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剑》

第29节

作者:古龙

律香川身子突然软瘫.他并没有回头去看,只听到这个人的声音居身就已软瘫. 

世上只有—个人,能在他不知不觉中走到他身后。 

世上只有一个人,能令他跪下. 

老伯. 

没有别人,只有老伯?孟星魂满眶热泪,几乎已忍不住夺眶而出. 

老伯还是老样子,没有变,连一点都没有变。天地间好像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令他改变。 

他站在那里,还是站得很直,就好像一秆标枪插在地上。 

淡淡的星光照着他的脸。只有他脸上的皱纹似已变得更深,但他的睁子却还是同样锐利,就好像剑已出匣,刀已出鞘。可是等他看到盂星魂时,这双冷酷饶利的眼睛里,立刻充满了温暖之意。他只看了律香川一眼,目光就转向盂星魂。 

孟星魂忽然发现他的脸并不是完全没有表情的,其实他脸上每条皱纹里,都隐藏着谁也说不出有多么丰富的感情。 

他脸上每条皱纹本都是无限痛苦的经验所到划的痕迹。 

只有这种皱纹,才能隐藏他如此丰富的感情。孟星魂热泪终于忍不任夺眶而出 

老伯凝视着他,良久良久,才慢慢地点了点头,道:“你很好i” 

他本似有很多话要说,却只说了这三个宇。虽然只有三个字,但在盂星魂听来,却胜已过世上所有的言 

然后他才感觉到有人在拍他的肩,他回过头,就看到了易潜龙“ 

易潜龙的眼睛里也充满了笑意,已不是老江湖的笑,是温暖而充满了友谊的笑。 

他微笑着道:“现在你该完全明白了吧?” 

盂星魂摇摇头。他的确不能完全明白,因为他太激动,大欢喜。几乎已完全无法思索。易潜龙很理解所以接着道:我非但没有出卖老伯,也没有溜走。…我从来就没有溜走过。” 

盂星魂忽然理解,所以就替他说了下去,别人以为你溜走的时候,其实你正在暗中为老伯训练那一批新血。” 

易潜龙道:“不错,无论任何组织都和人一样,时时刻刻都需要新的血液补充,否则他不但会衰老腐败,而且随时都可能崩溃.。 

盂星魂目中忍不住流露祟敬之色,因为他觉得在面对着的,基个伟大的朋友 

易潜龙也看得懂,微笑着道,其实那也算不了什么,那些年轻人非但充满了热情,而且全都很忠实,要训练他们并不是件困难的事。” 

年轻人永远比较热情忠实,狡黠和阴谋他们根本就不望去学. 

盂星魂也年轻过,他点点头,叹道:要训练那些人的确不难,难的是那忍辱负重的勇气,那远比为人去流血换命还要难得多.。 

易潜龙看着他,忽然用力拍他的肩。 

他们从此也成为终生的朋友,因为他们不但已互相了解,而且互相敬重。 

只有对朋友完全忠实的人,才值得别人敬重. 

“能够为朋友忍受屈辱的人,更永远都不会寂寞。” 

盂星魂忽又问道:“你们是不是已去过飞鹏堡了?” 

易潜龙道“当然去过,我训练那些人,为的本是要对付十二飞鹏的。, 

盂星魂道;“那么你怎会到了这里?” 

☆易潜龙道:“因为我已和老伯约定,初五以前,他若有命令给我,我们就在初七的正午,从后山偷袭飞鹏堡,否则我们就立刻连夜赶来这里。’ 

盂星魂道:“你没有接到他的命令?” 

易潜龙道:“没有,传令的人已死在律香川手里。’ 

律香川当然在也旁边听着,听到这里,胃部突然收缩,几乎忍不住要吐。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已的错误在哪里。 

他本不该使老伯精选出的那批人死得太早,本该等他们到了飞鹏堡之后再下手的。 

只可惜那时实在太兴奋太得意了,巳变得有些沉不住气,所以才会造成这种不可原谅的错误。 

现在这错误已永远无法弥补。 

律香川弯下腰,吐出了一滩苦水。 

但还是没有人看他一眼。 

他本是个绝顶聪明的天才,不可一世的枭雄,他只差半步,就可达到成功的巅蜂。 

可是现在他在别人眼里,竞似已变成完全不被重视。 

竞似已变成个死人。 

易潜龙道:“我赶到这里,才知道老伯已有了复仇的计划。而且将每一个细节都安排好了。” 

孟星魂道” 

易潜龙道:“今天下午,老伯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时间,所以每一刻时间都要尽力争取,因为我知道时间有时甚至比鲜血更可贵。” 

盂星魂道:我明白。” 

这一点的确很少有入能比他更明白 

他若没有时间观念,也许已死过无数次。 

易潜龙脸上露出自傲之色,微笑着道,“这三四十年来,我参与老伯的行动不下两百次,从来也没有耽误过片刻。”” 

盂星魂又叹了一声,道“无论谁有你这样的好朋友,都应该觉得高兴。’ 

易潜龙紧握他的肩,道:“老伯有了你这样的朋友,连我都很高 

他接着又道“老伯已算准了律香川必定会到这里来找他,也算准了律香川看到那七星针后,必定会亲自到下面去看看的,因为他这人除了自己外,谁都不相信的。” 

盂星魂忍不住冷笑道:“有时他连自己都不太信任。” 

易潜龙道:“老伯的计划本是要乘他下去的时间,发动攻势,先歼灭他最基本的部下。” 

他笑了笑,又道:“因为他来得必定很匆忙,绝对没有时间集中所有的力量,最多也只不过能将最基本的一批部下带来。” 

盂星魂道“这里的地势你们当然比他熟悉得多,无疑已先占了地利。” 

易潜龙道“而且他最擅长的,本是在暗中放冷箭伤人,但这次情况却完全相反,他绝对投有想到会有人在暗中等着对付他。” 

盂星魂道:所以你们又占了天时” 

易潜龙道“还有,他的人匆匆赶来,又已在这里守候了很久,必定已有些疲倦,但我们的人却正如初生之虎,猛虎出山。” 

他微笑着手,胜负之数已经很明显。” 

盂星魂微笑道“天时、地利、人和,都已被你们占尽了,老伯这计划,实在可以称得上是算无遗策。” 

易潜龙道“但,他却还是有一件事没有算出来。” 

盂星魂道“哦?” 

易潜龙道:“他没料到你也会跪着来,而且会到下面去。。 

盂星魂苦笑道“那时候我想错了。。 

易潜龙道‘“但老伯却明白你的想法,他知道你这次来,是准备跟他同生共死的 

盂星瑰喉头突又哽咽,热泪几乎又忍不住耍夺眶而出。士为知己者死 

一个人就算为老伯这种朋友死,死又何憾? 

易潜龙也仿佛有很多感慨,叹息着道“老伯也知道你既然在下面,见到了律香川,就绝不会再让他活着上来.就算拼着跟他同归于尽,也绝不会再让他活着上来。” 

盂星魂道;“万以·.…所以你才会下去?” 

易潜龙道“因为老伯并不想他死,你更不能死,所以……” 

他又拍了招孟星魂的肩,笑道:“以后的事,你总该明白了吧?” 

盂星魂点点头。 

他虽然点头,却还是不太明白—他不明白老伯为什么还要让律香川活着? 

但他并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老伯做的事,是绝不会错的。。 

绝不会。 

对律香川他已错了一次,绝不会再错第二次。 

老伯一直看着他们,听着他们说,目中似也热泪盈眶。 

然后他才慢慢地走过来,凝视着他们,缓缓道“我看错过很多人,但却没有看错你们,你们都是我的朋友,我的好朋友…。” 

他忽然拥住孟星魂的肩,一字一字道:“你不但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儿子“”。” 

盂星魂点点头道:“我是·.,o’我是…。/ 

然后他满眶热泪就已流了下来。 

夜更深,星已疏。 

所有的人忽然间全都走了,只剩下律香川一个人跪在无边的黑暗中。 

他跪在这里,居然没有人睬他,没有人看他一眼。 

没有责备,没有骂,没有报复。 

老伯就这样走了,易潜龙和孟星魂也就这样定了,既让他像野狗般跪在这里。 

甚至连那些弓箭手的死尸都被抬走,却将他留在这里、 

他也曾经是个不可一世的人物,现在竞真的已变得如此不足轻重。 

风吹在身上,断了肋骨疼得更剧烈。 

律香川忽然也觉得自己就像是条无主的野狗,已被这世界遗 

他无论是死是活,都已没有人放在心上。 

冷汗在往下流,眼泪是不是也将流下? 

律香川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咬着牙,挣扎着站起来。 

“无论如何,我还活着,只要活着,就一定还有机会。” 

他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已,而且,努力使自己相信。 

但也不知为什么,他并没有真的想报复,只觉得很疲倦,很累,很累…… 

这是不是因为他的勇气已丧失? 

是不是因为老伯没有杀他,但却己完全剥夺了他的自尊和勇 

现在,他只想喝一杯,痛痛快快地喝一杯。…· 

这少年伏在桌上,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掠醒。 

他揉揉眼睛,站起来,打开了门。 

外面不知何时已开始下雨。 

律香川湿淋淋地站在雨里,眼睛里布满了红丝,门已开了很久,他还是痴痴地站在那里,似已忘记进来。 

少年看着他,并不惊讶;就像是早已知道他一定会来的。 

雨很冷。 

六月的雨为什么会如此冷? 

少年无言脱下身上的衣服披在律香川身上。 

律香川忽然紧紧地拥抱住他,喃喃道:“只有你才是我真正的朋友,只有你。” 

少年还是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表情。 

他太笨,所以笨得不知该用什么方法表达自己的情感。 

历以他只是无言地转过身,将酒摆在桌子上。 

律香川终于走进来,坐下。 

酒虽然是冷的,但喝下肚后,就立刻像火焰般燃烧起来。律香川的心也渐渐开始燃烧,忽然用力一拍桌子,大声道我还是没有死只要我活着,就迟早总有一天要他们好看“。。你说是不是?” 

少年点点头。 

无论律香川说什么,他总是完全同意的。 

律香川笑了,大笑道/没有人击倒我,我迟早还是会站起来,等到那天,我绝对不会忘了你,因为只有你才是我的好朋友” 

他似乎想证明给这少年看,所以挣扎着站起来,努力站得直出。 

可是他的腰突然有柄刀自背后刺入他胃里。 

等他抬起 

他咬着牙,蹬着凸起的眼睛充满了惊讶和恐惧,啊声道:’你。…你在酒里下了毒?” 

少年点点头 

无论律香川说什么,他还是完全同意。 

律香川簿扎着,喘息着,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t” 

少年脸上还是全无表情,还是好像不知该用什么法子表达自己的感情。 

他只是淡淡地说道:“这种日子我已经过腻了,老伯答应我,让我过好日子。” 

老伯。 

果然是老伯! 

老伯真正致命的一击,原来在这里等着他。 

律香川咬牙道:“你’…”你这畜牲,我拿你当朋友,你却出卖了我!” 

少年谈谈道:“这种事我是跟你学的,你可出卖老伯,我为什么不能出卖你?” 

这一击的力量更大。 

律香川似己被打得跟前发黑,连眼前这愚蠢的少年都看不清 

也许他根本就从未看清楚过这个人。 

他怒吼着,想扑过去捏断这个人的咽喉。 

可是他自己先倒下了。 

他倒下的时候,满嘴都是苦水。 

他终于尝到了被朋友出卖的滋味。 

他终于尝到了死的滋味。 

死也许并不很痛苦,但被朋友出卖的痛苦,却是任何人都不能忍受的! 

连律香川都不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节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