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剑》

第17节

作者:古龙

律香川道“老伯虽不重视人命,但也绝不会让自己的属下白白去送死。”

屠大鹏道“难道你认为他很有把握?”

律香川道“老伯绝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屠大鹏道“那么依你看”

律香川道:“依我看除了这七十个人之外,他必定还在暗中另外安排了一批人,这批人才是他真正攻击的主力。”

屠大朋道:“这七十个人呢?”

律香川道:“这七十个人的确是老伯准备拿去牺牲的,但却不是白白的牺牲,他耍这些人自正面抢攻,为的不过是转移万鹏王的注意力,他才好率领另外那批人自后山进攻,让万鹏王背腹受敌。”

屠大鹏道:“你认为他用的是声东击西计?’

律香川道“那本是老伯的拿手好戏。”

屠大鹏沉吟着,道“也许他只不过是情急拼命,所以孤注一掷。”

律香川道“绝没有人比接更了解老伯,我的看法绝不会错,何况他并没有到拼命的时候他留下的赌本比你我想像中多得多。”

屠大鹏道“但是你也并不知道他准备的另外一批人在哪里?”

律香川道“就因为我不知道,所以才要等到初八。”

屠大鹏道:“我还是不太懂。”

律香川道“老伯当然早和那批人约好了在初七正午时出手!’

屠大鹏道:“当然。。

律香川道:但老伯的死讯除了我你之外,并没有别的人知道,那批人当然也不知道。”

屠大鹏道:“不错。,

律香川道:“他们既不知道这里发生的变化,到了初七那一天的正午,当然一定会依约出手。”

屠大朋眼睛渐渐亮了,道“不错”律香川道:“但那时已没人接应他们,他们若自后山跃人飞腮堡,岂非正如自已往油锅里跳。”

屠大鹏展颜笑道“也许往油锅里跳还舒服些,至少能死得快

律香川道“这批人显然已是老伯最后一般力量,这批人死,老伯的力量才真正全部瓦解。”

屠大鹏笑道“这批人一死,你就更可以稳坐钓鱼台,高枕无忧

律香川笑了笑,道“这对你,也并非没有好处。”

屠大朋道;“这批人既然是老伯攻击的主力,自然不会是弱

律香川道“所以万鹏王就算能将他们全部消灭,自己想必也难免元气大伤。”

屠大鹏道“伤得一定不轻。”

律香川喃喃道/现在在飞鹏堡里守卫的大多是万鹏王的死党,他们的元气伤得越重,你下手岂非越容易?”

屠大鹏抚掌笑道“我现在才发现你最大的长处,就是无论做什么都从不只替自已着想,你若有肉吃,我一定也有。”

律香川微笑道;“一个若只顾着自己吃肉的人,往往连骨头都啃不到。”

屠大鹏道”今天是初五,距离初八也只有三天了。”

律香川道“三天并不长。。

屠大鹏笑道:“我连三年都等过去了,为什么不能再等三天?’

云淡星稀,夜已将尽。

律香川坐在马上,望着前面笔直的道路。

路很长但他毕竟已快到目的地

前面的土地宽广辽阔甚至在这里已可闻到花香气。

一个人独自走过这么长的一条路.并不容易。

律香川叹了口气:“一个人在得意的时候,为什么也总是会叹气呢?’

他忽然看到一辆马车从路旁的树林中种出来,拦在路中间。

车窗里伸出了一只手。

一只非常美的手,手指纤长。

律香川勒住了马,静静地看着这只手,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他认得这只手。

这只手若是伸了出来就很少会空着收回。

“拿来”

这两个字通常都不大好听,很少有人愿意听到别人对自己说这两个宇,但这声音实在太柔,甚至在说这两个字的时候都很悦耳

律香川道“你要什么?”

车厢中人道“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

律香川道“你不该到这里来要的。”

车厢中人道“我本来一直在等你的消息你没有消息。”

律香川

车厢中人说道:“但没有消息,往往就是好消息。”

律香川笑了突然下马.拉开车门走上去,

车厢中斜俺着一个人,明亮的眼睛,纤细的腰肢,谁也看不出她的年纪,在这种愿朦胧光线中,她依然美得可以令人呼吸停顿。

高老大。

一年不见,她居然反而像是年轻了些。

律香川看着她发亮的眼睛,微笑道“你又喝了酒?”

高老大道:“你认为我喝了酒才敢来?”

律香川道“酒可以壮人的胆。”

高老大道:“不喝酒我也会来,无论谁只要答应过我的,就一定要给我。”

律香川道“我答应过什么?”

高老大道“你答应过我,只要老伯一死,就将快活林的地契给我。”

律香川道:“你那么想要这张地契?”

高老大道“当然否则我怎么肯用一棵活的摇钱树来换?”

律香川道:“你说得很坦白。”

高老大道“一向坦白。”

律香川道“但你跟别人说话时,好像并不是这样子。”

高老大道“什么样子?”

律香川道“别人都说你很会笑,笑得很甜。”

高老大道“谈生意的时候从来不笑。”

律香川道“你跟我只有生意可谈?为什么不能谈谈别的?”

高老大道/因为你本就是个生意人。”

律香川道“生意人也有很多种。”

高老大道“你就是只能谈生意的那一种。”律剧u

高老大道;“我不怕你不给我。。

律香川道“你有把握?”

高老大道“若没有把握,我就不会来了。”

律香川道“你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方?”

商老大道“本来是老伯的,现在是你的。”

律香川道“你不怕我杀了你?”

高老大道:“你为何不试试看?”

她一直斜倚在那里,连姿态都没有改变过。

律香川瞪着她,她也瞪着律香川。

两个人的脸上连一点表情都没有。

马车却已在往前走,往老伯的花园里走。

律香川道“你要跟我回去?”

高老大道“我已跟定了你了,不拿到那张地契,你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律香川忽然笑了笑,道“看来你真的一点也不怕我。”

商老大道“但也没有占便宜.占便宜的是你。”她冷冷地接着道“我牺牲了孟星魂,牺牲了凤凤,只不过换来一张地契,你呢?”

律香川忽然大笑、

高老大忍不住问道;“你笑什么?”

律香川道“你知道我笑的是什么。”

车马己驶入花园,停下。

律香川开车门走出去,道“跟我来,我带你去看样东西。,

他穿过菊花丛中的小径,走向老伯的屋子。

高老大跟着他,

门上的锁在曙色中闪着光,律香川开了锁,穿过小厅,走人老伯的卧房,那张碑裂的木板床还是老样子,桌上的灯却己熄了。

用不着灯光,甚至用不着回头击着他也可以想像出高老大面上的表情。

过了很久.高老大才长长吸了曰气,道:“这是什么意思?”

律香川道“这意思就是老伯并没有死。”

高老大道:“他……已经往地下道逃走了?”

律香川点点头、

高老大道“你没有追?”

律香川摇摇头。高老大道:“为什么不追?’

律香川谈淡道“因为我知道追不到。”

高老大脸色变了。

现在她才明白律香川刚才为什么笑,老伯没有死,她就没有地契。

她牺牲了孟星魂牺牲了凤凤,却连一张白纸都得不到。

律香川慢慢地回过头,凝视着她.忽然道:“老伯虽然走了,地契却没有走,你还有希望,只要你用一样东西来换,还是可以将地契带走。”

高老大道:“你要我用什么换?”

律香川道“你。”

高老大深深吸了口气:“你认为我值得?”

律香川笑了笑,道:“你说过我是生意人,真正的生意人,真正的生意人从不做蚀本生意。”

他眼睛在高老大身上移动,最后停留在她胸膛上。

高老大突然笑了。

律香川道“你笑什么t”

高老大道“笑你……你知不知道有人用两斤猪肉就买到过我?”

律香川道“那没关系,女人的价钱本来就随时可以改变的”

高老大媚笑道:“不错,无论谁若肯特地契给我,我都立刻就会陪他上床,可是你……”

她忽然沉下脸,冷冷接道:“只有你不行,你就算将这里所有的切给我也不行”

律香川道“为什么?”

高老大道:“因为你让我觉得恶心。”

律香川脸色忽然变了。

很少有人看到他脸上变色,也很少有人令他脸上变色。

高老大看着他,冷冷道“我可以跟恶心的人谈生意,却绝不肯跟恶心的人睡觉。”

律香川忽然冲过去,一把撕开了她的衣襟。

他好像忽然变了个人。

平日那冷静沉着的律香川已不见了怒火使他酒意上涌他好像忽然变成了只野兽』

也许他本来就是野兽

高老大还是没有动,还是冷冷地看着他,在细微的晨光中,她的雪白胸膛,看来更觉柔软丰满。

律香川眼睛里已布满红丝,忽然挥拳打在她柔教的胸膛和小腥上。

她倒下。

他还是不停地打就好像在打孙蝶时一样,渐渐已分不清楚打的究竟是孙蝶?还是高老大?

他打得疯狂,但却打得不重。

高老大居然没有闪避。

开始时她咬紧牙,咬得很紧,然后汗珠渐渐流下,鼻翼渐渐翕张。。“忽然发出了一声奇异的呻吟。

高老大慢慢地站起来,看着律香川。

她已又冷静如石像,看着律香川的时候,眼睛里还充满了轻蔑不屑之意,冷冷道“你完了么?”

律香川在微笑

高老大道:“你是不是觉得很得意,可是我,我只觉得恶心恶心得要命。”

她慢慢地转过身“现在我要走了,你只有想着我,想着这一次的快乐但以后我永远也不会来了,我就是要你想,想得要死。”

律香川道“你还会来购,很快就会再来。”

高老大冷笑道“你以为我喜欢你?”

律香川微笑道:不错,因为体知道我会揍你,只有我会揍你,你喜欢被人揍。”

他淡淡地接着道,“这些年来,你想必已很难找到一个揍你的人,因为别人将你看得太高,太尊贵,却不知你只有挨揍才会觉得满足。”

高老大的手忽然握紧,指甲已刺人肉里。

律香川道“你杀了他,并不是因为恨他,而是因为恨自己恨自已为什么总是忘不了一个卖肉的!为什么一想到那次的事就会兴奋。”

他微笑着,接着道:“但你以后可以放心了,因为我喜欢揍人,无论你什么时候来,我都会狠狠地揍你一顿,我现在才知道,你以前那么样对我,为的就是想要我揍你。”

高老大突然转过身,挥手向他脸上掴了过去。

律香川捉住她的手,用力将她的手臂向后扭,道:“你是不是还想要我揍你?”

高老大的手已被扭到背后,面上露出了痛苦之色,但一只冰冷的眸子却已变为兴奋炽烈,像是一股火在身子里燃烧。

律香川笑道“也许我们才是天生一对,你喜欢挨揍,我喜欢揍人。”

他忽然用力推开她,淡谈道“但今天我已够了,你还想挨揍,也只好等到下一次。”

高老大恨恨地说,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你”

律香川悠然道:“我知道你恨我,因为我太了解你是哪种人,但你绝不会杀我的,因为也只有我才知道你真正要的是什么?”

他挥了挥手,道:“现在你可以走了。”

高老大没有走,反而坐了下来。

女人就像是核桃,每个女人外面都有层硬壳,你若能一下将她的硬壳击碎,她就绝不会走了,赶也赶不走的。

律香川道“你为什么还不走?”

高老大忽然也笑了,道“因为我知道你根本不想要我走。”

律香川道“哦?”

高老大道“因为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星·蝴蝶·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