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狂花》

第07章 是谁杀了心无师太

作者:古龙

一剑划出,带着种奇诡的弧度闪出一道弯弯的光芒,如水中的倒月。

鲜血溅出,如春风吹过。

春风拂面,水波粼粼,水中的倒月仿佛在扭曲,仿佛在伸展,又仿佛在扩散。

扩散……扩散,扩散至无痕。

银虎的瞳孔也在扩散,就从左眼看到自己的右眼时,瞳孔就开始扩散,然后他的人分成两半倒下。

好快的一剑,好魔的一剑。

一剑不但削破了一百多个暗器,也同时将银虎分成两半。

剑仍留在白天羽的后背肌上,他只上前走了一步,就离开了那一剑,然后他慢慢的回过身来。

一回过身,他就看见一双泪珠满眶的眼睛在看他。

这双眼睛里竟然充满了无限的情意,但在情意中却又带着种似悔恨,似无奈的光芒。

白天羽也在看着这双眼睛,他的脸上没有一丝怒意,也没有惊讶,只是他的眼睛里有种似了解,似原谅的神情。

两个人就这样默默的看了很久,很久,也不知过了多久,白天羽才叹了口气,才开口:“我就知道是你。”

“是我。”

“也只有你,才能设计出这个阵式,也只有你,才能刺出这一剑,也只有你,才会——”

“才会在紧要关头停住这一剑。”眼睛里的情意又浓了:“你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原因吧?”

白天羽无语。

也只有聪明的男人,才会在这种情形,面对这种问题而保持沉默。

可是她似乎不愿他的这种回答,所以她又问一次,“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吗?”

白天羽己无法不再开口了,他先叹了口气:“一剑既刺出,又为什么要停下呢?”

这算是什么回答?

但也只有聪明的男人,才会这样回答。

她似乎也很满意这种回答:“为了你,也只有你才能让我将那一剑停住。”

白天羽在听,他只能听。

“我费了那么多的地血下,那么多的人力,为的就是要置你于死地。”她柔柔的说:“可是当我那一剑刺进你的身体时,我忽然发觉我的心也有一把剑在刺。”

她眼中的情已如雾般,她凝视着他,又说:“我那一剑虽然刺在你身上,可是却比刺我自己还要令我心痛、心绞,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吗?”

这个问题又怎能回答?

“那是因为我爱你。”

“我爱你,”多么俗气的三个字。

可是除非你听过,除非你说过,要不然你无法知道这三个字中包含了多少的无奈?多少的辛酸?多少的甜蜜?

多少的痛苦?

要说出这三个字前,你必须经过一段多么漫长、多么痛苦的过程。

说出这三个字后,你必须接受那不可知的未来了是甜蜜?是更痛苦?是无奈?是更辛酸?

千年以前,就有很多人说过这三个字。

千年以后,还是会有很多人说这三个字。

不管你是说,或是听,你只有新身经历,才能了解到这三个字的无可奈何。

“那是因为我爱你。”

面对着这样的一个女人,面对着这样的一句话,白天羽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这时远方飘来的乌云已遮住了夕阳。

黄昏将尽,未尽。

暴雨还没有来,狂风却日吹起了。

狂风吹着窗户,窗户在响,大门也在响,整个无心庵除了藏花外,似乎只剩下风声了。

她看着神桌上的观音,一步一步往外退,她并不是怕,只是不喜欢这种阴森森的感觉而已。

风还在院子里吹着,空荡荡的大殿里,只有藏花一个人,她忽然发现这大殿好大。

屋子越大,越会令人觉得自己渺小孤单,越会令人产生一种恐惧感。

藏花忽然转身往院子冲了出去。

外面好大的风,藏花刚冲出大殿,又有一阵狂风卷起,卷起了漫天发丝。

千千万万根的头发丝突然一齐向她卷了过来,卷上了她的脸,缠住了她的脖了。

轻轻的,软软的,冷冷的,就好像是千千万万双鬼手在摸她的脸,在扼住她的咽喉。

藏花从来就没有怕过什么,可是现在这种情形却令她呼吸停顿,她突然凌空一个翻身,退回了大殿里去。

“砰”的一声,用力关上门,用身子抵住,过了很久她这口气才透了出来。

风还在呼啸,一扇窗户枝风吹开,接着就是霹虏一声,黄豆般的雨点跟着下了起来。

暴风雨终于来了。

藏花望了望这空洞的大殿,忽然大声叫道:“任飘伶,你在哪里?”

天色阴冥,大殿里更暗。

藏花正想找找看有没有蜡烛之类的东酉时,突然听到身后响起了一阵很奇怪的声音,听来就仿佛是竹帘卷动的声音。

她迅速转身,立即过看到本来垂在墙壁上的竹帘,此刻竟慢慢的向上卷了起来,就好像有双看不见的鬼手,在上面慢慢的卷动看竹帘。

藏花就算胆子很大,也不禁毛骨悚然。

竹帘卷起,墙上出现了一个门,门里黑漆漆的,看不见什么东西。

“什么人?出来。”

没有回声,根本就连人影都没有。

藏花咬了牙,一步步的朝门走过去,虽然走得很慢,但总算还是走进了这个门。

门后面是间密室,连窗户都没有,所以光线更暗,但隐隐约约的还是可以看见一个人盘膝坐在地上。

一个光头的人。

藏花再走前一步,仔细的看着这个光头的人。

一个尼姑。

藏花发现这个光头的尼姑竟然是刚才掉到地下去的那个心无师太。

心无师太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她既然在这里,任飘伶呢?

“喂,你怎么会在这儿呢?”藏花大声说。

心无师太不响,也不动,连眼睛都懒得张开,像是忽然变成了个聋子。

“你用不着装聋作哑”藏花冷笑:“你就算不开口,我也要敲破你的脑袋。”

心无师太依旧不言不语,好像是故意要装聋作哑。

“你以为我不敢?”

藏花大小姐的脾气一发作,天下还有什么她不敢的做的事呢?

她一下子就冲前,真的在心无师太的头上敲了一下被她一敲,心无师太的身子摇了摇慢慢的倒下。

“你干什么?”藏花冷笑:“想装死?”

她一把扭住心无师太的衣襟,将她扭起。

心无师太的脸本来是又亮又红,现在却已成了死灰色的。

死灰色的脸上,有一缕鲜血慢慢的流了下来,从她的额角上流下来,流过眉眼,沿着鼻子流到嘴角。

心无师太真的死了。

藏花一惊,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她一退,心无师大就向前倒下。

一趴下,藏花才发现她头顶上有个小洞,鲜血就是从这个小洞流出来的。

“这个洞难道真的是我敲出来的吗?”

绝不是。

藏花对于自己下手的轻重很清楚,更何况心无师太全身已僵硬,显然已死了一阵子了。

是谁杀了心无师太的?

难道是任飘伶?

如果是他,那么他的人呢?

不管怎么样,先离开这要命的鬼屋子再讲,藏花回身想走出,才发觉这密室的唯一一扇门,不知何时已被人关上了,而且还从外面锁着。

随便她怎么用力也推不开,用脚踢呢,差点连脚趾都踢断。

这扇门并不是铁门,但这见鬼的木头门却简直比铁还要硬,现在就算藏花手里有把刀,也未必能将门砍开。

四面的墙更厚。

藏花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只落入陷阱的野兽,不但愤怒、恐惧,而且还有种说不出的悲哀。

最悲哀的是,她连制造陷阱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暴雨从破裂的屋顶打了下来,狂风从王家祠的陈旧大门外吹了进来。

风雨交加的袭上了她的发丝,她的衣裳,她的身体,却洗不掉她眼睛中的浓浓情意。

面对着她满眼的浓情,面对着她满眼的蜜意,白天羽的心都酸了,也醉了。

——又有哪个男人面对着这么柔情蜜意的阵子而不醉的?

“何苦呢?”白天羽又叹了口气:“值得吗?”

“这种事又何止是‘何苦’、‘值得’能解释的?”她轻轻的说:“我知道,从一开头,你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你心上,可是我不在乎。”

“如果……如果在神剑山庄里,你不穿着那身衣裳,不对我说那些话,或许……”

原来这个眼中充满柔情爱意,拿剑刺白天羽的人,竟是谢小玉。

“或许怎么样?”谢小玉凝注着他:“或许结果还是一样。”

“也许。”白天羽笑了笑:“也许不一样。”

这个答案没有人会知道的。

事情没有发生,又怎么会有人预知结局呢?

白天羽也在注视着谢小玉,他忽然问:“既然你想杀我,在神剑山庄时,有那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不在那里下手呢?”

在神剑山庄里,谢小玉的确有很多很好的机会杀白天羽,有的机会还根本不须要她本人动手的。

“在神剑山庄杀你,不就等于告诉全江湖的人,你己死在神剑山庄了吗?”

——死在神剑山庄里,就等于死在谢小玉手里,因为每个人都知道三少爷不会杀白天羽的。

“而且我们不能让你死要神剑山庄,一定要你死在这里。”谢小玉说:“你死在这里,我们的下一个计划才能实行。”

“什么计划?”

“我会告诉你的,可是不是现在。”

“什么时候?”

“在你远走高飞的时候。”

“远走高飞?”白天羽微怔:“我为什么要远走高飞?”

“因为我。”谢小玉注视他:“我今天没杀你,组织一定不会放过我,也一定会找别人杀你,所以你必须带我离开这里,离开人群。”

谢小玉那含有泪水的阵子,深深的看着他:“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我们自己盖一小间房子,我们自己种菜,白天你工作完了回家,我一定会煮几样你喜欢的菜,和准备一瓶你喜欢喝的酒,然后陪你喝几杯”

这是一幅多么温馨、甜蜜的画面,这种生活白天羽早就很向往了,可是却不是现在。

这种生活必须等到他完成这次入江湖的目的后。

——他的目的是什么?

成名?

如果光只是成名,他现在不是很有名了吗?

如果不是光为了成名,那又是为了什么?

暴雨如馨鼓般的打在地上,也打在谢小玉的身上,雨水将她的衣裳淋湿了,也使她的曲线完全呈现出来。

魔鬼般的身材。

这种身材是每个男人梦寐以求的,能娶到谢小玉这样的老婆,实在是一件很愉快,很光荣的事。

谢小玉的眼睛中虽然有泪水,却反而更增加了她的媚力。

天使般的脸孔,魔鬼般的身材。

——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不想要呢?

“在我们的小屋里,没有剑,刀,没有江湖恩怨,没有仇恨,所有江湖上的种种,在我们小屋里通通没有。”

谢小玉的声音很柔:“那儿只有你和我,或许过个两三年后,我们会增加一个人。”

增加一个人?增加一个谁?

当然是他们两个人的爱的结晶!

“这种生活好吗?”谢小玉:“这种生活你喜欢吗?”

喜欢,当然喜欢,有这样的女人,陪你过这样的生活,只要是正常的男人,嘴都会乐歪了。

白天羽看着雨中的她,忽然叹了口气:“只可惜我是白天羽。”

这是一句什么话?这话是什么意思?

谢小玉仿佛懂得他这话的意思,她也叹了口气。

“我明明知道你不会陪我远走高飞的,我明明应该杀了你的。”谢小玉说:“以我的个性,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我虽得不到你的心,可是我可以杀你的人。”

她又叹了口气,才接着又说:“只可惜我不但无法得到你的心,也无法杀了你,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白天羽能怎么办?

他除了苦笑以外,他还能怎样?

“杀了她。”

白天羽本应该杀了她的,就算不杀,至少也该问问她,为什么要杀他?她们的计划是什么?她们的组织是个什么样的组织?里面都是些什么人?最主要的是一点,是她们的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是谁杀了心无师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怒剑狂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