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前后》

第05章 死里逃生

作者:古龙

九月十四,上午。阳光正照在紫禁城的西北角上。虽然有阳光照耀,这地方也是阴暗而陈腐的,没有到过这里的人,绝不会想到庄严宏伟的紫禁城里,也会有这么样一个阴暗卑贱的角落。陆小凤就想不到。

宏伟壮丽的城墙下,竟是一片用木板和士砖搭成的小屋,贫穷而简陋。街道也是狭窄腿跋的,两旁有一间间已被油烟熏黑了的小饭铺,嗜杂如鸡窝的小茶馆,布满了鸡蛋和油酱的小杂货店。

风中充满了烟臭,酒臭,咸鱼和霉豆腐的恶臭,还有各式各样连说都说不出的怪臭,再混合着女人头上的刨花油香,炸排骨和炳狗肉的异香,就混合成一种无法形容,不可想象的味道。

陆小凤就连做梦也想不到世上真有这么样的味道,他简直不能相信这地方就在紫禁城里。

可是他的确已进了紫禁城,是杆儿赵找了个太监朋友,带他们进来的。

杆儿赵实在是个交游广阔的人,各式各样的朋友他都有。

“紫禁城里的西北角,有个奇怪的地方,我可以保证连陆大侠你都绝对不会到那种地方去的,平常人就算想去,也办不到。”

“为什么?”

“因为那是太监的亲戚本家们住的地方,皇城里的太监们,要出来一次很不容易,平常有了空,都到那地方去消磨日子,所以那里各式各样邪门外道的东西都有。”

“你想到那里去看看?”

“我认得个叫安福的太监,可以带我们去ah“可是我们为什么要到那里去?”

“因为我已打听这,那匹白马,就是从那附近出来的。”

“那么你还等什么?还不赶快去找安福。”

“只不过还有件事,我不能不说!”

“你说。”

“太监都是怪物,不但脾气古怪,而且身上还有股说不出的臭气。”

“为什么会有臭气?”

“因为他们身上虽然少了件东西,却多了很多麻烦,洗澡尤其不方便,所以他们经常几个月不洗澡。”

“你是不是叫我忍着点?”

“就因为他们都是怪物,所以最伯别人看不起他们,那个小安子若是对陆大侠有什么无礼之处,陆大侠千万要包涵。”

陆小凤笑了,“你放心,只要能找到西门吹雪的下落,那个小太监就算要骑到我头上,我也不会生气。”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的确是在笑,他觉得这件事不但好笑,而且有趣。

可是现在他已笑不出了。他忽然发觉这件事非但一点也不好笑,而且无趣极了。

这个叫小安子的太监虽然没有骑在他头上,却一直拉着他的手,对他表示亲热,甚至还笑嘻嘻的摸了摸他的胡子。

陆小凤只觉得全身上下。连寒毛带胡子都在冒汗,打寒襟。

没有被太监摸过的人,绝对想不到这种滋味是种什么样的滋味?“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被太监摸过?”陆小凤只觉得满嘴发苦,又酸又苦,几乎已忍不住吐了出来。他居然还没有吐出来,倒真是本事不小。

上次他挖了十天蚯蚓后,已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臭的人。现在他才知道,那时若有个太监去跟他比一比,他还可以算是个香宝宝。现在小安子好像就拿他当做了香宝宝,不但拉着他的手,看样子好像还想闻一闻,不但摸了他的胡子,看样子也像还恨不得能摸摸他的别的地方。

看着陆小凤脸上的表情,杆儿赵实在忍不佳想笑。他居然还没有笑出来,倒也真是本事不小。

茶馆里的怪味道好像比外面更浓,伙计也是个阴阳怪气的人,者是看着陆小凤嘻嘻的直笑,还不时向小安子挤眼睛。陆小凤也忍受不了这个人。

他到这茶馆里来,只因为小安子坚持一定要请他喝杯茶。不管怎么样,喝杯茶总比跟一个太监在路上拉拉扯扯好些。何况,茶叶倒是真正上好的三熏香片。而小安子总算已放开了他的手。

“这茶叶是我特地从宫里面捎出来的,外面绝对喝不到。”

陆小凤承认,“我倒真没喝过这么好的茶。”

“只要你高兴,以后随时都可以来喝。”小安子笑得眯起了眼睛,“也许这也是缘份,我一眼见你就觉得我打i可以交个朋友。

“我……我以后……以后会常来的j”陆小凤忽然发现自己连口齿都变得不清了,简直好像变成了个结巴。

车好这时上面正好有个老太监走过,小安子又放开他的手赶出去招呼。太监走起路来,总有点怪模怪样,两条腿总是分得开开的。

这老太监走路的样子更怪,衣服却比别的太监穿得考究些,说起话来总是摆着个兰花手,看来就像是个老太婆。陆小凤只有不去看他。

“那是我们的王总管。”小安子忽然又回来了,“王总管一回来,麻六哥的赌局就要开了,你想不想去玩几把?”

陆小凤赶紧摇头,勉强笑道:“我有些事想麻烦你!”

“你说,尽管说。”小安子又想拉他的手,“不管什么事,只要你说,我都照办。”

“不知道你能不能去替我打听打听,最近有没有外面的人到这里来过。”

“行,我这就去替你打听,“小安子笑道:“我也正好顺便回去看看我的孩子老婆。”他总算走了,临走的时候,还是模了摸陆小凤的手。杆儿赵低下头,总算又忍伎没有笑出来。

陆小凤瞪了他一眼,却又忍不住悄悄的问道:“太监怎么会也有孩子老婆?”

“那当然只不过是假风虚凰。”杆儿赵道:“可是太监有老婆倒不少ao“哦?’’“富里面的太监和宫女闹得无聊,也会一对对的配起来,叫做‘对食’,有些比较有办法的太监,还特地花了钱,从外面买些小姑娘来做老婆。”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做太监的老婆,那日子只怕很不好过oo杆儿赵也不禁叹了口气,道:“实在很不好过。其实太监们本身又何尝不是可怜人,他们的日子又何尝好过?”

陆小凤心里忽然觉得很不舒服,立刻改变话题,道:“我想西门吹雪无论怎么样都绝不会躲在这里。”

杆儿赵道:“也许就因为他算准别人想不到,所以才要躲到这里来。”

“我以前也这么样想,可是现在……”陆小凤苦笑:“现在我到这里来一看,叫我在这里耽一天,我都要发疯,何况西门吹雪?”他一向都比西门吹雪随和得多。

杆儿赵道:“只不过那匹白马倒的确是从这附近出去的。”

陆小凤流吟着,道:“张英风也很可能是死在这里的。”

他看着外面的窄小的屋子和街道:“在这里杀了人后,想找个藏尸首的地方只怕都很难找到。”

杆儿赵道:“所以只有把尸首驮在马背上运出去。”

陆小凤点了点头,又皱了皱眉道:“但是,西门吹雪若不在这里,张英风是死在谁的手里?还有谁能使得出那么快的剑?”这问题杆儿赵当然无法回答。

他们喝了杯茶,发了一会呆,小安子居然回来了,而且居然真的把消息打听了出来。

“前天晚上,麻六哥就带了个人回来,是个很神气的小伙子。”

陆小凤精神一振,立刻问道:“他是不是姓张?叫张英风?”

小安子道:“那就不太清楚下冲陆小凤又问道:“现在他的人呢?”

“谁管他到哪儿去了j”小安子笑道:“麻六哥是老騒,看那小伙子年轻力壮,说不定已经把他藏了起来,“他眯着眼睛,看着陆小凤,好像还很有意思把陆小凤藏起来。这些人在这种地方,本就是什么事都做得出的。

“麻六哥的赌局在哪里?”陆小凤忽然站起来,“我的手忽然痒了,也想去玩两把!”

“行,我带你去,“小安子又拉起了他的手,笑道:“你身上的赌本若不够,只管开口,要多少哥哥我都借给你。”

陆小凤忽然叹了口气,喃喃道:“我现在的确想借一样东西,只可惜你绝不会有。”

他现在唯一想要的就是一副手镑,好拷佐这个人的手。

麻六哥并不姓麻,也不是太监。麻六哥是个高大魁伟,满身横肉,胸膛上长满了黑毛的大麻子,脸上总是带着种自命不凡,不可一世的微笑。

他站在一群太监里,就好像一只大公鸡站在一群小母鸡中一样,显得又威风,又得意。

这些太监们看着他的时候,也好像女人们看着自己的老公一样,显得又害怕,又佩服。

陆小凤却只觉得他们又可笑,又可怜,又可恶可怜的人,是不是总一定有些可恶之处。

屋子里像是窑洞一样,烟雾腾腾,臭气熏天。围着桌子赌钱的人,十个中有九个是太监,一面掷骰子,一面扒耳朵,捏脚,捏完了再嗅,嗅完了再捏,还不时东抓一把,西摸一把。

庄家当然就是麻六哥,得意扬里,每颗麻子都在发着红光。杆儿赵没有进来。一到门口,他就开溜厂。

“我再到别的地方去打听打听,过一会儿再转回来,“他溜得真快,陆小凤想拉也没法子拉,只有硬着头皮一个人往里闯。

小安子居然还替他在前面开路,“伙计们,闪开点,靠靠边儿,我有个好兄弟也想来玩几手!”一看见陆小凤,麻六哥的眼睛就瞪了起来,而且充满了敌意,也正像是一只公鸡忽然发现自己窝里又有只公鸡闯了进来了。

他一双三角眼,上上下下打量着陆小凤好几遍,才冷冷道:“你想玩什么?玩大的还是玩小的?玩真的还是玩假的?”

太监们一起笑了,笑的声音也像一群小母鸡,笑得陆小风全身都起鸡皮。

小安子抢着道:“我这兄弟是大角儿,当然玩大的,越大越好。”

“你想玩大的?”麻六哥瞪着陆小凤,“你身上的赌本有多少?”

陆小凤道:“不多,也不少。”

麻六哥冷笑道:“你究竟有多少?先拿出来看看再说。”陆小凤笑了,气极了的时候,他也会笑了。

“这够不够?”他随手从身上掏出张已皱成一团的银票,抛在桌上。

大家又笑了。这张银票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张草纸。有个小太监嘻嘻的用两根手指把银票拾起来,展开一看,眼睛突然发直,“一万两。”

这张草张般的银票,居然是一万两,而且还是东四脾楼“四大恒”开出来的,保证十足兑现。

小安子笑了,挺起了胸脯,笑道:“我早就说过,我这兄弟是大角儿。”

看见这张银票,麻六哥的威风已少了一半,火气也小了,勉强笑道:“这么大的银票,怎么找得开?”

“不必找,“陆小凤淡淡道:“我只赌一把,一把见输赢。”

“一把赌一万两?”麻六哥脸上已开始冒汗,每一颗麻子里都在冒汗。

陆小凤,“只赌一把。”

麻六哥迟疑着,看着面前的几十两银子,讷讷道:“我们这儿不赌这么大的。”

陆小凤道:“我也知道我赌本不够,所以你输了,我只要你两句话。”

“你若输了呢?”

“我输了,这一万两就是你的。”

麻六哥眼睛又发亮,立刻问道:“你要我两句什么话?”

陆小凤盯着,一字字道:“你前天晚上带回来的人是不是张英凤?他是怎么死的?”

麻六哥脸色突然变了,太监们的脸色也变了,突听一个人在门口冷冷道:“这小于不是来赌钱的,是来捣乱的,你们给我打。”

这人说话尖声细气,正是那长得像老太婆一样的王总管。

“打!打死这小子!”麻六哥第一个扑上来,太监们也跟着扑过来,连抓带咬,又打又撕。

陆小凤当然不会被他们咬到,可是也不能真的对这些半男不女的可怜虫用杀手。

他只有先制伎一个再说擒贼先擒王,若是制住了麻六哥,别的人只怕就会被吓住了。

谁知麻六哥手底下居然还有两下子,不但练过北派的谭腿和大洪拳,而且练得还很不错,一拳打出,倒也虎虎生风。

只可惜他遇见的人是陆小凤。

陆小凤的左掌轻轻一带,就已将他的腕子托住,右手轻轻—拳打在他的胸膛上,他百把多斤重的身子就被打得往后直倒。屋子里全是人。

他倒下去,还是倒在人身人,等他站起来的时候,脸上已全无血色,嘴角却有鲜血沁出。

陆小凤怔住。刚才‘那—拳,他并没有用太大力气,绝不会把人打成这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麻六哥喉咙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死里逃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决战前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