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狂花》

第01章 三少爷和他的剑

作者:古龙

“很好,很好,魔剑一发,必见血光,你已经能择人而发马克思主义和语言学问题斯大林写于1950年6—7月 ,我大概就快摆脱魔意了,小朋友,请过来一谈。”

苍老的声音,发自破旧的茅停里。

一听见这个声音,甲子他们立刻脸现尊敬之意,连忙躬身低头。

白天羽含着询问之意看向谢小玉,向她求证这说话的人,是不是就是谢晓峰。

他从她的眼中得到证实,但也看出一丝恐惧,他不禁奇怪了,谢晓峰是她的父亲,女儿见了父亲,又有什么好怕的。

不过白天羽并没有去想那么多,他是来找谢晓峰的,已经找到了,正好前去一决,于是他跨步走向茅亭。

看见白天羽一动,谢小玉略一犹豫,正想跟上去时,突听到谢晓峰的声音:“小玉,你留下,让他一个人过来。”

这实在是一座很简单的茅亭,亭中空无一物,除了两个草蒲团之外。

蒲团是相对而放的,一个灰衣的老人盘坐在上,另一个当然是为白天羽而放的。

白天羽终于看见了这位名震天下的传奇性人物,而对着谢晓峰,他自己都说不上是什么一种滋味。

看见一个自己要挑战的人,胸中必然是燃烧着熊熊的烈火,鼓着激昂的斗志。

但是白天羽没有。

面对着一个举世无双,众人公认的第一剑客,心中也一定会有着一点兴奋,或是钦慕之意。

但是白天羽也没有。

听声音,谢晓蜂是老了。

论年龄,谢晓峰约莫是五十多不到六十,以一个江湖人来讲,并不算是很老。

但是见到了谢晓峰本人之后,连他究竟是老?是年轻?都无从辨白了。

谢晓峰给白天羽的感觉,就是谢晓峰白天羽听过不少关于谢晓蜂的事,也想过不少谢晓蜂的事,甚至从小的时候他就己立志长大一定要找谢晓峰,在未见谢晓蜂之前,他已经在脑海中构成了一副谢晓峰的形象。

现在出现在眼前的谢晓峰,几乎就是那构想的影子。

第一眼,白天羽直觉上是谢晓峰是个老人。

因为他的声音是那么的苍老,他又穿了一袭灰色的衫子,踞坐在蒲团上,仿佛是一个遁世的隐者。

白天羽首先看见的是谢晓峰的眼光,他的眼睛看来那么的疲倦,那么的对生命厌倦。

但是再仔细看一看,才发现谢晓峰并不老,他的头只有几根发白,他的脸上没有皱纹,皮肤还很光泽细致。

他的轮廓实在很英俊,的确够称得上是美男子,无乎他年轻时会有那么多的风流韵事流传世间。

就光以现在来讲,只要他愿意,他仍然可以在女人间掀起一阵风暴,一阵令人疯狂的风暴。

虽是一个草垫,但放在主人的对面,可见谢晓峰是平等的身份看白天羽的。

这已经是一种很了不起的敬意了,够资格坐上这垫的,只怕举世间还没有几个人。

要是换了从前,白天羽一定会感到忸怩或不安的,但是现在,他已雄心万丈,自认为除了自己之外,已没有人能与谢晓峰平起平坐,所以他很自然的坐了下来。

“很好。”谢晓峰看着他,目露嘉许之意:“年轻人就应该这个样子,把自己看得高一点,把自己的理想定得高,才会有出息。”

这是一句嘉许的话,但是语气却像是前辈教训后辈。

白天羽居然也认了下来,事实上他也非认不可,谢晓峰的确是他的前辈。

就算等一下他能够击败谢晓峰,也是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谢晓蜂仔细的打量了白天羽:“我看得出你不是个喜欢多话的人。”

“我不是。”

“我以前也不是。”谢晓峰笑了笑,但是语气中却有着落寞的悲哀:“但是我现在却变了,变得多话。”

人一上了年纪,话就会变得多,变得嘴碎。

“不过那也只有在这个地方,我才会变得多话。”谢晓峰说:“没有人的时候。我经常会一个人自言自语说给自己听,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我不喜欢猜谜。”

这是一句不礼貌的话,但是谢晓蜂居然没有生气,而且还笑嘻嘻的说:“不错,年轻人就要直截了当的说话,只有年纪大的人才会拐弯抹角,一句最简单的话,也要绕上个大圈子,说一串话。”

——是不是因为上了年纪的人,自己知道末日己无多了,假如再不多说几句,以后就无法开口了?

但是以白天羽现在的年纪,绝不会有这种感受的,不过,谢晓峰的问题,还是很耐人寻味的。

为什么一个天下闻名的第一剑客,会变得如此唠唠叨叨的样子呢?

为什么只有在这儿,他才会如此呢?

白天羽虽然不再欢猜谜,却也忍不住的想以自己的本事去得到这个答案,所以他的眼光飘向四周。

这儿的确不是一个令人很愉快的地方,这儿到处充满了荒凉、颓败、萧索、消沉,到处都有死亡的气息,没有任何一点生气。

任何一个意气飞扬的人,在这儿耽久了,也会变得呆滞而颓丧的。

但是,这绝不会是影响谢晓蜂的原因。

一个对剑道有高深造诣的人,已经超乎物外,不会再受任何外界的影响了。

所以白天羽还是找不到答案。

幸好谢晓峰没有让他多费脑筋,很快的自己就出了答案:“因为我手中没有剑。”

这简直不是答案。

手中有没有剑,跟人的心境有什么关系?

胆小的人,或许要靠武器来壮胆,但谢晓峰是个靠剑壮胆的人吗?

白天羽对于这个答案仿佛很满意,至少,他懂得其的意思。

谢晓峰是个造诣登峰造极的剑客,他的一生都在消磨,剑已经是他的生命、他的灵魂。

手中无剑,也就是说他已没有了生活、没有了灵魂。

谢晓峰如果把他生命中属于剑的部分去除掉,那么他剩下的也只有是一个平凡而衰弱的老人了。

看看白天羽脸上的表情,谢晓峰知道他已了解到那句话的意思,因此显得很高兴,

“我们可以继续谈下去。”谢晓峰说:“否则,你不会对下面的话感到兴趣的。”

白天羽有点激动,谢晓峰的话无疑已将他引为知己。

能被人引为知己,总是一件值得愉快的事,但能够被谢晓峰引为知己,又岂是愉快所能代表的。

“事实上我这二十年来,已经不再佩剑了。”谢晓峰淡淡的说:“神剑山庄早先虽有一柄神剑,也早已被人投入河底。”

这件事白天羽知道。

那是在谢晓峰与燕十三最后一战,燕十二穷思极虑,终于悟出了他的第十五剑,天地间至死至杀之一剑。

这一剑击败了无敌的谢晓蜂,但是死的却是燕十三。

燕十三自己杀了自己,为的也是毁灭掉那至死至恶的至毒的一剑。

“神剑虽沉,但神剑山庄之名仍在。”谢晓峰说:“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我知道。”白天羽点点头:“那是因为你的人还在。”

剑术到至上的境界,己无须手中握剑,任何东西到了手中都可以是剑。

就算是根树枝,一根柔条,甚至于是一根绣花的丝线,都可以拿来当剑。

剑已在谢晓峰心中,剑也就无所不在。

谢晓峰的话很难懂,但白天羽偏偏已经达到了这个境界,所以他懂,但是谢晓峰的下一句话却更难懂了。

“我的手中没有剑。”

还是重覆先前的那句话,意境却更深了。

“为什么?”

这是很蠢的问话,任何一个不懂的问题,都是以这句话来发问的。

在此时此地,问出这句话,也只有白天羽才问得出,因为他已对谢晓峰的话完全懂了,才会这么问。

白天羽原没有打算会得到答案,他知道这必然牵涉到别人的隐私与秘密,但是谢晓峰却意外的给了他答案。

谢晓峰用手指了指那两座荒坟。

坟就在院子里,进了门就可以看见,如果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白天羽也该早发现了,何以要等到谢晓峰来指明呢?

但是经谢晓峰指了之后,白天羽才知道答案一定要在亭子里才能找到的。

坟是普通的坟,是埋死人的,它还有特异之处,就在它所埋葬的人。

一个不朽的人,可以使坟也跟着不朽,像西湖的岳王墓、塞外的昭君墓等。

名将忠臣烈士美人,他们的生命是不朽的,他们的事迹刻在墓碑上,永供后人垂悼。

这院子里的两座坟上都没有墓碑,墓碑竖在茅亭里的栏杆上。

只是两块小小的木牌,一块在左,一块在右,从亭子里看出去,才可以发现这两块小木牌各对着一座荒坟,好像竖在坟前一般。

“故畏友燕公十三之墓。”

“先室慕容秋莹之墓。”

燕十三是曾经击败过他的人,慕容秋莹是他的妻子,也是他此生最大的死仇大敌,她不知道用了多少方法,几乎将谢晓蜂置于死地。

虽然这两个人都死了,但是谢晓峰并没有忘记他们,所以谢晓峰要说在这地方,他的手中无剑。

谢晓峰虽然天下无敌,却曾败在这两个人手中。

慕容秋莹不知使他失败了多少次,燕十三虽只击败他一次,却使他永远无法再扳回,所以讲晓峰才把此地命名为“藏剑居”。

不管他的剑多么利,多么快,但到了这儿,却已全无锋芒。

不管谢晓峰的生命中有多么辉煌的光彩,但是在这两个人面前,他永远是个失败者。

看着谢晓峰,白天羽心中不由起了一份由衷的尊敬。

那两人都已死了,然而谢晓峰却设置了这样的一个地方来激励自己。

他为的是什么?

燕十三和慕容秋莹都不是很值得尊敬的人,谢晓峰把他们葬在这里,绝不是为了纪念他们。

他为的是什么?

这次白天羽也没有再问为什么,他无须问,似乎已经知道了答案,他默然了很久,才站了起来,才开口:“我这次是来找前辈决斗的。”

“我知道。”谢晓蜂点了点头:“已经很久没有人来找我决斗了。”

“我不是为了成名。”白天羽说:“我是真正的想找前辈一决。”

“我知道,你最近已经是个大名人了。”谢晓峰笑着说。

“以我在剑上的造诣,我以为可以和前辈一较上下了。”

“你太客气,你应该说可以打败我。”

“可是现在我却无法对前辈拔剑。”

“是为了我此刻手中无剑?”

“这倒不是。”白天羽说:“此刻任何人都可以杀死前辈。”

“不错。”谢晓峰说:“我所以才要门口设置禁戒,不让人进来,因为在这里,我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

“但是我知道,出了这个地方,我必然不是前辈的对手。”

“那也不一定。”谢晓峰淡淡的说:“决斗之胜负是很难说的。”

白天羽再仔细的打量了谢晓峰一番,然后抱剑一拱:“我输了。”

白天羽从七岁开始练剑,每天至少练八个时辰,然后还要练一个时辰的拔剑,至今他已二十三岁了,已经练了十六年。

他练剑、苦学,为的就是成名,为的就是他的姓。

——他姓白,手中又有“春雨”剑,他跟昔年魔教教主白小楼有什么关系呢?

几乎可以说打败谢晓峰,是他从小就有的心愿,为了打败谢晓峰,他不知吃了多少苦?流多少血?

如今他终于面对谢晓峰,他来此是要跟谢晓峰决斗的,可是现在他却忽然说出:“我败了。”

听见这三个字,谢晓峰并没有谅讶之意。

“打扰前辈,多谢前辈指点。”白天羽心平气和的说。

谢晓峰注视着白天羽:“你今年几岁?”

“二十三。”

“你很年轻,我今年已经五十七了。”谢晓峰笑了笑:“我是在四十七岁那年,才建了这藏剑居,你足足比我早了二十四年。”

“可是前辈在此已经十年了。”

“不,我在此地的时间并不多,经常还要出去走走,我这好动的习惯还是改不了。”谢晓峰说:“你比我幸运。”

“我比前辈幸运?”

“是的。”谢晓峰点点头:“我一直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三少爷和他的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怒剑狂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