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凤传奇》

主持公道

作者:古龙

长廊里阴森而黑暗,仿佛终年看不见阳光。长廊的尽头是一扇很宽大的门,门上的金环却也闪闪的发着光,他们推开这扇门,就看见了大金鹏王。

大金鹏王并不是个很高大的人。

他的人似已因岁月的流逝,壮志的消靡而萎缩干瘪,就正如一朵壮丽的大鸡冠花已在恼人的西风里刚刚枯萎

他坐在,张很宽大的太师椅上,椅子上铺满了织锦的垫子使得他整个人看来就像是一株已陷落在高山云堆里的枯松。

可是陆小凤并没有觉得失望。因为他的眼睛里还是在发着光他的神情问还是带着种说不出的尊严和高贵。

那条阔耳长腿的猎犬竟已先回来了,此刻正蜷伏在他脚

丹凤公主也已轻轻的走过去,拜倒在他的足下仿佛在低低的叙说此行的经过

大金鹏王一双发亮的眼睛,却始终盯存陆小风身上,忽然道:“年轻人,你过来。”

他的声音低沉而有力,他说的话好像就是命令。陆小风没有走过去

陆小风并不是个习惯接受命令的人,他反而坐了下来远远的坐在这老人对面的,张倚子上。

屋子里的光线也很暗,大金鹏王的眼睛却更亮了,厉声道:“你就是陆小凤?”

陆小凤淡谈道:“是陆小风,不是上官丹凤。。

他现在已知道她也姓上官,昔日在他们那王朝望族里每个人都姓上官的,每个人世世代代都为自己这姓氏而骄傲。

大金鹏王突然大笑,道:“好,陆小凤果然不愧是陆小凤,看来我们并没有找错人。”

大金鹏王道:“你找花满楼?”

陆小凤点点头。

大金鹏王道:“他很好,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随时都可以见到他。”

陆小风道:“你说的是什么事?”

大金鹏王并没有直接回答这句话。

他凝视着手上一枚形式很奇特的指环,苍老的脸上,忽然闪起了,种奇持的光辉.过了很久,才慢慢的说道:“我们的王朝,是个很古老的王朝.远在你们这王朝还没有建正起来的时候,我们的王朝就已存在了。”

他的声音变得更有力,显然在为自己的姓氏和血统而骄傲。

陆小凤并不想破坏,个垂暮老人的尊严,所以他只听没有说。

大金鹏王道:“现在我们的王朝虽已没落.但我们流出来的血,却还是王族的血,只要我们的人还有,个活着,我们的王朝就绝不会被消灭。”

他声音里不但充满骄傲,也充满自信。

陆小凤忽然觉得这老人的确有他值得受人尊敬的地方。

他至少绝不是个很容易就会被击倒的人。陆小风一向尊敬这种人,尊敬他们的勇气和信心。

大金鹏王道:“我们的王朝虽然建立在很遥远的地方,但,也世代安乐富足,不但田产丰收,深山里更有数不尽的金沙,和珍宝。”

陆小凤忍不住问道:“那你们为什么要到中土来呢?”

大金鹏王脸上的光辉黯淡了,目中也露出了沉痛仇恨之,意,道:“就因为我们富足.所以才引起了邻国的垂涎.竞联,合了哥萨克的铁骑,引兵来犯。”

他黯然接着道那已是五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年纪还,小,先王一向注重文治,当然无法抵抗他们那中强悍野蛮的,骑兵,但他却还是决定死守下去,与同土共存亡。”

陆小风道:“是他要你避难到中土来。”

大金鹏王点点头,道:“为了保存,部分实力,以谋日后,中兴,他不但刚坚持耍我走,还将国库的财富,分成四份,交,给厂他四位心腹重臣,叫他们帮我到中土来。”

他面上露出感激之色,又道:“其中有,位是我的舅父上,官谨,他带我来这里,用他带来的一份财富,在这里购买了,田产和房舍.使我们这,家能无忧无虑的活到现在,他对我,们的恩情,是我水生也难以忘怀的。”

陆小风道:“另外还有三位呢?”

大金鹏王感激义变成愤恨,道:“从我离别父上的那,天,之后,我再也没有看见过他们,但他们的名字,也是我永远,忘不了的。”

陆小凤对这件事巳刚刚有了头绪,所以立刻问道:“他们,叫什么名字?”

大金鹏王握紧双拳,恨恨道:“上官木,乎独鹤,严立本。

陆小风,沉吟着,道:“这三个人的名字我从来也没有听说过。”

但人你一定看见过。”

陆小风道:“哦”

大金鹏王道:“他们一到了中土,就此名换姓,直到一年

前,我才查出了他们的下落。”

他忽然向他的女儿做了个手式,丹凤公主就从他坐后,个坚固古老的柜子里,取出了二卷画册。

大金鹏王恨恨道:“这上面画的,就是他们六个人,我想

你中少认得其中两个。”

每卷画上,那画着两个人像.一个年青一个苍老,两个人像画的本是同,个人。

丹凤公主摊开了第一卷画,道:“上面的像,是他当年离

宫时的形状,下面画的,就是我们一年前查访出的,他现在,的模样。”

这人圆圆的脸,满面笑容.看来很和善,但却长着个很

大的鹰钩鼻子。

陆小风皱了皱眉.道:“这人看来很像是关中珠宝阎家的,阎铁珊。

大金鹏王咬着牙,道:“不错,现在的阎铁珊就是当年的

严守本,我只感激上天,现在还没有让他死。”

第二张上的人颧骨高耸,一双三角眼里威棱凹射.,看,就知道是个很有权力的人。

陆小凤看过这个人,脸色竟然有些变了。

大金鹏王道:“这人就是平独鹤,他现在的名中叫独孤,鹤,青衣楼的首领也就是他……”

陆小凤悚然动容怔了很久.才缓缓道这个人我也认,得,但却不知道他就是青衣楼第一楼的主人。”

他长长叹息了,声,又道:“我只知道他是峨媚剑派的当,代掌门。”

大金,“他的身分掩饰得最好,世上只怕再也,不会有人想得到,公正严明的峨媚掌门竟是个出卖了他故

国旧主的乱臣贼子!”

第三张像画的是个瘦小的老人,矮小,,孤单.干净,硬朗。

陆小凤几乎忍不住叫了起来“霍休!”』

大金鹏王道:“不错,霍休,上官木现在用的名字,就是霍休”

他接着又道:“别人都说霍休是个最富传奇性的人,五十年前,赤手空拳出来创天下,忽然奇迹般变成了天下第一富豪,直到现在为止,除了你之外,江湖中人只怕还是不知道他那庞大的财富是怎么得来的!”

陆小风脸色忽然变得苍白,慢慢的后退了几步,坐到椅子上。

大金鹏正凝视着他,慢慢道:“你现在想必已能猜出我们要求你做的是什么事了。”

陆小凤沉默了很久,长长叹息道:“但我却还是不知道你要的究竟是什么?”

大金鹏王握紧双拳,用力敲打着椅子,历声道:“我什么都不要,我要的只是公道!”

陆小凤道:“公道就是复仇?”

大金鹏王铁畜着脸,沉默着。

陆小凤道:“你是不是要我替你去复仇?”

大金鹏王又沉默了很久,忽然长长叹了口气,黯然道”他们已全都是就快进棺材的老人,我也老了,难道我还想去杀了他们?”

他自己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这句话,有道:“可是我也绝不能让他们就这样逍遥法外。”

陆小凤没有说什么,他什么都不能说。

大金鹏工又厉声道:“第一、我要他们将那批从金鹏王朝带出来的财富.归还给金鹏王朝,留作他日复兴的基础。”

这要求的确很公道。

大金鹏王道:“第二、我要他们亲自到先王的灵位前,忏悔自己的过错,让先王的在天之灵,也多少能得到些安慰。”

陆小凤沉思着,长叹道:“这两点要求的确都很公道。”

大金鹏王展颜道:“我知道你是个止直公道的年青人,对这种要求是绝不会拒绝的。”

陆小凤又沉思了很久,苦笑道:“我只怕这两件事都难做得到。”

大金鹏王道:“若连你也做不到,还有谁能做得到?”

陆小风叹道:“也许有人能做得到。”

他很快的接着又道:“现在这三个人都已是当今天下声名最显赦的大人物,若是真的这第样做了,岂非已无异承认了自己当年的罪行,他们的声名,地位和财富,岂非立刻就要全部被毁于一旦。”

大金鹏王神情更黯然,道:“我也知道他们自己是当然绝不会承认的。”

陆小凤道:“何况他们非但财力和势力,都巳大得可怕他们自己又都有一身深不可测的武功。”,大金鹏上道先王将这重任交托给他。也就因为他们本就是金鹏王朝中的一流高手”

陆小风道:“这五十年来,他们想必在随时提随着你去找他们复仇,所以他们的武功又不知精进了多少?”

他又叹了口气,接着道:“我常说当今大下武功真正能达到颠峻的,只有五六个人.霍休和独孤鹤完全都包括在其

女人毕竟是好奇的,丹凤公主忍小住问道:“还有三四个人是谁?”

陆小凤道:“少林方丈大悲禅师,武当长老木道人,内外功都已达于化境,但若论剑法之犀利灵妙,还得数南海飞仙岛,‘白云城主’叶孤城,和万梅山庄’的西门吹雪。”

丹风公主凝视着他,通“你自己呢?”

陆小凤笑了笑,只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他已不必

大金鹏王忽义长长叹息,黯然道:“我也知道这件事的困难和危险,所以我并不想勉强你来帮助我们,你不妨多考虑考虑。”

他用字间充满悲愤,握紧双拳,厉声道:“但我们自己无论如何也要跟他们拼一拼的.只要我们还有,个人活着就要跟他们拼到底。”

陆小风叹道:“我明白。”

大金鹏王沉默了很久,忽又勉强笑了笑,大声道:“不管怎么样,陆公子总是我们的贵客,为什么还不送上酒来?”

丹风公主垂头道,我这就叫人去准备。”

大金鹏王道:“要最好的波斯葡萄酒,将花公子也,起请

丹风公主道:“是。”

大金鹏王看着陆小风,神情已又变得骄傲而庄严,缓缓道:“不管怎么样,你已是我们的朋友,金鹏王朝的后代,从来也不曾用任何事来要挟朋友。”

银樽古老而高雅.酒是谈紫色的。

陆小风静静的看着丹凤公主将酒倾入古樽的高杯里,花满楼就坐在他身旁。

他们并没有说什么,只互相用力握了握手。

这就已足够说明,切。酒已倾满,只有三杯。

大金鹏王抬头笑道:“我已有多年不能喝酒.今天破例陪两伎喝一杯。”

丹凤公主却摇了摇头,道:“我替你喝,莫忘记你的腿。”

大金鹏王瞪起了眼,却又终于苦笑,道,“好,我不喝幸好看着别人喝好洒也是种乐趣,好酒总是能带给人精神和活力。”

丹凤公主微笑着向陆小凤解释,道:“家父只要喝,点酒,两腿就立刻肿起来,就得寸步难行,我想两位一定会原谅他的。”

陆小风微笑举杯。

丹凤公主转过身,背着他的父亲,忽然间陆小风做了个很奇怪的表情。陆小风看不懂。

丹风公主也已微笑举杯,道:“这是家父窖藏多年的波斯葡萄酒,但望能合两他的口味。”

她自己先举杯,饮而尽,又轻轻叹了口气,道:“果然是好酒。”

很少有主人会自己再三称赞自己的酒,丹风公主也绝不,i是个喜欢焰耀自己的人。

陆小风正觉得奇怪.忽然发觉他喝下去的并不是酒,只不过种加了颜色的糖水。

他忽然明白了丹风公广的意思,却又怕花满楼看不见她的表情。

花满楼却在微笑着,微笑着喝下他的酒,也叹了口气i道:“果然是好好酒

陆小风笑了道:“我简直从来也没有喝过这么好的酒!”,大金鹏王大笑第一真正愉快的大笑道这的确是人间难求的好酒,但你们这两个年青人,也的确配喝我这种好酒。”

陆小风有很快的喝了三杯.忽然笑道:“这么好的酒,当然是不能白喝的。”

大金鹏王的眼睛亮了,看着他,道:“你的意思是说

陆小风长长吸了口气,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主持公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陆小凤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