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前后》

第13章 尾声

作者:古龙

九月十六。黄昏,明月又将升起,今夜的月,必将比十五的月更圆。

司空摘星沿着金鳖玉带的栏杆,来来回回的已不知走了多少次,他想数清这条桥上究竟有多少栏杆,却一直没有数出来,因为他有心事陆小凤为什么还没有出来?皇帝留着他干什么?天威难测,伴君如伴虎,像洒脱不羁的人,耽在皇帝身旁,一句话说错了,一件事做错了,脑袋就很可能要搬家。

这一点,不但司空摘星担心,只要是陆小凤的朋友,每个人都在担心。陆小凤的朋友不少。

魏子云已经进去探望过好几次,南书房里好像一直都没有动静。

没有奉沼,淮南书房,魏子云当然也不敢。

所以他每一次从里面出来,大家的心事就会又多加重一分。

等到他第六次从里面出来,有的人已急得快要发疯了,魏子云反而不似前几次出来时那么垂头丧气,眼睛里居然好像发着光。

看见他眼睛里的表情,司空摘星立刻迎上去,道:“是不是有了消息?”

魏子云点点头。

司空摘星道:“那小子已经出来了?”

魏子云摇摇头。

司空摘星道:“你看见了他?”

魏子云又摇摇头。

司空摘星几乎叫了起来,道:“这算哪门子消息?”

魏子云道:“我虽然没有看见他,但听见他的声音。”

司空摘星道:“什么声音?”

魏子云道:“当然是笑声。”

他自己也笑了笑,接着道:“除了笑声外i你想他还会发出什么声音来?”

司空摘星瞪大了眼睛,道:“他的笑声是不是很大?”

魏子云道:“他笑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你应该l[我更清楚。”

司空摘星眼睛瞪得更大,道:“在皇帝面前,他也敢像平常那么样笑?”

魏于云道:“你想天下还有什么事是他不敢做的?”

司空摘星叹了口气,道:“我想不出。”

魏子云道:“我也想不出。”

司空摘星道:“我更想不出,在南书房里,会有什么事能让他笑得那么开心?”

魏子云压低了声音,道:“听说他们在喝酒。”

司空摘星道:“他们是谁?”

魏子云声音压得更低,道:“他们就是皇帝和陆小凤。”

司空摘星眼珠子都快瞪得掉了下来,道:“你这是听谁说的?”

魏于云道:“我在里面的时候,刚好有个小太监送酒进司空摘星道:“你就顺便托他进去打听打听里面的动静?”

魏子云叹了口气,道、“我答应替他在外面买栋房子,他才肯的。”

司空摘星道:“他又听见了什么?”

魏子云道:“只听见了一句话。”

司空摘星道:“一句话就—栋房子?这价钱未免太贵了丝田曰,,魏子云道:“不贵。”

司空摘星道:“不贵?”

魏子云道:“那句话也许比一万栋房子还值钱。

他实在真能沉得伎气,直到现在,还不旨把那句话痛痛快快的说出来。

司空摘星早巳急得在冒汗,急着问道:“这句话究竟是谁说的?究竟是句什么话啊?”

魏于云道:☆那句话是皇帝说的,他答应了陆小凤一件事。

司空摘星道:“什么事?”

魏子云道:“随便陆小凤要求什么事,他都答应?’’魏子云道:“天于无戏言,普天之下,也绝没有皇帝做不到的事。”

司空摘星怔住了,真的怔住了。

说话的虽然只有他’个人,在旁边听的却中止一个,听见厂这旬话,每个人都怔住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士之滨,莫非王民,天子说出来的一句话,简直就像是神话中的魔棒一样,可以点铁成金,化卑贱为富贵,化腐朽为神奇。也不知过厂多久,司空摘星才长长吐出口气,道:“那小于要的是什么呢?’’魏子云道:“不知道,那小太监只听到一句话。”

司空摘星道:“其实,用不着别人说,我也可以猜得出那小子要的是什么。

魏子云道:“哦!”

司空摘星道:“皇宫大内中,一定藏着有各式各样的美酒。”

魏子云道:“你认为他要的是酒?”

司空摘星道:“有没有人不要命的?”

魏子云道:“就算有,也很少。”

司空摘星道:“酒就是那小于的命,他不要酒要什么?”

老实和尚忽然道:“要命根子。”

司空摘星道:“命根子?”

老实和尚道:“酒虽然是他的命,女人却是他的命根子。”

木道人道:“你真的认为他会求皇帝赐他一个女人?”

老实和尚道:“也许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三百六十五个。”

木道人大笑道:“这是和尚的想法,和尚想女人想疯了,我们绝中能以和尚之心,去度陆小凤之腹。”

老实和尚道:“道士的想法是什么?”

木道人道:“那小于虽然是个酒色之徒,却不糊涂,总该知道有了钱,就不怕没有酒和女人,何况他一向挥金如土,总是缺钱用。”

老实和尚叹了口气,道:“难怪别人说,人越老越贪,原来老道☆士也是财迷。”

\巨一直想开口,终于忍不住道:“我若是他,我’定会要皇帝封我为大将军,率军西征,立威于四方,扬名于天卜。”

魏子云立刻同意。

名、利、女人、权势,岂非正是‘个男人幻想中的—切。

除此以外,他还能要求什么呢?司空摘星道:“也许他要的不止一样,这小于的心,一向黑得很。”

老实和尚道:“不管怎么样,他要的总是我们猜的这几件事其中之一。”

忽然之间,水定门里有人道:“不是。”

一个人大步从里面走出来,神采飞扬,容光焕发陆小凤终于出现了。大家立刻迎上去,抢着问道:“难道我们全都猜错了?”

陆小凤点点头。

老实和尚道:“你要的究竟是什么?”

陆小凤道:“不可说,不可说。”

他分开人群,大步向前走,随便人们怎么问,他也不开口。

他好像已决心要这些人活活憋死。

可是,这些人也并不是那些很容易就肯死心的人,陆小风在前面走,他们就在后面跟着。

老实和尚拉了拉司空摘星的衣袖,悄悄道:“你是这小子的克星,天下假如还有一个人能让他开口,这人一定就是你。”

司空摘星眼睛转了转,道:“一点也不错,“他也大步赶上去,拉住了陆小凤,道:“你是不是已决心不说了?”

陆小凤道:“是。”

司空摘星道:“好。”

陆小凤道:“好什么?司空摘星道:“你若不说,我就……我就……”

然后,他附在陆小凤的耳旁,悄悄的说了几句话。陆小风忽然停下脚步,站在那里,怔了半天,长长叹了口气,悄悄的说了几句话。

司空摘星立刻也怔住,脸上的表情就好像同时吞下了二个鸡蛋,两个鸭蛋,和四个大馒头。

陆小凤又开始大步往前走。

司空摘星也跟着往前走,刚走出了第一步,就开始笑了,大笑,笑得几乎连眼泪都流了出来。

老实和尚又拉他的衣袖,道:“他告诉了你什么?”

司空摘星一面笑,一面摇头,道:“不可说,不可说。”

老实和尚道:“莫忘记刚才是谁教你去的,而且,假如你真的不说,我就……”

他也附在司空摘星耳边说了几句话。

司空摘星也立刻停下脚步,发了半天怔,也在他耳朵旁边说了几匈话。

老实和尚也怔住了,然后也笑了,大笑,笑得就好像如来佛刚配给他三个大尼姑,两个小尼姑,和四个不大不小的尼姑。

然后,木道入又逼着他说出了那件事,魏子云又求木道人说了,丁敖、屠方、殷羡、卜巨,也就全都知道了。

然后每个人都开始在笑,大笑……

九月十六。夜。天阶月色凉如水。陆小凤沿着月色凉如水的天阶,大步前行,意气风发,精神抖擞,全身充满了活力。

他没有笑,可是跟在他身后的每一个人却全都在笑,大笑,笑得前仰后合,笑得就像是一群孩子。他们大笑着走过天阶,走入灯光辉煌的街道,路上的人,窗于里的人,店铺里的入,都在吃惊的看着他们,没有人能想到,这些人都是当今武林中的绝顶高手,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绝没有人知道。水远没有人知道……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决战前后》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古龙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古龙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