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凤传奇》

陆小凤

作者:古龙

山西雁道:“祖师爷一生效力武学。到晚年才有家室之

陆小风道:“天禽老人竞也娶过妻,生过子?”

山西雁道:这件事江湖中的确很少有人知道,祖师爷是在七十七岁那年,才有后的。”

陆小风道:“他的后代就是霍天青?”

山西雁道:“正是。”

陆小风叹了口气.道:“我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他年纪青青,辈分却高得吓人。”

山西雁道:“所以他肩卜的担子也重得可怕。”

陆小风道:“哦。”

山西雁的神情忽然变得很严肃,道:“他不但要延续祖师爷的香烟血脉,唯一能继承“天禽门’道统的人也是他,我们深受师门的大恩,纵然粉身碎骨,也绝不能让他有,点意外,这道理你想必也应该明白的。”

陆小风道:“我明白。”

山西雁长长叹了口气道:“所以他明晨日出时,若是不幸死了我们天禽门上上下下数百第子,也绝没有,个还能活得下去。”

陆小风皱了皱眉,道:“他怎么会死?”

山西雁道:“他若败在你手里,你纵然不杀他,他也绝不会再活下去。”

陆小风道:“我也知道他是个性情很刚烈的人们他却/不是一定会败的,”

山西雁道:“当然一定。”

陆小风淡淡道:“他若胜了我,你们天禽门上卜下下数百子第,岂非都很有面子?”

山西雁道:“你是我的朋友我也不愿你败在他的手里伤了彼此的和气。”

陆小风,”

山西雁的脸好像又有点发红,苦笑道:“只要你们一交,手,无论谁胜谁败,后果都不堪设想.霍师叔跟你本也是道,义之交,这么样做又是何苦?”

陆小凤微笑道:“现在我总算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要我,在日出之前,赶快离开这里,让他找不着我。”

山西雁居然不说话了,不说话的意思就是默认。

丹风公主突然冷笑,道:“现在我也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约了这么多人来,就是为了要逼他走,让霍天青不战而胜,否则你就要对付他,现在距离日出的时候已没多久,他就算,能击退你们,等到日出时,也一样没力气去跟霍天青交手

她铁青着脸,冷笑着又道:“这法子倒的确不错.恐怕也,只有你这样的大侠才想得出来。”

山西雁的脸上,阵青,阵白,突然仰面狂笑,道:“好,骂得好,只不过我山西雁虽然没出息,这种事倒还做不出,来!

丹凤公主道:“哪种事你才做得出来,他若不愿走,你怎,么办?”

山西雁霍然长身而起,大步走了出去,满院子的人全都,鸦雀无声,他发亮的眼睛从这些人脸上,个个扫过去忽然,道:“他若不走,你们怎么办?”

卖包子的小贩翻着白眼,冷冷道:“那还个简单,他若不,走,我就走。”

山西雁又笑了’笑容中却仿佛带着种说不出的悲惨之意.慢慢的点了点头,道好,你走.我也走.大家都走”

卖包子的小贩道:“既然如此我又何妨先走一步?”

他的手一翻,已抽出了柄解腕尖刀,突然反手一刀,刺向自己咽喉

他的出手不但稳,而且快,非常快,但却还有人比他更,快的。

突听“当”的一声,,火星四溅,他手的刀已断成了两载,样东西随着折断的刀尖掉在地上,竟是陆小风的半截筷

剩下的半截筷子还在他手里,刀是钢刀.筷子却是牙

能用牙筷击断钢刀的人,天下只怕还没有几个。

丹风公主忽然明白山西雁为什么要这样做了,霍天青根本就不是陆小凤的敌手,别人虽不知道,山西雁却很清楚

那卖包子的小贩吃惊的看着手里的半截断刀,怔了很久,突然根恨跺了跺脚,抬头瞪着陆小风,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陆小风笑了笑,谈淡道:“我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只不过还有句话要问你”

卖包子的小贩道:“什么?”

陆小风道:“我几时说过我不走的?”

卖包子的小贩怔住。

陆小风懒洋洋的叹了口气.道:“打架本是件又伤神,又费力的事.我找个地方去睡觉多好,为什么要等跟别人打

卖包子的小贩瞪着他,脸上的表情好像要哭,又好像要笑,忽然大声道:“好,陆小风果然是陆小风,从今天起,无论你要我干什么,我若皱,皱眉头,我就是你孙子。”

陆小凤笑道:“你这样的孙子我也不想要只要我下次买包子时,你能算便宜,点,就已经很够朋友了。”

他随手抓起了挂在床头的大红披风.又顺便喝了杯酒道:“谁跟我到城外的又一村去吃趟大麻子炖的狗肉去?”

花满楼微笑道:“我。”

樊大先生忽然敲了敲他的旱烟袋.道:“还有我。”

简二先生道:“有他就有我我们一向是秤不离铊的。”

卖包子的小贩立刻大声道:“我也去。”

简二先生笑道:“你专卖打狗的肉包子,还敢去吃狗肉你不怕那些大狗小狗的冤魂在你肚子里作怪。”

卖包子的小贩瞪起了眼,道:“我连此都不怕,还伯什

山西雁大笑,道:“好,你小子有种,大伙儿都一起去吃他娘的狗肉去谁不去谁就是他娘的龟孙子!

花满楼微笑着缓缓道看来好人还是可以做得的。”

陆小风道:“偶尔做一次倒没关系,常常做就不行了。”

花满楼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陆小风板着脸,退“好人不长命,这句话你难道没有听说过。”

他虽然板着服,但眼睛里却似已有热泪盈眶。

丹凤公主看着他们,忽然轻轻叹了口气,轻轻的喃喃自语“谁说好人做不得,谁就是他娘的龟孙子。”

狗肉已卖了,没有狗肉。可是他们并不在乎

他们要吃的本就不是狗肉而是那种比狗肉更能令人全身都发热的热情,用这种热情来下酒,世上绝没有任何东西能比得上。

何况日出的时候,还有人用快马追上了他们,送来一封霍青天的信:

“朝朝有日出,今日之约,又何妨改为明日,朝朝有明日,明日之约,又何妨改为明日之明日。”

人不负我,我又怎能负人?

金鹏旧债,随时可清,公主再来时,即弟远游日也.盛极一时之宝气珠光.已成明日之黄花,是以照耀千古者,惟义气两字而已。天青再拜。”

就凭这封信,已足下酒百斗,沉醉三日.何况还有那连暴雨都浇不冷的情。

暴雨。雨正午才开始下的,正午时人已醉了,不醉无归,醉了才走的。

陆小凤将醉未醉.似醉非醉,仿佛连他自己都已分不清自己是醉是醒?正面对着窗外的倾盆大雨呆呆的出神。

丹凤公主看着他,忽然道:“你若走,那些人难道真的全都会死在那里?”

陆小风沉默着,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你懂不懂得‘有所不为,有所必为’这两句话的意思?”

丹凤公主道:“我当然懂,这意思就是说,有些事你若是认为不该去做.无论别人怎么样威逼利诱.甚至用刀子架在你脖子上,你也绝不会去做若是你认为应该去做的事,就真要你抛头颅,洒热血,你也非去做不可。”

陆小凤点了点头,道:“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会有人题身吞炭,舍命全义,也有人拿八十二斤重的大铁推,搏杀暴君。”

丹凤公主抢着道:“也正因如此,所以霍天青才会以死报答阎铁珊,山西雁和那些卖包子馒头的.才会不惜为霍天青卖命。”

陆小风道:“不管他们是干什么的,只要能做到这两句话.就已不负侠义二字。”

丹凤公主轻轻叹息,道:“可是放眼天下,又有几个人真能不负这侠义二宇?”

花满楼手持酒杯,慢声低吟“盛极,时之宝气珠光,已成明日黄花.是以照耀千古者,惟义气两字而已…一好,好一个霍天青.我竞几乎小看了他,当浮一大白。”

他真的举杯,饮而尽.仿佛也有些醉了.喃喃道:“只可惜那苏少英,他本也是个男儿,他本不该死的,本不该死的

他声音越说越低,伏在桌上,竟似睡着了。

丹风公主悄悄走到窗口,悄悄的拉起了陆小风的手柔声道:“你还在生我的气?”

陆小风道:“我几时生过你的气?”

丹风公主嫣然一笑.垂下了头悄悄的问道:“今天你还怕弄错人?”

她的呼吸轻柔.指灾仿佛在轻轻颤抖她的头发带着种比鲜花更芬芳的香气。

陆小风也许是个君子,也许不是,但他的确是个男人。

是个已有了七八分醉意的男人。

窗外的暴雨如注,就仿佛是,道道密密的珠帘,隔断了行路的人.也隔断了行人的路。

屋子里幽静昏暗,宛如黄昏。

从后面一扇开着的门看进去可以看见,张新换过的被单的床。

陆小风忽然发现心跳得很厉害,忽然发现上官丹风的心也跳得很厉害。

“你的心在跳。”

“比比看,谁的心跳得快?”

“怎么比?”

我摸摸你的心,你摸摸我的……”

突然间,密如万马奔腾的雨声巾,传来了,阵密如雨点般的马蹄,十余骑快马,冒着暴雨急驰而来,冲过了这荒村小店。

马上人…色青蓑衣,白笠帽.经过他们的窗口时,突然,起挥手。

只听“嗖、嗖、嗖\一连串风声,比雨点更密,比马蹄更急,数十道乌光,有的穿窗而入,有的打在外面的墙上。

陆小风一侧身,已拉着丹凤公主躲到窗后。

伏在桌上的花满楼却已霍然长身而起,失声道:“硝磺霹雳弹。”

五个字还没有说完,只听“轰”的,声,窗里窗外,乌光击中的地方.巳同时冒起了数尺高的火焰。赤红中带着惨碧色的火焰,

陆小凤变色道:“你们先冲出去,我去救赵大麻子。”

赵大麻了已睡厂他们刚才还听见他的鼾声。

但火焰竟要眼间就将门户堵死,连外面的墙都已燃烧起来,连暴雨都打不灭。

花满楼拉着上官丹凤冲出去,那是余骑已飞驰而过,去得很远了.马上人一起纵声狂笑、还行人在放声大呼:“陆小凤,这只不过是给你,个小小的教训.若再不识相,就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几何话说完,人马都已被殊帘般的雨帘阴断,渐渐不能分辨。

再回头,赵大麻子的小店也已完全被火焰吞没,哪里还看得见陆小风。

上官丹风咬厂咬牙,道:“你在这里等,我进去找他。”

花满楼道:“你若再进去,就出不来了。”

上官丹风道:“可是他……”

花满楼笑了笑,道:“他可以出来,比这再大的火,都没有烧死他。”

他全身都已湿透,但脸色却还很平静。

就在这时,远外突然响起,阵惨呼,呼声凄厉,就好像是一群被困死了的野兽发出来的,但却很短促。

呼声,发即止,却又有马群的惊嘶。

上官丹凤动容道:“难道刚才那些人现在也己遭了别人的毒手?”

突然问,又是“轰”的一响,燃烧着的房子突然被撞破个大洞…一个人从里面飞出.就像是,团燃烧着的火焰,在雨中凌空,个跟斗,扑到地上,就地滚了滚,滚灭厂身上的火衣服上头发上,已被烧焦了七八处。

可是他一点也不在乎,又,滚.就站了起来,正是陆小风。

上官丹凤吐出口气,喃喃道:“看来这个人的确是烧不死的”

陆小凤笑道:“要烧死我倒的确不容易。”

他虽然还在笑.,张脸都似巳被熏黑了。

上官丹风看着他的脸,忽然,笑,道:“可是你本来有四条眉毛,现在却几乎连一条眉毛都没有了。”

陆小风淡淡道:“眉毛就算被烧光了也还可以再长,可惜的是那几坛子酒…—小

花满楼忽然打断了他的话,问道:“赵大麻子呢?”

陆小风道:“不知道。”

花满楼道:“他不在里面?”

陆小风道:“不在。”

上官丹风变色道:“他难道也是青衣楼的?难道早就跟那些人串通好了?否则他们又怎会知道你在这里?”

她恨恨的接着说“你冒险去救他,连眉毛都几乎被烧光,他却是这么样,个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陆小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陆小凤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