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剑》

第26节

作者:古龙

现在凤凤距离这门至少有三丈。

她腿上的功夫虽不弱但从马家村到这里来的一段路也并不

何况男人的衣服穿在女人身上总难免会有点拖施抗拉的。

盂星魂算准自己一定可以在她到达那门之前,先赶过去。

他算错了。

因为他算的只是自己这一份力量,却忘了估计别的。

他掠过花丛,脚尖点地再掠起。

就在这时脚下的土地忽然裂开,露出个洞穴。

四个人并排躺在那里,手里的匣弩同时向上抬,弩箭就暴雨般

向盂星魂射了过去。

盂星魂也不知道避过多少次比这些箭更狠毒,更意外的暗器

他闪避暗器的动作伙而准确。

但这次避暗器的动作却不够快。

因为他的全心全意都已放在凤凤身上。

他身上掠过最后一排菊花时,淡黄的菊花上就多了串鲜红的血珠。

校至已可感觉到尖锐的箭在磨擦着他的骨胳。

可是他并没有停下来。

他不能停。

现在正是决定生死的一刹那,只要他一停,就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因此而死

凤凤的黑发就在他前面飞舞着。但在他眼中看来却仿佛忽然变得很遥远。

腿上刺着的痛苦,不但影响了他的判断力也影响了他的速

痛苦也正如其它许多事一样有它完全相反的两面有时其能令人极端清醒有时它却能令人晕眩。

孟星魂只觉得这刺痈似已突然传入骨髓,全身的肌肉立刻失去控制。

他知道自己再也无法支持,但他却还是用出最后一分力量,向她扑过去中指指节起挥拳直击她腰下气血海穴。

这是致命的死穴一击就足以致命。

他挥拳击出后,痛苦已刺入脑海像针尖般刺了进去。

接着就是阵绝望的麻痹。

在这一瞬间他还能感觉到自已凸起的指节,触及了一个温暖的肉体。

他想将全身力量都集中在这一节手指上,但这时他已晕了过

满天星光如梦微风轻拂着海水。

他们手牵着手,漫步在星空下的海岸上,远处隐隐有渔歌传来,凄婉而悦耳。

他将她拉到身旁轻吻着她被风欧乱的发丝她眼中的情丝深远如海……

孟星魂忽然张开眼,所有的美梦立刻破灭了。

没有星光,没有海也没有他在梦中都无法忘记的人

他是伏在刚才倒下去的地方,腿上痛楚反似比刚才更剧烈.

“我并没有死。”

这是他想到的第一件事。

可是这件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凤凤是否还活着?

他绝不能让她活着说出老伯的秘密。

有人在笑。

孟星魂接扎着抬起头,就看到律香川的眼睛。

律香川的眼睛里发着光但笑的并不是他1

笑的是凤凤。

她笑得好开心好得意。

孟星魂全身突然僵硬,就好像突然被满池寒冰冻住连痛苦都已麻痹。

凤凤走过来,看着他,连目中都充满了笑意。无论谁都不能不承认她是个非常美的女孩子。

有毒的罂栗岂非也很美丽?

盂星魂舔了舔干燥的嘴chún,哑声道:“你。“☆你说出来了?”

凤凤笑声中带种可怕的讥消之意,显然觉得他这句话问得实在多余

她笑得就像是刚从粪坑出来的母狗吃吃地笑着道:“我当然说出来了你以为我是来于什么的?小媳妇回门来替女婿说好话么?”

孟星魂看着她只觉得全身都已软瘫连愤怒的力气都已消蚀。

凤凤道“你想不到会在这里见着我,是不是?你想不到那老头子会让我走的,是不是?”她大笑.又道“我告诉你我虽没有别的本事但从十三岁的时候,就已学会怎么去骗老头子了干我们这行的若吃不住老头予,还能够吃谁?

孟星魂在看着听着。

凤凤媚笑道“其实你也不能怪我,我还年轻,总不能将终生交托给那个老头子,他不但快死,面且死了后连一文都不会留下给我。”

孟星魂突然转过身,转向律香川。

他神情忽然变得出奇地平静,缓缓道“你过来。”

律香川道“你有话对我说?”

孟星魂道“你听不听?”

律香川笑了笑,道“有些人说的话,总是值得听的,你就是那种人。”

他果然走了过来。但目中的警戒之色却并未消除。

虎豹就算已经落入陷阱还样可以伤人的。

律香川走到七尺外就停下,道:“现在无论你说什么,我都可以听得清楚了。”

孟星魂道“我想问你要样东西。”

律香川道“要什么?”

盂星魂道:“这女人,我要你把她交给我。”

律香川又笑了,道“你看上了她?”

盂星魂道“我想要她的命。”

律香川没有笑,凤凤却笑了。

她好像突然听到了天下最滑稽的事,笑得弓下了腰,指着盂星魂笑道“我本来以为他这人还不太笨,谁知道他却是个呆子,而且还有疯病。”

她又指着律香川,道“他怎么会把我交给你呢t你凭什么要我的命?你以为自已是什么人?”

律香川等她说完了,笑完了,突然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将她拉到盂星魂面前,淡淡道“你要的是不是这个女人?”盂星魂道“是”

律香川慢慢地点了点头,目光移向凤风的脸。

风风目中口出恐惧之色,勉强笑道“你当然不会把我交给他的。是不是?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事,又为你找出了那姓孙的。…/

律香川脸上全无表情,冷酷道:“但这些事你全都已做完了,是不是?”

风风脸色已发白,颤声道:“以后我还可以为你做别的事,无论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律香川伸手轻抚她的脸,手掌馒慢地滑下,突然一把撕开她的衣襟。

独完美的胴体立刻暴露在日光下。

律香川却连看都没看服。

他看着孟星魂,微笑道:“我知道你见过很多女人。”

孟星魂道“我见过。”

律香川道“你看这女人怎么样?”

孟星瑰道:“还不错。”

律香川道“我为什么要平白将这么样一个女人交给你,我自已难道不能享用她?”

孟星魂道:“你能,但你也有不能做的事。”

律香川道“哦。”

孟星魂道“现在你己知道老伯在哪里。”

律香川道“女人总比较细心些,她已说得够清楚。”

孟星魂道“我知道你一定能找到老伯,但你是不是能到那井底的秘室中去?”

律香川道“不能…”现在还不能。,

没有必要时,他从不说谎,所以他说的谎才特别有效。

孟星

律香川道“没有人。”

他忽又笑了笑,道“但我可以将那口并封死,将他闷死在井底。”

孟星魂道“你能等那么久?”

律香川沉吟着,道“也许能”…’我耐性一向不错。”

孟星魂道:“你怎知他一定会被闷死?”

律香川凝视着他,过了很久,才一字一宇道:“你是说,你可以到井底去为我杀他?”

孟星魂闭上服脯,缓缓道“只要你将这女人交给我,我就替你去杀他。”

她闭上眼睛,眼泪已夺眶而出。

没有人想像他此刻心情之恐惧与痛苦,没有人能想到他会这么做。

可是他不能不这么傲。

律香川眼睛里已发出了光,盯着他,道:“我又怎知你说的话是否算数?”凤凤一直在旁边听着,身子开始发抖,突然嘶声道:不要听他的话,他绝不会杀老伯,这一定又是他的诡计。”

律香川突然反手一巴掌捆在她脸上。

她苍白的股立刻红肿,鲜血沿着嘴角倘落,被打落的牙齿却已吞下肚里。

她全身*挛,已无法控制自已咽喉的肌肉。孟星魂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冷玲道:我说的话从没有人怀疑过。”

律香川道“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孟星魂道“因为我非做不可”

律香川道:“没有人逼她去杀他,也没有人能逼你去杀他!”

孟星魂咳紧牙关,道“他既是非死不可,谁杀死他岂非都一样?”

律香川道“与其让别人去杀他,倒不如由你去杀他,与其慢漫地死,困不如死得快些,因为等死比死更痛苦。”

孟星魂道:“不错。”

律香川忽然长长吐出口气,道:“我现在总算已明白你的意思

盂星魂道“只明白没有用。”

律香川微笑道:“你以为我会不答应?”

凤凤还在抹着嘴角的血,身子突然跃起,飞起两腿剔向律香川的胸膛。

律香川连眼角都没有看她,但手掌已切在她足踝上。

她立刻就凭空跌在地上,完美而绢秀的足踝已弓曲,就像是一个恶作剧的孩子扭断了玩偶的脚。

律香川还是没有看她,淡淡道;她已经完全是你的,你若没有特别的法子对付她,我倒可以给你几个很好的建议。”

风凤看着自己弓曲折断的足踝,泪流满面,咬着牙道:“你这个畜牲,你不是人,不得好死的,我以后怎么把你当做人。”

盂星魂已挣扎着战起,冷冷地看着她等她骂完,才冷冷道“你只后悔认错了他?你自己做的事呢?”风风硬声道我做了什么?……我有什么好后悔的?”

孟星魂道:“你没有?”风风流着泪道“我是个女人,每个女人都有权选择自己喜欢的男人,我为什么没有?你凭什么一定要我将终身交给那半死的老头子?”

她瞪着孟星魂,大声道:“若有人要你一生去陪个半死的老太婆,你会怎么样?”

盂星魂的眼角又开始跳动,但目中的仇恨与杀气却已少了。

凤凤挣扎着爬超,又跌倒,嘶声道“你说,我做错了什么?你若是个人,就应该为我说句公道话。”

盂星魂握紧双拳,道“这件事一开始你就不应该做的。”

凤凤道“你以为我喜欢做,喜欢来路一个可以做我祖父的老头子睡觉?”

盂星魂道“你为什么要做?”,

凤凤道:“我有什么法子,十岁的时候我就已经卖给高老大,她就算要我去陪条狗睡觉.我也没法子反抗的。”

孟星魂道“可是你…中。

风凤大声打断了他的话,道:“你难道没有为高老大杀过人你难道没有为她做过违背自已良心助事?不错,我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可是你呢?你又能比我强多少?”

她突然伏倒在地,失声痛哭,道“爹爹,娘—你们为什么要生下我,为什么要把我送进火坑,我也是十月怀胎出来的,为什么要比别人命苫?”、

盂星魂脸色苍白,目中已露出痛苦之色。

他忽然觉得她说的话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她也是人,也有权活着,有权选择自己所爱的人,跟这人渡过一生,生目己的孩子,再将他们养育成人。

这中是人的基本权利。

没有人能剥夺她这种权利。

她虽然出卖了老伯,但是她自己的一生,岂非也同样被人出

盂星魂忽然发觉她也有值得同情的一面。

她欺骗别人,只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只不过是为了要活下

一个人若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生命无论做什么事,都应该是可以原谅的。

你绝不能只看她那可恨可恶的一面——只可惜世人偏偏只懂得看到人可恶两那一面,却将自已可恶的一面隐藏起来。

人们着懂得像宽恕目己一样去宽恕别人,这世界一定更可爱得多。

风凤的痛哭已渐渐变为抽泣,然后慢慢地拾起鞋,凝视着盂星魂唉声道:“你不是要杀我?现变为什么还不动手?”

孟星魂的脸也因搐苦而扭曲。

他本来的确是一心想杀死这女人为老伯复仇,但现在已无法下手。

因为他忽然发觉自已根本无权杀她。

任何人的生命都同样可贵的,谁也没有杀死别人的权力.

盂星魂在心里长长叹息了一声,慢慢转过身。

律香川正笑着看他背i,仿佛觉得这两个人的情况很有趣。孟星魂忽然道:我们走吧。”

律香川道“哪里去?”

盂星魂道“老伯那里。”

律香川眨眨眼睛,道:“这女人呢?你不想杀死她了?’

盂星魂咬紧牙关,冷滑道“比她更该杀的人,活着的还有很多。”…

律香川忽然笑,悠然道:“高老大说的果然不错。’

盂星魂沉下股,道:“她说了什么?”

律香川道“她就知道你不忍下手杀这女人的,你自已根本就没法子为自己而杀人,她却可以要你去杀人。”

孟星魂道“哦?”

律香川微笑道“因为你的心肠根本就不够硬,也不够狠,所以你永远只配做一个被人利用的刺客。”

盂星魂只觉得自已的日在收缩,怒火巴燃烧至咽喉.

津香川还在笑着,笑得就像一把刀。

盂星魂咬了咬牙,忽又道:她人呢?”

律香川道:“你想见她?”

他不让盂星魂说话,接替又说道:“你见到她,又有什么用?难道你敢反抗她?难道你敢杀了她?——你着真的敢.我甚至可以绑住她的手来交给你”他大笑,又道:“但我知道你绝不敢的,因为她是你的恩人.是你老大,你欠她的情,一辈子也休想还得清的”

孟星魂站在那里,忽然间已汗流满面。

律香川悠然道所以我看你还是乖乖地跟我去吧。’

盂星魂茫然道“走?”律香川道我已经将这女人交给你了,你杀不杀她,是你的事孟星魂点点头道:我明白。”律香川道,所以你对我说的话也得算数。”

盂星魂又点点头。凤风忽然挣扎着爬过来,稳住孟星魂的衣角,嘶声道不要去,千万不要替这畜牲做任何事,否则你只有死得更快。”

孟星魂脸上又变得全无表情,淡谈道“我说过的话一定算数。”

凤风道“他说的话都是放屁.你又何必一定要守信?”“

孟星魂道:“因为我不是他。”

风风看着他,目中的神情很奇特,好像很惊讶,又好像疑惑。

她实在不够相信,世上竟有这样的呆子。

她从未见过。

直到现在,她才真正看到人性中最高贵的一面,才懂得人性的尊严。

律香川忽然招了招手,花从中立刻就有人飞步过来.

现在律香川的命令就和昔日的老伯同样有效。

律香川冷冷道:“将这女人送到飞鹏堡去,我知道屠堡主很需要一个这样的女人?”

他的属下立刻应声道;“是”

立刻就有两个人过来,从地上拖起了风凤。

风风眼泪又流下,却连挣扎都投挣扎—一个在火坑中长大的女人,都早已逆来顺受。

只要能活着,什么都可以忍受。

孟星魂忽然道:“等一等。”律香川道“难道你也想要她?”

他微笑着,又道:“那也行,只要你能提着老伯的头领送来给我,你要什么都行。”

孟星魂沉着脸,道:“我只问休,你刚才说的是屠堡主?”

万鹏王想必也像老伯,被他们最信任的朋友和最得力的助手出卖了。

律香川当然早巳和屠大鹏秘密勾结,这阴谋必已计划了很久,武老刀的事件正是他们等待已久的机会。

他们借着这机会让老伯和万鹏王冲突,几次血战不但使老伯和万鹏王的力量都为削弱,也使得他们的心上的压力一天天加

等到这压力变得不能忍受时,他们只有作孤注一掷的火拼决

律香川当然早巳算准,到了这时老伯就一定会将全部权力交给他。

因为这时老伯已别无可以信任的人。

这也正是他阴谋中最重要的一环,到了这时,他已可将老伯一脚踢开。

这阴谋复杂却完美,简直无懈可击。就连孟星魂都不能不佩服。

,律香川凝视着,忽又笑道“现在你不必再问,想必也明白我们演的是出什么戏了。

盂星魂道我只有一件事不明白。”

律香川道:“哦?”

盂星魂道:“在这出戏里我演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角色?”

律香川想了想,道:“你本来只不过是个很小很小的角色。”

孟星魂道“小角色?”

律香川道“本来只想利用你加重老伯的压力,利用你使他更信任我,但后来“…/

孟星魂道:6后来怎么样?”

律香川叹了口气,道“想不到后来你却使自己这角色的戏加重了,我几乎已有些后侮,根本就不该让你这角色上场的”

他的确后悔过,因为他一直低估了这无名的刺客。

盂星魂沉默了很久,忽又问道:“高老大呢t”她又是个什么样的角色?”

律香川道“她是个女人”

孟星魂道“你的意思是说“。。”

律香川道,“我的意思就是说她是个女人,谁也不能改变这件事,她自己也不能。

盂星魂道、女人在一出戏里扬的通常都是很重要的角色。’

律香川道“我这出戏不是。”

他又笑了笑.道:“在我这出戏中‘只有一个主角,就是我。。

盂星魂道:“这主角的收场呢?”

律香川道:“主角当然是好收场i”

盂星魂道:“你能确定?”

律香川道“当然能确定,这出戏时每个角色的收场,都只有我才能决定,因为我的角色本就是神,本就决定切人的生死和命运”

世上的确有种人总要将自己当作神。

这种人当然是天才,但也是疯子。

疯子的收场通常都很悲掺。

只可惜这出戏现在已接近尾声,每个角色的生死和命运似巳都被安排好了,已没有人能改变.

到最后台上剩下的,也许只有律香川一个人,和满台死尸。

除非有奇迹出现,这结局无法改变。

但奇迹是很少会出现的。

很少,但却不是绝对没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星·蝴蝶·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