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狂花》

第08章 不好玩的阴谋

作者:古龙

暴风雨竟不知在何时已停了,天空已出现了雨后的繁星,闪烁如心无师太的双眼。

“吴总镖头下午就已和我在一起了。”心无师太一字一字的说:“因为心无师太已失踪了一天一夜,我找吴总镖头来商量,就是为了心无的事。”

心无既已失踪了,又怎能在这里出现呢?

吴正行从下午就和心无师太在一起,又怎能在这里让心无逼着做和尚呢?

“施主口口声声说下午见过心无,那么请问施主,心无师太现在人呢?”心无师太说。

“那尼姑已死了。”藏花叹了气。

心无师太的脸上还是一点表情都没有,但忽然间,“砰”的一声,她站着的青石板竟己陷下两个脚痕。

看见这种情形,每个人都不禁在暗中倒抽了口凉气,再也没有人敢大声吭一下,过了很久,才又听到心无师太的声音。

“她死在哪里?”

任飘伶正想阻止藏花说出。藏花己“二百五”的往后面的那扇门里指了指。

任飘伶见状,一口气还未叹出,心无师太已横空掠起。

衣袂带风声“猎猎”作响,大殿内数十人的衣襟都被心无师太飞掠的劲风带起,有的人甚至连帽子都已被吹走。

藏花忍不住偷偷瞄了任飘伶一眼,只见他脸色很沉重,额头上似乎有汗珠在闪烁。

再看那扇门,已见心无师太抱着心无走出,她虽然在尽力控制着自己,但目光中却已充满了悲愤之色。

吴正行一看见心无师太抱着心无走出,立即上前,等看清楚心无已死了,脸上马上露出愤怒之意:“是谁杀了她?”

藏花还没有回答,就已看见心无师太双眼如电般射向她,人也忽然就已到了藏花的面前,一字一字的说:“女施主尊性?”

“我叫藏花。”

心无师太静静的看了藏花两眼,目光突然转到任飘伶身上:“这位施主呢?”

“在下任飘伶。”

“是不是任性的任?”

“正是。”

心无师太慢慢的点了点头,慢慢的将心无放下,然后她的脸上突然的一根根青筋盘蛇般突起,但她的声音依旧是很沉稳,

“好,好武功。”心无师太一字字的说:“好身手,果然名不虚传。”

“这尼姑不是他杀的。”藏花立即大声说:“你莫要弄错人了。”

“不是他杀的,是你杀的?”

“怎么会是我,我进去的时候,她早已死了。”藏花说。

“讲到哪里去?”

“就是刚刚你进去的那间屋子。”

“那时任施主已在屋子里?”

“不在。”藏花说:“他是后来才进去的,刚进去没多久。”

“那间屋子是无心庵‘闭过屋’,别无通路,任大侠若是刚进去的,贫尼为什么都没有看见?”心无师太缓缓的说。

“他不是从这进去的。”

“贫尼刚才己说得很明白了,那屋子别无通路。”

“他是……是从地下钻出来的。”

藏花自己也觉得这句话很难令人相信,所以立刻又解释。

“今天下午我们来的时候,这心无师太还没有死,正跟我们说话,突然间就掉到地道去了。”藏花说:“大殿上除了吴正行之外,还有一大堆的和尚。”

“然后呢?”

“大殿上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就慢慢的找寻地道入口,这时那扇门忽然开了,我进去一看下才发觉心无师太已死在里面,我想出来时,门己从外面锁住了。”

藏花一口气说到这里,才发现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在看着她。

每个人都好像想笑,却又不敢笑。

心无师太依旧目中全无笑意:“施主是今天下午到无心庵的?”

“那时还未到黄昏。”藏花说:“距离现在最多也只有两个半时辰。”

“有人。”

“是不是这些人?”心无师太指了指殿上的人。

“不是,是一屋和尚。”藏花说:“吴总镖头也在其中。”

吴正行实在忍不住笑了笑:“在下从未做过和尚,人人都可以证明。”

“有没有人能够替女施主证明,唯一最好的证明当然是心无师太,可是她却已死了。”

另外一个当然就是吴正行,可是看他的样子实在不像是会当过和尚呢。

“女施主所说的那一屋子和尚呢?”

那一屋子和尚是可以替藏花证明,可是到哪里去找那些和尚呢?

“都走了。”

“到哪里去了?”

“不知道。”

“他们走了之后,大殿上还有没有别的人?”心无师太问。

“没有。”藏花叹了口气:“一个也没有。”

这句话说完,藏花就已发现站在一旁的那些香火客已忍不住偷偷的笑了。

心无师太目光四游:“各位施主今天下午在何处?”

“就在这里。”

“当然是在大殿上香”

“我虽不在大殿上,可是我在膳房吃斋。”

几十个人纷纷抢着说,心无师太等他们说完了之后,又问:“各位是几时来的?”

“下午来的。”

“早上我就来了。”

心无师太突然看向一旁的尼姑们:“各位下午有没有

离开过?”

“没有。”

“从你们进庵后,有没有离开过本庵一天?”

“没有。”

“他们都在说谎。”藏花气得简直要发疯了:“今天下午这大殿上明明没有人,这……这些人连一个都不在。”

心无师太冷冷的看着藏花,冷冷的对她说:“这里六七十位施主都在说谎,只有你没有说谎?”心无师太沉声又问:“你可知道尼姑是谁?”

“是心无师太,是吴正行的妹妹。”

“也是无心庵的下一代主持。”心无师太说:“也是我最得意的门下。”

藏花一直很急,一直很气,一直都在暴跳如雷,可是听了心无师太的这句话后,她也静了下来了。

因为她忽然觉得有一股寒意从骨髓深处发出来,就好像在寒夜里突然被人一脚踢入已将结冰的寒潭里。

这里是无心庵也好,是无心庙也好,吴正行是和尚也好,不是和尚也好,这都已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了。

但若杀了无心庵的尼姑,杀了江湖中最得人望的侠尼心无师太的最得意门下,那又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藏花直到这时,才发现这些奇奇怪怪的事,完全是一件早已计算好的阴谋。

这阴谋非但一点都不好玩,而且可怕,而且真的要人命。

她和任飘伶显然已被套入这要命的阴谋里,要想脱身,只怕比死都还要困难。

藏花这才第一次真正了解到,被人冤枉是件可怕的事。

大殿上每个人都还在看着藏花,眼色却已和刚才不一样了。

刚才大家最多只不过将她当做个疯疯癫癫的女孩子,说些疯疯癫癫的话,还觉得她很可笑,但现在大家看着她的时候,简直就好像是在看个死人似的。

大殿上气氛死而沉闷,藏花忽然大声叫:“我为什么要说谎?”

“你当然要说谎,无论谁杀了心无师太的得意弟子,都绝对不会承认的。”

“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为什么要害我们?”藏花嘶声的说。

大殿上有的人已在悄悄往后退,就好像藏花身上带有什么瘟疫,生怕自己太靠近她会被沾上。

藏花突然冲上前,揪住一个人的衣襟:“我知道你是个老实人,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你今天根本不在这里。”

“今天下午我若不在这里,无心庵怎么会多出了五百两银子的香钱。”。这人脸色虽然己发白,却还是一口咬定。

心无师太可真沉得住气,在这种时候,她居然闭起眼睛,双手合什,口中念念有词,她居然像是在替心无师太的七魂念起经来。

她当然不必着急。

——死人本就跑不了的。

藏花见众人不理她,又冲回心无师大面前,大声说:“我再说一句,我跟心无师太无冤无仇,有什么理由要杀她?”

心无师太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她,沉默了很久,才缓缓的说道:“因为心无已入了‘无泪’。”

无泪?

什么是无泪?

“她入了无泪,所以我就要杀她?”

“要杀她的,只怕还不止你们。”心无师太叹了口气:“一人无泪,已无异舍身入地狱。”

“人你个大头鬼,我连‘无泪’是什么鸟玩意儿都不知道,我又怎么会想杀她?”

藏花急起来真是口不择词。

心无师太的脸已沉了下来:“在贫尼面前,谁也不敢如此无礼。”

“是你无理?还是我无理?”藏花还真不讲理:“我就算想杀她,识怕也没那么大的本事。”

“没有用的。”

一直站在旁边,好像是在发怔的任飘伶,忽然叹了了口气,忽然开口说话了。

“你再怎么说,也是没有用的。”

“什么没有用?”藏花问。

“你无论说什么都没有用。”任飘伶苦笑:“你虽然没有杀她的本事,我却有。”

“可是你并没有杀她。”

“除了你之外,谁能证明我没有杀她。”

谁能证明?

藏花怔住了。

“任某身上的伤痕,大大小小不下二百处。”任飘伶忽然仰天长笑:“就算我杀的又何妨?”

“既是何妨,施主又何以执词呢?”

“是你执词?还是他执词?”藏花说,

“施主莫忘了,杀人者死。”一直站在旁边的心静师太忽然说:“这不但是天理,也是国法。”

“莫忘了你是个出家人。怎么能口口声声的要死要活?”藏花说:“佛门中人不能妄开杀戒。这句话你师父难道没有教过你吗?”

“施主好利的嘴。”心静师太说。

“只怪大尼姑的眼睛不太利,连好人坏人都分不清。”

“出家人的嘴虽不利,但……”

“住口!”心无师太突低喝道:“你修为多年,怎么也入了口舌阵?”

“弟子知罪。”心静师太双手合什,躬身而退。

心无师太的目光落在藏花脸了:“正因贫尼不愿妄开杀戒,所以才要问清楚。”

“问清楚后要干什么?”藏花问。

“照门规处治。”

“他又不是尼姑,也不是无心庵的人,你怎么能以门规处治他”。

“他杀的是本庵弟子,本庵就有权以门规处置他。”心无师太淡淡的说。

“谁说他杀了你无心庵的尼姑。”

“事实俱在,何必人说?”

“什么叫实事俱在?”藏花说:“有谁看见他杀了心无师太?有谁能证明是他下的毒手?”

“那时只有你们才有下手的机会。”心无师太说。

“为什么?”

“那时只有你们跟她在一起。”

“那时你在哪里?”藏花忽然问了这么一句话。

心无师太还没有开口,任飘伶却已笑了,因为他已知道藏花下面要问的话了。

“那时你在哪里?”

“贫尼当然在庵内。”

“你既然是在庵内,怎么不知道是谁杀了心无师太的?”藏花说:“你既然在庵内,又怎么能容许别人在你面前杀了心无师太?”

“小姑娘怎能强词夺理呢?”

“是老尼姑强词夺理,不是小姑娘。”藏花冷冷的说。

“好个尖嘴利舌的小施主。”心无师太脸现怒容:“贫尼的口舌虽不利,但降魔的手段仍在。”

——她怎么已忘了这句话正是她刚才禁止她徒弟说出来的?

藏花笑了。

“原来只许老尼姑妄动嗔心,只许老尼姑入口舌阵,小和尚就不能……”

“住口!”心无师太这回真的生气了:“若有人再敢无礼,就莫怪贫尼手下无情了。”

“你想动武?”藏花转身拉拉任飘伶的肩:“她想动武,你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任飘伶点了点头:“她说的话那么有力,又有谁能听不见呢?”

“你怕不怕?”

“我很怕,可是怕又能怎么样呢?”

“这就对了,硬汉是宁可被人打破脑袋,也不能受人冤枉的。”藏花又笑了:“否则就不能算硬汉,只能算豆腐。”

“她想动武的话,你不是也已听见了?”任飘伶忽然问藏花。

“听见,当然听见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不好玩的阴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怒剑狂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