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前后》

第08章 缎带风波

作者:古龙

九月十五,凌晨。陆小凤从合芳斋的后院角门走出来,转出巷予,沿着晨雾迷漫的街道大步前行。他虽然又是一个晚上没有睡了,但却并不疲倦,洗过一个冷水澡后,他更觉得自己精神健旺,全身都充满了斗志。☆他已下了决心,一定要将这阴谋揭破,一定要找出那个在幕后主谋的人。蜡像还在他怀里,他发誓要将这个人的脸,也像蜡像般压扁。

“泥人张”就佐在樱桃斜街后面的金鱼胡同里,黑漆的门,上面还有招脾,很容易找。

现在他已见过了欧阳情。欧阳情虽然没有开口说话,可是脸色已变得好看多了,显然已脱离险境。西门吹雪不但有杀人的快剑,也有救人的良葯。

“救人好像真的比杀人愉快些。”陆小凤在微笑。他只希望杀人的人,以后能变成救人的人。

他也已见过孙秀青。明朗爽快的孙秀青,现在也已变了,变得温柔而娴静。因为她也不再是纵横江湖的侠女,已是个快要做母亲的女人。

“你们忘了请我喝喜酒,可不能再忘了请我吃红蛋。”

“你几时请我们喝喜酒呢?”

陆小凤看到欧阳情温柔的眼波,心里也在问自己,“我是不是真的也该有个家了?”

现在当然还太早。可是一个男人只要自己心里有了这种想法,实现的日子就也不会太远。

叶落归根,人也总是要成家的。何况他的确已流浪得太久,做一个无拘无柬的浪子,虽然也有很多欢乐,可是欢乐后的空虚和寂寞,却是很少有人能忍受的。

也很少有人能了解。失眠的长夜,曲终人散的调惟,大醉醒来后的沮丧……那是什么滋味,也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才知道。

泥人张已是个老人。他似已忘了自己还有张英风那么样一个不肖的予弟。

在老人眼中看来,不肯安分的成家立业,反而要到外面去闯荡的年轻入,就是不学好。

陆小凤当然也没有提起张英风的死。老人本身就是—种悲哀,他又何必再让这老人多添一份悲哀。可是一提到他的本行,这驼背的老人立刻就好像已能挺起脸,眼睛里也发出骄傲的光。

“我当然能将这蜡像复原,不管它本来是什么样子,我都能让它变得和以前一模一样。”老人傲然道:“你到这里来,可真是找对厂人。”

陆小凤的眼睛也亮了,“要多少时候才能做好?”

“最多一个时辰,“老人很有把握,“你一个时辰后再来食”

“我能不能在这里等?”

“不能。”老人显露了他在这一行中的权威和尊严,“我做活儿的时候,谁也不许在旁边瞧着ao这是他的规矩。

在做这件事的时候,他说话就是命令,因为他有陆小凤所没有的本事。所以陆小凤只好走。

何况,有一个时辰的空,岂非正好到前面街上的太和居去喝壶茶。

太和居是个很大的茶馆,天一亮就开门了,一开门就坐满了人。因为京城的茶馆子,并不像别的地方那么单纯,来的人也并是纯粹为了喝茶。

尤其是早上,大多数人都是到这里来等差使做的。泥瓦作、木厂子、搭棚铺、饭庄子、裁缝局、杠房、租喜桥的,各式各样的商家,头一天答应了一件买卖,第二天一早就得到茶馆子来找工人,来晚了就怕找不到好手。

茶馆里看来虽很杂乱,其实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地盘,棚匠绝不会跟泥瓦匠坐到一块去,困为坐错了地方,就没有差使。

这就叫“坎子"哪几张桌面,是哪—行的坎子,绝对错不了。陆小凤并不是第一次到京城来,他也懂得这规矩,所以就在靠门边找个座位,沏了壶“八百一包”的好菜。

在这里茶叶不是论厅论两卖的,一壶茶,一包茶叶,有两百一包的,有四百一包的,最好的就是八百一包的。八百就是八个大钱。

京城里的大爷讲究气派,八个大钱当然没有八百好听。

陆小凤刚喝了两口茶,准备叫伙计到外面去买几个“麻花儿’’来吃的时候,已有两个人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在茶馆里跟别人搭座,并不是件怪事。可是这两个人神情却奇怪,眼神更奇怪,两个人四只眼睛全都瞬也不瞬的盯在他的脸上。

两个人的衣着都很考究,眼神都很亮,两旁太阳穴隐隐凸起,显见都是高手。

年纪较长的—个,高大威猛,气势凌人,身上虽然没有带兵刃,可是一双手上青筋暴起,骨节峥蝾,显然有劈碑裂石的掌力。年纪较轻的一个,服饰更华丽,眉宇间傲气逼人,气派竟似比年长的更大,一双发亮的眼神里,竟布满血丝,好像也是通宵没有睡,又好像充满了悲哀和愤怒。

他们盯着陆小凤,陆小凤却偏偏连看都不去看他们。

这两个人对望一眼,年长的忽然从身上拿出了个木匣子,摆在桌上,然后才问:“阁下就是陆小凤?”陆小凤只好点了点头,嘴辱也动了动。他嘴上多了这两撇眉毛一样的胡子,也不知多厂多少麻烦。

“在下卜巨。

“你好,“陆小凤道。他脸上不动声色,就好像根本没听见过这名字,其实当然听过的。

江湖中没有听过这名字的人,只怕还很少,“开天掌”〔巨威镇川湘一带二十六帮悍盗的,急瓢把子,龙头老大。卜巨眼角已在跳动。

平时他眼角一跳,就要杀人,现在却只有忍着,沉伎了气道:“阁下不认得我?”

陆小凤道:“不认得。”

卜巨冷笑道:‘☆这匣子的东西,你想必总该认得的。”

他打开匣子,里面竟赫然摆着二块晶莹圆润,全无暇疵的玉壁。陆小凤是识货人。他当然看得出这三块玉壁,每一块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但他却还是摇了摇头,道:“这些东西我也没见过。”

卜巨冷冷道:“我也知道你没见过,能亲眼看见这种宝物的人并不多。”他忽然将匣子推到陆小凤面前,“可是现在我只要你答应一件事,这就是你的!”

陆小凤故意问道:“什么事?”

卜巨道:“这二块五壁,换你的二条带子。”

陆小凤道:“什么带子?”

卜巨冷笑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决定答应?还是不答应?”陆小凤笑了。这两个人一坐下来,他就已想到他打i是为了什么来的。

☆‘我已设法令人通知各江湖朋友,身上没有这种缎带的,最好莫要妄入禁城,否则一律格杀匆论。”到魏子云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知道会有这种麻烦来了。

卜巨已渐渐沉不住气了,又在厉声问:“你答不答应。”

陆小凤道:“乔答应。”他的回答很简单,也很干脆。他并不是个怕麻烦的人。

卜巨霍然长身而起,一双手骨节山响,脸上也已勃然变色,可是他并没有出手,因为那年轻人已拉伎厂他,另一只手却也拿了样东西出来,摆在桌上。一枚毒援蘸。唐家威慑天下,见血封喉的毒藻黎。

在阳光中看来,这枚毒蒺藜不但钢质极纯,而且打造得极复杂精巧,叶瓣中还藏着七枚极细的钢针,打在人身上后,钢针崩出,无论是钉到骨头上,还是打入血管里,都必死无疑。

这种暗器通常都不会放在桌上让人看的,很少有人能看得这么仔细。就连陆小凤也不能不承认,这种暗器的确有种不可思议的魔力,纵然摆在桌上,也一样可以感觉得到。

年轻人忽然道:“我姓唐。”

陆小凤道:“唐天纵?”

年轻人傲然道:“正是,“他也的确是他值得自傲的地方,在唐家兄弟中,他年纪虽最小,可是他的武功却最高,锋头也最健。

陆小凤道:“你是不是想用你的暗器来换我的缎带?”

唐天纵冷冷道:“暗器是死的,你若不懂怎么样使用它,我纵然将囊中暗器全送给你,也一样没有用。”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原来你只不过是给我看看而已。”

唐天纵道:“能看见这种暗器的人已不多。”

陆小凤道:“我也可以把缎带拿出来让你看看,能看见这种带子的人也不多。”

唐天纵道:“只可惜它杀不了人。”

陆小凤道:“那也得看它是在什么人手里,有时一根稻草也同样可以杀人的。”

唐天纵沉下了脸,盯着他,摆在桌上的手忽然往下一按,桌上的毒援黎立刻凭空弹起,只听“赤”的一响,已飞起了三丈,“夺”的,钉入了屋梁,竟直没入木,看来这少年不但暗器高妙,手上的功夫也很惊人。陆小凤却好像根本没看见。

唐天纵脸色更阴沉,道:“这才真正是杀人的武器。”

陆小凤道:“哦j”

唐天纵道:“三块玉壁,再加上一条命,你换不换?”

陆小凤道:“谁的命?”

唐天纵道:“你的。”

陆小凤又笑了,道:“我若不换,你就要我的命?”唐天纵冷笑。陆小凤慢慢的倒了杯茶,喝了两口,忽然想到一件事,唐天纵和卜巨既然能找到他,别的人也一样能查出他的行踪。

泥人张既然能将那蜡像复原,就一定有人想将他杀了灭口。陆小凤放下茶杯,已决定不再跟这两个人纠缠下去,这已是他最后线索,泥人张绝不能死。

唐天纵道:“你拿定了主意没有?”陆小凤笑,慢慢的站起来,把桌上的三块玉壁拿起来,放进自己衣袋里。

卜巨展颜道:“你换了导企☆陆小凤道:“不换。”

卜巨变色道:“为什么要拿走我的玉壁?”

陆小凤悠然道:“我陪你们说了半天话,就得换点东西回来,我时间一向很宝贵。”

卜巨霍然长身而起。这次唐天纵也没有拉他,一双手已探入了腰畔的豹皮革囊。

,微笑着道:“你们若要缎带,也不是一定办不到,只不过我有我的条件。”

卜巨忍住气,道:“什么条件?”

陆小凤道:“你停j每人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头,我就一人给你们一条。”

卜巨怒吼,挥掌。唐天纵的手也已探出。只听“波的一声,卜巨的手里忽然多了个茶壶,茶壶已被捏得粉裂,茶水溅满了他身上紫缎长袍,他居然没有看清茶壶是怎么样到他手里的他的手本想往陆小凤肩头上抓过去,谁知却抓到个茶壶。唐天纵一只手虽已伸出豹囊,手里虽已握着满把暗器,却也不知为了什么,竟偏偏没有发出来。

再看陆小凤,竟已到了对街,正微笑着向他们招手,道:

“茶壶是你弄破的,你赔,菜钱我也让你付厂,多谢多谢。”

卜巨还想追过去,忽然听见唐天纵嘴里在“丝丝”的发响,一张脸由白变青,由青涨红,满头冷汗滚滚而落,竟像是已被一人点了穴道。陆小凤是几时出的手?卜巨铁青的脸忽然变得苍白,长长吐出口气,重重的倒在椅子上。

门外却忽然有个人带着笑道:“我早就说过,你们若想要陆小凤听话,就得先发制人,只要他的手还能动,你们就得听他的了。”一个人施施然走过来,脑颅光光,笑得就像是个泥菩萨,“和尚说的一向都是实话,你们现在总该相信了吧j”

陆小凤并没有看见老和尚。他若看见了,心里一定更着急,现在他虽然没看见,已经急得要命。不但急,而且后悔。

他本不该留下泥人张一个人在那里的,他至少也该守在门外。只可惜陆小凤这个人若有机会坐下来喝壶好菜,就绝不肯站在外面喝风。

现在他只希望那“第三个人”还没有找上泥人张的门去,他甚至在心里许了个愿,只要泥人张还能好好的活,好好的把那蜡像复原交给他,他发誓三个月之内绝不会再喝茶,无论多好的茶都不喝。

泥人张还好好的活着,而且看样子比刚才还活得愉快得多。困为蜡像已复了原,银子已赚到手。一个人的年纪大了,花银子的机会虽然越来越少,赚银子的兴趣却越来越大。

赚钱和花钱这两件事通常都是成反比的,你说奇怪不奇怪?陆小凤一走进门,看见泥人张,就松了口气,居然还没有忘记在心里提醒自己三个月之内绝不能喝茶,无论多好的茶都不喝。喝茶也有瘾的,喜欢喝茶的人,若是不喝茶,那实在是件苦事。

幸好他也没有忘记提醒目己,他还能喝酒,好酒。

泥人张两只手都伸了出来,—只手是空的,一只手里拿着蜡像。陆小凤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有本事的人,替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缎带风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决战前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