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凤传奇》

第一聪明人

作者:古龙

空气里充满了芬芳醇厚的酒香,红泥小火炉的火并不,大,却恰好能使得这阴森寒冷的山窟,变得温暖起来。

陆小风轻轻叹了口气,道:“我总算没有找错地方,而且,来得正是时候。”

霍休也叹了口气,道,我真不懂,这人为什么总能在我,有好洒喝的时候找到我。”

他微笑着,转过头一双发亮的眼睛,使得这巳垂暮的,老人看来还是生气勃勃,微笑着道:“你若是不怕弄脏你的衣社会和思维运动和发展的普遍规律的科学。”(《马克思恩格 ,服,就坐下来喝一杯吧。”

陆小风看着自己身上鲜红的斗蓬,再看看他身上已洗得,发白的旧衣服.忍不住笑道“等我有你这么多家当的时候,我也会穿你这种衣服的。”

霍休道:“哦?”

陆小风道:“这种衣服只有你这钟人富翁才配穿,我还不,配。”

霍休道,“为什么?”

陆小风道:“因为一个人若是到了真正有钱的时候.无论,穿什么衣服都无所谓了。”

霹休微笑道:“只可惜你永远也发不了财的”

陆小风道:“为什么?”

露休道:“闪为你太聪明,太聪明的人都发不了财的。”

陆小风道:“可是上次我们见面的时,你还说我迟早有发财的一天。”

霍休道:“那只是因为上次我还没有发现你这么聪明。”

陆小凤道:“你几时发现的?”

霍休道:“刚才。”

陆小凤又笑了。

霍休道:“除了你之外,只怕没有第二个人能如此顺利地就找到这里来。”

陆小凤笑道:“那是不是因为别人都没有我这么听话?”

霍休点点头,道:“看到门上的推字时,十个人中至少有九个不肯推门的,不推门就根本进不来,看到转字若是不转,无论谁也休想走出我那九曲迷阵,看到停中不停,纵然不被乱箭射成个刺猬,也得掉在油锅里脱层皮。”

陆小凤道:“但最厉害的恐怕还是上面那屋子里的迷魂香了连花满楼都几乎被迷倒,能想得到那两碗酒里非但没有毒葯,反而有解葯的人,只怕也不多。”

霍休道:“你却已想到了。”

陆小凤笑了笑.道:“我只知道你这人不管是好是坏,至少还不会要朋友上当,因为你的朋友根本就没有几个,死一个就少一个。

霍休用一双发亮的眼睛盯着他过了很久忽然问道:“你还知道什么?”

陆小凤也在凝视着他,过了很久,才缓缓道:“我还知道你并本姓霍,你本来的名字是上官木。”

霍休居然面不改色,淡淡道:“不错。”

陆小凤道:“你跟阎铁珊,独孤一鹤,本来都是金鹏王朝的重臣。”

霍休道:“不错。”

陆小凤道:“金鹏王朝覆没时,你们受命托孤,带着内库的珠宝财富,来到中土。

霍休道:“不错。”

他的脸色居然还是很平静,连一点内疚仟悔的意思都没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但后来你们却见利忘义.将那笔财富吞没了,你们一到了中土,就躲了起来,并没有依约去找那位第十三代大金鹏王……”

霍休忽然打断了他的话,道:“你错了。”

陆小凤皱眉道:“错了?”

霍休道:“只有一点错了。”

陆小风道:“哪一点?”

霍休道:“失约的并不是我们,而是跟着上官谨出逃的小

陆小凤怔住,这一点的确是他愿不到的.他根本就不相

霍休道:“他非但没有在我们约好的地方等我们,而且直在躲着我们,我们寻找了几十年,都没有找到他。”

陆小凤道:“这么样说来,并不是你们在躲他,而是他在躲你们。”

霍休道:“不错。”

陆小凤道:“你们是他父王托孤的重臣又带着一大笔本来属于他的财富,他为什么要躲着你们?难道他有毛病?”

霍休冷冷道:“因为那笔财富并不是他的,而是金鹏王朝的。”

陆小凤道:“这又有什么分别?”

霍休道:“不但有分别,而且分别很大。”

陆小凤道:“哦。”

霍休道:“他若承受了这笔财富,就得想法子利用这笔财富去夺回吃很多苦,而且随时都可能有性命之危。”

陆小凤同意。生在帝王之家,有时也并不是件幸运的事。“愿生生世世莫再生于帝王家,”这句话的辛酸,也不是普通人能体会得到的。

霍休目中忽然露出种无可奈何的悲伤之色,缓缓道:“只可惜我们那小王子,并不是田单光武那样的人。”

阳小风忍不住问道:“他是个怎样的人7”

霍休道:“他跟李后主一样,是个诗人,也跟宋徽宗一样,是位画家,他从小就已被人称为“诗书画’三绝。”

他叹息着,又道:“这么样的,个人,他的生性自然是恬淡的,对于王位的得失,他也许并不在乎,只想能诗酒逍遥平平静静的过一生,何况……”

陆小风道:“何况怎么样?”

霍休道:“上官谨带出来的财富,本就已足够他们逍遥

陆小凤不再说话,但不说话的意思,并不表示他已相信

霍休道:“你不信?”

陆小风还是不说话。

霍休道:“我们为了复兴金鹏王朝而准备的军饷和武器你刚才想必已见到。”

陆小凤点点头。

霍休道:“我们利用金鹏王朝的财富,的确又赚了不少但那也只不过是为了想利用这笔财富,游说你们当朝的重臣借兵出师,但小王子若不在,我们岂非师出无名?”

他的话显然已使得陆小风不能不信,但陆小风却还是忍不住道:“他若真的一直躲着你们,现在为什么又忽然要找你们了?”

霍休冷冷道:“以前也并不是没有人来找过我们。”

陆小风道:“哦?”

霍休道:“外面那四个老头,你刚才想必已见过了。n

陆小凤恍然道:“他们难道全都是冒充大金鹏王,来谋夺这笔财富的?”

霍休点点头,淡淡道:“他们要发财,我就让他们…天到晚面对着那些黄金珠宝.他们要冒充帝王,我就让他们,天到晚穿着龙袍坐在王位上.他们虽然想骗财.我却并没亏待他们。”

陆小凤叹了口气,苦笑道:“看来你也不是君子,君子是绝不会用这种法子对人的。”

其实他也不能不承认,用这种法子来对付那种人,正是再恰当也没有的了。

霍休道:“这件事本是个很大的秘密,除了我们四个人和小王子外.本不该有别人知道的。”

陆小风怔住,这句话的意思他听不懂。

雀休道:“知道这秘密的,是另外一个人,他们只不过是被这人利用的傀儡而已。”

陆小凤道:“这人是谁呢?”

霍休道:“不知道。”

陆小凤道:“连他们也不知道?”

霍休冷笑道:“你若是他,你会不会以真的面目见人?”

陆小凤笑道:“我不会。”

霍休道:“他们“共只见过这人三次,每次见到他时,他容貌都不,样,若不是因为他说话的声音并没有改变,他们根本就不相信那是同一个人。”

陆小凤道:“看来这人不但计划周密,而且还是个精通易容术的高手。”

花满楼,直在静静的听着,忽然道:“真正精通易容术的高手,连声音也可以改变的。”

陆小凤道:“哦?”

花满楼道:“易容术也就是东瀛扶桑三岛上所说的忍术、其中有一种功夫,练好了控制自己咽喉的骨肉,使说话的声音完全改变。”

陆小凤沉吟道:“难道这次找我们来的那大金鹏王,也是冒牌的!”

霍休道:“我请司空摘星却偷丹风公主,为的就是要查明他的真假、只可惜他偏偏也是你的朋友。”

陆小风道:“幸好你后来总算还是得手了.上官丹风毕竟还是已落人你手里。”

霍休道:“谁说她已落人我手里?”

陆小风皱眉道:“难道没有?”

霍休道:“没有。”

陆小风又怔住,他知道霍休绝不是个说谎的人。

霍休说的若是谎话,上官丹凤又怎么会忽然失踪了呢?他想不通.没有人能想得通。

霍休道直到现在我还没有见过她这个人”

陆小风道:“上官飞燕你也没有见过?”

霍休道:“这名字我连听都没有听见过”

陆小风更想不通了.这件事变化的复杂与诡诱,已完全出了他意料之外。

他苦笑着道:“难怪阎铁珊‘听说我知道这秘密,就要赶我走了,他想必认为我也是串通好了,来谋夺这笔财富的。”

霍休道:“当时你却以为他是因为秘密被揭穿,而恼羞成怒

陆小凤只有承认。他现在终于也已明白,阎铁珊临死前看着上官丹风时,为什么会有那种奇怪的表情.但上官丹凤难道真是个为了谋财而杀人的凶手?

他还是不能相信,若这件事真是个骗局?.为什么又有那么多人要阻止他管这件事?青衣楼为什么会派出人来,阻止他和大金鹏王见面?

花满楼忽然道:“你最后一次见到小王子,是在什么时候?”

霍休道:“是在四十多年以前。”

花满楼道:“那时他有多大年纪?”

霍休道:“十二岁。”

花满楼道:“事隔四十多年,当中十二岁的小王子,现在也已是个垂暮的老人了。”

霍休沉吟着,道:“这其中也有个秘密,这秘密更不会有别人知道!

花满楼没有再问,他认为每个人都有权保留自己的秘密

但霍休却已接着道t“可是我信任你们.所以我愿竟将这秘密告诉你们。”

花满楼沉默表示感激,能获得霍休这种人的信任,并不是件容易事。

霍休道:“金鹏王朝的每一代帝王.都是生有异像的人他们两只脚上都生着六足趾。”

陆小风恍然道:“你就因为这,点,才能发现外面那四位老人都是冒牌的。”

霍休点点头,道:“这秘密就算有人知道,也很难伪装双脚都生着六趾的人,我至今还没有见过第二人。”

陆小凤道,我连一个都没有见到过。”,霍休笑了笑道:“有四条眉毛的人也不多的/陆小风也笑了。

霍休道:“所以你现在只要能设法脱下那位大金鹏王的靴子来,看看他脚上的几根足趾就可以分辨出他的真假了。”

陆小风道:“这并不难。”

霜休微笑道:“脱男人的靴子,至少比脱女人的裤子容易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看来你的确也不是个君子,完全,不是。”

霍休却又叹息了,声,道:“要做君于子不难,要做我这,样的小人,才是件难事。”

陆小风明白他的意思。无论谁有他这么多财富要看管,都不能不先以小人之心却提防着别人的。

霍休又道:“这次那大金鹏王若真是当年的小王子,我也

可将肩上这副担子卸下来了.否则……”

陆小凤道:“否则我就也将他请来,和外面的那四位名人,作伴。”

他们走出这神秘的山窟时,已是凌晨。春风冷而清新,青山翠绿,草上的露殊在署色看来远比珍珠更晶莹明亮,这

世界还是美妙的。

陆小风深深的吸了口气,苦笑道:“我的预感并没有错

今天我果然又遇见了件怪事。”

这件怪事的发展和变化,的确不是任何人能想像得到

的。

花满楼忽然道:“你想,这世上是不是真的会有双脚上都

长着六趾的人?”,,

陆小风道:“我不知道,我没见过。”

花满楼道:“世上若根本没有这种人,我们也就水远找不

到真的大金鹏王了,霍休说的就算不是真话,岂非也变成了真的。”

陆小风沉吟着,忽又笑了笑,道:“我只知道这本是个无,奇不有的世界.本就有各式各样,奇奇怪怪的人。”

花满楼也笑道:“不错一个人既然可以有四条眉毛,

为什么不能有六根足趾呢?只可惜你的四条眉毛,已只剩下,了两条。”

陆小凤摸着自己的上chún微笑着道:“这次你又错了。”

花满楼道:“什么事?”

陆小凤道:“胡子无论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聪明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陆小凤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