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杀手》

第五章 相思令人老

作者:古龙

酒楼里灯火辉煌。

刚来的那两个伙计。正在摆杯筷,另外七个浓装少女,一排坐在靠背椅子上,有的窃窃私语,有的在想心事。

拆房的人还没有来,柳长街却来了,孔兰君叫他千万别轻举妄动,千万别到这里来。

他偏偏要来。

他做事一向有自己的法子。

看见他走进来,每个人全部怔住棗这个人好像不是她们等的人。

除了她们在等的人之外,别的人本不该来的。

柳长街却好像完全不知道这回事,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入,在他们刚摆好杯筷的位子上坐下,道:“先来四个冷盆,四个热炒,再来五斤‘加饭’。”

“加饭”也是杭州的名酒,据有经验的人说,比“苦酿”还过瘾。

伙计怔在旁边,也不知是去倒酒的好,还是不去的好。

这根本不是普通酒楼,但柳长街却硬是要将这里当作普通的酒楼,而且还在向那七个大姑娘微笑着招手说:“快来,全都来陪我喝酒,男人喝酒的时候,若没有女人陪酒,就好像菜里没有放盐一样。”

大姑娘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也全都怔住了。

柳长街道:“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你们怕什么,快过来。”

只听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响起,一个人娇笑着道:“我来了!”

笑声响起的时候,还在门外很远的地方,等到三个字说完,她的人果然已来了,就像是一阵风,忽然间飘了进来,忽然间就己坐在柳长街旁边。

来的当然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很美的女人,不但美,而且媚,尤其是一双眼睛,简直已媚到人的骨子里去了。

随便你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她从头到脚都是个女人,每分每寸都是个女人。

柳长街看着她,忽然笑道:“我是要女人来陪我喝酒的。”

这女人媚笑道:“你看不出我是个女人?”

柳长街道:“这么样我看不出。”

这女人道:“要怎么样你才看得出?”

柳长街道:“要脱光了我才看得出。”

这女人脸色变了变,又吃吃的笑了。

只听门外一个人道:“看来这位朋友对女人的经验一定很丰富,假女人是万万瞒不过他的。”

两句话刚说完,屋子里忽然又多了五个人。

一个脸色惨白,服饰华丽,胡子刮得干净,眼角已有皱纹的中年人,果然就是“小五通”唐青。

一个铁塔般的和尚,当然就是铁和尚。

“鬼流星”单一飞和“勾魂”老赵,全都又病又老,带着三分鬼气,七分杀气。

令柳长街想不到的是,李大狗居然是个斯斯文文的小伙子,只不过满脸都是伤疤,耳朵掉了半个。

胡月儿果然没有猜错,连一个都没有猜错。

但柳长街却忽然想起一件事棗她一共只说出六个人,并不是七个。

现在来的人也只有六个。

还有一个人是谁?

胡月儿为什么没有说?

这人为什么没有来?

五个人里,只有唐青脸上带着微笑,刚才说话的人,显然就是他。

柳长街也笑道:“阁下对女人的经验,只怕也不比我差的。”

唐青道:“你认得我?”

柳长街道:“若是不认得,又怎么知道阁下对女人的经验也很丰富?”

唐青的脸色变了变,厉声道:“你是来找我的?”

柳长街道:“我是来喝酒的。”

唐青道:“特地到这里来喝酒的?”

柳长街道:“不错。”

唐青冷笑道:“山下的酒馆不下千百,你却特地到这里来喝酒!”

柳长街道:“我喜欢这个地方,这地方是新开的,我正好是个喜新厌旧的人。”

铁和尚忽然道:“我正好不是喜欢喜新厌旧的人。”

柳长街道:“你喜欢什么?”

铁和尚道:“我喜欢杀人,尤其喜欢杀你这种喜新厌旧的人。”

这和尚本就是凶眉恶眼,满脸横肉,此刻脸色一变,眼睛里杀气腾腾,看来更可怕。

柳长街却笑了,微笑着道:“所以你一定很喜欢杀我。”

铁和尚道:“你猜对了。”

柳长街道:“你为什么还不过来杀?”

铁和尚已开始走过去。

他身上也全都是钢铁般的横肉,走路的姿态,就像是个猩猩。

他的脚步很沉重,很稳,每走一步,地上都要多出个脚印。

这和尚的硬功的确不错,十三太保横练的功夫,说不定真的练到刀砍不入的火候。

柳长街手里却连把切菜刀都没有。

唐青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就好像在看着个死人一样。

那些花枝招展的大姑娘们,都已经吓得发抖。

走了四五步,铁和尚全身骨节突然开始“格格”的作响。

但是他还没有出手,那斯斯文文的小伙子突然向柳长街扑了过来。

他一双眼睛里已突然充满了血丝,张开了嘴,露出了一排白森森的牙齿,看来真似已变成了条疯狗,像是恨不得一口咬断柳长街的咽喉。

柳长街竟似没有看见他。

忽然间,他的人已扑在柳长街身上,一双手似已扼住了柳长街的脖子。

只听“卡嚓”一声,声音很奇怪。

柳长街还是坐着没有动。

李大狗也没有动,一双手还是扼在柳长街的脖子上,可是他自己的头却已突然软软地歪了下去,眼睛凸出,脸上露出种奇怪的表情。

其后鲜血就突然从他嘴里喷了出来。

血并没有喷在柳长街身上。

他的人忽然间已游鱼般滑走,从那个女人身旁滑了过去。

李大狗倒下时,正好倒在这假女人身上。

这假女人居然没有闪避,也跟着他一起倒下,而她一张脸上也带着种说不出有多么奇怪的表情,一双媚眼也已凸了出来,死鱼般的凸了出来。

两个人脸对着脸,眼睛对着眼睛,倒在地上动也不动。

两个人的身子都已冰冷僵硬。

唐青的脸也已变成死灰色,他看得出这两个都已死了。

但他却没有看见柳长街出手。

没有人看见柳长街出手。

他杀人时,好像根本用不着动作。

铁和尚的脚步已停顿,青筋凸出的额角上,冷汗已流下。

他喜欢杀人,也懂得怎么样杀人。

所以他比别人更恐惧。

柳长街在叹息,叹息着道:“我说过,我不想杀人,我是来喝酒的。”

唐青道:“可是你一下子就杀了两个。”

柳长街道:“那只因为他们要杀我,我也并不想死,死人没法子喝酒的。”

“勾魂”老赵忽然道:“好,喝酒,我来陪你喝酒。”

一壶酒摆在桌上。

勾魂老赵先替自己倒了一杯,又替柳长街倒了一杯,举杯道:“请”他自己先一饮而尽。

两杯酒是从同一个酒壶里倒出来的。

柳长街看着面前的一杯酒,又笑了笑,道:“我专程来喝酒,并不想只喝一杯。”

勾魂老赵道:“喝了这杯,你还可以再喝。”

柳长街道:“喝了这杯,我就永远没法子再喝第二杯了。”

勾魂老赵冷笑道:“难道这杯酒里有毒?”

柳长街道:“酒本来是没有毒的,毒在你的小指甲上。”

勾魂老赵的脸色也变了。

他替柳长街倒酒时,小指甲在酒里轻轻一挑,他的动作又轻巧、又灵敏,除了他自己外,别的人本来绝不会知道。

可是柳长街已知道。

柳长街看着他,微笑道:“你喝的酒里本来也没有毒的。”

勾魂老赵忍不住问:“现在呢?”

柳长街道:“现在是不是有毒,你自己心里应该知道。”

勾魂老赵的脸已突然发黑,突然跳起来,嘶声大吼:“你……你几时下的手?怎么下的毒?”

柳长街淡淡道:“我算准你要用这只酒杯,所以你去拿酒时,我已在杯子上下了毒,这手法其实很简单,你也应该会的。”

勾魂老赵没有再开口,他的咽喉似已被一条看不见的绳索绞住。

然后他的呼吸就已突然停顿,倒在地上时,整个人都已扭曲。

柳长街叹了口气道:“我不喜欢杀人,却偏偏叫我杀了三个,喜欢杀人的,却偏偏站在那里不动。”

铁和尚一句话都没有说,突然转过身,大步飞奔了出去。

胡月儿说的不错。

最喜欢杀人的,往往也就是最怕死的人。

柳长街说的也不错。

这和尚就因为怕死,所以才要练那种刀砍不入的笨功夫。

等到他发现别人不用刀也一样可以要他的命时,他走得比谁都快。

鬼流星走得也不慢。

事实上,他退走的时候,那种速度的确很像流星。

唐青却没有走。

柳长街看着他,微笑道:“阁下是不是也想来试试?”

唐青忽然笑了,道:“我也不是来杀人的,我也是来喝酒的。”

柳长街道:“很好。”

唐青道:“我对女人的经验也很丰富,也是个喜新厌旧的人。”

柳长街道:“好极了。”

唐青笑道:“所以我们正是气味相投,正可以杯酒言欢,交个朋友。”

他微笑着走过来,坐下:“何况这里不但有酒,还有女人。”

柳长街道:“酒的确已足够我们两个人喝的了。”

唐青笑道:“女人也足够我们两个人用的。”

柳长街道:“女人不够。”

唐青道:“还不够?”

柳长街道:“这里的女人虽然已够多,却还不够漂亮。”

唐青大笑道:“原来阁下的眼光竟比我还高。”

柳长街忽然道:“其实这些女人也不能算太丑,只不过,还不够引人相思而已。”

唐青脸上笑容突然冻结,吃惊地看着柳长街,甚至比刚才看见柳长街杀人于无形时还吃惊。

他终于明白了柳长街的意思,但却想不到这人竟有这么大的胆子。

柳长街忽然以筷击杯,曼声而歌:“只道不相思,相思令人老。几番几思量,还是相思好,还是相思好……”

唐青深深吸了口气,勉强笑道:“阁下特地到这里来,就为了寻找相思?”

柳长街叹道:“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相思更好?”

唐青道:“没有了。”

柳长街道:“当然没有了。”

唐青眼珠子转了转,诡笑道:“只不过,在下也有首歌,想唱给阁下听听。”

柳长街又叹了口气道:“听男人唱歌,实在无趣,只不过嘴是长在你自己的脸上的,你若是一定要唱,就唱吧。”

唐青居然真的唱了起来:“只道不相思,相思令人老,老了就要死,死了就不好。”

柳长街用力摇着头,道:“不好听。”

唐青道:“唱得虽然不好听,却是实话。”

柳长街居然同意:“不错,实话总是不好听的。”

唐青道:“阁下要找的这相思,不但令人老,而且老得很快,所以死得也很快。”

柳长街道:“你怕死?”

唐青叹道:“这世上又有谁不怕死?”

柳长街道:“我!”

他盯着唐青的眼睛,冷冷地接着道:“就因为你怕死,我不怕,所以你就得带我去。”

唐青故意装作不懂,道:“到哪里去?”

柳长街道:“去找相思。”

唐青勉强作出笑脸,道:“若是我也找不到呢?”

柳长街淡淡道:“那么你就永远也不会老了。”

唐青连假笑都已笑不出。

他当然明白柳长街的意思棗只有死人才永远不会老的。

柳长街还在盯着他,道:“据说你们都在为她看守一个山洞,你们既然来了,她一定到了那山洞里接替你们,所以你一定能找得到。”

唐青想再否认,也不能否认。

柳长街道:“你想死?”

唐青摇摇头。

柳长街喝了杯酒,悠然道:“那么还在想什么呢?”

唐青道:“想你死!”

他突然凌空一个大翻身,一片飞砂,带着狂风卷向柳长街。

这正是唐家见血封喉的毒砂。

柳长街居然没有闪避,突然张口一喷,一片银光从口中飞出,迎上了飞砂,却是他刚喝下的那杯酒。

忽然间,漫天飞砂都已被卷走,洒在刚粉刷好的墙上,千百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相思令人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杀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