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剑》

第04节

作者:古龙

叶翔躺在树下的草地上。

草己枯黄,他尽量放松了四肢。以前他从来不敢放松自己,一时刻也不敢放松,现在却不同。

现在他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失败也有失败的乐趣,至少成功的人永远享受不到。”

叶翔苦笑,这时草地上忽然有了脚步声,很轻很轻的脚步声,就象是猫。

叶翔没有坐起来,也没有抬头去看,他已知道来的是谁了。

除了孟星魂外,没有人的脚步能走得这么轻。

直到脚步声走得很近,他才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孟星魂道“刚才。”

叶翔笑了笑,道“一回来就来找我?到底是我们交情不同。”

孟星魂心里涌起一阵羞惭之感。这两年来,每个人都渐渐跟叶翔疏远,现在他突然发觉连自己也不例外。

叶翔拍了拍身旁的草地道“坐下来,先喝杯酒再告诉我是为们么事找我。”

他似已知道;若没有事,孟星魂绝不会找他。

孟星魂坐下来,接过他手里的酒,他决定只要这件事能办成,只要他还活着回来,他一定要好好地随着叶翔喝几天酒。

这些日子来他已日渐与叶翔疏远,并不是势利眼,更不是现实他不愿见到叶翔,因为他怕从叶翔身上看到他自己的结局。

叶翔道“好现在告诉我,究竟什么事?”

孟星魂沉吟着,缓缓道“你常说世上有两种人,一种是杀人的,一种是被杀的。”

叶翔笑道/每个人将人分类的法子都不同,我这种分类的法子并不正确。”

孟星魂道“你将世上如此分类,因为你是杀人的。”

叶翔叹了口气,苦笑道;大多数杀人的,常常也就是被杀的。”

孟星魂道:“有没有例外?”

叶翔道“你是不是问,有没有人能永远杀人,而不被杀?”

孟星魂道:“是。”

叶翔道:“这种人很少,简直太少了。”

孟星魂道,“你知道有几个?”

叶翔笑得更苦涩,道“我就是其中一个,因为现在别人已不屠杀我。”

盂星魂道“除了你还有谁?”

叶翔目光闪动,道“你是不是看到了一个很可怕的杀人者?”

盂星魂慢慢地点了点头。

叶翔忽然坐起来,盯着他,道“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盂星魂思索着,道“他是个很普通的人,不高也不矮,不胖也不瘦。”

叶翔道;“你没有看到他的脸?”

孟星魂道“没有。”

叶翔道;“他杀人的时候,是不是穿着一身暗灰色的衣服?”

孟星魂动容道;“你知道他?”

叶翔不回答在自已脸上?”

盂星魂一把拉着他的手,道“不错,就是这个人。”叶翔的脸似已僵硬,缓缓道不知道,没有人知道他是谁,只不过。”下次你再见到他的,最好走得远些,越远越好。”

孟星魂道“为什么?”

叶翔道:“千这一行的行头井非只有我们两个,也许比你想象中还要多。”

孟屋魂道:“哦”

叶翔道“这本就是一行很古怪的职业,聂政,荆坷,专诸,就都我们的同行。”

他忽又笑了笑,道“这几人虽然很有名,但却不能算作这行的好手。”

孟星魂点点头,道“你说过,干我们这一行的就不能有名,有名就不是好手。”叶翔道“不错,要干这行就得牺牲很多事:名声、家庭、地位、子女、朋友,一样都不能有。”

他又叹了口气,苦笑道“所以,我想绝没有人是目己愿意干这一行的,除非是疯子。”

盂星魂黯然叹道“就算不是疯子,慢慢也会变疯的。”

叶翔道“但这一行中也有人是天生的疯子,只有这种人才是真正的好手,因为只有他们杀人时才能完全不动心,所以他们永远不会觉得厌倦.手也永远不会软。”

他凝注着手里的酒杯,缓缓道:“你刚才说的那个人就是其中一个,也是最疯的一个。”

盂屋魂动容道:“所以,他也是其中最好的一个?”

叶翔道:“点也不错,据我所知,这世上绝没有第二个人能比得上他。”

他抬起头,凝注着孟星魂道“你比不上他,也许你比他冷静,比他聪明,甚至比他快,但你也比不上他,因为你不疯。”

孟星魂沉默了很久,道“你看过他杀人?”

叶翔点点头,道“除了亲眼见到之外没有人能形容他杀人的那种方法,他杀人时好象没有将对方看成一个人。”

孟星魂道:“那时他自己也不是一个人了。”

叶翔道“据说这人退休很久,你是在哪里见到他的?”

孟星魂道“孙玉伯的花园里。”

叶翔道“他杀的是谁?”

盂星魂道“黄山三友。”

叶翔道“为什么原因?”

孟星魂道“因为他们得罪了孙玉伯。”

叶翔目中又出现沉思的表情道:“我早就想到他背后必定还有个人主使,却想不到是孙玉伯。”

他忽然反握住孟星魂的手道“赶快将孙玉伯这个人忘记,最好忘得干干净净。”

孟星魂道:“我忘不了。”

叶翔道“忘不了也要忘否则你就得死,而且死得很快,因为你就算能杀了孙玉伯,这人也一定会杀了你”孟星魂黯然。

叶翔道别人当然不会知道是谁杀孙玉伯更找不到你但是他一定能。”

孟星魂忽然盯着他,道:“他也知道世上有你这么样—个人?”

叶翔面上露出痛苦之色过了很久,终于点点头,道“他知道.他第一眼看到我时就已知道我这人是干什么的。”

别人也许不会了解这种情况孟星魂却了解。

他们都是人,非但长得不比别人特别,甚至看来还更平凡,因为他们都懂得尽力不去引人注意。

但他们之间却都有些与常人不同的特异气质别人也许感觉不到,但他们自已这圈子却往往一眼就能看出来。

叶翔道“一定能看得出你。”

孟屋魂道“我没有让他看到,只不过……”

叶翔道“不过怎样?”

孟星魂缓缓道“他既然知道你这么样一个人,孙玉伯死了后,他想必就能追到这里来。”

叶翔道“我忘不了。”

这句话他说了两次,两次都说得同样坚定。

叶翔道/你不信他能杀得死你”

孟星魂拒绝回答。

叶翔道6就算他杀不死你但你若知道有这么样一个人,随时随地都在暗中窥视你,等着你,你还能活得下去?”

孟星魂又沉默了很久忽然道“所以我只有先杀了他”

叶翔动容道“杀他?他想杀你”

孟星瑰道“他也是个人。”

叶翔道“你连他是个怎么样的人都不知道,怎能杀得了他?”

孟星魂凝注着他,缓缓道“我虽然不知道,但你却一定知

叶翔面上又露出痛苦之色,馒馒地躺了下去,道“我不知道。”孟星魂凝注着他.慢慢地站起来,慢馒地转身走开,他已发观这人和叶翔之间必定有种极神秘而特别的关系。

但是他不愿勉强叶翔说出来。

他从不勉强任何人他深知被人勉强做一件事的痛苦。

叶翔忽然道等一等。”

孟星魂在等。

等了很久,叶翔才一字字道/他杀人因为他不喜欢人,但是他喜欢血。”

孟星魂道“血?”

叶翔道“他不是喜欢吃鱼,是喜欢养鱼养鱼的人并不多。”

孟星魂还想再问,但叶翔已又开始喝酒.用酒饭塞住了自己的嘴。

夕阳往树梢照下来照着他的脸。他的脸己因痛苦而扭曲。

孟屋魂瞧着他,满心感激。

因为他知道从来没有任何人能令叶翔说出他不愿说的活。

只有他能。

他是他的朋友,也是他的兄弟,这种深厚的感情永远没有任何事能代替。

孟星魂回到木屋的时候,高老大已经在等着。

她神情显得很兴奋,但看到他时,脸部沉了下来,道:“你没有在那里等我。”

孟星魂道6我也没有走。”

高老大道“你跟叶翔好象有很多话要说。”

孟星魂没有回答.他本来想说/我们本来也有很多话好说但是近来你已忙得没空跟我们说话了。”

他当然水会将心里想的说出来,近年来他已学会将心事埋藏在心底。

高老大馒馒地转过身,忽又道“叶翔有没有在你面前说起过我?”

孟星魂道“没有,从来没有。”

又过了很久,高老大力转回头,面上又恢复了笑容,道:“我已知道孙玉伯为什么要派律香川去找万鹏王了。”

孟星魂道“哦?”

高老大道“孙玉伯有个老朋友,叫武老刀武老刀的儿子爱上了万鹏王的家姬,万鹏王不答应,所以孙玉伯要律香川去要人。”

她虽是个女人但叙述件事却简单而扼要。

盂星魂道结果呢?”

高老大道“万鹏王已经将那小姑娘送给武老刀。而且还送了笔很厚的嫁妆广

孟星魂道”那么这件事岂非已结束?”高老大道“没有结束,刚开始。”她笑了笑,道“你想,万鹏王会是这么听话的人?”孟星魂没有回答他不了解万鹏王他从不对自己不了解的事表示任何意

高老大道“照我看,万鹏王这么做,只是要孙玉伯不再对他有警戒之心,然后他才好向孙玉伯下手”

她眼波流动,又笑道“只要他下手,就必定是重重的击”

孟星魂道所以他要将屠大鹏调回去。”

高老大道,“据我所知除了屠大鹏外金鹏,怒鹏.这三坛的坛主也已经离开了自己分坛的所在地,走的正是往十二飞鹏堡去的那条路。”

孟星魂道“你认为他们立刻就要对孙玉伯有所行动7”

高老大道“不错,只要他们一出手,你的机会就来了”

孟星魂沉思着,道“你是不是要我在暗中跟踪屠大鹏?”

高老大点头道“不错,你了解他们的行动后才能把握机会,但是你绝不能让别人先下手,你一定要自己亲手杀死孙玉伯。”

孟星魂道“我明白。”

他的确明白。

只有他亲手杀死孙玉伯,高老大才能获得杀人的报酬,才能维持她在这方面信用卓著的声誉。

孟星魂道“屠城是几个人来的?”高老大道;只有三个人,由此可见他们这次的行踪很秘密。”

孟星魂道“另外还有两个人是谁?”

高老大道“个是屠城的贴身随从叫王二呆,但我却知道他非但一点也不呆,而且还是个极厉害的角色呆相只不过是装给别人看的。’

孟星魂点点头他知道高老大看人绝不会看错,高老大道“还有个叫夜猫子,这个是个下五门的小贼,武功虽不值得重视,却是个用熏香蒙汗葯的高手,别的用处。”

孟星魂道“他们什么时候走?”高老大笑了笑道屠城这次行动虽匆忙,但还是舍不得立刻走.现在金钗儿正在陪他我想,金钗儿能留他一晚上。。

孟星魂在思索。

高老大道“你在想什么?”

孟星魂淡淡道“我在想,能被金铡几留住晚的人,必定做不了‘十二飞鹏帮’的第一号打手。”

高老大又笑了,道“近来你好象已学会了很多。而且学得很快。”

孟屋魂道“我非学不可。”

武老刀已有些醉了但心里还是充满了感激。

这天是他儿子成亲的日子。

他盼望老伯能来喝他的喜酒,但却也知道老伯当然不会来的。

他虽然有些失望却并不埋怨。

无论如何,他总算将律香川留了下来,直留到散席后才定的。

现在客人都已散尽,下人们都还在后面厨房喝酒,他的佳儿佳妇当然早已人了洞房。

现在,大厅里只剩下他一个人,望着那支已将燃尽的红烛,他心里虽然觉得很欣慰,却又有种曲终人散的寂寞。

他知道自己已老了。

“儿子都已娶家成亲我还能不老么?”

武老刀不免有些烯嘘感慨,决定过了今年之后,就将镖局歇了找个安静的地方平淡地度过晚中。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脚步声。

一个人步履蹒跚,从院子里走人了大厅。

这个人不但醉态可掏,而且呆头呆脑,土里土气,武老刀的朋友中,绝对没有一个这么呆,这么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星·蝴蝶·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