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凤传奇》

师门一脉

作者:古龙

月夜,上弦月。还未到子时,距离日出最少还有三个时

陆小风巳回到客栈,在房里叫了一桌子好酒好菜,笑道:“不管怎么样,我至少还可以痛痛快快的大吃大喝一顿。

花满楼道:“你应该睡一觉的。”

陆小凤道:“若有霍天青那么样一个人约你日出的决斗你睡不睡得着?”

花满楼道”我睡不着。”

陆小凤笑了,道:“你这人最大的好处,就是你从来也不说谎话.只可惜你说的老实话,有时却偏偏像是在说谎。”

花满楼道:“我睡不着,只因为我根本完全不了解他!

陆小风道:“他的确是个很难了解的人。”

花满楼道:“你认得他已有多久?”

陆小风道:“快四年了四年前阎铁珊到泰山去观日出他也跟着去的,那天我恰巧约好了个小偷,在泰山绝顶上比赛翻跟头。”

花满楼道:“你了解他多少?”

陆小风道:“点点。”

花满楼道:“你说他年纪虽轻,辈份却很高!

陆小风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天松云鹤、商山二老’?”

花满楼道:“商山二老久已被尊为武林中的泰山北斗,我就算是聋子,也该听见过的。”

陆小凤道:“据说他就是商山二老的小师弟。”

花满楼动容道:“商山二老如今就算还活着,也该有七八十,岁,霍天青最多不是到三是,他们师兄弟之间的年龄相差为什么如此悬殊?”

陆小凤笑了笑道:“夫妻间相差四五十岁的都有,何况师兄弟?”

花满楼道:“所以‘关中大侠山西雁成名虽已垂四十年算辈份却还是他的师侄。”

陆小凤道:“一点也不错。”

花满楼道:“昔日天禽老人威镇八荒,但平生却只收了商山二老这两个徒弟,怎么会忽然又多出了个霍天青来的?”

陆小风笑道:“花家本来明明只有六童,怎么会忽然又多出个你来?”

父母要生儿子,帅傅要收徒弟,这种事的确本就是谁都管不着的。

花满楼面上却已现出忧虑之色,道:“山西雁我虽未见过,却也知道他的轻功,掌法,号称关中双绝,却不知霍天青比他如何?”

陆小风道:“我也没见过霍天青出手,可是看他夹起阎铁珊那么重的一个人,还能施展燕子三抄水的轻功.就凭这手天下就巳没有儿个人比得上。”

花满楼道:“你呢?”

陆小凤没有回答这句话他从来也不愿回答这种话,事实上,除了他自己外,世上几乎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他的武功究竟如何?

但这次花满楼却似已决心要问个究竟,又道:“你有没有把握胜过他?”

陆小凤还是没有回答,只倒了杯酒,慢慢的喝了下去

花满楼忽然叹丁口气,道:“你没有把握,所以你连酒都不敢喝得太多。”

陆小凤平时的确不是这样子喝酒的。

自从到了这里后,丹风公主居然也变得很乖的样子直坐在旁边,静静的听着,片刻忽然问道:“你刚才说你在泰山绝顶,跟一个小偷约好了翻跳头,那个小偷是谁?”

陆小风笑了道:“是个偷王之王,偷尽了天下无敌手但被他偷过的人非但不生气而且还觉得很光荣。”

丹凤公主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因为够资格被他偷的人还不多,而且他从来也不偷真正值钱的东西,他偷,只不过因为是在跟别人打赌

忽又笑了笑,接着道:“有一次别人跟他赌,说他一定没法子把那个天字第一号守财奴陈福州的老婆用的马桶偷出

丹风公主也忍不住嫣然而笑,道:“结果呢?”

陆小风道:“结果他赢了。”

丹风公主道:“你为什么要跟他比赛翻跟头?”

陆小风道:“因为我明知一定偷不过他,却又想把他刚从别人手上赢来的五十坛老酒赢过来。”

丹风公主嫣然道:“这就对了这就叫以己之长、攻彼之短,你为什么不能用这种法子对付霍天青?你本来就个是定非跟他拼命不可的。”

陆小风叹了口气,道:“这世上有种人是你无论用什么花招对付他,都没有用的,西门吹雪就是这种人,霍天青也是。

丹风公主道:“你认为他真的要跟你一决生她?”

陆小风的情绪很沉重,道:“阎铁珊以国士待他,这种恩情他非报答不可,他本已不惜一死。”

丹风公主道:“但你却不必跟他一样呀!

陆小风又笑/笑,似巳不愿再讨论这件事,站起来慢慢,的走到窗口。

窗口本就是支起来的,他忽然发现不知何时已有个穿着长袍戴着小帽的老人搬了张凳子坐在外面的天井里抽旱烟。

夜已很深,这老人却连一点睡觉的意思都没有,悠悠闲闲的坐在那里,好像一直要坐到天亮的样子。

陆小风忽然笑道:“风寒露冷,老先生若有雅兴,不妨过来跟我们喝两杯,以遣长夜。”

这老人却连睬都不睬,就像是个聋子根本没听见他的话。陆小凤只有苦笑。

丹凤公主却生气了冷笑道:“人家好意请你喝酒,你不喝也不行。”

她忽然也冲到窗口一挥手,手里的一杯酒就向老人飞,了过去又快又稳,杯里的酒居然连一点都没有溅出来。

老人突然冷笑一招手,就接住了酒杯,竞将这杯酒,下子全都泼在地上却把空酒杯一片片咬碎,吞下肚子里就好像吃蚕豆一样还嚼得“格登格登创响。

丹凤公主也看呆了,忍不住道:“这个老头子莫非有毛病?不吃酒,反倒吃酒杯。”

陆小凤目光闪动,微笑着道:“这也许只因为酒是我买的,酒杯却不是。”

就在这时院子外面又有个人走了进来竟是个卖肉包子的小贩。

如此深夜,他难道还想到这里来做生意?

丹风公主眨了眨眼,道:“喂,你的肉包子卖不卖?”

小贩道只要有钱,当然卖”

丹风公主道:“多少钱一个?”

小贩道:“便宜得很一万两银子一个,少一文钱都不

丹风公主脸色变了变,冷笑道:“好,我就买两个你这,一万两银子一个的肉包子,你送过来。”

小贩道:“行。”

他刚拿起两个包子墙角忽然有条黄狗窜出来.冲着他”汪汪”的叫。

小贩瞪眼道:“难道你也跟那位姑娘一样也想买我的肉包子你知不知道肉包子本来就是用来打狗的。”

他真的用肉包子打这条狗,黄狗立刻不叫了衔起肉包子咬了两口突然一声惨吠在地上滚了滚活狗就变起了条处狗。

丹凤公主变色道:“你这包子里有毒?”

小贩笑了笑悠悠道:“不但有毒,而且还是人肉馅的。”

丹风公主怒道:“你竟敢拿这种包子出来卖?”

小贩翻了翻白服.冷冷道:“我卖我的,买不买都随便你,我又没有逼着你买。”

丹风公主气得脸都黄了,几乎忍不住想冲出去给这人几个耳括子。

陆小凤却悄悄握住了她的手就在这时,突听一人慢声长吟/如此星辰如此夜,为谁风露立中窗?”

个满身酸气的穷秀才,背负着双手,施施然走进了院子忽然向那卖包子的小贩笑了笑道/今天你又毒死几个

小贩翻着白服,道:“我这包子只有狗吃了才会被毒死毒不死人的,不信你试试?”

他抛了个包子去秀才竟真的接任吃了下去摸着肚子笑道:“看来你,而且还能治病”

只听墙外一人道:“什么病?”

穷秀才道:“饿病。”

墙外那人道:“这病我也有,而且病得厉害,快弄个包子,治治。”

小贩道:“行。”

他又拿起个包子往墙头一抛,墙头就忽然多了个蓬头乞,丐一张嘴,恰巧咬住了这个包子,他抛得快,这乞巧也吞,得快,忽然间七八个包子全都不见了,完今都被又瘦又小的,乞丐吞下了肚。

穷秀才道:“这下子看来总该已将你的饿病治好了吧!”

乞丐苦着脸,道,我上了你们当了,这包子虽然毒不死,人,却可以把人活活的胀死。”

院子外居然又有人笑道:“胀死也没关系,胀死的,饿死,的,被老婆气死的,我都有葯医。”一个卖野葯的郎中,背着个葯箱,提着中葯铃一瘸,拐的走进来,竞是个跛子。

这冷冷清清的院子,就像是有人来赶集,样,忽然间就,变得热闹了起来,到后来居然连卖花粉的货郎,挑着担子的,菜贩都来了。

丹风公主巳看得连眼睛都有点发直,她虽然没什么江湖,历练,但现在也已看出这些人都是冲着他们而来的。

奇怪的是,这些人全都挤在院子里,并没有进来找他们,麻烦的意思。

她忍不住悄悄的问/你看这些人是不是替阎铁珊报仇,的?”

陆小风摇了探头,微笑道:“阎大老板怎么会有这种朋,友”

丹风公主道,他们,身上好像都有功夫。”

陆小风淡谈道:“市井中本就是藏龙卧虎之地,只要他们,不来找我们,我们也不必去管人家的闲事。”

花满楼忽然笑了笑,道:“你几时变成个不爱管闲事的人

陆小风也笑了笑,道:“刚刚才变的。”

更鼓传来,已过三更。

那抽旱烟的老头子忽然站起来,仰了个懒腰.道’约我,们来的人,他自己怎么还不来!

原来他既不是聋子也不哑巴。

但丹风公主却更奇怪是谁约这些人来的?为什么要约他,们来。

穷秀才道:“长仅已将尽,他想必已经快来了。”

卖包子的小贩道:“我来看看。”

他忽又双手不停,将提笼里的包产全都抛出来,几十个,肉包子,竟一个叠一个,笔直的叠起七八尺高。

这小贩一纵身,竟以金鸡独立式,站在这叠肉包子上,,居然站得四平八稳,纹风个动。

他不但一双手有快有稳,轻功也可算是江湖中一等的高手

丹风公主叹了口气,喃喃道:“看来闯江湖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我总算明白了。”

花满楼微笑道:“能明白总是好的。”

突听那,小贩大叫一声,道:“来了”

这,声“来了”叫出来,每个人都好像精钟…振,连丹风,公主的心跳都已加快,她实在也早就想看看来的这是什么

可是她看见这个人后.却又有点失望。

少女们,在她的想像巾,来的纵然不,是风采翩翩的少年侠客,至少也应该是威风八面,身怀绝技的江湖豪侠。

谁知来的却是个秃顶的老头子,张黄惨掺的脸,穿着件灰朴朴的粗布农裳.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刚好盖着膝盖、脚上白布袜,灰布鞋看着恰巧也像是个从乡下来赴集的土老头。

但他一双眼睛却是发亮的,目光炯炯,威棱四射。

奇怪的是院子里这些人本来明明是在等他的可是他来了后,又偏偏没有,个人过去跟他招呼,只是默默的让出一条路。

这秃顶老人目光四下一打量.竟突然大步向陆小凤这间房走过来。

他走得好像并不快,但三脚两步,忽然间就已跨过院子跨进了门。

房门本就是开着的,他既没有敲门,也没有跟别人招呼,就大马金刀的在陆小凤对面坐下提起了地上的酒坛子嗅了嗅,道:“好酒。”

陆小风点点头,道:“确是好酒。”

秃顶老人道:“一人一半?”

陆小风道:“行,”

秃预老人什么话也不再说就捧起酒坛子.对着嘴/咕噜咕噜”的往下倒。

顷刻间半坛子酒就已下肚,他黄惨惨的,张脸,忽然变得红光满面,整个人都像是有了精神,伸出袖子来一抹嘴道,真他娘的够劲。”

陆小凤也没说什么,接过酒坛子就喝.喝得绝不比他慢,绝不比任何人慢。

等这坛酒喝完了,秃顶老人突然大笑.道:“好.酒够劲、人也够劲。”

陆小凤,抹嘴,道:“人够劲,酒才够劲。”

秃顶老人看着他通“三年不见你居然还没喝死。”

陆小凤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只担心你你是个好人。”

秃顶老人瞪眼道:“谁说我是好人?”

陆小凤笑了笑,道:“江湖中谁不说山西雁又有种,又够朋友,是他娘的第一大好人。”

秃顶老人大笑,道:“你是个大祸害,我是个人好人,这他娘的真有意思。”

丹凤公主看着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再也想不到这又秃又土,满嘴粗话的老头子,竟是享名三十年,以一双铁掌威震关中的大侠山西雁

不管怎样.,个人能被称为“大侠“都不是件简单的

可是这老人却实在连一点大侠的样子都没有,难道这就是他的成功处?丹凤公主想不通。她忽然发觉自己想不通的事,竞好像越来越多

山西雁的笑声已停顿,门光炯炯,盯着陆小风,道:“你只怕想不到我会来找你。”

陆小凤承认“我想不到。”

山西雁道:“其实你到太原,我就巳知道了。”

陆小风笑了笑,道:“这并不奇怪,我来了若连你都不知道才是怪事。”

山西雁道:“可是我直到现在才来找你!

陆小风道:“你是个忙人。”

山西雁道:“我一点也不忙,我没有来,只因为你是我的师叔的客人,我既然没法子跟他抢着作东,就只好装不知道

陆小风笑道,我还以为我剃了胡子后,连老朋友都不认得我了。”

山西雁又大笑道:“我本就觉得你那两撇騒胡子看着讨

陆小风逝“你讨厌没关系,有人不讨厌。”

山西雁的笑声又停顿,道:“霍天青是我的师叔,江湖中,有很多人都不信,但你却总该知道的。”

陆小风道:我知道。”

山西雁道:“外面抽旱烟的那老怪物,姓樊,叫樊鹗,你,认不认得?”

陆小风道:“莫非是昔日独闯飞鱼塘,扫平八大寨一根,旱烟袋专打人身三十六大穴,七十二小穴的樊大先生。”

山西雁道:“就是他。”

陆小风道:“西北双秀,樊简齐名,那位穷酸秀才,想必,也就是“弹指神通的唯一传人,简二先生了

山西雁点点头,道:“那穷要饭的,野郎中,卖包子跟卖,菜的小贩,卖花粉的货郎,再加上这地方的掌柜,和还在门,口卖面的王胖子,七个人本是结拜的兄弟,人称“市井七,侠,也有人叫他们山西七义。”

陆小凤淡淡笑道:“这些大名鼎鼎的侠客义士们,今天倒,真的雅兴不浅,居然全都挤到这小院子乘凉来了,”

山西雁道:“你真不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

陆小风道:“不知道。”

山西雁道:“他们也都是我的同门论赵辈分来有的甚至,是霍天青的徒孙,”

陆小凤又笑/道这人倒真是好福气”

山西雁道:“六十年前,祖师爷创立“天禽门第一条大,戒.就是要我们尊师重道,这辈分和规矩,都是万万错不得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陆小凤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