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狂花》

第08章 名字叫“和尚”的女人

作者:古龙

藏花在济南城里住了很久,当然知道城北那块空地上的小吃摊,也就是前两天她和任飘伶带面具去解救白天羽的地方。

可是她实在想不到任飘伶不但知道这个地方,而且跟那儿的人都很熟。

黄昏未到,将到。

夕阳已染红了空地,小吃摊又开始一天的忙碌。

阴阳怪气的小伙计依旧阴阳怪气的整理桌椅,小吃摊的老板将一块块卤好的牛肉,猪脚从锅里捞起摆在柜子里。

天未黑,那已被油烟熏的灯笼却已燃起,这盏灯有点跟没点差不了多少。

小吃摊还未全部弄好,却己有五六个客人在等着吃了。

藏花他们来时,那位阴阳怪气的小伙计正好阴阳怪气的将面、菜放到那五六位客人桌上面。

看见任飘伶,那位阴阳怪气的小伙计居然像是变了个人,脸上居然有了亲切的笑容,而且还居然恭恭敬敬的弯了弯腰,陪着笑上前招呼他们坐。

“今天想来点什么?”

“你看着办吧。”任飘伶笑着说。

“还是老样子好不好?”

“好。”

“要不要来点酒?”

“今天晚上我还有事。”

“那就少来点。”伙计笑笑:“斤把酒绝对误不了事的。”

“好。”

“马上就来。”

小伙计又弯了弯腰,才带着笑走。

藏花看着离去的小伙计背影,不解的摇摇头:“我好像记得这里吃来吃去,一共只有两样莱。”

她回头看着任飘伶,又说:“他有什么好问的?”

任飘伶一笑,然后眨眨眼:“也许他只不过想听我说话。”

“听你说话?”藏花说:“有什么好听的?”

“有很多人都说我的声音很好听。”任飘伶悠然的说:“你难道没注意到?”

藏花立即弯下腰,捧住肚子,作出好像要吐的样子来,却又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这是我今年听到最好听的笑话。”藏花大笑。

“我忽然又想起了一句。”任飘伶淡淡的说:“这句话不但有趣,而且有理。”

“什么话?”

“一个女人若在你面前装模作样,那就表示她已经很喜欢你了。”任飘伶说。

“狗屁。”藏花大叫:“这种狗屁话是谁说的?”

“我。”任飘伶笑了笑。“当然是我,除了我以外,还有谁说得出这种有学问的话来呢?”

“有。”藏花忽然板着脸。“还有一个人。”

“谁?”

“猪八戒。”

东西很快的就送上来,除了牛肉猪脚外,居然还有各式各样的卤菜,只要你能想得出的卤茶,几乎都全了。

藏花看看这些菜,再看看小伙计,忍不住的问:“这里老板换了?”

“没有呀!”

“这里岂非只有牛肉跟猪脚?”

“还有面。”

“没有别的了?”

“没有。”

“奇怪,奇怪,我的眼睛是不是有毛病?”藏花揉了揉眼睛,“我好像还看见有别的卤菜?”

她再看着小伙计,又问:“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

“从锅里捞出来的。”

“这里不是一向只卖牛肉和猪脚吗?”藏花说,“怎么今天忽然变了?”

“没有变。”伙计笑笑:“因为今天你是跟任大哥一起来的。”

“如果我自己一个人来呢?”

“那就只有牛肉和猪脚。”

小伙计不等藏花再开门,立即扭头就走。

藏花怔了半晌,才开口问:“刚才那个伙计叫你什么?任大哥?”

“好像是的。”

“他为什么要叫你任大哥呢?”藏花说:“难道他是你兄弟?”

“行不行?”

“行,当然行。”藏花一笑:“看来任何人都可以跟你称兄道弟的。”

“是的,不过有一点却是很重要的,那就是一定要是个人才行。”任飘伶淡淡的说:“因为有些人根本不是人,只不过是行尸走肉而已。”

世上的确有种人,虽然活着,虽然是人,但一举一动郡仿佛被一根看不见的线牵着。

这种人从来就没有过过属于自己的生活,他的一切都遵照操纵着他的人的意思而活。

这种人千古以前就有,千年以后还是不会消失。

看着任飘伶定向黑暗处和五六个人交谈,然后再看着他走回来,藏花忍不住又问:“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个跛子也是你兄弟?”

“他不叫跋子,”任飘伶喝了口酒:“从来也没有人叫他跋子。”

“别人都叫他什么?”

“张半城。”

“他的名字就叫张半城?”

“他的名字叫张继平,但别人却都叫他张半城。”任飘伶说。

“为什么?”

“因为这城里本来几乎有一半都是他们家的。”

“现在呢?”

“现在只剩下了这一块空地了。”

“这块地是他的?”藏花怔了怔。

“是的。”

“他已经穷成这个样子,为什么不将这块空地收回来自己做生意?”

“因为他怕收回了这块空地后,上到了晚上就没有地方可走。”

“所以他宁可穷死,宁可看着别人在他这块空地上发财?”藏花问。

“他并不穷。”

“还不穷?”

藏花转头看着黑暗处的张半城,他身上的衣服几乎可以送到垃圾堆里去了,脚上的那双鞋可以称之为“夏天极品”的“凉快鞋”。

看着他一身的装扮,藏花摇摇头:“他这样不叫穷,要怎么样才算穷?”

“他虽然穿得破破烂烂的,虽然将半城的地全都卖了,却换来了半城的朋友。”任飘伶说:“朋友是金钱买不至的,所以他就叫张半城。”

任飘伶看着藏花,又说:“所以他还是比别人都富有得多了。”

——在某些人看来,有朋友的人确实比有钱的人更富有、更快乐。

藏花叹了口气,摇摇头,举杯干完,才说:“这么样说来,他也可以算是一个怪人。”

“就因为他是个怪人,所以我才常常会从他嘴里听到些奇怪的消息,奇怪的事。”

藏花的眼睛一亮:“今天你是不是也听到了一些奇怪的消息?”

“朋友多的人,消息当然也多。”

“你听到了什么消息?”

“他告诉我,城西外有座废墟。”

“废墟?”藏花一怔:“你觉得这消息很奇怪?只有一辈子没有看见过废墟的人,才会觉得这消息奇怪。”

她笑了笑,接着又说:“可是连只猪都至少看过废墟。”

“他还告诉我,废墟里有二朵花。”

“原来这个猪非但投有见过废墟,连花都没有见过。”

任飘伶不理她,接着又说:“他又告诉我,这个废墟二十年前是南郡王皇甫擎天的妻子所住的地方。”

藏花的眼中已有光芒闪起。

“他还告诉我,这朵花是二十年前皇甫擎天的妻子失踪后才长出来的。”

“它是朵什么样的花?”藏花巳开始觉得这个消息有点趣了。

“不知道。”

“不知道?”

“从来就没有人见过这种花。”

“它长得什么样子?”

对于花类,再也没有人比藏花更懂,更清楚。

“它没有叶子,也没有根。任飘伶说:“它是从废墟阴暗处的蔓状植物根部长出的一种花。”

“没有叶子,没有根?”

“它的籽不大,发芽后冒出花干。”任飘伶说:“得好几个月才能发育成熟,每年开一次花,只盛开四天,随即凋谢,开的花却有如包心莱般大。”

“这么大的花?”藏花吃了一惊。

——世上最大的花朵究竟有多大?

“花的外形艳丽,五大花瓣上有抚状突起,所以花瓣太重,上有时边缘会下垂。”任飘伶说:“这种花你见过吗?”

“没有。”藏花说:“不过我听说过。”

她又喝了杯酒,才接着说:“在遥远西方的一个属于热带雨季的国度里,有一种花,没有叶子,没有根,它开的花朵大约有五、六岁小孩的高度那么大。”

“在他们国废里,这种花叫什么名字?”

“霸王花。”藏花说:“用他们的语言来说的话,就叫‘拉俄斯·阿诺’。”

“这是什么意思?”

“据说是二个人的名字。”藏花说:“是头一个发现这种花的人的名字。”

“所以他们国度里的人就叫这种花为‘拉俄斯·阿诺’。”

“是的。”藏花说:“所以在废墟里长出来的花,一定也是属于这种的花。”

“他除了告诉你这些事件,还告诉你一些什么?”藏花有点兴奋的问任飘伶。

“我记得好像有人说这些消息一点也不奇怪。”任飘伶淡淡的说:“你又何必问呢?”

“谁说这消息不奇怪,谁就是猪。”藏花嫣然一笑。

任飘伶笑笑,接着又说:“明天是皇甫擎天的妻子多踪恰满二十年的日子,也是那朵花盛开的第一天。”

“所以皇甫擎天明天一定会去废墟?”

“一方面是去追忆,一方面去赏那朵旷世奇花。”藏花说。

任飘伶点点头。

“那么明天也是谋刺南郡王的好日子?”

“大概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日子了。”任飘伶说:“皇甫每年的明天都会到废墟去,而且一定是独自一个人去。”

藏花沉思了一会儿,才缓缓的喝口酒。“看来济南城的这场好戏主角,一定是南郡王了。”

任飘伶虽然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他只是浅浅的喝口酒。

藏花将目光落在远方的黑暗中,忽然开口:“这里岂非已很靠近‘南郡王府’?”

“很近。”

“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去王府内,将我们得知的事告诉皇甫呢?”藏花说:“还等什么?”

“等一个人。”

“等谁?”

“一个值得等的人。”

“为什么要等他?”

“因为我非等不可。”

“他就有那么重要?”藏花问。

“嗯。”

“他是不是有什么很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

“嗯。”

“这个消息也是关系到皇甫的事?”

这次任飘伶连“嗯”都懒得“嗯”了,他慢慢的喝了杯酒,慢慢的拈起个鸭肫,慢慢的嚼着。

“你究竟想等到什么时候?”

“等到人来的时候。”

“人若不来呢?”

“就一直等下去。”

“那个人难道是你老子?”

“我不是他老子。”声音来自藏花的身后。“最多也只不过能做他老娘而已。”

这个声音嘶哑而低沉,但却带着种说不出的诱惑力,甚至连女人听到她的声音,都会觉得很好听。

藏花一回头,就看见了一个女人,一个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女人,那个女人的样子,藏花还真找不出字句来形容她。

夕阳早已没人,月亮不知何时已悄悄的高挂天空。

月光照到空地上己变得清清冷冷的,这个女人就这样懒懒散散的站在清冷的月光中,不言不语。

她脸上并没有带着什么表情,连一点表情都没有,既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动,甚至连指尖没有动。

但也不知为了什么,藏花一眼看过去,只觉得她身上每一处都好像在动,每一处都好像在说话,都好像在叙述着人生的悲欢离合。

尤其是她的那双眼睛,朦朦胧胧的,半张半盒,黑白难辨,看上去好像都永远没有睡醒的样子。

但这双眼睛在看着你的时候,你立刻会觉得她仿佛正在向你低诉着人生的寂寞和凄苦,低诉着一种缠绵入骨的情意。

无论你是什么样的,都没有法子不同情她,但等你想要去接近她的时候,她忽然又会变得很遥远,很遥远……

就仿佛远在天之涯,海之角,远在虚无飘渺的云山之间。

藏花从未见过这样的女人,但她却知道,像这样的女人正是男人们梦寐以求、求之不得的女人。

花漫雪的风姿也很美;但和这女人一起,花漫雪就会变得简直是个土头土脑的乡下小姑娘。

“原来任飘伶等的人就是她。”

突然一股莫名的气冲上藏花的心深处,但她却也不能不承认,这个女人的确是个值得等的人,也值得看的女人。

任飘伶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名字叫“和尚”的女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怒剑狂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