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狂花》

第06章 瘦瘦的面

作者:古龙

一条长长的胡同,一盏孤灯,一个面摊,两张小小的桌子,一个卖面的女人。

吃客却多的出奇。

任飘伶来的时候,两张桌子都已坐满,旁边还站着七、八位客人。

所以他也只好站着吃了。

瘦瘦很快的将瘦子面端给任飘伶,他接过面后,突然对瘦瘦说一句话。

“想不到你瘦的时候居然比胖的时候还要漂亮。”

“我一直想胖。”瘦瘦笑着说:“只可惜打出娘胎就没有胖过。”

“是吗?”

任飘伶微微一笑,拿起筷子来吃面。

春寒料峭,夜风抖擞。

在这样的夜晚里,能吃上一碗热乎乎的汤面,的确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所以任飘伶吃完面后,又叫了一碗,这时客人已比较少了,座位也有了,他挑个位子坐下,刚坐下,面就送上来。

“这碗面正好是今天最后一碗面。”瘦瘦笑着对任飘伶说。

“最后一碗。”任飘伶淡淡的说:“往后只怕再也吃不到这么好吃的面了。”

“你要出远门?”瘦瘦问。

“不是我。”他笑笑:“是别人,他这一去,恐怕要二十年后才能再回来。”

“你这个朋友是做什么的?为什么出一趟门要那么久的时间?”

“他是卖面的。”

“卖面?”瘦瘦说:“那跟我是同行。”

“现在是卖面的,以前可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任飘伶说。

“哦?”

“以前他是‘魔鬼’里刑堂的堂主。”任飘伶盯着瘦瘦说:“她以前的名字就叫胖妞。”

他那双灰黯无神的眼睛里忽然闪出刀锋般的光芒:

“你认识她吗?”

“我?像我们这种人,怎么可能认识这种大人物。”瘦瘦笑着说:“客官,您说笑了。”

她说完,转身走至别桌,将空碗收回。

任飘伶的视线一直盯着她,他的嘴角露出了种笑意,一种仿佛黑豹在发现猎物时所浮出的笑意。

瘦瘦洗好了空碗后,发现座位上还坐着一个人。

“客官,面都卖光了,我已准备要收摊。”瘦瘦笑着说:“你是否约了别人在这里碰面?”

“我没有约别人。”任飘伶冷冷的说:“可是我是在等。”

“等?”瘦瘦说:“等什么?”

“等你恢复以前的样子。”任飘伶说:“等你露出胖妞的残暴。”

瘦瘦仍在笑,却已不是那种职业性的笑容,而是一种带有残酷的笑容。

她的眼睛里也己露出残酷的光芒,她盯着任飘伶,对他说:“任飘伶杀人是一流的,找人也是一流的。”

瘦瘦的声音里也变了,“你怎么会找到我的?你怎么知道我就是胖妞?”

这么瘦,居然会是胖妞。

杀人如麻的胖妞,居然会煮那么好吃的面?

夜已深、已残。

瘦瘦的脸上早已露出残酷的神情。

面对着这种残酷的表情,任飘伶居然还笑得出来,他笑着对瘦瘦说:“一个人再怎么易容、改变,有一个地方是绝对无法改变的。”

“什么地方?”

“两眼之间的距离。”任飘伶说:“你可以改变胖瘦,你可以易容,你却无法去调整自己两眼之间的距离。”

“就凭这点,你就找到我?”瘦瘦问:“你怎么知道我原先两眼之间的距离?”

她又问:“我记得我们好像没有什么瓜葛,你怎么会去注意我两眼之间的距离?”

“只要我见过一次面的人,我就一定会记得他两眼之间的距离。”任飘伶又笑了:“七年前,如果我没有来这里吃过面,我实在也想不到胖妞居然也能煮出那么好吃的面。”

他笑着看她:“你要改变,就应该做个普普通通的卖面人,不应该煮出那么好吃的面来。”

“七年前你就已发现我,为什么当时不揭穿?”

“因为那时没有人出钱。”任飘伶淡淡的说:“你是妇道的,我杀人的代价一向是很高的。”

“我杀人通常都不是为了钱。”瘦瘦说:“我杀人通常都是为了我高兴。”

话声一完,瘦瘦的双手突然闪出两道光芒,冷酷的光芒直取任飘伶的咽喉。

剑光流动间,森寒的剑气,逼人眉睫。

任飘伶一剑在手,态度还是那么安闲。

瘦瘦的手紧握把柄,她竟然使用两根硬七节鞭,每根都长三尺。

一手一根,挥动起来就宛如鸳鸯刀般的流利灵巧迅速。而且鞭鞭不离任飘伶咽喉三寸。

七节鞭讲究的是,轻、灵、玄、妙,在瘦瘦手里使出来,更是流利莫测。

光芒交错,人影合分。

喝声如霹雳,剑光如闪电,就算闪电都没有如此亮,如此快。

剑光一闪,瘦瘦的人己如流云般飞起,可是她落下时,却像一片片叶子般轻轻的,慢慢的飞下。

落地后的攻击已不再像前面那么流动莫测。而是招招充满了残暴臭恶的杀气。

她的双七节鞭飞舞起来,已不再是轻、灵、玄、妙,而是变的狠、残、暴。

如果说她刚刚的双鞭如云蛇般,现在就宛如猛虎的利爪,饥饿的黑豹的尖牙。

瘦瘦的招一变,任飘伶的人也迅速改变身法,他回身一旋,左手灵巧的扭动剑锋,然后再转动剑脊。

回身未定,一柄完整的剑已被他拆成三四块仿佛不成样的废铁。

三四块仿佛废铁般的铁块,又在他的手里一阵装拼,奇迹似的,三四块废块已合拼成一根软式的九节鞭。

一柄看上去像九节鞭,又不像九节鞭的软鞭,可是却有九节鞭的功效。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谁也不相信一柄剑在瞬间会变成一根九节鞭。

就算亲眼目睹,瘦瘦还是不相信。

不相信的后果,就是死。

瘦瘦死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种惊讶、不信的表情。

她的眼珠子张得大大的,她的嘴角也是张开的,她的人已躺在地上。

致命伤就在她的咽喉,直到此时,鲜血还在冒,她的人已死了,她的眼睛却仿佛在盯着任飘伶手中的剑,又仿佛是在看远方的夜空。

任飘伶在看她。

“很多人都不信‘泪痕’。”他淡淡的说:“所以很多人都死了。”

他手中的剑已不知何时又恢复剑的样子,他缓缓收剑,就仿佛光明在收起黑暗般。

远方有一阵风吹来,将面摊旁的树叶吹落,落叶飞舞、飘下,正好落在瘦瘦的咽喉,正好盖住她的伤口。

落叶盖住瘦瘦的伤口时,街上的尽头,有一条人影静静的停立着。

一条穿着白色长袍的人影。

他静静的看着面摊上所发生的一切事,他看着任飘伶将泪痕装拼成九节鞭,看着他杀死她,然后再看着他走。

所发生的一切事,他都看得很仔细,每一个细节,他都没有放过。

等任飘伶走远后,他才抑天长长的叹了口气。

“白天羽,白天羽,看来你要战胜‘泪痕’,并不是件轻松的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怒剑狂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