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剑》

第15节

作者:古龙

石砌的墙,墙上晒着渔网。

小蝶拉着孟星魂的手他的手已因捕鱼结网中出了老茧。

她将他的手贴在自己温暖光滑的脸上。

繁星满天,孩子已在屋里熟睡,现在正是一天中最平静恬宁的时候,也是完全属于他俩的时候。

每天到了这时候,他们都会互相依偎听彼此的呼吸,彼此的心跳,看星星升起,浪潮落下。

然后他们就会告诉自己“我活过,我现在就正活着。”

因为他们彼此都令对方的生命变得有了价值,有了意义。

今夜的星光,和前夕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人呢?

小蝶用他粗糙的手轻轻磨擦着自己的脸。

孟星魂忽然发觉她的脸渐渐潮湿。

“你在哭?”

小蝶垂下头过了很久才轻轻道“今天我从厨房出来拿柴的时候,看到你在收拾衣服。”

孟星魂的脸色苍白终于慢慢地点了点头,道“我是在收拾衣服。”

小蝶道;“你……你要走?”

孟星魂

小蝶凄然道“我早就知道你过不惯这种生活你走,我并不怨你,或是我。。我……”

她泪珠滴落,滴在孟星魂手上。

盂星魂再道“你以为我要离开你们,你以为我一定就不回来?”

小蝶道:“我不敢想,什么都不敢想。”

孟星魂道“那么我就告诉你,我一定会回来,无论什么人,无论什么事都拦不住我。”

小蝶扑入他怀里,流着泪道“那你为什么要走?”

孟星魂长长吐口气,目光遥视着远方黑暗的海洋,道“我要去找一个人。”小蝶道“找谁?”

孟星魂没有回答,过了很久,才淡淡道“你记不记得前两天我在你面前提起过一个人?”

小蝶道:“找他?”

小蝶的身子突然僵硬。

孟星魂道“我发现一提起那个人,你不但样子立刻变了,连声音都变了,而且那天晚上你直不停地在做梦,像是有个人在梦中扼住了你的喉咙。”

他叹了口气,黯然道:“到那时我才想到.那个欺负你,折磨你,几乎害你一辈子的人,就是律香川”

小蝶全身颤抖,颤声道“谁说是他?谁告诉你的?”孟星魂叹道:“用不着别人告诉我.其实我早已该想到,只有他接近你的机会最多,只有他才可以令你对他全不防备,只有他才有机会欺负你!”。

小蝶身子摇晃着,似己无法支持。

孟星魂拉过张竹椅,让她坐下来又忍不住道:“但我还是想不通你为什么不肯将这件事告诉老伯呢?你本可以让老伯对付他的。”

小蝶坐在那里,还是不停地发斜,不停地流泪,过了很久才咬着嘴chún道“你知不知道他和老伯的关系?”

孟星魂道:“知道一点。”

小蝶道“老伯所有的秘密他都几乎完全知道,老伯近年来的行动,几乎都是他在暗中策划的,老伯信任他就像我信任你一样。,

孟星魂咬着牙,道“他的确是个能令别人信任的人。”

小蝶道“那时我年纪还小,什么事都不懂,将他就看成自己的大哥一样。”

她眼泪如泉水般流下,似已完全无法控制。

“他对我也很好,直到有一天我发觉,只要对我多看了两眼的人,常常就会无缘无故失踪。”

“我又发现这些人都已死在他手里所以我就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说他这么样做全是为了我,他说那些人对我完全没有好处

“我虽然还是怀疑,却也有几分相信。他找我陪他喝酒我就陪他喝了,因为我以前也陪着他喝酒。你知道,老伯并不禁止我们喝酒。”

“等我醒来时,才发现……才发现……”

说到这虽她又已泣不成声。

孟星魂双拳紧握,道“那时你为什么不去告诉老伯?”

小蝶道“因为他威胁我假如我告发了他,他不但要杀了我,而且还要背叛老伯,将老伯所有的秘密全都告诉敌人。”

孟星魂道“所以你就害怕了?”

小蝶道“我不能不怕,因为我知道他若背叛了老伯,那样后果的确不堪设想而且他的暗器又毒又狠,老伯常说他已可算是天下数一数二以杀死老伯。”

孟星魂叹道“你认为若是替他隐瞒了这件事,他就会忍心对待老伯?”

小蝶道;“因为他告诉我,他对我是真心的,只要我对他好,他就会一心意地为我们孙家做事”

孟星魂道“你相信了他?”

小蝶道“那时我的确相信了,因为那时我还没有看清他的真面目还以为他是个人谁知他竞连畜牲都不如。”

她身子开始发抖流着洲道“老伯常说他喝酒最有节制,只有我才知道,他常常在半夜里喝得烂醉如泥而且喝醉就会无缘无故地打我,折磨我,但那时稳发觉已太迟,因为…”因为我肚里已有了他的孩子。”

她声音嘶哑断断续续地说了很久才总算将这段话说完.

说完后她就倒在椅上,似已完全崩溃。

孟星魂似乎也将崩溃。

小蝶忽又跳起来.拉住他的手道“你能不能不去找他.现在我们岂非过得很好?像他那种人老天自然会惩罚他的。’

孟星魂断然道“不行,我一定要去找他。”

小蝶嘶声道“为什么?”。“为什么?“。。”

孟星魂道“因为我若不去我他我们这辈子都要活在他的阴影里.永远都好像被他扼住脖子。”

小蝶掩面而泣,道“可是你——/

孟星魂打断了他的话道:“为了我们,我要击找他,为了老伯,我也非去找他不可。”

小蝶道“为什么?”

孟星魂道“因为你是老伯的女儿,因为老伯也放过我一次,我不能不报答他”

小蝶失声道:“你认为他们会对老伯……”

孟星魂道“我记得老伯对我说过一句话。。

小蝶道/他说了什么?”

孟星魂道“他说只凭陆漫天一个人,绝不敢背叛他,幕后必定另有主使的人。”

小蝶道“你认为主使背叛老伯的人就是律香川.。

孟星魂恨根道“他既然对你做出这种事,还有什么事做不出的?”

小蝶道“可是……可是他接近老伯的机会很多以他的暗器功夫时常都有机会暗算老伯他为什么一直没有下手呢?”

孟星魂沉吟着,道“也许他一直在等机会,不敢轻举妄动,也许他知道老伯的朋友很多.而且都对老伯很忠心,也怕别的人找他报复”

他想了想.接着又道“最重要的他背叛老伯显然是为了老伯的地位和财产所以他一直要等老伯将一切都交给他之后才会下手,所以这些年来,他…直用尽各种方法,使得老伯对他越来越信任。”

小蝶的眼泪忽然停止悲哀和痛苦忽然已变为恐惧。

孟星魂长长叹了口气。道“我只希望现在赶去还来得及。”

小蝶咬紧嘴chún,叹声道“但你一定要小心他的暗器,他的暗器实在太可怕……”

暗器巳射入了老伯背脊

自欢乐的巅峰突然跌入死亡,那种感觉很少有人能想像得到,

就算老伯都不能。

但现在他却已感觉到就算感觉到也形容不出。

忽然自高楼失足,忽然自光明跌人黑暗的无底深渊….。就连这些都没有老伯现在所体验的感觉更可怕。

因为他已看到站在他床前的赫然竟是律香川。

正是他最信任的人.他的朋友,他的儿子。

律香川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冷冷地看着他,忽然道:“我用的是七星针。”

老伯咬紧牙,已可感觉到自己的指尖冰冷.

律香川道“你常说我的七星针已可算是天下暗器第一.连唐家的毒砂和毒蒺藜都比不上,因为那两种暗器还有救七星针却没有解葯。”

他淡淡笑,慢慢地接着道:“现在我只希望你的话没有说

老伯忽然笑了,道“你几时听我说错过一句话?’

律香川道“这机会很难得,我不想错过”

老伯的呼吸已渐渐短促,道“我有什么地方亏待了你?”

律香川道“没有?”

老伯道“那么你为何如此恨我?”

律香川道“我不恨你,我只不过要你死,很多没有亏待过你的人,岂非都已死在你手上?”

他又笑了笑,道:“这些事都是我向你学来的你教得很好因为我从未忘记你说过的话,你自己却忘记了”

老伯道“我忘了什么?”

律香川道:“你常常告诉我,永远不能信任女人,这次为什么忘

老伯低下头。

凤凤还在他身下苹果般的面颊已因恐惧而发青。

老伯目中露出了杀机,道“我还说过一句话.只有死女人才是可以信任的女人。”

律香川道“现在七星针葯力还没有完全发散,我知道你还有力量杀她但你最好莫要动手。”

老伯道“为什么?”

律香川的笑容残酷邪恶,淡淡道“因为现在她肚里已可能有了你的儿子。”

老伯如被重击仰天跌下。

律香川道:“你最好就这样躺着,这样葯力可以发得慢些。’

他忽然接着道“能多活一刻总是多活一刻的好,因为你永远想不到什么时候会有奇迹出现,这也是你说过的话,是么?”

老伯道“我说过。”

律香川道“只可惜这次你又错了,这次绝不会有奇迹出现的。”老伯道绝不会?”

律香川道“绝不会因为根本没有人知道你在这里,根本没有人可能来救你你自己显然更无法救得了自已。”

老伯忽又笑了笑,道“莫忘记我还说过一句话,世上本没有‘绝对的事。”

律香川道“这次却是例外。”

老伯道“哦?”

律香川道;“这次你就算能逃走,也没有七星针的解葯,何况你根本没法子逃走。’

老伯道“绝对没法子?”

律香川道“绝对。”

老伯沉默了半响道“那么你现在就不妨告诉我几件事了”

律香川道“你问吧。”

老伯道“你是不是早已和万鹏王有了勾结?我和他之间的争战,根本就是你早巳预先安排好了的?’

律香川道/因为只有万鹏王这样的强敌才可以令你心慌意乱等你发觉朋友一个个倒下来的时候.就不能不更倚仗我,才会将秘密慢慢地告诉找.等我完全知道你的秘密之后.才能够取代你的地位。”

老伯道“你不怕万鹏王再从你这里将我的财产抢走?”

律香川道“这点你用不着担心,我当然早已有了对付他的法

他笑了笑接着又道/也许你不久就可以在地下看到他,那时候,你们说不定反而会变成朋友。”

老伯叹了口气,道“那次我要你到大方客栈去杀韩棠你当然早已知道韩棠死了。”

律香川笑道“我怎么会不知道,若没有我,屠大鹏他们怎会知道韩棠是你的死党,怎能找得到韩棠?”

老伯道“这样说来,冯浩当然也早已被你收买t”

律香川道“他的价钱并不太高!”

老伯道“你的老婆呢?”

律香川道“她只不过是为我替罪的一只羔羊而已,我故意要她养鸽子故意要冯浩将鸽子带给你看,故意让你怀疑她。”

老伯沉默了半响,道“孙剑的死当然也是你安排的!”

律香川淡淡道“这句话你根本就不该问。”

老伯咬狡牙,又道“陆漫天呢?”

律香川道“他本不必死的,只可惜他太低估了孟星魂。”

他又笑笑接着道“决不要低估你的对手,这句话也是你说的他忘了所以不得不死”

老伯忽然也奖了笑,道“你好像也忘了我说的一句话。”

律香川道“哦?”

老伯道“我说道天下没有绝对的事,你却一定要说我绝对没法逃走。”

律香川脸色变了变,道“你有什么法子?”

老伯微笑着,道“我只希望你相信一件事,那就是我的话绝对没有说错的!”

他的笑容忽又变得很可怕。

律香川的瞳孔忽然缩小,冷冷道“也许我现在就该杀了你!”

老伯微笑道“现在已太迟了”

他的人忽然从床上落了下去,忽然不见了。

凤凤也跟着落了下去,跟着不见了.

“夺,夺,夺”一连串急响,十数点寒光打在床上。

但床上却已没有人。

“断不要将你所知道的全部都教给别人,因为他学全了之后就说不定会用来反击你,所以你至少也该留下最后一着。”

“这一着往往会是最必要的时候救你的命”

这当然也是老伯说过的话,但律香川并没忘记。

老伯说的每句话都牢记在心,因为他深知这些话每句都是从无数次痛苦经验中得来的教训。

只可惜他始终不知道老伯留下的最后一着是什么。

他做事不但沉着谨慎,而且考虑周密多年前他就已有了这计划直倒认为绝对有把握时才动手这其间他已不知将这计划重新考虑过多少次,每一种可能发生的情况他都会仔细想过。

他确信老伯在这种情况下绝无逃走的可能。

在此之前,他当然也曾到老伯这寝室中来过,将这屋子里每样东西都详细检查过一遍,尤其这张床。

“在床上杀老伯。”

这本是他计划中最主要的一部分,因为他知道只有在老伯身天寸缕,手无寸铁的时候下手,才有成功的机会。直到前两天,他还将这张床彻底检查过一次。

在关外长大的人都习惯睡硬炕老伯也不例外,所以这是张很硬的木板床,也是张很普通的木板床。

床上绝没有任何机关消息。

他并不是没有提防老伯会从床上逃走。

直到老伯中了暗器之后,他也没有松驰,一直都在密切注意着老伯的行动。

老伯根本没有动

床上既没有机关消息,老伯也没有任何动作他怎么可能逃走呢?t

律香川想不通。

他不但惊惶,而且愤怒愤怒得全身发抖。

他愤怒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他恨自已为什么会让这种事发生,为什么会如此愚蠢疏忽。

床上的薄被也不见了,本板很厚,很结实,就跟这间屋子的门

律香川也曾将这种木料仔细研究过,而且曾经在暗中找来很多这种门板的木料,铸成和这屋子相同的门,自己他偷地练习过很多次,直到他确定自己可以一举破门而入时才罢手。

甚至在此看来,这张床,还是很普通的一张床。

他还是找不出任何机关消息。

但老伯明明已逃走了。

律香川双拳紧握,突然出手。

“砰”床上的本板也和门一样,被他一举打得片片碎裂。

他终于发觉了床下的秘道。

他几乎立刻就要跳下去。

但他虽然紧张惊怒,却还是没有失去理智,行动之前还是很谨慎小心,没有将情况观察清楚之前,绝不出手。

他已疏忽了一次,绝不能再有一次。

地道下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

律香川什么都看不到,却听到了一种很奇怪的声音。

是流水声。

老伯寝室的地下竞有条秘密的河流。

律香川移过灯火,才看出这条河流很窄而弯曲,却看不出水有多深,也不知通向哪里。

两旁是坚固的石壁,左边的石壁上,有个巨大的铁环,挂着很粗的铁链,石壁上长着青苔铁环也已生锈,显见老伯在建造这屋子之前,被己先掘好了这河流。

河上既没有船,也没有人。

但律香川却已知道,这下面本来一定有条船,船上一定有人.

不但有人,且终年都有人,时时刻刻都有人。

这人随时随刻都在守候着,等待着老伯的消息。

他们之间当然有种极特别极秘密的方法来通消息。

老伯也许永远都没有消息,也许永远都用不着这条秘路和这个人。但是他必须要有准备,以防万一,“每个人都一定要为自已准备好一条最后的退路,你也许永远都不会走到那一步但你必须要先有准备。”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会走到那一步,那种情况就像是抽筋,随时随刻都会来的,让你根本没有防备的机会。”

律香川不由自主又想起了老伯的话。他紧咬着牙,牙齿已在流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星·蝴蝶·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