睛。

这是剑法上的大忌。

高手相争,正如大军决战,要知已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所以对方每一个轻微的动作,也都应该观察得仔仔细细,连一点都不能错过。

因为每一点都可能是决定这一战胜负的因素。

叶孤城身经百战,号称无敌,怎么会不明白这道理。

这种错误,本来是他绝不会犯的。

西门吹雪目光锐利如剑锋,不但看到了他的手,他的脸,仿佛还看到了他的心。

叶孤城又说了一遍道:“请。”

西门吹雪忽然道:“现在不能。”

叶孤城道:“不能?”

西门吹雪道:“不能出手ao叶孤城道:“为什么?”

西门吹雪道:“因为你的心还没有静。”

叶孤城默然无语。

西门吹雪道:“‘个人心若是乱的,剑法必乱☆—个人剑法若是乱的,必死无疑。”

叶孤城冷笑道:“难道你认为我不战就已败了?”

西门吹雪道:“现在你若是败了,非战之罪。”

叶孤城道:“所以你现在不愿出手?”

西门吹雪没有否认。

叶孤城道:“因为你不愿乘人之危?”

西门吹雪也承认。

叶孤城道:“可是这一战已势在必行。”

西门吹雪道:“我可以等。”

叶孤城道:“等到我的心静?”

西门吹雪点点头道:“我相信我用不了等多久的。”

叶孤城霍然指起头r盯着他,眼睛里仿佛露出一抹感激之色,却又很快被他手里的剑光照散了。

对你的敌手感激,也是种致命的错误。

叶孤城道:“我也不会让你等多久的,在你等的时候,我能不能找一个人谈谈话?”

西门吹雪道:“说话可以让你心静?”

叶孤城道:“只有跟一个人谈话,才可以使我心静ah西r]吹雪道:“这个人是谁?”

这句话他本不必问的qo叶孤城说的当然是陆小凤,因为他心里的疑问,只有陆

小凤—个人能答复。

陆小凤坐了下来,在紫禁之颠,滑不留足的琉璃瓦上坐了下来。”

明月就挂在他身后,挂在他头上,看来就像是神佛脑后的那圈光轮。

叶孤城凝视着他,已凝视了很久,忽然道:“你不是神。”

陆小凤道:“我不是。”

叶孤城道:“所以我想不通,你怎么会知道那么多秘密?”

陆小凤笑了一笑,道:“你真的认为这世上有能够永远瞒佳人的秘密?”

叶孤城道:“也许没有,可是我们这计划……”

陆小凤道:“你们这计划,的确很妙,也很周密,只可惜无论多周密的计划,都难免有漏洞。”

叶孤城道:“我们的漏洞在哪里?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陆小凤沉吟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看出来的,我只中过觉得,有几个人本来不该死的,却不明不白的死了。”

叶孤城道:“你说的是张清风、公孙大娘、欧阳情?”

陆小凤道:“还有龟孙子大老爷。”

叶孤城道:“你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要对他下毒手令?,’陆小凤道:“现在我已想通qo叶孤城道:“你说。”

陆小凤道:“这计划久已在秘密进行中,王总管和南王府的人☆’直都保持连络,他们见面的地方,就是欧阳情的妓院。

叶孤城道:“因为他们认为,绝不会有人想到太监和喇嘛居然也逛妓院。”

陆小凤道:“但你不放心,因为你知道龟孙大老爷和欧阳情都不是平常人,你总怀疑他们已发现了这秘密,所以你—定要杀了他们灭口。”

叶孤城道:“其实我本不必杀他们的。”

陆小凤道:“的确不必。”

叶孤城道:“可是这件事关系实在太大,我不得不冒一点险。”

陆小凤道:“也正因如此,所以我才发现,在你们这次决战的幕后一定还隐藏着个极大的秘密,绝不仅是因为李燕北和老杜的豪赌。”

叶孤城叹了口气,道:“他总该知道张英风是非死不可的。”

陆小凤道:“因为张英风急着要找西门吹雪,找到了那个太监窝,却在无意间发现了你也在那里,他当然非死不可。”

叶孤城道:“你想必也已知道,他捏的那第三个蜡像就是我。”

陆小凤道:“就因为这个蜡像,所以泥人张才会死。”

叶孤城道:“我杀公孙大娘,就是为了要嫁祸给她。”

陆小凤道:“你还希望我怀疑老实和尚。”

叶孤城冷笑道:“难道你真以为他很老实?”

陆小凤忽然又笑了一笑,道:“我虽然常常看错人,做错事,走错路,但有时却偏偏会歪打正着。”

叶孤城道:“歪打正着?”

陆小凤道:“我若不怀疑老实和尚,就不会去追问欧阳情,也就不会发生王总管和南王府的喇嘛那天也到那里去的。”

时孤城道:“你问出了这件事后,才开始怀疑到我?”

陆小凤叹息着道:“其实我一直都没有怀疑到你,虽然我总觉得你绝不可能被人暗算,更不可能伤在唐家的毒器下,但我却还是没有怀疑到你,因为……”

他凝视着叶孤城,慢慢的接着道:“因为我总觉得你是我的朋友。”

叶孤城扭转头,他是不是已无颜再面对陆小凤?陆小凤道:“你们利用李燕北和杜桐轩的豪赌烟幕,再利用这一次决战作引子,你先安排好一个人在杜桐轩那里,作你的替身,你出现时,满身鲜花,并不是怕人嗅到你伤口的恶臭,而是怕人发觉你身上并没有恶臭。”

陆小凤又叹了口气,接着道:“这些计划实在都很妙,妙极了。

叶孤城没有回头。

陆小凤道:“最妙的还是那些缎带。”

叶孤城道:“哦?”

陆小凤道:“魏予云以缎带来的限制江湖豪侠人宫,你却要卜总管在内库中又偷出一匹变色绸,装成缎带,交给白云观主,由他再转送出来,来的人一多了,魏子云就只有将人力全都调来太和殿防守,你们才可以从容在内宫进行你们的阴谋。”

叶孤城仰面向天默默无语。

陆小凤道:“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你虽然算准了西门吹雪绝不会向一个负了伤的人出手,却忘了还有一心想报兄仇的唐天纵。”

叶孤城道:“唐天纵?陆小凤道:“若不是唐天纵出手暗算了你的替身,我可能还是不会怀疑到你。

叶孤城道:“哦?”

’陆小凤道:“我发现了你的秘密,我立刻想到南王府,又想到王总管,直到那时,我才明白你们的阴谋,是件多么可怕的阴谋。

陆小凤道:“你在笑?”

叶孤城道:“我不该笑?”

陆小凤看着他,终于点了点头,道:“只要还能笑,一个人的确应该多笑笑。”

只不过笑也有很多种,有的笑欢愉,有的笑勉强,有的笑馅媚,有的笑酸苦。

叶孤城的笑是哪一种?不管他的笑是哪一种,只要他还能在此时此刻笑得出,他就是个非平常人所能及的英雄。

他忽然拍了拍陆小凤的肩,道:“我去了。”

陆小凤道:“你没有别的话说?”

叶孤城想了想,道:“还有一句。”

陆小凤道:“你说。”

叶孤城扭转头道:“不管怎么样你总是我的朋友ah步走出去,走向西门吹雪,忽然觉得秋风已寒如残冬……

这时候,月已淡,淡如星光。

星光淡如梦,情人的梦。

情人,永远是最可爱的。有时候,有人虽然比情人还可爱,这种事毕竟很少。

仇恨并不是种绝对的感情,仇恨的意识中,有时还包括了了解与尊敬。

只可惜可爱的仇人不多,值得尊敬的仇人更少。

怨,就不同了。

仇恨是先天的,怨恨却是后天的,仇恨是被动的,怨恨却是主动的。

你能不能说西门吹雪恨叶孤城?你能不能说叶孤城恨西门吹雪?他们之间没有怨恨,他们之间只有仇恨,只不过是—种与生俱来,不能不有的,既奇妙又愚笨的,既愚笨又奇妙的仇恨。

也许,叶孤城恨的只是既然生了叶孤城,为什么还要生西门吹雪。

也许,西门吹雪所恨的也是一样。

恨与爱之间的距离,为什么总是那么令人难以衡量。

现在,已经到了决战的时候。

真正到了决战的时候,天上地下,已经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阻止这场决战。

这一刻,也许短暂,可是有许多人为了等待这一刻,已经付出了他们所有的一切。

想起厂那些人,叶孤城忽然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心酸。

这一战是不是值得?那些人等得是不是值得?没有人能回答,没有人能解释,没有人能判断。

甚至连陆小凤都不能。

可是他也同样感觉到那种逼人的煞气和剑气,他所感受的压力,也许比任何人都大得多。

因为西门吹雪是他的朋友,陆小凤也是。

假如你曾经认为—个人是你的朋友,那么这个人永远都是。

所以,陆小凤一直都盯着西门吹雪和叶孤城的剑,留意着他们每一个轻微的动作,每一个眼神,每一个表情,甚至每一根肌肉的跳动。

他在担心西门吹雪西门吹雪的剑,本来是神的,剑的神。可是现在,他已不再是神,是人。

因为他已经有了人类的爱,人类的感情。

人总是软弱的,总是有弱点的,也正因如此,所以人才是人。

陆小凤是不是已抓住了西门吹雪的弱点?陆小凤很担心,他知道,无论多少弱点,都是足以致命的。

他知道,就算叶孤城能放过西门吹雪,西门吹雪也不能放过自己。

胜就是生,败就是死,对西门吹雪和叶孤城这种说来,这其间绝无选择的余地。

最怪的是,他也是同样担心叶孤城。

他从未发觉叶孤城有过人类的爱和感情。

叶孤城的生命就是剑,剑就是叶孤城生命。只不过生命本身就是场战争,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战争。

无论是哪种战争,通常都只有一种目的胜。

胜的意思,就是光荣,就是荣誉。

可是现在对叶孤城说来,胜已失去意义,因为他败固然是死,胜也是死。

困为他无论是胜是败,都是无法挽回失去的荣誉,何况无论谁都知道,今夜他已无法活着离开紫禁城。

…所以他们两个人虽然都有必胜的条件,也都有必败的原因。

这一战究竟是谁胜?谁负?这时候,星光月色更淡了,天地间所有的光辉,都已集中在两柄剑上。

两柄不朽的剑。

剑已刺出。”

刺出的剑,剑势并不快,西门吹雪和叶孤城两人之间的距离还有很远。

他们的剑锋并未接触,就已开始不停的变动,人的移动很慢,剑锋的变动却很快,因为他们招末使出,就已随心而受,别的人看来,这一战既不激烈,也不精彩,魏子云、丁敖、段羡、屠万,却都已流出了冷汗。

这四个人都是当代一流的剑客,他打i看得出这种剑术的变化,竟已到了随心所慾的境界,正是武功中至高无上的境界。

叶孤城的对手若不是西门吹雪,他掌中剑每—个变化击出,都是必杀必胜之剑。

他们的剑与人合一,这已是心剑。

陆小凤手上忽然也沁出了汗,他忽然发现西门吹雪剑势的变化,看来虽灵活,其实却呆滞,至少比不上叶孤城的剑那么空灵流动。

叶孤城的剑,就像是白云外的一阵风。

西门吹雪的剑上,却像是系住了一条看不见的线他的妻子,他的家、他的感情,就是这条看不见的线。

陆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强敌已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决战前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