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狂花》

第08章 三少爷的女儿

作者:古龙

“燕子双飞,雌雄铁燕,一刀中分,左右再见。”

“这句话说得并不好,但是我倒听说过。”李伟说。

“你既然听说过,你就该知道,‘魔教’的四大长老中,只有‘铁燕’是两个人。”老太婆笑着说:“我们老头子的力虽然快,还是一定要我出手,才能显出威力。”

“我也听说过。”李伟点点头。

“可是,就算我们两个人一起出手,‘燕子双飞’还是不能算天下第一快刀。”老太婆说。

“还不能算?”

“绝对不能。”老太婆说。

“可是你们的刀实在已经够快了。”李伟叹了口气。

“你认为我们的刀已经够快了,只因为你根本没有看见过真正的天下第一快刀。”

她脸上忽然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那是把弯弯的刀,是……”

“你也老了。”

一直不大开口的老头子忽然打断了她的话。

很少有女人肯承认自己已经老了,可是她这次居然立刻就承认。

“我老了,我真的老了,否则我怎么会变得这么多嘴。”

她脸上的表情看来还是很奇怪,也不知是尊敬?还是怨毒?是羡慕?还是愤怒?

这几种表情本来是绝不可能同时在同一个人脸上看到的。

可是她对那把弯弯的刀,却同时有了这几种不同的感情。

——那把弯弯的刀,是不是刻有“小楼一夜听春雨”?

这个问题已经没有人能知道,因为这老太婆已经改变了话题,她忽然问问李伟:“我能不能一刀杀了你?”

“能。”

李伟绝不是个自甘示弱的人,但是这次他立刻就承认。

“你并不是个很可爱的人,你时常会装模作样,不但自以为了不起,还要让别人觉得你了不起。”

这些李伟居然也承认。

“你的七星剑法根本没有用,你这个人活在世上,对别人也没有什么好处。”

李伟居然也不辩白。

“可是你有一点处好。”老太婆说:“你至少比那些自命不凡的伪君子好一点,因为你说的是真话。”

这一点李伟自然更不会反对。

“所以我并不想杀你。”老太婆说:“只要你交出那个小丫头来,我立刻就放你走。”

李伟沉默,沉默了很久,忽然开口:“我能不能先跟他们说句话?”

“他们是谁?”老太婆问。

“他们就是我以前总认为是我朋友的那些人。”李伟说。

“现在你已经知道他们是些什么样的朋友,你还要跟他们说话?”

“只说一句话。”

老太婆还没有开口,老头子这次居然抢先说:“让他说。”

——很少说话的人,说出来的话通常都比较有份量。

“我们家老头子说过让你说,还有谁能让你不要说。”

老太婆叹了口气:“就算你自己现在不想说,恐怕都不行了。”

于是李伟就在王一开他们耳边悄悄的说了一句话。

谁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可是听到他这句话的人,

脸色都变了,变得比刚才更可怕。

夜残,风更寒。

老太婆眯起了眼,看着他们,她也猜不出李伟在他们耳边说的是什么。

“铁燕夫人”直到三十五岁时,还是江湖中很有名的美人,尤其是她的一对勾魂摄魄的眼睛。

如果是在四十年前,她这么样看着一个男人,不管要那男人说什么,他都会乖乖的说出来。

只可惜那是四十年前的事了。

在听完李伟的悄悄话后,大家都闭上了嘴,好像都已下定决心,绝不把李伟刚才告诉他们的那句话说出来。

李伟回头看着老太婆:“燕子双飞,虽然杀人如草,说出来的话却一向算数。”

“当然算数。”

“刚刚我好像听你说,只要我把那位谢姑娘交出来,你就放我走?”

“不错,我说过。”

“那么现在我好像已经可以走了。”

李伟拍拍手,又用这双手把衣服上的尘土拍得干干净净,好像已经跟这件事全无关系。

“因为我现在已经把她交了出来。”李伟笑了。

“交给了谁?”

“交给了他们。”

他指着王一开他们,接着又说:“我的确把她带来了这里,藏在一个极秘密的地方,刚才我已经将那地方告诉了他们,现在他们之中随便哪一个都能找到她。”

“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话?”南宫华忽然怒吼。

“只要你们之中有一个人到那里去找找看,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每个人的脸色发青,豆大的冷汗一粒粒从额头冒出来。

李伟却笑了,笑得很愉快,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忽然笑得这么愉快。

“他们一定会抢着去找的。”老太婆说。

“哦。”

“现在他们既然已经知道了我是谁,就等于都是死人了。”

“哦。”

“可是他们都不想死。”

“这些年来,他们日子过得都不错,当然都不想死。”李伟说。

“谁不想死,谁就会去找。”老太婆说。

“为什么?”

“因为谁能把那小丫头找出来,我就放了他。”老太婆的双眼直盯着王一开他们。

“我相信你说的话一定算数。”李伟说。

“那么你说他们会不会抢着去?”老太婆问。

“不会。”李伟断然的说。

“不会?”老太婆冷笑:“难道你认为他们都是不怕死的人?”

“就因为他们怕死,所以才绝不会去。”

“为什么?”

“因为他们不去,也许还可以多活几年,要是去了,就死定了。”李伟说:“这一点他们自己心里定全都明白。”

李伟居然去问他们:“对不对?”他们居然没有一个人反对。

老太婆有点生气,也有点奇怪。

“难道他们以为我不敢杀他们?”

“你当然敢,如果他们不去,你一定会出手的,这一点他们也知道。”他淡淡说:“可惜那位谢姑娘还有位尊长,如果他们去把她找出来交给了你,那个人也绝不会放过他们的。”

“他们宁可得罪我,也不敢得罪那个人?”

“他们都是当今江湖中一等一的高手,联手对付你,或许还有一点希望。”李伟说:“要对付那个人,简直连一点机会都没有。”

“那个人是谁?”

“谢晓峰。”李伟说:“翠云山,绿水湖,神剑山庄的三少爷谢晓峰。”

他叹了口气,接着又说:“你要找的那位谢姑娘,就是谢晓峰的女儿。”

老太婆和老头子的脸色都变了,眼睛里立刻充满惊讶、愤怒和怨毒。

“燕子双飞的燕子刀虽然可怕,谢家三少爷的神剑好像也差不多。”李伟淡淡的说。

“你说的是真话?”老太婆厉声问:“谢晓峰怎么会有女儿?”

“连你们都有儿子,谢晓峰为什么不能有女儿?”

“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儿子了。”老太婆神情变得更可怕:“谢晓峰也不能有女儿。”

她的声音已不再像小女孩,眯起的眼睛里忽然露出刀峰般的光芒,盯在展飞脸上。

“那个姓谢的丫头藏在哪里?你说不说?”

展飞的脸色惨白,咬紧了牙关不开口。

“他绝不会说的。”李伟说:“少林门下在江湖中一向受人尊敬,他若将谢晓峰的女儿出卖给魔教,非但谢晓峰不会放过他,连他的同门兄弟都绝不会放过他的。”

他微笑:“既然同样都是要死,为什么不死得漂亮些?”

“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们?”展飞嘶声说。

“因为我不要脸。”李伟淡淡的说:“连死屁股上的皮都可以戴在脸上,我还有什么事做不出?”

“江湖朋友若知道七星堡主居然是个这样的人,心里不知会有什么感觉?”南宫华叹了口气。

“我知道。”李伟说:“那种感觉一定就跟我对你们的感觉一样。”

“他不说,我说。”王一开忽然说。

“我就知道迟早会有人说出来的。”老太婆冷笑。

“只不过我也想先跟李堡主说句话。”他慢慢的走到李伟身旁。

李伟并不是完全没有提防他,只不过从未想到像他这么样一位成名的侠士,居然会咬人而已。

他一直盯着王一开的手,王一开的双手一直都在背后,他附在李伟耳边,悄悄的说:“有件事你一定想不到的,就正如我也想不到你居然会借刀杀人一样,所以你会听我说句话。”

李伟想退,已经来不及了,王一开忽然一口把他的耳朵咬了下来。

鲜血溅出,李伟负痛窜起,展飞吐气开声,一拳打上了他的脸膛。

没有人能挨得起这一拳。

李伟身子从半空中落下来时,骨头至少己断了二十七八根。

王一开将他那只血淋淋的耳朵吐在他身上。

“我知道你一定也想不到我是个这么样的人。”

老太婆忽然叹了口气:“非但他想不到,连我都想不到。”

她脸上忽然又出现种很奇怪的表情:“当今江湖中的英雄豪杰如果都是你们这样的人,那就好极了。”

“杀一做百。”老头子忽然说:“先杀一个。”

“我也知道一定要先杀一个,他们才肯说。”

遇到重大的决定时,她总是要问她的丈夫:“先杀谁?”

老头子慢慢的从衣袖中伸出一根干瘪枯瘦的手指。

每个人都知道,他这根手指无论指着什么人,那个人就死定了,除了水朝恩外,每个人都在向后退,退的最快的是南宫华。

他刚想躲到王一开的身后去,这根干瘪的手指已指向他。

“好,就是他。”

说完了这四个字,老太婆手里就忽然出现了一柄刀。

一把四尺九寸长的长刀,薄如蝉翼,寒如秋水,看来仿佛是透明的。

这就是燕子双飞的魔刀。

昔年魔教纵横江湖,傲视武林,将天下英雄都当作了猪狗鱼肉,就因为他们教主坛下有一剑、一鞭、一拳、双刀。

平时谁也看不见她的刀,因为这柄刀是缅铁之英,百炼而成的,可刚可柔,不用时可以卷成一团,藏在衣袖里。

只要这把刀出现,就必定会带来血光和灾祸。

刀一现,老太婆轻扶刀锋,她整个人竟都变了,变得就仿佛刚怀春的少女般。

“我已有多年未曾用过这把刀了。”她悠悠的说:“我不像我们家的老头子,我的心一向很软。”

她又眯起了眼,看着南宫华:“所以你的运气实在不错。”

南宫华一向是个很注重保养自己的人,脸色一向很好,可是现在他脸上已看不见一点血色,他实在不明白自己的运气有什么好?

“我还记得,我最后杀的一个人是彭天寿。”

彭天寿是“五虎断门刀”的第一高手。

五虎断门刀是彭家秘传的刀法,刚烈、威猛、霸道,“一刀断门,一刀断魂”,称霸江湖五十年,很少有过敌手。

彭天寿以掌中一柄刀横扫两河群豪,四十年前忽然失踪,谁也不知道他已死在燕子刀之下。

彭天寿是王一开的朋友。

听到这个名字,王一开的脸色也变了。

是不是因为他又想起了西十年前,长安城桥上那件他永远都忘不了的事。

“我用杀过彭天寿的这柄刀来杀你,让你们的魂魄并附在这把刀上。”老太婆说:“你的运气是不是很好?”

南宫华虽然一向很注重自己的身体,可是最近已经感觉到有很多地方不对了,只要一劳动,心就会跳得很快。

而且时常会刺痛。

他知道自己已经老了,也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

他应该不怕死,可是他忽然大声说:“我说,你要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

老人的性命已不长,一个人应该享受到的事,他大多都已享受过,现在他还能够享受的事已不多。

奇怪的是,越老的人越怕死。“你真的肯说?”老太婆问:“你不怕谢晓峰对付你?”

南宫华当然怕,怕得要命,但是现在谢晓峰述远在千里之外,这把刀却已在他面前。

——对一个怕死的人来说,能多活片刻也是好的。

“刚才李伟告诉我,他已把那谢姑娘藏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三少爷的女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怒剑狂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