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剑》

第21节

作者:古龙

井水很清凉。

凤凤慢慢地啜着一杯水幽幽道:“假如我们真的能在这里安安静静过一辈子,倒也不错。”

老伯道“你愿意?”

凤凤点点头忽又长叹道“只可惜我们绝对设法子在这里安安静静地过下去”

老伯道“为什么?”

凤凤道“因为他们迟早总会找到这里来。”

老伯道“他们?”

凤凤道“他们并不一定就是你的仇人,也许是你的朋友。

老伯道“我已经没有朋友。”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还是连一点表情都没有就像是在叙述着一件极明显、极简单、而且与他完全无关系的事实。

风风道“谁也不知道自己究竞有没有朋友?真正的朋友平时是看不出来的但等你到了患难危急时,他说不定就会忽然出现

她说的不错。

真正的朋友就和真正的仇敌一样,平时的确不容易看得出。

他们往往是你乎时绝对意料不到的人。

老伯忽然想到律香川。

他就从未想到过律香川会是他的仇敌,会出卖他。

现在他也想不出究竟谁是他真正可以同生死,共患难的朋友。

老伯看着自己的手,缓缓道:就算我还有朋友,也绝对找不到这里来。”

凤凤道,绝对找不到?”

老伯道“嗯。”

凤凤眼波流动,道6我记得你以前说过,天下本没有绝对’的事。”

老伯道“我说过。”

凤凤道:“你说过,我还记得你刚说过这句话没多久,我就从床上掉了下去,当时我那种感觉就好像忽然裂开了似的。”

老伯凝视着她,道“你是不是没有想到?”

凤风道“我的确没有想到因为律香川已向我保证过你绝对逃不了的,否则我也不会答应他来做这件事了?”

她直视着老伯,目中并没有羞愧之色,接着道“你现在当然已经知道,我也是被他们买通了来害你的,因为我以前本是个有价钱的人,只要你能出得起价钱无论要我做什么事都行。”

老伯道,你从没有因此觉得难受过?”

凤凤道:“我为什么耍难受,这世界大多数人岂非都是有价钱么?只不过价钱有高有低而已』”

老伯忽然笑了笑,道:你又错了,这世上也有你无论花多大代价都买不到的人。”

凤凤道:“臀如说“。”那姓马的?”

老伯道“譬如说孙巨。”

凤凤道:“孙巨?……是不是那个瞎了眼的巨人?”

老伯道:“是。”

凤凤道:“他是不是为你做了很多事?’

老伯又道:“他为我做了些什么事,绝不是你们能想到的.’

凤风道:“他在那个地道下己等了你很久?”

老伯道:“十三年一个人孤单单地在黑暗中生活十三中,那种滋昧也绝不是任何人所能想得到的。”

他目中第一次露出哀痛感激之色,缓缓接着道“他本来也跟你一样,有双狠明亮的眼睛,你若也在黑暗中耽了十三年,你的眼圈也会瞎得跟蝙蝠一样。。

风凤忍不住打了个寒噤,道如果要我那么做我宁可死。。

老伯黯然道,“世上的确有很多事都比死困难得多,痛苦得多!”

凤风道:’他为什么要忍受着那种痛苦呢7”

老伯道“因为我要他那样做的。”

凤凤动容道“就这么简单?”

老伯道:就就这么简单i”

他嘴里说出“简单”这两个宇的时候目中的痛苦之色更深。

凤凤长长吐出口气,道“但我还是不懂,他怎么能及时将你救出去的?”

老伯道:莫忘记瞎子的耳朵总比普通人灵敏得多。”

凤凤动容通“他一直在听?”

老伯道“一直在听,直在等”

凤凤的脸忽然红了,道:“……那么……那么他岂非也听见了我们。”。”

老伯点点头。

凤凤的脸更红了,道:“你……你为什么连那种事都不怕被他听见?”

老伯沉默了很久,终于道:“因为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在我这样的年纪还会有那种事发生。”

凤凤垂下头。

老伯又凝视着她,缓缓道:“这十余年来,你是我第一个女人。·

凤凤忽然握住了他的手握得很紧。

老伯的手依然瘦削而有力。

你握着他的手时,只觉得他还是很年轻的人.

老伯道“你是不是已在后悔?”

凤凤道绝不后悔,因为我若没有傲这仟事,就不会认得你这么样的人。”

老伯道“我是个怎么样的人?’

凤凤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著还有人要我害你,无论出多少价钱我都不会答应。”

老伯凝视着她,很久很久,忽然长长叹息了声,喃喃道:“我已是个老人,一个人在晚年时还能遇到像你这样的女孩子;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有谁能回答这问题?

谁也不能

凤凤的手握得更紧,身子却在发抖。

老伯道“你害怕?怕什么?”

凤凤颤声道“你应该也听见马方中说的话到了前面,就有人接替他了”

凤风道:“我所见了,那个接替他的人叫方老二。”老伯道不错。”

凤风道:“但方老二对你是不是也会像他们一样忠诚呢?这世上肯为你死的人真有那么多?”

老伯道“有。”

凤风道“但你却很放心?”

老伯道:“我的确很放心。”

凤凤道:“为什么?”

老伯道“因为忠实的朋友就不用太多,有时只要一个就已足够。”

凤风忽然抱住他,柔声道“我不想做你的朋友只想做你的妻子无论在这里还是在外面,无论你将来变成什么样子,我都是你的妻子,永远都不会变的。”

一个孤独的老人一个末路的英雄,在他垂暮的晚年中,还能遇着一个像凤凤这样的女孩子。

他除了抱紧她之外,还能做什么呢?

方老二赶车,孙巨坐在他身旁。

方老二是个短小精捍的人,也是个非常俊秀的车夫,当他全神贯注在赶车的时候,世上决没有第二辆马车能追得上他。

但现在他并没有全神贯注在车上。

他的脖子闪烁不定,显然有很多心事。

孙巨忽然道“你在想心事?”

方老二道“你怎么知道的?”

他显然吃一惊,因为这句话已无异承认了孙巨的话。

但瞬息之后他脸上就露出讥谓之色,冷笑道“你难道还能看得出来?”

孙巨冷冷道“我看不出,但却感觉得出,有些事本就不必用眼睛看的。”

方老二盯着他看了半天,看到他脸上那条钢铁般横起的肌肉时,方老二的态度就软了下来。

一个人若连股上的肌肉都像钢铁,他的拳头多硬就可想而知。

方老二四了一口气,苦笑道“我的确是在想心事,有时我真怀疑瞎子是不是总比不瞎的人聪明些。”

孙巨道“不是,但我却知道你在想什么。”方老二道:“你想想我们何必辛辛苦苦地赶着辆空车子亡命飞奔,为什么不找个地方歇下来,舒

方老二目光闪动又在盯着他的脸,像是想从这张脸上,看出这个人的心里真正想的是什么,然而他看不出。

所以他只有试试,问道“看来你酒量一定不错?”

孙巨道“以前的确不错。”

方老二道“以前,你难道已有很多年没有喝过酒了?”

孙巨道:“很多年现在我几乎已连酒是什么味道都忘记了?”

方老二道“你难道从来不想喝?”

孙巨道:“谁说我不想我天天都在想。”

方老二笑了悄悄笑道“我知道前面有个地方的酒很不错,不但有酒,还有女人。…’。

孙巨没有说话,但脸上却因出了种很奇特的表情,像是在笑,又不太像。

也许只因为他根本已忘记了怎么样笑的。

方老二立刻接着道:“只要你身上带着银子,随便要哪些女人。干什么都行。”

孙巨道五百百两银够不够?”

方老二的眼睛已眯成条线道“太够了身上带着五百两银子的人如果还不赶快去享受享受,简直是傻瓜。”

孙巨还在犹疑着,道“这辆马车。…/

方老二立刻打断了他的话,道:“我们管这辆马车干什么,只要你愿意,我也愿意,我们随便干什么都没有人管,根本就没有人知道。”

他接着又道“你若嫌这辆马车我们就可把它卖了。至少还可卖个百把两银子,那已够我们舒舒服服地在那里享受两个月了。”

孙巨沉醉道“两个月以后呢?”

方老二拍了拍他的肩,道:“做人就要及时行乐你何必想得太多,想得太多的人也是傻瓜。”

孙巨又沉吟了半晌,终于下了个决定,道“好,去就去,只不

方老三道“只不过怎么样?”

孙巨道“我们绝不能将这辆马车卖出去。”

方老二道:难道怕别人来找我们算帐?”

方老二脸色变了变道:“那么你的意思是……”

孙巨道“我们无论是将马车卖出去,还是自己留着,别人都有线索来找我们,但我们i若貉这辆李和两匹马全部彻底毁了,还有谁能找到我们?”

他拍了拍身上一条又宽又厚的皮带,又道“至于银子,你大可放心,我别的都没有,就是有点银子。

方老二眉开眼笑,道:好,我听你的,你怎么样办,咱们就怎么样办。”

孙巨道“现在距离天黑还有多久?”

方老二道:“快了。”

孙巨道“我记得这附近有好几个湖泊。”

方老二道不错你以前到这里来过!”

方老二路马车停在湖边。

夜已深,就算在白天,这里也少有人迹。

孙巨道“这里有没有石头?”

方老二道“当然有。”

孙巨道“好找几个最大的石头,装到这马车里去。”

这件事并不困难。

方老二道接好了之后呢?”

劲巨道“把车子推到湖里去。”扑通”一声,车子沉入了湖水中。

孙巨突然

两匹健马连嘶声都未发出,就像个醉汉战软软地倒了下去。

方老二看得眼睛都直了.半天透不出气来。

只见刀光闪,孙巨已自靴筒里抽出了柄解腕尖刀左手拉起了马匹,右手一刀跺了下去。

他动作并不太快但却极准确极有效。

两匹马霎然间就被他分成了八块,风中立刻充满了血腥气。

方老二已忍不住在呕吐。

孙巨冷冷道“你吐了么?”

方老二喘息着,你现在吐的已是苦水。

孙巨道:“你若吐完了就赶快挖开个大洞,将这两匹马和你吐的东西全部埋起来。”

方老二喘息着道“为什么不索性绑块大石头沉到湖里去为什么还要费这些事?”

孙巨道“因为这么样做更干净”

他做得的确干净干净而彻底。

马尸泡在湖水中,总有腐烂的时候,腐烂后说不定就会浮起来。说不定就会被人发觉。

那种可能也并不太大,但就算只有万一的可能,也不如完全没有可能的好。

方老二叹了曰气,苦笑道“想不到你这样大的一个人,做事却这么小心。”

孙巨道:“我不能不特别小心。”

方老二道“为什么?”

孙巨道;“因为我己答应过老伯,绝不让任何人追到我的。”

他脸上又露出了那种很奇特的表情,缓缓地接着道:“只要我答应过他的事,无论如何都一定要做到。”

方老二忍不住地道;“你还答应过他什么?”

孙巨一字字道:“我还答应过他只要我发现你有一点不忠实,我就要你的命”

方老二脸色立刻惨变.一步步往后退,阿声道:“我“…’我只不过是说着玩玩的,其实我…。/

孙巨打断了他的话,冷冷道“也许你的确只不过是说着玩的,但我却不能冒这个险,我绝不能给你一点机会加害老伯。。

方老二已退出七八步满头冷汗如雨,突然转身飞奔而出。

他逃得不慢,但孙巨手里的刀更快。

刀光一闻,方老二人已被活生生钉在树上,手足四肢立刻抽紧,就像是个假人般*挛扭曲了起来。

那凄厉的呼声在静夜中听来就像是马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星·蝴蝶·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