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剑》

第09节

作者:古龙

凌晨。

孟星魂站在小路旁,从薄雾中看过去,依稀可以看到一栋小小的屋子,红色墙暗灰色的屋顶,建造得很精致。

屋子外有个小小的花圃,有几朵花正盛开,却看不出是茶花t还是菊花。

听不见声音,也看不见人窗予里仿佛有盏孤灯还未熄灭。

昨天晚上一定有人在屋子等,等得很迟。

小蝶痴痴地看着这窗子,良久良久,才轻轻叹了口气,道“这就是我现在的家。”

孟星魂道“现在的家?你以前还有个别的家?”

小蝶道“嗯。”

孟星魂也叹了门气道/你的家倒真不少。”

小蝶笑了笑,道其实只有一个,现在这地方根本不能算做

孟星魂道“你为什么不要以前那个家了?”

小蝶笑得很凄凉,道“不是我不要它,是它不要我。”

她似乎不愿再提以前的事立刻改变话题,道“就因为这地方根本不能算是家,所以我才一直不愿你送我回来。”

孟星魂道“现在你为什么又要我送你回来?”

小蝶道“现在我反正什么都不在乎了,而且,我也想要你看

孟星魂道/看什么?”

小蝶的目光忽然变得很温柔,缓缓道“看一个人,我希望你也跟我一样喜欢他。”

孟星魂的脸色变了,咬着嘴chún,道“我想……还是不要看的

小蝶瞟了他一眼,笑道:“你以为我要你来见那个人?”

孟星魂道“不是?”

小蝶道:“当然不是,非但你不愿意看他,我以后也永远不想再见他。”

孟星魂道“他现在……”

小蝶道“他现在绝不会在这里。”

孟星魂道“那么你带我来看谁?”

小蝶没有回答,拉起他的手,和他并肩走上了花圃间的小路。

很静,静得几乎听得见花瓣开放的声音。

他们慢慢地走在铺满了细碎石子的路上,屋子里竟立刻有人听到了他们的脚步声。

一个孩子的声音叫着道“是不是姨娘回来了,宝宝要出去看看……宝宝要出去看看。…/

开门了一个睡眼惺松的小姑娘拉着个三四岁小孩走出来。

这孩子圆圆的脸上也满是睡意,用一双又白又胖的小手揉着眼睛,看到小蝶,立刻笑着,跳着,挣脱了那小姑娘,张开双手奔过来,叫着道“娘娘回来了,宝宝想死了,娘娘抱抱宝宝。”

小蝶也甩开了孟星瑰的手迎上去,道“宝宝乖乖,快来给娘娘香香脸。”

她紧紧抱起小孩子,像是再也舍不得放开

那小姑娘的眼睛里己无睡意,正吃惊地蹬着孟星魂。

孟星魂扭过头,心里乱糟糟的,也不如是甜?是苦t是酸?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发现小蝶抱着孩子站在面前。用一双充满了柔情的目光疑视着他,道“宝宝叫声叔叙?”

孩子笑得像天使,立刻叫道:“叔叔……这个叔叔乖不乖?”

小蝶柔声道“当然也乖,跟宝宝一样乖。”

孩子道;“叔叔乖乖,宝宝香香脸。”

他张开一双小手,扑过去抱住孟垦魂。

孟星魂忽然觉得胸中一阵热血上涌,热泪几乎已忍不住要夺眶而出。

他伸手接过孩子,抱在怀里。

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抱孩子。他忽然希望抱的是自己的儿子,他的心又开始在痛。

小蝶看着他们,目光更温柔,又不知过了多久,千粒晶莹的泪珠慢慢自眼角流落,滚下面颊。

她悄悄拭干泪珠,柔声道:“外面好冷宝宝先跟姐姐过去好不好。”

孩子的笑脸立刻不见了几乎快哭了出来,道“娘娘又要出去吗?”

小蝶道“娘娘不出去娘娘陪叔叔说几句话,就去陪宝

孩子道“娘娘不骗宝宝?”

小蝶道;“宝宝乖娘娘怎么舍得骗宝宝?”

孩子立刻又笑了,从孟星魂身上溜下来,笑道“宝宝乖,宝宝先进去,娘娘就喜欢……”

他雀跃着奔进去又往门外面探出头,向孟星魂摇了摇手。

孟屋魂也摇了摇手也想笑笑,但一张脸却似乎已麻木僵硬。

等孩子走进去了,小蝶才转过脸来望着他,孟星魂勉强笑了笑道“这孩子的确很乖,很可爱。”

小蝶慢慢地点了点头,凄然道“很乖,很可爱;……也很可怜。”

孟星魂长长叹了一声道“的确很可怜。”

小蝶垂下头道“你现在总该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回来了吧?’

孟星魂点点头。小蝶的声音硬喉唉声道她已经没有父亲我不能让他再没有母亲。”

孟星魂道“我明白。”

他当然明白世上也许不会再有别的人比他更明白一个没有父母的孤儿是多么的可怜多么痛苫。

他自己也不知有多少次在半夜中被噩梦惊醒.醒来时已满面泪痕。

小蝶黯然道“无论父母做错了什么孩子总是无辜的,我实在不忍让他痛苦终生。”

孟星魂双手紧握,痴痴地怔了半购,忽然道:“我该走了,你。…你也不必送我。”

小蝶幽幽道“你就这样走?”

孟星魂道“你不忍,我……我也不忍……我留在这里虽痛苦,但走了一定会更痛苦。”

他转过身,小蝶却又将他拉回,凝注着他,道:“你不能走,我还有话说。”

孟屋魂道“你说我听。”

小蝶目光移向远方,道“你当然知道这孩子就是那个人的吧?”

孟星魂道“嗯。”

小蝶道“我发现自已有该子的时候,我真恨,不但恨那个不是人的人,也恨自已,恨这孩子,我甚至下了决心,一等他生出来就把他淹死。”

孟星魂在听着。

小蝶道“但等他生下来后,我第眼看到他,看到他那张红红的丑丑的小脸,我心里的恨就变成了爱。”她声音如在梦中,慢慢地接着道“我看到他一天天成长,看着他天比一天可爱我抱着他喂奶的时候,也会感觉出他吸得—天比一天更有力,我忽然觉得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会暂忘记自己的烦恼和痛苦。”

孟星魂低低咳嗽几声,若不咳欧他热泪又将夺眶面出。

小碟道“那时跃我才知道这…辈子是绝不能离开他的,他虽然需要我,我更需要他为了他,什么痛苦委曲都可以忍受,我也决定忍受一生。”她黯然长叹,接着道“我既然舍不得孩子就不会有勇气离开那个人,那个人自己当然也知道,所以他从未想到我会反抗,会改变。”

孟星魂道“你……你变了?”

小蝶道“我的确变了若没有你,我也许永远不敢可是你给了我勇气,我才敢下决心—下决心离开他”

孟星魂的眼睛忽然明亮了,道“你……你真有这决心?”

小蝶面对着他,道:“我只问你,你要不要我?要不要我的孩

孟星魂忍不住拥抱起她,柔声道:“你说过,孩于是无辜的…。·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

小蝶道“真的?”

孟星魂道“当然真的。”

小蝶道:“我们以后也许会遇到很多困难,很多麻烦,你会不会后悔?”

孟星魂道“绝不后悔死也不后悔”

小蝶道:“死也不后悔?…

孟星魂道:“只要已活过死又何妨?只有跟你在一起,我才算

小蝶“嘤咛”一声扑人他怀里。

两个人紧紧拥抱,整个世界仿佛已被他们抱在怀里.

风轻轻地吹,雾轻轻地散,花轻轻地散发着芬劳。

小蝶忽然道“你喜不喜欢蝴蝶。”

孟星魂道“嗯,蝴蝶?”

小蝶道“嗯,蝴蝴我喜欢蝴蝶,因为我觉得有些人的命运就跟蝴蝶样,尤其是我。’

孟星魂道“你?”

小蝶道“有一天我发现我的丫将一只蝴蝶捉来夹在书里,心里中来很生气,我想不出那小丫头竟说出了一通很令我感动的道理。”

孟星魂道“她说什么?”

小蝶道“她说这蝴蝶虽因她而死却也因此而保存了它的美丽,它活得已有价值就算她不去抓这只蝴蝶,蝴蝶也迟早会死的,而且可能死得更惨……’她凄然一笑,接着道“所以我假如忽然死了你也用不着伤心因为我活得总算也有了价值,我知道你一定会永远记得我的。”

孟星魂抱得更紧,道“你怎么能说这种话?你怎么会死?”

小蝶不再说话静静地依偎在他怀里过了很久才轻轻道你先回去等我好不好?”

孟星魂道“你呢?”

小蝶道“我这里还有些东西要收拾,然后我就立刻带着孩子去找你。”

孟星魂沉吟着忽然接头,道“我还是在这里等你的好。”

小蝶道“为什么?”

孟星魂道:“我不放心。”

小蝶嫣然道“傻孩子,有什么不放心的,难道你还认为我会骗你?”

孟星魂道你当然不会骗我,可是万一有了什么意外…”

小蝶道“绝不会有意外,那个人暂时绝不会来,所以我要把这里的一切收拾妥当,要他以后永远找不到我。。

她轻抚着孟星魂削瘦的脸,柔声道“所以你尽可放心,我很快就会去找你无论如何都一定会找你,我已决定要跟你快乐地活在一起,就算只活一天,我也愿意!”

你若爱过,你就会懂得她的话,那么你也会同意,只要你能真心相爱的活一天,也是幸福的。

那已比跟你所憎恶的人活一辈子好得多。

孟星魂沿着这条小路慢慢地走回去。

路窄而崎昭,可是他却非走不可。

“每个人都得走完他自已的路。”

他本已习惯孤独,但现在他忽然觉得孤独竞是如此难以忍受。

他相信她一定会来但也不知为了什么,心里总仿佛觉得是种不样的预兆这种感觉非但使他精神恍忽简直已使他有点失魂落魄。

就算是条久经训练的猎犬,在怀春的时候也会变得反应迟顿的。

他竟完全没有发觉暗中有个人一直在跟着他。

这个人的眼睛充满了怨毒和嫉妒若是目光能杀人,孟星魂早已死在路旁。

直等孟星魂走远这人才慢慢走出来咬着牙,喃喃道:“你们一定要后悔我虽不杀你们但总有一天要叫你们后悔,为什么不早点死掉,我要叫你们活得比死还痛苦十倍。”

他语气中虽充满了怨毒,但却还是很平静。

在这种时候,还能保持平静的人,就表示只要他说出的话一定做得到。

孟星魂推开门,才发现高老大在屋子里。

她就经在床上,在小屋里黯淡的光线中她看来还是那么年轻,那么美。美得足以令大多数男人的呼吸停顿。孟星魂的呼吸似巳停顿。

高老大望着他吃惊的面色,嫣然道“你没有想到我会在这里?你吓了一跳?”

孟星魂只能点点头。

高老大沉下了脸道“以前你就算站在十丈外,也会感觉到这屋子里有人的.现在怎么忽然会变得迟钝了?是什么事令你改变的?”

孟星魂低下头,他无法解释.也不能解释。

高老大冷冷道“狐狸只有在怀春的时候才会落入猎人的陷阱,你呢?”

孟星魂道“我不是狐狸我是人。”

高老大道“人也有怀春的时候。”

孟星魂道:“这里没有陷阱,你也不是猎人。”

高老大道“我若是呢?”

孟星魂道:“你现在已经死了。”

高老大蹬着他,良久良久终于展颜而笑,道“你果然是跟以前一样,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她忽又问道“你知不知道有些人在背后叫你什么。”

孟星魂道“随便他们叫我什么都没关系。”

高老大笑了笑道“他们叫你“钉子’,无论谁撞上你,头上都会撞出个洞,连我都不例外。”

孟星魂道:“那么你就不该来,你要我做的事,我并未忘记。”

高老大道:“我来看看你都不行吗?莫要忘记,你小时候连一天都离不开我的。”

孟星魂又垂下头,垂得更低,过了很久,才长长叹了口气道“我不会忘记的永远都不会忘记。”

高老大柔声道“叶翔已来对我说过你的事,我既然知说你受了伤,怎么能不来看你?就算有天大的事,我也会抽空来看看你的。”

她笑了笑接着又道“我还记得有次你去偷人家田里的芋头,被人家养的狗在你腿上咬了两口,咬得你好几天都躺着不能动。”

孟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星·蝴蝶·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