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凤传奇》

引子

作者:古龙

陆小风是一个人。是一个绝对能令你水难忘怀的人。

在他充满传奇性的一生中,也不知遇见过多少怪人和怪事。也许比你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所听说过的都奇怪。

现在我想先介绍几个人给你,然后再开始说他们的故事。

(一)熊姥姥的糖炒栗子

月圆.雾浓。圆月在浓雾中,月色凄凉朦胧,变得令人的心都碎了。

但张放和他的伙伴们却并没有欣赏的意思,他们只是想无拘无束的随便走走。

现在他们刚交过一趟从远路保来的镖,而且刚喝过酒,多日来的紧张和劳苦郁已结束。

他们觉得轻松极了.也愉快极了。就在这时候,他们看见了熊姥姥。

熊姥姥就好像幽灵般忽然间就在浓雾里出现了。

她背上仿佛压着块看不见的大心头,压得她整个人都弯曲了起来,连腰都似巳被压断。

她手里提着个很古的竹篮子,用一块很厚的棉布紧紧盖

蓝子里装的是什么?”有人在问。

现在他们的兴致都很高,无论对什么事都很有兴趣。

“糖炒栗子。熊姥姥满是皱纹的脸上己露出笑容“又香又热的糖炒栗子,才十文钱一斤。”

“我们买五斤,一个人一斤。”

栗子果然还是热的,果然很甜很香。张放却只吃了一口

他不喜欢吃栗子,而且他的酒也喝得太多,只吃了,个栗子.他己觉得胃里很不舒服,好像要呕吐。

他还没又吐出来,就发现他的伙伴们突然全都倒了下去一倒下去,身子立刻抽紧,嘴角就像马一样喷出了白沫。

白沫忽然又变成了红的,变成了血

那老太婆还站在那立,看着他们,脸上的笑容巳变得说水出的诡秘可怕。

“糖炒栗子有毒!张放咬着牙,想扑过去,但这时他竞也已忽然变得全没有半分力气。

他本想扼断这老太婆的咽喉,却扑倒在她脚下。

他忽然发现这老太婆藏在灰布长裙里的一双脚上,穿着的竟是双色彩鲜艳的绣花红鞋子。就好像新娘子穿的一样

布过鞋面上绣的并不是鸳鸯,而是只猫头鹰。

猫头鹰的眼睛是绿的,好像正在瞪着张放,讥嘲着他的愚昧和无知。张放怔住。

熊姥姥吃吃的笑了,道:“原来这小伙子不老实,什么都不看,偏偏喜欢偷看女人的脚。”

张放这才勉强抬起头.嘎声问“你跟我们究竟有什么仇恨。”

熊姥姥笑道:“傻小子,我连看都没有看过你们,怎的会跟你们有仇恨?”

张放咬了咬牙,道:“那你为什么要害我们?”

熊姥姥谈淡道:“也不为什么.只不过为了我想杀人。”

她抬起头,望着浓雾里凄凉朦胧的圆月,慢慢的接着道:“每到月圆的时候,我就想杀人”

张放看着她,眼睛里充满丁愤怒和恐惧,只恨不得一口咬在她咽喉上。

可是这老太婆忽然间就已在他眼前幽灵般消失,消失在浓雾立。夜雾凄迷,月更圆了。

(二)老实和尚

夕阳西下,秋风吹着蓑草,岸上渺无人迹,,只只鸦远远的飞过来,落在岸旁系船的木桩上

这里本就是个很荒凉的渡头,现在最后一班渡船巳摇走

摇船的硝公是个连胡子都已白了的老头子。

几十年来,他每天将这条破旧的渡船从对岸摇过来,再摇回去。

生命中能令他觉得欢乐的事已不多,已只剩下喝酒跟赌

可是他发誓今天晚上绝不赌。因为船上有个和尚。

这和尚看样于虽然很规矩,很老实.但和尚就是和尚。

每次他只要看到和尚他就一定会连身上最后的一个铜板都输光。

老实和尚规规矩矩的坐在船上的角落里,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脚。脚很脏。很脏的脚上穿着双很破的草鞋。

别的人都坐得离他很远,好像生怕他身上的虱子会爬到自己身上来。

老实和尚也不敢去看别人,他不但老实,而且很害羞。

就连强盗跳上船来的时候,他都没有抬头去看,眼,只听见渡船上的人夜惊呼,又听见四个人跳上船头的声音,然后就听见强盗们的厉喝声“大爷们都是水蛇帮的好汉…,向只要钱.不要命,所以你们也不必害怕,只要把你们身上带着的金银财宝全拿出来,就没事了。”

夕阳照着他们手里的刀,刀光在船舱里闪动。

船舱里的男人在发抖女人在流泪,身上带的钱财越多抖得越厉害,泪也流得越多。

老实和尚还是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脚。

忽然他看到了另一双脚,双穿着削尖大匝链的大脚就站在他面前“轮到你了,快拿出来。”

老实和尚好像根本就不懂他说的话,嗫嗫着道:“你要我拿什么?”

只要是他钱的,全都拿出来”

可是我身上什么都没有。老实和尚的头垂得更低了。

他发现这人好像要抢起腿来踢他,脚,但却被另,人拉住“算了吧,这邋遢和尚看米也不像有油水的样子,咱们还是扯呼了吧!”

扯呼的意思就是走。他们来得快,去得也快,做贼的人多多少少总是有点心虚的。

船上立刻就騒动了起来,有人在跺脚,有人在大骂,不但骂强盗,也骂和尚“遇见了和尚,果然晦气”

他们骂的时候并不怕被和尚听见,老实和尚也好像根本没有听见。

他还是垂着头.坐在那里,神情好像很不安,忽然跳起来,冲上船头。

船头上摆着块木板,本是船到岸时搭桥用的。

老实和尚抓起了这块木板,轻轻一拍,二十厚的木板就碎成了五六块。船上的人充刻全都怔住。老实和尚将第一块木板抛出去,木板刚落在水面上,他的人已飞起,脚尖在这块木板上轻轻,点,第二块木板已跟着抛了出去。

他的人就好像忽然变成了只点水蜻蜓.在水面上接连四五个起落,已追上了那艘水蛇帮的快艇。

水蛇帮的强盗大爷们正在计算着他们今天的收获,忽然发现,个人飞仙般凌波而来,轻飘飘的落在船头上,竟是刚才那邋遢和尚。

这种轻功他们非似连看都没有看见过,简直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原来这和尚竟是真人不露相,等我们财物到手后,他两来架横梁。”

每个人的于里都捏着把冷汗,只希望这和尚也贝要他们的钱,不要他们的命。

谁也想不列这和尚竟忽然在他们面前直挺挺的跪了下来,恭恭敬敬的说道:“我身上还有四两银子,本来是准备买件新衣服,买双新草鞋的,这已经犯了贪念。”

他已从身上将这链银子掏出来,摆在他们脚下,抬着道:“何况出家人本不该打诳语,我刚才却在大爷们面前说了谎,现在只求人爷们原谅,我回去后也一定会面壁思过,在我佛面前忏悔三个月。”

每个人全都怔住,没有,个人地下们说话的。

老实和尚垂着头,道:“大爷们若是个肯原谅,我也只好在这里跪着不走了。”

又有谁愿意这么样…个人留在船上。

终于有个人鼓起勇气道:“好,我……我们就……就原谅了你。”

这句话本来应该是理直气壮的人说出来的,但是这个人说话的时候,连声音都变了。

老实和尚脸上立刻显露出欢喜之色,“咚、咚、咚”在甲板卜磕了三个响头,慢慢的站起来,突然横身一掠四丈,又到了岸上,忽然就连人影都己看不见。

大家怔在船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起看看这锭银子发怔。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个人长长时出口气,发表了他自己的意见/你们难道真的以为他是个和尚?”

“不是和尚是什么?”

“是个活菩萨,不折不扣的是个活菩萨。”

第二天早上,有人发现水蛇帮上上下下十八条好汉忽然全都死在他们的寓里。

每个人好像都死得很平静.既没有受伤,也没有中毒谁也看不出他们是怎么死的。

(三)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吹的不是雪,是血。他剑上的血。

盆里的水还是温的.还带着扼子花的香气。

西门欧雪刚洗过澡,洗过头,他已将全身上下每个部分都洗得彻底干净。

现在小红正存为他梳头束发,小翠和小玉正在为他修剪手脚上的指甲。

小云已为他准备了一套全新的衣裳,从内衣到袜子都是白的,雪一样白。

他们都是这城里的名妓,都很美,很年青,也很懂得伺候男人,用各种方法来伺候男人。

但西门吹雪却只选挥了一种,他连碰都没有做过她们。

他也已斋戒了三天。

因为他正准备去做一件他自己认为是世上最神圣的事。

他要去杀一个人,这个人叫洪涛。

西门吹雪说不认得他,也没有见过他,西门吹雪要杀他,只因为他杀了赵刚。

无论谁都知道赵刚是个很正直的人,很够义气的人,也是条真正的好汉。

西门吹雪也知道,可是他也不认得赵刚,连见都没有见过赵刚。

他不远千里.在烈日下骑着马奔驰了三天,赶到这陌生的城市来,熏香沐浴.斋戒了三天,只不过是为了一个从来也没有见过面的陌生人复仇,去杀死另外一个从未见过面的漠生人。

洪涛看着西门吹雪,他简直不相信世上会有这么样的人,会做这么样的事。

西门吹雪内衣如雪,静静的站在西门里.静静的在等着洪涛拔刀。

江湖中大部分人都知道洪涛叫“闪电刀”。他的刀若不是真的快如闪电,“—刀镇九州”赵刚也不会死在他的刀下

洪涛杀赵刚,也正是为了“一刀镇九州”这五个字,五个字,一条命

西门吹雪一共只说了四个字

洪涛问他的来意时,他只说了两个字“杀你”

洪涛再问他“为什么”的时候,他又说了两个字“赵刚”

洪涛问他“阁下是赵刚的朋友?”他只摇了摇头。

洪涛又问“阁下为了个不认得的人就不远千里赶来杀

他只点了点头。

他是来杀人的.不是来说话的。

洪涛脸色已变了,他已认出了这个人,也听说过这个人的剑法和脾气。

西门吹雪的脾气很怪,剑法也很怪。

他决心要杀一个人时,就已替自己准备了两条路走,只有两条路,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现在洪涛也巳发现自己只剩下这两条路可走,他已别无选择的余地。

西风吹过长街,木叶萧萧落下。高墙内的庭园里突然有一群昏鸦惊起,飞入了西天的晚霞里。洪涛突然拔刀,闪电般攻出八刀。

赵刚就是死在他这“五连环闪电八刀”下的。

可惜他这“五连环”也像世上所有其他的刀法一样,也有破绽。只有一点破绽。

所以西门收雪刺出了一剑,剑就已刺穿了洪涛的咽喉。

剑拔出来的时候,剑上还带着血。

西门吹雪轻轻的吹了吹,鲜血就一连串从剑尖上滴落恰巧正落在一片黄叶上。

黄叶直被西风舞起时,西门吹雪的人已消失在残霞外消失在西风里……

(四)花满楼

鲜花满楼。花满楼对鲜花总是有种强烈的热爱,正如他热爱所有的生命一样。

黄昏时,他总是喜欢坐在窗前的夕阳下轻抚着情人嘴chún般柔软的花瓣,领略着情人呼吸般美妙的花香。现在正是黄昏,夕阳温暖,暮风轻柔。

小楼卜和平而宁静,他独自坐在窗前,心里充满了感激,感激上天赐给他如此美妙的生命,让他能享受如此美妙的人生。

就在这时候,他听见楼梯上响起了一阵很急促的脚步

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匆匆的奔上了楼,神情很惊谎,呼吸也很急促。

她并不能算太美,但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却非常灵活聪敏,只可惜现在她眼睛里也带着种说不出的惊慌和恐惧。花满楼转过身,面对着她。

他并个认得这个女被子,但态度还是很温和,而且显得很关心“姑娘莫非出了什么事?”

小姑娘喘息着,道:“后面有人在追我,我能个能在你这里躲一躲?”

“能!”花满楼的回答几乎完全没有考虑。

楼下没有人,大门总是开着,这小姑娘显然是在惊慌中无意闯进来的。

但就算是一匹负了伤的狼在躲避猎犬追逐时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引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陆小凤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