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剑》

第11节

作者:古龙

孟屋魂说“这么说来,现在老伯的朋友好像已没有仇敌了。,

律香川淡谈道,“你现在是不是已觉得这一注押错了?”

“孟星魂笑了笑,道;“问题并不在朋友多少,只在那朋友是否真的是朋友。”

他目光却注视着远方.慢漫地接着道“有些朋友多一个却不如少一个好。”

他看着远处座小桥,陆漫天往桥上走过。

律香川没有看到。

这时是午时三刻,距离黄昏已不远丁。

午后x时x刻。

一片乌石掩住月色.天阴了下来。

风也更冷了。

一个青衣人拉起衣襟压低帽沿,低着头匆匆走过小桥.小桥尽头的竹林里有三间明轩。

窗子是开着的,陆漫天正坐在窗口,手里提着支笔却没有写什么,只是对着窗子发怔。

灰衣人没有敲门就走进去,窗子立刻落下。

窗子落下后灰衣人才将头拾起露出一张平凡朴实的脸。

只有这张脸,没有人能看得出他是叛徒。

所以没有人会想到冯浩是叛徒,陆漫天回头看着他,道:“一切都已照计划安排好了,他已决定今天黄昏时动手。”

冯浩面上虽露出满意之色,都还是追问了一句:“你看他会不会临时改变主意?”

孟屋魂说“这么说来,现在老伯的朋友好像已没有仇敌了。,

律香川淡谈道,“你现在是不是已觉得这一注押错了?”

“孟星魂笑了笑,道;“问题并不在朋友多少,只在那朋友是否真的是朋友。”

他目光却注视着远方.慢漫地接着道“有些朋友多一个却不如少一个好。”

他看着远处座小桥,陆漫天往桥上走过。

律香川没有看到。

这时是午时三刻,距离黄昏已不远丁。

午后x时x刻。

一片乌石掩住月色.天阴了下来。

风也更冷了。

一个青衣人拉起衣襟压低帽沿,低着头匆匆走过小桥.小桥尽头的竹林里有三间明轩。

窗子是开着的,陆漫天正坐在窗口,手里提着支笔却没有写什么,只是对着窗子发怔。

灰衣人没有敲门就走进去,窗子立刻落下。

窗子落下后灰衣人才将头拾起露出一张平凡朴实的脸。

只有这张脸,没有人能看得出他是叛徒。

所以没有人会想到冯浩是叛徒,陆漫天回头看着他,道:“一切都已照计划安排好了,他已决定今天黄昏时动手。”

冯浩面上虽露出满意之色,都还是追问了一句:“你看他会不会临时改变主意?”

因为他并不是真的自己要杀老伯,他心中并没有愤怒和仇恨。

杀机往往是随着愤怒而来的。

孟星魂的心里很平静,所以脸色也很平静。

老伯忽又笑丁笑道“这种事你现在当然还听不出来。但再过几年,等到有很多人要杀你,你随时随地都可能被杀时你也会听出来的。”

他笑容中有苦涩之感,慢慢地接着道:“要听出这种事不只用你的耳朵还要用你的经验,只有从危险和痛苦中得来的经验,才是真正可贵的。”

这种经验就是教育,不但可以使人变得更聪明,也可以使人活得长些。

孟星魂望着老伯面上被痛苦经验刻划出的痕迹,心中不觉涌起种尊敬之意,忍不住道“这些话我永远都会记得的”

老伯的笑容逐渐温暖开朗,微笑着道:“我一直将律香川当做自己的儿子一样,我希望你也是一样。”

孟星魂低下头,几乎不敢仰视。

他忽然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个高不可攀的巨人,而他自己却变得没有三尺高。

他忽然觉得自己龌龊而卑鄙。

就在这时律香川已走回来,一个穿着灰衫的人跟在他身后,身后背着葯箱手里提着串铃。

孟星魂全身的肌肉忽然抽紧。

他永远没有想到这卖野葯的朗中竟是叶翔。

最近已很少有人能看到叶翔,现在他却很清醒。

他清醒而镇定,看到孟星魂时,目光既没有回避,也没有任何表情。

他就像从未见过孟星魂这个人。

孟星魂却要等很久才能使自己放松下来。他第一次真正觉得自己的确有很多事不如叶翔。

他更想不出叶翔是为什么来的。

老伯显然也不能确定,所以微笑着道:“你来得正好,我们这里正需要位朗中先生。”

叶翔也在笑着,道“这里有病人?”

老伯道“没有病人,只有受伤的人还有些死人。”

叶翔道“死人我治不了。”

老伯道“受伤的人呢?想必你总会有治伤的葯”

叶翔道“不会。”

老伯道“你会治什么病?”

叶翔道“我什么病都不会治。”

老伯道“那么你卖的是什么葯。”

叶翔道:“我也不卖葯,这葯箱里只有坛酒初把刀。”

他面上全无表情淡淡地接着道“我不会治人的病,只会要人的命。”

这句话说出来孟星魂的一颗心几乎跳出嗓子。

老伯却反而笑道“原来你是杀人的,那好极了,我们这里有很多人好杀却不知你要杀的是哪一个t”

叶翔道“我也不是来杀人的。”老伯道不是?”

叶翔道“我若要来杀人,当然就要杀你,但我却不想杀你。”

老伯道;“哦?”

叶翔道:“我杀人虽然从不选择,只要条件合适,无论什么人,我都杀,但你却是例外。”

老伯道“为什么?”

他脸上直保持微笑,好像听得很有趣。

叶翔道我不杀你,因为我知道根本不能杀你,根本杀不死你。”他谈谈地一笑,接着道:“世上所有活着的人,也许没有一个能杀得死你,想来杀你的人一定是疯子,我不是疯子。”

老伯大笑道“你虽不是疯子,但却未免将我估计得太高了。”

叶翔道“我不估计,因为我知道。”

老伯道“只要是活着的人就有可能被别人杀死,我也是人,是个活人。”

叶翔道“你当然也有被人杀死的一天,但那一天还没有到。”

老伯道“什么时候才到?”

叶翔道“等到你老的时候”

老伯道“我现在还不够老?”

叶翔道“你现在还不算老,因为你还没有变得很迟钝、很顽固还没有变得像别的老头那样颓顶小气。”

他冷冷地接着道“但你迟早也有那一天,每个人都有那天的。”

老伯又大笑,但目中已掠过一阵阴影,道“你既非来杀人的,为什么来的呢7”

叶翔沉吟着,道“你要我说真话?”

老伯微笑道“最好连一个字都不要假。”

叶翔又沉吟了半晌,终于道“我是来找你女儿的。”

老伯脸色忽然变了,厉声说道“我没有女儿呀/

叶翔道“那么就算我是来找别人的好了,我找的那人叫杨蝶。”

老伯道“

叶翔道“我知道你己不承认她是你女儿,所以我来带她走

老伯道:“带她走?”

叶翔道“你不要她,我要她”

老伯厉声道;“你想带她到哪里去?”

叶翔道“你既已不要她,又何必管我带她哪里去?”

老伯锐利清澈的服睛突然发红,鬃边头发根根竖起。

但他还在勉强控制着自己,盯着叶翔看了很久.一字字道:“我好像见过你。”

叶翔道“你的确见过我。”

老伯道“几年前我就见过你而且……”

叶翔道“而且还曾经叫韩棠赶我走赶到一个永远回不夹的地方。”

老伯道“你还没有死?”

叶翔只笑笑。他还没有开口,老伯突然扑过来,揪住他的衣襟.将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厉声,“小蝶那孩子是不是你的—”

叶翔不开口。

老伯怒道“你说不说?……说不说?”他拼命摇着叶翔,似乎想将叶翔全身骨头都摇散。

叶翔脸上还是全无表情,淡谈道“我衣服被人抓着的时候,从不喜欢说话”老伯怒目蹬着他眼珠都似已凸出.额上青筋…根根暴起。律香川似已吓呆了,他从未见到老伯如此盛怒,从来想不到老伯也有不能控制自己的时候。

孟星魂也吓呆了。一听到了“孙蝶”这名字的时候,他就已吓呆了。

他做梦也未想到,他要来杀的人,竟是他心上人的父亲。

但他却已知道叶翔的来意,叶翔就是来告诉他这件事的免得他做出永远无法弥补的大错。

叶翔冒着生命的危险来告诉他这件事.不仅是为了孟星魂也是为小蝶—原来他唯一真正爱过的人就是小蝶。他不惜为她而

“为什么?”。”为什么?”

6难道小蝶那孩子的父亲,真的就是叶翔?”孟星魂只觉天旋地转,整个世界都似在他面前崩溃。

他整个人也似乎已崩溃.几乎已支持不住,几乎已将倒下

老伯站在叶翔面前发抖,全身都已发抖。

他终予松开了,双拳却握得更紧道“好,现在弥说,那孩子是不是你的?”

叶翔道“不是”

他长长叹息声,接着道“但我却希望是的,我宁愿牺牲一切,去做那孩子的父亲。”

老伯随着牙嘶声道“那畜牲,那野种……”

叶翔道“你为什么要根那孩子?孩子并没有错,他已没有父亲,已够可怜,做祖父的就该分外疼他才是。”

老伯道“谁是他祖父?”

叶翔通“你,你是他祖父。”

他也提高声音,大声道“你想不承认也不行,因为他是你血中的血,肉中的肉。”

他的话没有说完,老伯已扑过来,挥拳痛击他的脸。

他没有闪避,因为根本无法闪避。

老伯的拳灵如闪电.如蛇信,却比闪电更快,比蛇信更

叶翔根本没有看到他的拳头.只觉得眼前一黑,宛如天崩地裂。

他并没有晕过头,因为老伯另一只拳头己击中他下腹。

痛苫使他清醒清醒得无法忍受。

他身子曲,例下,双手护住小腹,弯曲着在地上*挛咽

鲜血和胆汁酸水一齐吐出来,他只觉满瞒又腥又酸又苦。

孟星魂整个人都似已将裂成碎片。

他忍不住,不能忍受。

他几乎己忍不住要不顾一切出手。

但他必须看着,忍受着,否则他也是死

那么叶翔为他牺牲的一切,就也变得全无代价,死也无法瞑目。

他更不忍这样做。

叶翔还在不停地*挛呕吐,老伯的拳头就像世上最毒的毒刑,令他尝到没有人尝过的重大痛苦。

老伯看着他,怒气已发泄,似已渐渐平静,只是在轻轻喘息

突然间牵机般抽缩着的叶翔又跃起。

他手里的窜铃突然暴射出十余点寒星,比流星更迅急的寒星。

他的右手已抽出一柄短剑,身子与剑似已化为体。

剑光如飞虹,在寒星中飞出,比寒星更急。

寒屋与飞虹己将老伯所有的去路都封死

这一击之威,简直没有人能够抵抗,没有人能够闪避。

孟星魂当然知道叶翔是个多么可怕的杀人者,却从未亲眼看到过。

现在他看到了。

最近他已渐渐怀疑,几乎不相信以前有那么多的人死在叶翔

现在他相信了。

叶翔这一击不但选择了最出人意外的时机,也快得令人无法想像。

最出人意外的时机,就是最正确的时机。

只要一出手,就绝不给对方留下任何退路。狠毒,准确迅速。

这就是杀人最基本的条件,也是最重要的。

这三种条件加在一起,意思就等于是“死”

最近看过叶翔的人,绝不会相信他还能发出如此可怕的一击,他似已又恢复了昔日颠峰时的状况,对孟星魂的友情,对小蝶的恋情使得他发出最后一分潜力。

这已是最后一击。

没有人能避开他这一击。没有别人,只有老伯

短剑冲天飞出,落下来时已断成两截。

叶翔的身子腾起.跌下右腕已被折断。

老伯还是站在那里,神像般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他虽然用袖子挥开十余点寒星但孟星魂还是看到有几点寒星打在他胸膛

至少有四五点。

孟星魂看得很清楚,确信绝不会看错。

他也很清楚这种暗器的威力,因为他准备用来杀老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星·蝴蝶·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