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传奇》

第九章 玉人何处

作者:古龙

楚留香捧着鱼翅回来,张洁洁不见了。

她的人虽然走了,可是她的风神,她的感情,她氏香甜,却仿佛依旧还留在枕上石”。 ,留在衣中,留在这屋于的每一个角落里。

楚留香的心里,眼里,脑海,依旧还是能感觉到她的存在。

她很快就会回来的。一定很快。

楚留香翻了个身,尽量放松了四肢,享受着枕上的余香。

他心里充满了温9和满足。

因为他依旧可以呼吸到始,依旧可以感觉到她。

因为他知道她一定会回来的。

所以这寂寞的等待都变成了种甜蜜的享受,执上有报头发。

是她的头发,又长、又柔软、又光亮,就像是她的情丝一样。

他将发丝紧紧的缠在手指上,也已特情丝紧紧的组在心上。

可是她没有回来。

枕已冷,衣已寒,她还是没有回来。

长夜已尽,曙色已染自窗纸,她还是没有回来。

他睡着,又醒来,他展转反侧。她还是没有回来。

扁明虽己来临,但屋子里却忽然变得说不出的寒玲和寂真独到哪里去了?为什麽还不回来?”

“为什麽?为什麽?—。—”楚留香无法解释,也无法想象。

“难道她从此就已从世上消失?难道我已永远见不着她?”

他不能相信,不敢相信,也拒绝相信。

“我一定可以等到她回来,一定可以!”

可是他没有等到。

时问过得真慢,馒得令人疯狂,每一次风吹窗户,他都以为她回来了。

可是等到暮色又降临大地,他仍没有看到她的影子n“难道她真的已不辞而别?”

“难道她那些甜言蜜语,山盟海督,只不过是要我留下一段永难忘怀的痛苦?”

“她为什麽要这麽做?为什麽要骗我?”

楚留香本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无论财什麽事都看得开。

无论相聚也好,抑或是别离也好,他一向都很看得开。

因为人生本已如此短促,相聚又能有多长7别离又能有多长?

既然来也匆匆,圈然去也匆匆,又何必看得那麽重。

但现在,他勿道错了。

有的人与人之问,就像是流星一班,纵然是一瞬间的相遇,也会进发出令人眩目的火花。

火花虽然有媳灭的时候,但在葛然阅历造成的影陶和浸动,却是永远难以忘记的,有时那甚至可以令你终生痛苦。

有时那甚至可以毁了你。

楚留香虽然看得开,但却并不是个无情的人。

也许就因为他的情太多,太浓。一发就不可收捻。所以平时才总是要作出无情的样子。

但世上又谁真的无情呢t

楚留香慢攫的站起来,侵慢的走到窗口。

推开窗子,晚霞满天。

满天的晚霞忽然间一起涌入他的心,他激动得全身都颤科起来。

“不营你在哪里,我都一定要找到你。”

他发蔷一定耍找到她,问个清楚!

可是到哪里左我呢?

她是庄天之胰7是在海之角?还是在虚无漂渺的云山之间?

没有人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也没有人知道她去f哪里?

也许她根本就水是这尘世中的人。

楚留香找得很苦。

短一个她出现的q方,他拥去我过。

有时她出现任小山上,有时她出现在浓荫间,有时她答至出现在水盂电。

你叫楚留香如何去找?

他瘦了,也累了,脸上已失去了昔日那种足以令仇敌胆寒,少女心醉的神采。

可是他不在乎。

因为他真正的痛苦,是在心里。

他从币知道世k竟有如此深透的痛苦。

“世上难道真的没有一个人知道她的下落。”

他忽然想到金四爷。

他立刻去找,在—个黄昏後,他又走到那道高墙。

同样的疲色,问样的月色,但他的心却已完全不同。

想到那天晚上,她牵着他的手,走到这里来的时候,他的心就仿佛突然变得空空荡荡的,整个人郝仿锦变得空空荡荡的,没有着落。

他没有搞上墙头,只沿着墙角,慢馒的走。

转过墙角就可以看到金家的大门。

一队灰衣白袖的僧人,正垂眉敛目,慢慢的走入了金家的大门。

也八个小抄称,手里捧着做丧事的法器,垂着头跟在他们的身後。

那站在门顿相迎的,是今满面悲容,自发蔷苍的老人。

这老人赫然足金四爷。

只过了几天,他为什麽已老了这麽多z他昔日pqq逼人,不可一世的气概,如今到哪里去了2该墅究竟发生了什麽可怕的变故?

楚留香远远的站着,远远的看着,心里忽然明白。

那死lj人必定就放金姑娘,必定就是那美丽如天仙,但却活在地狱今的女孩子n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解脱——只有死才是她的解脱。

也许她死了以後比活着时更快乐d

可是她的父亲呢?

这江南武林的领袖,这本可一世的英雄,手里虽然掌握可以改变很多人命运舵财富和权势,但还是无法改变他女儿的命运。

他就算用尽所有的财富和权势,也还是无法使他的独生女儿活下去。

达不但是他日己的悲剧,也是所有人类购悲剧。

楚留香的心沉了下去,沉得更深。

他本是来找金四爷的。

可是他现在看到了金四爷,却只是馈悄的转过身,悄悄的走了。

他不停的往前走。

他忿然发现前面有一条清澈的流水,阴位了他的去路。

天上的月,水中的月。

楚留香颜面的站在那里,低厅头,痴痴的看着水中的明月。

他忽然觉得世上有件事,就正如水中的月一样。

水中明明有月,你明明可以看到它,可是,等饰想去辅提它时,伤不但一定会扑个空,而且可能跌溺水里。

甚至可能被淹死。

楚留香没有再去捕捉水中的月,因为他日捕捉过一沙。

他已得到了一次狠施掺的教调。

只不过现在水中依然有月,池依然可以看到它。

张洁洁呢z”他从此再也看不到她了。

难道烛也像水中的月一样,根本就从未真的存在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桃花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