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狂花》

第02章 雨中的花朵

作者:古龙

今早有雨,微雨。

花朵在雨中悸动,人也在雨中。

皇甫擎天持着抽纸伞,站在那朵“霸王花”前,凝视着花朵。

雨点打在袖纸伞上,然后顺着伞面滑下,再落入土里。

花长在废虚的墙角边,是淡黄色的,有五片花瓣,花苞发出淡淡的香味,就仿佛*女的骨香。

这朵花实在是够得上“霸王”这两个字,它的高度恐怕不止是五岁小孩,大概有七岁小孩的高度那么高。

它没有叶子,只有花朵和花枝,花枝大极有手臂那么粗。

皇甫真怀疑它的枝是否撑得住那么大的花朵,可是事实上它不但撑住了,而且已撑住好几年了。

这场雨不但给大地带来了滋润,也洗去了废虚那么多年的尘埃,却无法洗掉皇甫脑海里的回忆。

痛苦的回忆,也是甜蜜的回忆。

在这个世界上,凡事物久了都会变淡,包括爱情在内,唯独“回忆”,不但不会变淡,反而越久越浓。

越浓就越痛苦,痛苦加深,回忆就越浓。

尽管回忆是痛苦的,人们却愿意去享受。

因为无论多么深的痛苦里,总有那么一丝甜蜜。

皇甫虽然看着花朵,印入眼廉的却是那一幕幕回忆白影像。

所有的影像都有一个人,一个有着修长的腿的女人她的长发并没有随风飘扬,而是梳成马尾巴,随着她的跳跃而荡动,就仿佛是春风中的杨柳。

皇甫擎天的心虽在绞痛,但他的嘴角却有着一丝甜蜜的笑意。

二十年前的那次决斗,虽然造就了他的功名,却令他失去了他最心爱的人。

如果时光能倒流,往事能重演,他是否还会像二十年前那样的做呢?

会不会?

——为什么回忆总是那么令人心绞如刀割?

回忆不但令人心痛,也使人的警觉都松懈了,甚至于反应都迟钝了。

如果换作平时,皇甫还未踏入废虚,就已经发觉这废虚里充满了杀机,可是现在他不但没有发觉,甚至于人出现在他眼前,他也都没有看见。

皇甫的眼前,只有那朵霸王花,怎么会有人呢?

人又是从哪里出现的?

藏在地里?躲在墙里?

细雨在飘,花朵在悸动

,本来只是轻微的震动,可是现在却突然变得快速而激烈,然后又突然并迸而碎开。

纷飞的花瓣中,有一瘦小的人影从花苞里冲了出来。

他的手上有光芒在闪。

暗青色的光芒。

一种带有剧毒的光芒。

在这么冷不防之下,在这么近的距离,在这皇甫心情最恍惚的时刻,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杀手,一个手中持有剧毒武器的一流杀手,有谁能躲得过?

就算是在皇甫巅蜂状态之下,也无法闪过这样的攻击,更何况除了花中之人外,皇甫的背后还有两把剑。

两把破风而来的快剑,一长一短,一左一右的刺向皇甫的两侧。

一切都在瞬间发生,也在瞬间就结束了。

然后大地只剩下静。

死亡的静。

静的死亡。

一切都在皇甫心情最恍惚时发生,也在皇甫还未搞清楚时就结束了。

当花朵迸裂,人飞跃而起时,皇甫就知道自己绝对无法躲过这一攻击,他正想勉强往后退时,又发觉背后两侧有两股寒气直逼而人。

他知道己无法再动了,不管他往哪个方向动,都逃不过这前后的夹杀。

他知道自己这次一定死定了,可是他却没有死亡的恐惧,他突然感到一片空白。

脑海里、心深处都没有任何的杂念,只有一片空白,那种感觉是无法用言语形容出来的,也只有身历其境的人才会有那种感受。

——死亡并不象想像中那样恐怖。

皇甫没有害怕,他忽然笑了,忽然露出一种只有在得到解脱时才会有的笑容。

就在他笑容刚现,突然由土降下了一条人影,然后他就听见“当、当”的两声断剑声,马上又接着听见两声惨叫声。

人影未落,他手中的武器,看来仿佛是“锁剑钩”这一类的武器,已锁住了那一长一短破空而来的剑。

断剑声刚响起,就见那落下的人影一个回身,那两支被锁住的断剑也就忽然脱锁而射出,射向那拿一长一短剑的人。

断剑由他们两个的咽喉射人,由后颈飞出,这时才听见他们的惨叫声,才看见他们的鲜血迸飞。

落下人影再一个回身,人已从皇甫背后转至他们面前,在转动时,仿佛看见他手中的锁剑钩被他自己拆开,又仿佛没有看见他在拆。

等转到皇甫面前时,人影手中的锁剑钩已不见了,换上的是一把刀。

一把弯弯的刀。

然后就看见那把弯刀,由下往上,剖出了一道弯弯的光芒。

弯得就宛如上弦月。

光芒一现,惨叫声又响起。

那个由花朵中窜跃而出的人,立刻也像弯月般落下,然后大地就忽然静了下来。

静的死亡,死亡的静。

细雨很快的就将尸骨上的血冲淡了,冲走了,冲没有不。

三具尸骨脸上都带着面具。

带着魔鬼的面具。

皇甫没有看尸骨,他在看站在面前这个救他的人。

这个救皇甫的人没有看皇甫,他在看皇甫的背后。

皇甫的背后有什么?

难道还有刺客?

皇甫的背后有人,一个人,不是刺客,是载思。

载思笑了笑,然后轻拍两掌:“好,好一个任飘伶。”

载思说:“好,好一把‘泪痕’。”

原来这个突然出现救皇甫的就是任飘伶。

皇甫凝注着任飘伶突然开口:“你就是任飘伶?”

“是的。”

“你就是那个江湖上最贵的刺客任飘伶?”

“也是最穷的刺客。”任飘伶笑了笑。

“听说只要有钱,你谁都杀?”

“传闻错了。”任飘伶说:“我有三不杀。”

“哪三不杀?”

“人不对不杀,不高兴不杀。”

“还有一不杀?”

“太高兴了也不杀。”

皇甫看着他,突然大笑了起来:“难怪你会是最穷的刺客,任何做刺客的人,有你这三不杀,他一定会穷死了。”

“我虽然还没有穷死,不过也快了。”任飘伶笑笑:“如果没有今天这一桩生意,到了晚上,我大概就会穷死了。”

“我请你接这桩生意的?”皇甫问。

“不是你,是你的银子。”

“我的银子?”皇甫微愣:“那么是谁将我的银子付给你的呢?”

“我,当然是我。”载思走前。

皇甫没有回头,他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淡淡的说:“为什么每次你要做的事,我总是都等到事后才知道呢?”

载思还没有回答,任飘伶却忽然开口:“奇怪,奇怪?”

“什么事奇怪?”

载思冷哼一声:“魔教的人总是见不得人的。”

“不对。”任飘伶说:“他们为了今天的谋杀,一定计划了很久,而且一定练习很多次,他们这一次的行动,一定是绝对要求百分之百的成功。”

任飘伶盯着尸体,又说:“谋刺一定要成功,那为什么还要戴面具呢?”

听任飘伶这么说,载思也觉得奇怪了。

“戴面具的通常意思是什么?”任飘伶问。

“为了不让人认出自己是谁。”回答的一定是载思。

“他们一定要求谋刺一定要成功,既然会成功,又为什么要戴面具呢?”任飘伶又盯着尸体的面具:“难道……难道他们这么做,只是为了——”

载思忽然蹲下,伸手慾揭开面具。

“我想你就算揭开面具,也一定看不出他们的脸。”任飘伶又说。

载思顿了顿。问:“为什么?”

“他们戴面具一定是怕我们认出他们是谁。”任飘伶说:“他们的主人也一定会猜到他们一死,我们一定会揭开面具看的。”

任飘伶转头看着载思,又说:“他们的主人一定会算到这一点,你想他还会让他们的脸,清清楚楚的让我们看见吗?”

揭开面具,果然无法看出他们的脸。

他们的脸上已看不见肉了,只剩下白骨,肉耳被一种葯物毁得都烂掉了。

葯就藏在面具里,他们一死,葯就流出,立即将他们的脸毁得惨不忍睹。

“好毒的手段。”皇甫开口:“连人死了都不放过。”

载思盯着尸体看了很久,才缓缓站起,等站定了才开口:“我错了。”

“你错了?”皇甫说:“你也会做错?”

“会。”载思点点头:“这次我不但算错了,而且错得很厉害。”

“你错在哪里?”任巩伶问。

“他们今天的主要目标并不是南君王。”

“不是我,是谁?”皇甫问。

载思回过头,看着皇甫。

“你记不记得和珠宝一起送来的那封信上写的是什么?”

“记得。”皇甫说:“欣闻王爷分别二十年之女儿,将重返身边,在下等不胜欢再,今特送——”

皇甫忽然说不下去,因为他忽然想到一件可怕的事,他看着载思,忽然转头慾走。

“来不及了。”载思说:“我相信她一定不在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怒剑狂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