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剑》

第08节

作者:古龙

地是平的,没有坟墓。老伯叫人将一畦菊花移到这里。他亲

手埋下第一株。

他知道菊花在这块地上一定开得比别的地方更鲜艳。因为这块地很肥。

菊花种下去的时候,老伯脸上带着笑容可是他的心却在绞

他唯一的儿子,他最忠实的朋友,就都理在这块地下,他们的

尸体虽然很快就会腐朽,但他们的灵魂却将永久安息。

老伯不愿任何人再来打扰他们,所以他没有让任何人知道他

们的埋葬之处。

以后当菊花盛开的时候,一定会有很多人称赞这片鲜艳仍却

永远不会有人知道,是什么力量使这片花分外鲜艳的。

永远没有别人,只有老伯自己。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已将自己儿子的生命赋与这片土壤。

他希望他儿子生命能与大地融合。

暮色刚刚降临,种花的人已都走了。

直到这时,老伯的眼泪才流下。

孙剑、韩棠、文虎、文豹、武老刀──还有

这些人不但是他的部属,也是他的朋友。

他们死了,他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寂寞,才知道自己渐渐老了。

但除了他自己外,他这种感情绝不会有别人知道.永远没有。

流星划破黑暗的时候,孟星魂正在星空下。

他看到流星闪耀,又看到流星消失。

他问自己“有些人的生命,是不是和流星一样t…..,

蝴蝶永远只活在春天里。

春日虽易逝,但却必将再来。

只要你活着,就有春天。

这蝴蝶已死去了至少有三个月,但它翼上的色彩却几乎还是和活着时同样鲜艳。

蝴蝶夹在一本李后主的词集里那只美丽的彩翼虽已被夹得薄如透明,身体的各部位都还完整无缺,所以看起来还橱橱细生,仿佛随时都可能展动双翼,乘风而去。

她翻开这本词集,就看到了这只蝴蝶。那页恰估巧是她最心爱的一首词。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花谢了还会再开,春天去了还会回来。

可是这蝴蝶呢?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这首词几乎和蝴蝶同样美足以流传千古,永垂不朽。

可是这填词的人呢?

这填词的人,生命是不是和蝴蝶—样?

若人太多情是不是就会变得和蝴蝶样?

多情人是特别容易被人折磨,多情的人痛苦总是较多。

多情人的生命也总是比较脆弱短促“小姐,水已经打好了。”

她的丫头兰兰匆匆走进来。看到她手里的蝴蝶,苹果般的脸上露出一双笑眯眯的眼睛

她抬起头道:“这蝴蝶是你捉来的?”兰兰通嗯,我捉了很久,好不容易才捉到,幸好没有把它的翅膀弄断。”

她轻轻吸了口气,道“你虽然没有弄断它的翅膀,却弄死了它,你心里不难受?”

兰兰笑道蝴蝶反正很快就会死的。”

她打断了她的话道:人也反正很快就会死的.是不是?”

兰兰道“可是“…可是……”

她皱了皱眉道;“可是怎么样?蝴蝶有没有伤害过你?”

兰兰道“没有。”

她又道“蝴蝶有没有伤害过任何东西?”

兰兰道“没有。”

姻又双了口气道:“那你为什么要伤害它?”

她总是不懂,人为什么要对蝴蝶这么残忍7

人捕杀野兽,是因为野兽伤人。

人奴役牛马,烹杀中羊,是因为这些家畜是人养育的。

可是蝴蝶,它是那么善良,那么无辜,它为了人间的美丽而传播花粉,却没有想要人对它报答。

人为什么还是偏要对它这么残忍t

兰兰咬着嘴chún想了想,才低着头道“我去捉它,只不过是因为它很美,很好看…。/

“美”难道也是种罪恶?

为什么越美丽的生命越容易受到伤害?

兰兰又道“我其实并不想伤害它。”

她叹息着道“你虽然不想伤害它,但它已死在你手上。”

兰兰嘟起嘴,道:“但现在它还都和活着时同样美我若没有去捉它,它现在也许已经死在阴沟里,也许已被吃进了蜘蛛的肚子。”

她怔住,说不出话。

她不能不承认兰兰的话也有道理。

这蝴煤虽已死了,但它的美丽已被保存,已被人欣赏。

它的生命已有了价值。

蝴蝶如此,人也一样;

一个人是死是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生命是否已有价值?

“死有轻于鸿毛,也有重如泰山。”岂非也正是这意思?

兰兰道:“小姐,水已快凉了,你快去洗吧晚上你不是还要出去吗?”

她点点头,轻轻地将蝴蝶又夹回书里。

填词的人虽已死了,但这些词句却已不朽,所以他的人也不朽

他虽己死了,但却比很多活着的人还有价值。

他死又何妨?

水并没有凉,但夜色己笼罩大地。

约会的时间已过了。

她并不着急,还是懒懒地躺在温水里。她知道约她的人定会等。

何况,他等不等都没有关系。

虽然他很年轻、很英俊尤其穿着那件大红斗蓬的时候,更加临风玉树,足以令很多少女心醉。虽然他对她体贴人做千依百顾将她当做仙子,不惜用尽一切方法讨好她。

可是她对他并不在乎。

她无论对任何人都不在乎。o

有时她自己想想都觉得自己很可怕。

也许就因为她对他全不在乎,所以他才对她这样死心塌地吧

她若真的爱☆上了他,嫁给了他,他也许就会变得不在乎了。

人、本就是这种如此奇怪的动物。对他们己得到的东西,总不知道多加珍借,等到失去了时,又往往要悔恨痛苦。

人,为什么总喜欢折磨自己?

她现在很少去想这种事,也许因为她对人生已看得太透彻,所以她无论对什么事都觉得很厌倦。

她还年轻,本不该对人身看得如此透彻,本不该如此厌倦。

包围着她的那些人,很多人年纪都比她大,可是他们无论对什么都觉得很有兴趣一点点小事也会让他们笑个不停。

有时候她简直觉得他们太幼稚,太无聊。

望着清澈的水波她忽然想起那天坐在溪水旁的那个年轻人.

那眼睛里充满了忧郁和痛苦的年轻人。

他还年轻‘可是他对人生却似已比她更厌倦。

为什么?

她轻轻叹了口气,喃喃道;“也许我应该让他死的,因为我并不能给他快乐……”

兰兰垂首走进来递来了一方干净的丝巾,陪笑道:小姐脸洗好了7花公子一定等得快要疯了。”

她淡谈道:“让他等,让他疯。”

兰兰眨眨眼,道“小姐,你难道点也不喜欢他?”

她摇摇头。

兰兰道:“那么小姐最近为什么总是跟他起出去玩呢?”

她凝视着水被,缓缓道“也许只因为没有人来约我。”

花公子穿着大红的斗篷站在树下。

一弯新月桂上树梢。

夜空己深了,她为什么还不来?”

花公子的确己等得快要疯了,恨不得立刻冲到她家里去问她。

可是他不敢。

他不敢做任何一件可能让她不高兴的事。

有时他也会替自己生气,气得要命,觉得自己本是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要被她如此欺负。

他甚至诅过很多次咒,诅咒以后绝不再去找她。

可是他不能。

他的人就像是自已被一根看不到的绳子绑住,拉着他去找她。

只要一看到她,心里立刻充满柔情蜜意,怒气早已不见了。湖暗中忽然走出来一条人影。

花公子的心一跳:“她来了。”

不是。

这人的脚步踉跄,看来是个醉汉头上戴的帽子也歪下来了,遮住了大半个脸。远远就嗅到有一陈陈酒气。

花公子皱皱眉。他自己没有喝酒的时接,总是很讨厌喝醉了人。他自己喝醉了的时候.却认为自己豪爽而可爱。

处希望这醉汉快点走过去,这醉汉却偏偏向他走了过来,忽然道“你在等人?”

花公子昂起头根本不屑理睬。

醉汉喃喃道“我也等过人,但要是值得等的人,我才等,你的呢?’

花公子冷冷道:“你管不着。”

醉汉笑道“我当然管不着.但你等的若是个婊子,那就太冤枉

花公于一把揪住他的衣襟忽道“你说什么?”

醉汉道“你等的不是婊子,难道还会是个皇后?”

花公子道:是又怎样7”

醉汉又笑笑道“她也许是你的皇后,却是我的婊子。”

花公子大怒挥拳,拳头不未打上他的脸,忽然发觉这醉汉一双眼睛锐利如刀,完全没有半分醉意。

醉汉冷冷地瞧着他,锐利的眼睛中似乎还带着几分嘲弄的意思。

花公子的心一跳,道“你莫非知道我等的是谁?”

醉汉道:“你等的是小蝶,是不是?”

花公子动容道“你认得她?”

醉汉点点头,道“我怎会不认得,她既是你的皇后。也是我的婊子。’

花公子的怨气再也不能忍,拳头再次挥出,刚刚及这醉汉的时候,突然觉得胃部阵剧痛仿佛有根尖针直刺进去。

他疼得弯下腰,醉汉的膝盖已撞上他的脸。他只觉眼前冒出一片金星,仰面倒下,鼻子里流出的血比身上的斗篷更红。

醉汉垂头望着他,喃喃道;“奇怪这人的鼻子虽已歪了,却还是不太难看。”花公子喘息着,想站起。

但醉汉的脚已飞来。他只觉腰上一阵刺骨的酸痛,而且五官都似巳变形,嘴里满是破裂的牙齿。

醉汉慢慢地点了点头,道“这样才好些了,但我还可以让你变得更好些。”

花分子不再脑怒只有恐惧,颤声道“你。…’你为什么要对付我?”

醉汉谈谈道“因她是我的婊子,我一个人的婊子,不是你的。”

小蝶站在那里.面对黑暗。她身上的穿的红斗篷在黑暗中看来,已变为暗紫色,种鲜血凝结时的暗紫色。

地面上一片狼籍,现在她不再呕吐。

现在她甚至已不再恐怖,不再愤怒,但却不能不思想。所以就不能不悲哀

“他还是个孩子,他做错了什么?”

一个健康少年爱上了一个美丽的女孩子,谁也不能说他错。

可是现在他却像条野狗船被人吊在树上—一条已被人用乱棒打死了的野狗。

他做错了什么,他唯一做错的事就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也不能爱的人。

“我早就应该告诉他,我不是她的对象.我早就应该知道会有这样的苦果的。”

小蝶闭起眼睛,忽然想起多年前的事。

那时候她也许是个孩子,也许已由孩子长成女人,对生命和爱情还都充满了美丽的图像。

那时正是春天,花已盛开。她的人就像花一样,被春风吹得又鲜艳,又芬芳。

盛开的花畔一定有蝴蝶留恋。

花一般的女孩子呢?

她忽然觉得有一个少年人在注意着她她随时随地都可以感觉到他那双明亮的眼睛在凝注着她。

这少年也许在沉默,也许在害羞可是他那双眼睛里,却含着蕴火一般的热情,足以胜过千言万语。

她也很喜欢这少年很愿意接近他。

只要给他们机会,他们定会由相识而相爱。

只可惜他们没有机会。

他们刚相识,他就忽然失踪,从此以后,她再也没有看到过他。

她本来很奇怪猜不透他为什么突然避开不见面,过了很久后,她才渐渐明白无论谁爱上了她,都很快就会“失踪”的。

她当然也知道那是谁做的事。

这人己将她占为已有,绝不许任何人再沾她一根手指。

开始时她不但惊惶而愤怒,愤怒得几乎忍不住要杀了这个

她不能。

她没有那种力量,而且也没有那种勇气。

他占有她时,她竞完全不能反抗。

从此她只有忍受,忍受。…忍受到快要疯的时候,她就会不顾一切去找别的男人,别的男孩子。

她只能带给别人不幸。

每次的结果都是一样—和现在这结果一样。

花公子的命运虽然悲渗,可是她的命运更悲惨十倍。

花公子虽然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星·蝴蝶·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