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杀手》

第六章 人中之龙

作者:古龙

又过了很久,他全身都已发麻,手足也已冰冷,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很轻的脚步声,走得很慢,但每一步都像是踏在他的麻筋上。来的是谁?

是相思夫人?还是唐青?

无论来的是谁,他都绝不会有好日子过。

天已亮了。

晨光从门外照进来,将这个人的影子,拖得长长的,仿佛是个女人。

然后他终于看到了这个人的脚。

一双穿着绿花软鞋,纤巧而秀气的脚。

柳长街叹了口气,总算已知道来的这个人是谁了。

“你几时变得喜欢这么样坐在椅子上的。”她的声音本来很动听,现在却带着种比青梅还酸的讥诮之意,“是不是因为你的屁股已被打肿了?”

柳长街只有苦笑。

“我记得你以前总喜欢打肿脸充胖子的,现在脸没有肿,屁股怎么反而肿了起来?”

柳长街忽然笑道:“我的屁股就算再肿一倍,也没有你大。”

“好小子。”她也笑了,“到了这时候还敢嘴硬,不怕我打肿你的嘴。”

“我知道你舍不得的。”柳长街微笑着,“莫忘记我是你的老公。”

来的果然是胡月儿。

她已蹲下来,托住了柳长街的下巴,眼睛对着他的眼睛。

“可怜的老公,是谁把你打成这样子的,快告诉我。”

柳长街道:“你准备去替我出气?”

“我准备去谢谢她。”胡月儿突然用力地在他鼻子上一拧,“谢谢她替我教训了你这不听话的王八蛋。”

柳长街苦笑道:“老婆要骂老公,什么话都可以骂,王八这两个字,却是万万骂不得的。”

胡月儿咬着嘴chún,恨恨道:“我若真的气起来,说不定真去弄顶绿帽子给你戴戴。”

她越说越气,又用力拧着柳长街的耳朵,说道:“我问你,你去的时候,有没有穿上件特别厚的衣服?””没有。“”有没有去问他们要了把特别快的刀?“”没有。“”有没有先制住唐青?“”没有。“”有没有照他们的计划下手?“”也没有。“胡月儿恨得牙痒痒的:“别人什么事都替你想得好好的,你为什么总是不听话!”

柳长街道:“因为我从小就不是个乖孩子,别人越叫我不能做的事,我反而越想去做。”

胡月儿冷笑道:“你是不是总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总觉得别人比不上你?”

柳长街笑道:“不管怎么样,你要我做的事,现在我总算己做成了。”

胡月儿叫了起来:“现在你还敢说这种话?”

柳长街道:“为什么不敢?”

胡月儿道:“你为什么不找个镜子来,照照你自己的屁股?”柳长街淡淡道:“被人打屁股是一回事,能不能完成任务又是另外一回事。”

胡月儿道:“不错,你的确已煮熟了个鸭子,只可惜现在已飞了。”

柳长街道:“还没有飞走。”

胡月儿道:“还没有?”

柳长街道:“飞走的只不过是点鸭毛而已,鸭子连皮带骨都还在我身上”胡月儿怔了怔:“那女人带走的,只不过是个空匣子?”

柳长街微笑道:“里面只有一双我刚脱下来的臭袜子。”

胡月儿怔住,又不禁吃吃的笑了起来,忽然亲了亲柳长街的脸,柔声道:“我就知道你是个了不起的男人,就知道我绝不会找错老公的。”

柳长街叹了口气,喃喃道:“看来一个男人的确不能不争气,否则连绿帽子都要戴上头。”

阳光从小窗外照进来,照在柳长街的胸膛上,胡月儿的脸也贴在柳长街胸瞠上。

赤躶的胸膛,虽然并不十分坚实,却带着种奇异的韧力,令人很难估计到他真正的力量。

胡月儿轻轻抚着他的胸膛,低语:“还要不要?”

柳长街连摇头都没有摇头,简直已不能动了。

胡月儿咬着嘴chún:“我跟你才分手几天,你就去找别的女人。”

“我没有。”柳长街本来也懒得说话的,但这种事却不能不否认。

胡月儿不信:“若是没有,别人为什么要打你的屁股?”

柳长街叹息着:“若是有了,她怎会舍得打我屁股?”

胡月儿还是不信:“连相思夫人你都没有动?”

“没有。”

胡月儿冷冷笑道:“鬼才相信你的话。”

“为什么不信?”

胡月儿恨恨道:“你若是真的没有找过女人,现在为什么会变得像只斗败的公鸡一样,连一点用都没有。”

柳长街苦笑道:“你以为我是个什么人?真是个铁人?”

他叹了口气:“我也会累的,有时候我也要睡睡觉。”

胡月儿总算有点相信了:“你为什么不睡?”

柳长街叹道:“你在旁边,我怎么睡得着?”

胡月儿坐了起来,瞪起了眼睛:“你是不是在赶我走?”

“我没有这意思,可是你却真该回去了。”

柳长街柔声道:“发现了孔兰君带回去的那匣子是空的,龙五一定会来找我。”

胡月儿道:“他会找到这地方来?”

柳长街道:“什么地方他都找得到。”

胡月儿迟疑着,也觉得这小客栈并不能算是很安全的地方。

“好,我回去就回去吧。”她终于同意了,“可是你……”

柳长街道:“你只要乖乖的在家里等着,我很快就会把好消息带回来。”

胡月儿道:“你有把握能对付龙五?”

“我没有。”柳长街笑了笑,“对付相思夫人,我本来也连一点把握都没有。”

胡月儿终于走了。

临走的时候,还拧着他的耳朵,再三警告:“只要我听说你动别的女人,小心把你的屁股打成八片。”

一个女人若是爱上了男人,就恨不得把自己变成条绳子,捆住这男人的脚。

现在柳长街总算松了口气,他的确不是铁人,的确需要睡一觉。

他居然能睡着。

等他醒来的时候,小窗外已暗了下来,已到了黄昏前后。

风从窗内吹进来,带着酒香。

是真正女儿红的香气,这种小客栈,本不该有这种酒的。

柳长街眼珠子转了转,忽然道:“外面喝酒的朋友,不管你是谁,都请进来吧,莫忘记把酒也一起带进来。”

外面果然很快就有人在敲门。

“门是开着的,一推就开。”

于是门就被推开,一个人左手提着铜壶,右手捧着两个碗走进来,正是那个去找杜七他们的人。

“在下吴不可。”他陪着笑道,“专程前来拜访,知道阁下高卧未起,所以只有在外面煮酒相侯。”

柳长街只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是龙五叫你来找我的?”

吴不可微笑点头:“公子也正在恭候柳先生的大驾。”

柳长街冷冷道:“只可惜现在我连站都站不起来,更没有法子去见他。”

吴不可陪笑道:“公子也知道有人得罪了柳先生,所以特地叫在下带了样东西来,为阁下出气。”

柳长街道:“什么东西,在哪里?”

吴不可回过头,向门外招了招手,有个孔雀般美丽的女人,手里拿着块木板,慢慢地走进来。

孔兰君。

现在她已没有孔雀般的骄傲了,看来也像是只斗败了的鸡,母鸡。

她低垂着头,一走进来,就把那块木板交给柳长街,轻轻道:“我就是用这块板子打你的,打了三十板,现在你……你不妨全都还给我。”

柳长街看着她,忽然长长叹了口气,喃喃道:“龙五公子果然不愧是人中之龙,难怪有这么多人都愿意为他卖命。”

雅室中的灯光柔美,红泥小火炉上的铜壶里,也在散发着一阵阵酒香。

在炉边煮酒的,正是那青衣白衫、神秘而可怕的中年人。

龙五公子还是躺在那张铺着豹皮的短榻上,闭着眼养神。

天气还很暖,炉火使得雅室中更灼热,可是他们两个人却完全没有觉得丝毫热意。

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们正在等柳长街。

桌上已摆好了几样精致的下酒菜,居然还为柳长街安排好一张椅子。

能和龙五公子对坐饮酒的,天下又有几个人?

门外有敲门声,进来的是孟飞棗这雅室当然就在孟飞的山庄里。

“人已来了。”

“请他进来。”龙五还是闭着眼睛,“一个人进来。”

柳长街刚走进来,孟飞就立刻掩起了门。

青衣白衫的中年人,专心煮着酒,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但龙五却居然已坐了起来,苍白的脸上,居然露出了难得的微笑。

“你没有白费功夫”他微笑着道,“在武功和女人身上,你都没有白费功夫。”

他的话显然还没有说完,所以柳长街就等着他说下去。

龙五果然已接着道:“连我都对付不了的女人,想不到你居然能对付。”

柳长街还是没有开口。

他摸不清龙五的意思,在女人这方面,男人通常都不肯认输的。

龙五道:“要骗过秋横波和孔兰君都不是容易事,你却都做到了。”

柳长街终于笑了笑,道:“但我却是为你做的。”

龙五看着他,忽然大笑道:“看来你不但聪明,而且很谨慎。”

柳长街叹了口气,道:“我不能不谨慎。”

龙五道:“现在狡兔已得手,你怕我把你烹在锅里?”

柳长街道:“鸟尽弓藏,兔死狗烹,这句话我还明白。”

龙五道:“但你却不是那种只会猎兔的走狗,你是个很会做事的人,我经常都用得着你这种人。”

柳长街松了口气,道:“多谢。”

龙五道:“坐。”

柳长街道:“我最好还是站着。”

龙五又笑了,道:“看来孔兰君的出手倒真不轻。”

柳长街苦笑。

龙五道:“你想不想要她打你的那双手。”

柳长街道:“想。”

尤五淡淡道:“那容易,我立刻可将那双手装在盘子里,送给你。”

柳长街道:“但我却宁愿让那两只手连在她身上。”

龙五道:“那更容易,你出去时,就可以把她带走。”

柳长街却摇头道:“我喜欢吃鸡蛋,却不愿随身带着只母鸡。”

龙五第二次大笑,道:“那么我就把鸡窝告诉你,要吃鸡蛋,你随时都可以去。”

柳长街苦笑道:“只可惜那鸡蛋里不但有骨头,还有板子。”

龙五第三次大笑。

他今天的心情显然很好,笑的次数比任何一天都多。

等他笑完了,柳长街才缓缓道:“你好像忘了问我一件事。”

龙五道:“我不必问,我知道你一定已得手。”

柳长街道:“那匣子没有错?”

龙五也凝视着他,道:“没有错。”

柳长街道:“看清楚了?”

龙五道:“看得很清楚。”

两人的眼色,看来都好像有点奇怪,柳长街问的话也像是多余的。

龙五本来一向不喜欢多话的人,但这次却并没有露出厌恶不耐之色。

柳长街笑道:“匣子既然没有错,里面的东西也不会错了。”

他终于从身上拿出个紫缎包袱,包袱上打着个很巧妙的结:“这就是我从那匣子里拿出来的,我原封未动。”

龙五道:“我看得出,这是她亲手打的相思结。”

相思已成结,当然是很难打开的。

龙五却只用两根手指夹住结尾,也不知怎么样轻轻一抖,就开了。

他微笑着道:“要打开相思结,只有用我这种法子。”

柳长街道:“我还有一种法子。”

龙五道:“你用什么?”

柳长街道:“用剑!”

无论缠得多么紧的相思结,只要用剑一削,也一定会开的。

龙五第四次大笑:“你用的法子,好像总是最直接、最彻底的一种。”

柳长街道:“我只会这一种。”

龙五笑道:“有效的法子,只会一种也已足够了。”

包袱里包着一堆丝棉,拨开丝棉,才看见一只翠绿的碧玉瓶。

龙五眼睛里发着光,苍白的脸上,也露出种奇异的红晕。

这瓶葯得来实在太不容易。

为了这瓶葯,他付出的代价已太多。

直到现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人中之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杀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