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凤传奇》

第一富人

作者:古龙

酒杯还在陆小风手里,杯子里的酒却已有,大半溅在他,身上。

他刚进霍老头屋里来的时候,霍老头也正在喝酒。

这是个很简陋的小木屋,孤孤单单的建筑在山腰上的,片枣树林里。

屋子虽陈旧,里面却打扫得很干净,布置得居然也很精

霍老头的人也正像这木屋子一样,矮小,孤独,干净,硬,朗,看起来就像是,枚风干了的硬壳果。他正处在,张小而,精致的椅子上喝酒。

酒很香,屋子里摆着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酒坛子,看,来居然全都是好酒。

他看到陆小风手里的酒杯,就忍不住笑了,摇着头笑,道:“你难到还怕我不知道你是来喝酒的?还带看个酒杯来提,醒我?”

陆小风也笑了道:“我走的时候几乎连裤子都来不及穿,了,哪里还有空放下这杯子?杯子里还有酒,丢在路上又太,可惜了

霍老头好像觉得很奇怪,皱着眉问道:“什么事能让你急,成这样子?

陆小风叹了口气,苦笑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只不过有,个女人到了我房子里。”

霍老头又笑了.道:“我记得你屋子里好像天天都有女人去的,你从来也没有被吓跑过,次”

陆小风道:“这次的这个女人不同。”

霍老头道:“有什么不同?”

陆小风道:“什么地方都不同”

霍老头眯起了眼睛,道:“这女人难道是个丑八怪?”

陆小风立刻用力摇头,道:“非但不是丑八怪,而且简直像天仙,样美.像公主,样高贵”

霍老头道:“那你怕她什么?怕她强姦你?”

陆小风笑道:“她若真的要强姦我,就是有人用扫把来赶我,我也不会走了!

霍老头道:“她究竟做了什么事,才把你吓跑的?”

陆小风叹了口气,通“她向我跪了下来”

霍老头张大了眼睛,看着他,就好像他鼻子上忽然长出,了一朵喇叭花一样。

陆小风却好像还怕他听不懂.又解释着道:“她,走进我屋子,就忽然向我跪了下来,两条腿全都跪下下来严

霍老头终于也长长叹了门气,道:“我一向认为你是个很正常的小伙子,一点毛病也没有,做现在我却开始有点怀疑

陆小风苦笑道:“现在你怀疑我有毛病?”

霜老头道:“个美如天仙的女人,到你屋里去,向你跪,了下来,你就被吓得落荒而逃?”陆小风点点头,道:“不仅是落荒而逃,而且是撞破屋顶逃出来的”

霍老头叹道:“看来你脑袋不但有毛病、而且病已经很,重,”

陆小风道:“就因为我脑筋一向很清楚所以我才要逃”

霍老头道:“哦”

陆小风道:“我说过,她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派头奇大

霍老头通/她派头有多大?”

陆小风道:“简直比公主还大。”

霍老头道:“你见过公主没有?”

陆小凤道:“没有,但我却知道,她用的那三个保镖,就算真的公主也绝对请不到”

霍各头道:“那三个保镖是谁?”

陆小风道:“柳余恨,萧秋雨,和独孤方”

霍者头又皱了皱眉,道:“是不是那个打起架来不要命的柳余恨?”

陆小风道:“是!”

霍老头道:“是不是那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但力气却比野牛还大的萧秋雨?”

陆小风道:“是。”

霍老头道:“是不是那个一向行踪飘忽,独来独往的独孤

陆小风道:“是”,霍老头道:“这三人中做了她的保镖?”

陆小凤道:“是!

霍老头不说话了,而又倒了杯酒一口喝下去。

陆小风也把杯子坐剩卜的酒,口喝了下去,道:“现在你是不是已经想通了?”

霍老头道:“是!

陆小风道:“你想她为什么要向我下跪呢?”

霍老头道:“她有事求你”

陆小风道:“像她这么样,个人,居然不惜跪下来求我为的是什么事?”

霍老头道:“一件很麻烦的事”

陆小风道:“我连看都没有看见过她.为什么耍为她去惹麻烦呢?”

霍老头道:“只有滚蛋才会去惹这种麻烦”

陆小风退/我是笨蛋?”

霍老头通/你不是严

陆小风道:“你若是我,遇见这种事怎么办?二

霍老头道:“我也会跟你,样落荒而逃,而且说不定逃得比你还快!”

陆小风长长吐出口气,微笑道:“看来你虽然已经很老却还不是个老糊滁。”

霍老头道:“像她那种人,居然不惜跪下来求你,这件事、然是别人解决不了的”

陆小风向意。

霍老头道,“现在她既然已找到了你,你想你还能逃得

陆小风道:“你认为她还会来找我?”

霍老头谨/说水定她现在就已经找来丁冲

陆小风笑了笑,道:“我别的本事没有,逃起来却快得

霍老头通/是不是已经快得没有人能追上?”

陆小风道:“能追上我的人至少还不太多。”

霍老头冷笑。

陆小风道:“你冷笑是什么意思?”

霍老头退“我冷笑就是冷笑的意思。”

陆小风道:“你的意思我不懂。”

霍老头道:“你不懂的事多得很。”

陆小风却又笑厂道:“至少我还懂得分别你这些酒里哪坛最好?”

他随随便便的,伸手,果然就挑了坛最好的酒,刚想去拍开泥封,突听“咚、咚、咚”.三声大响,前、左、右三面的墙,竞全都被人撞开了个大洞。

三个人施施然从洞里走了进来,果然是柳余恨,萧秋雨,和独孤方。

三个人的神情都很从容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墙上的三个大洞就好像根本不是他们撞开的,就好像三个刚从外面吃喝饱的人,开了门,回到自己家里来,样。

萧秋雨战至还在微笑着,悠然道:“我们没有从窗口跳进来!”

独孤方道:“所以我们不是野狗。”

两个人嘴里说着话手上已提起张椅子随手一拗,喀喇”一响.两张很精致的雕花木椅.就已被他们拗得四分五裂。,柳余恨却慢慢的坐到床上,还没有坐稳又是“喀喇…声响,床巳被他坐垮了。,萧秋雨皱了皱眉道这里的家具不结实。”

独孤方道:“下次千万要记住.不能再到这家店里去买。”

两句话还没有说完,又有五六件东西被砸得粉碎。

陆小风和霍老头都好像根本没有看见。

霍老头还在慢慢的喝着酒,连一点心疼的样子都没有这些人砸烂的东西,就好像根本中是他的。

片刻之问,屋子里所有的东西都已被这三个人砸得稀烂,十七八坛好酒也已被砸得粉碎。

萧秋雨四面看了一眼,道,“这房子看来好像也不太结实,不如拆了重盖。”

独孤方道:“好主意。”

三个人竟真的开始动手拆房子了。陆小风和霍老头居然还是不闻不问,还是在继续喝他们的酒。

只听“盯略、喀喇”,,连串声响,四面的墙壁都已被打垮,屋顶就“哗喇喇”声整个落了下来,眼看战要打在陆小时和霍老头的脑袋上。

但就在这时,他们的人已忽然不见了。

独孤方和萧秋雨对望了,眼,转过头,就发现他们的人己坐在屋子前面的空地上,坐的还是刚才那两张椅子,面前的桌上,还摆着刚才那坛洒。

萧秋雨道:“色是刮骨钢刀.酒是穿肠毒葯,留下来总是害人的。”

独孤方道:“对,连,坛都留不得”

他竟大摇大摆的走过来、抓起了桌上这最后,坛酒,重重的往地上一摔。

这次酒坛子并没有被他砸碎。酒坛子忽然又回到桌上

独孤方皱了皱隅,又抓起来,往地上一摔。

这次他终于看清楚,酒坛子还没有摔到地上,陆小风突然,伸手,已接住。

独孤方再摔,陆小凤再接。眨眼间独孤方已将这坛酒往地上摔了七八次.但这坛酒还是好好的摆在桌上。独孤方看着这坛洒,好像已经开始在发怔了。

怔了半天,他才转过头,看着萧秋雨苦笑,道:“这坛酒里有鬼.摔不破的!”

萧秋雨道:“什么鬼?”

独孤方道:“当然是酒鬼。”

萧秋雨道,我来试试。”

他居然也走过来,好像也没有看见坐在桌子旁边的两个j、突然抓起酒坛子,用力,抡。

这坛酒突“砰的,声,宽出去五六丈。但这坛酒还是没有被摔破。

酒坛子飞山去的时候,陆小凤也跟着飞出去。

陆小凤刚到椅子上坐下来的时候,酒坛子也已回到桌

萧秋雨再抓起来用力一抡,这次酒坛子飞得更快.他

本来就是天生的神力,这么样用力,抡,几百斤重的,铁都可能被他抡出去。

可是这坛酒即又回来了,跟着陆小风回来了。

萧秋雨也不接开始发怔,喃喃道:“这坛洒果然有鬼,好,像还是个长着翅膀的酒鬼。”

柳余恨突然冷笑,只冷笑了一声,他的人巳到了桌前,,一双手抓起了酒坛子,抓得很紧,突然重重的往他自己脑,袋上砸了下去。

别人要砸烂的本是这坛酒,他要砸烂的却好像是自己的

萧秋雨叹了口气,这下子酒坛子固然非破不可,他的头只怕也不好受6

谁知他的头既没有开花,酒坛子也没有破。

陆小风的手巴突然伸到他头上去.托住了这坛洒。

柳余恨又,声冷笑,突然飞起一脚,猛踢陆小凤的下,阴,他也没有踢着。

陆小凤的人已突然倒翻了起来,从他头顶上翻了过去,落到他背后,手里还是在托着这坛酒。

柳余恨反踢一脚,陆小风就义翻到前面来了,忽然叹了,口气,道:“这坛酒已经是我们最后一坛酒,这脑袋也是你最后,个脑袋,你又何苦,定要把它们砸破?”

柳余恨瞪着他,没有瞎的眼睛也好像瞎了的那只眼睛,样,变成了个又黑又深的洞。

萧秋雨忽然笑了笑,道:“看来这个人果然是真的陆小凤!”

独孤方道哦。”

萧秋雨道:“除陆小风外,又有谁肯为了坛酒费这么,大的力气?”

独孤方大笑,道:“不错,像这样的呆子世上的确不多。”

萧秋雨微笑着,将柳余恨手里的酒坛子接下轻轻的摆,在桌上

突听“波”的,声,这坛洒突然粉碎,坛子里的酒流得满,地那是,刚才柳余恨的两只手.和陆小风的一只手都在用,力这酒坛子休说是泥做的就算是铁打的也样要被压破。

萧秋雨怔了怔,苦笑道:“天下的事就是这样子的,你要它破的时候,它偏偏不破,你不要它破的时,候,它反而破了。”

陆小风却谈淡道:“这世上无可奈何的事本来就很多,所,以做人又何必太认真呢?”

柳余恨独眼里突然露山一种说不出的凄凉辛酸之色,默然的转过身走了出去。

陆小凤的那句话,仿佛又引起了他久已藏在心底的伤心

就在这时候,突听一种又可爱,又清越的声音,道:“大,金鹏王陛下丹凤公主,特来求见陆小凤陆公子。”

说话的人小是那样子很乖,眼睛很大,穿着身五色彩衣,的小女孩。

她小从那尺浓密的枣林中走山来满天的星光月色仿,佛都到了她眼睛里。

陆小凤道:“小凤公主?”

小女孩用一双发亮的眼睛看着他,抿着嘴笑了“是丹凤,公主,不是小风公主!”

陆小凤看着霍老头叹了以气,喃喃道:“她果然是个真的公主?”

小女孩道:“绝对一点也不假”

陆小风道:“她的人呢?”

小女孩又笑了笑,笑得真甜“她生怕又把陆公子吓跑/所以还留在外面!

她笑得虽甜,说的话却有点慢。陆小凤贝有苦笑。

小女孩睁着眼微笑道现在她是在外面等着却不知陆公子敢不敢见她。”

霍老头忽然道:“他敢”

这深沉而神秘的老人微笑着,悠然接着道:“他若是不去见这位丹凤公主他所有朋友的屋子只怕都要被他们拆光

群星闪烁,十焰月弯弯的嵌代尾中里,枣林里流动着阵阵清香,并石是枣树的香,姓花香。

花香是从一条狗身上传来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富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陆小凤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