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传奇》

第十一章 山在虚无漂渺中

作者:古龙

山,山顶。

山顶在群山中,在白云间。

云像轻姻般飘缴,雾也像轻姻般田纳,群山却在姻雾中,又仿佛是真?又仿佛是幻。

只有这清激的水,才是真实的,因为楚留香就在温水边。

他沿着流水往上走,现在巳到了尽头。

一道奔泉,玉龙艇从山顶上倒挂下来,溅起了满天殊玉。

这正是苍天助大手笔,否则还有谁能画得出这一田控犹瑰丽助因画?

迸老相传,就在这流水尽头处,有一处洞天招地,隐居着武林中最神秘的一家人。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行踪,更没有人知道他们曲来历。

现在,这已是流水的尽头,传说中那神秘的洞天在哪里?

楚留香还是看不见。

“难道这一道飞泉,就是苍天特意在他们洞门前悬挂起的珠帘?”

楚留香定过去又停下。

就算这飞泉後就是他们曲洞府购f1户,他也不能就这样定进去。

着没有某种神秘的理咒,又怎麽能喝v开这神秘的n户2青石上长滴了蔷苔,楚留香在鼠上坐下来。

他脑上似已失去了昔日的神采,显得如此苍白,如此疲倦。

张箔活着看见他现在这样予,舍不会为他心圈7为他流泪y楚留香轻轻的叹息,抬起头,望着山城的白云。

他仿佛想向白云探问,但白云却无声息。

世上又有谁能带给他消息?

一缕金光,划破自云,照在流水旁。

他忽然发现流水旁出现了条人影,乌发高譬,一身青衣l一双眼睛在烟雾中看起来,仍然亮如明星,就像是自白云间飞降的仙子。

她双手捧着个白玉瓶,眷起了衣袖,露出双品莹的粉臂,正在旗着山泉。

黄金双曲阳光,就照在她白玉殷防胜上。

楚留香看着她,呼吸突然停顿

自云终于有了消息。

帮少女莫非正是自云遣来,为他传递消息的?

楚留香几乎忍不住在赐起来,放声大呼?”“艾青”这少女正是艾青。

她风果依旧,还是楚留香韧见时那麽统媚,那麽美丽。

曲身上穿的,也仿佛还是那天站在万福万寿园击拜寿时同样的衣裳,耳上藏着对翠玉耳环。

看见了这双耳环,楚留香就忍不住想起那一夜在山下小屋中的绣旋风光。

她的温柔,她的缠绵,足以令世上所有人男人永难忘姦。

但这些b予来,楚留香却似已完全忘记丁她。

他实在觉得很惭槐,狠内疚,几乎无颜再见她。

但他不ab不见幽他正有千百句话要问d。

“那天钻脑麽忽然不见了?”v“那双镊魂的断手,象征购究竟是什麽意思?”

“现在你怎麽会到这里?”“滁不是也积孤神秘8b一家人,住在那林秘鲍强天细”楚留香终天温不法放审商陈,“艾窗”山泉闪着光,白玉瓶也在闪着光。

艾青汲满了一瓶山泉,就站起来,转回身,仿佛要走回自云源处。

她竞似完全没有听见楚留香的呼声。

楚留香的呼声更响:艾青,等一等。”

她还是没有听见。但这时楚留香自己飞鸟般掠过了山泉,又像一朵自云,忽然落在她面前。

艾青停下步,看着他,面上既没有掠奇,也汉欢喜。

她就像是在看着陌生人。

楚留香勉强笑了笑,道:’很久不见下,想不到会在这里看见你”艾青面上还是全无表情,冷伶的看着他,道:“你是谁,为什麽拦住我的路?”

她的声音柔媚清脆,还是和以前一样,只不过已变得冷冰冰的,全无表债。

楚留香道:“你”…你怎麽不认得我了?”艾青冷冷道:“我根本就从未见过你。”

楚留香长叹了一声,苦笑道:“我知道我亏负了你,可是…我也有我的苦衷”。我也曾千方百计的找过你。”

艾青皱眉道:“你在说什麽?我根本听不懂”楚留香不由自主,又摸了摸了鼻子,道:“你难道真忘了我?”

艾青道;“我本就不认识你。”

楚留香道:“但我却认得你,你d4艾育。p艾育道:”我也不认识艾青,闪开”独助手忽然向楚留香脸上挥了过去。

楚留香只有闪开。

他当然还有别的法子来对付她,但在这种情况下,却只有闪开。

一个女孩子,若咬紧牙关说不认得你,你除了让她走之外,还能怎麽样呢?

可是,她为什麽要这样做为什麽忽然会变得如此玉馈2难道她出有什麽不能告人的苦衷?

难道她的爱,已变成了恨?

楚留香想不通。

艾青已从他身旁走过去,带着种淡狡的香气定了过去。

就连这香气,都是楚留香所熟悉的。

他死饱不能相信这少女不是艾青。

自云飘渺u

艾青的身影,又将沥面消失在自云中。

楚留香突然转身,跟了过去。

艾青走得并不快,腰膝购娜,仿佛露中的花,风中的柳。

少女走路防风姿,本是迷人的

但楚留香现在却已无心欣赏,他只是因着她走。

山路窄面崎蛆,也不知是由哪里开来7也不知道行向何处?

山路的尽头,只有自云,看不见洞天福地,也看不见琼楼玉宇。

艾青却似已将乘风归去。但归向何处呢?

楚留香跟得更近,迫得更紧,生伯又失去她。

艾青突然回头,目光比山顶的风更尖锐,更冷,盯着楚留香,冷冷道:“弥跟着我于什麽?”

楚留香道:“我……还想问你几句话。”

艾青道:“好1问吧。”

楚留香道:“你真的不是艾育?”

艾育道:“族这名字我都未曾听过。”

楚留香道:“万福万寿园呢?”

艾育道:“那是什麽地力?”

楚留香道:“你没有去过?”

艾育道:“十年来,我根本从未下山一步。楚留香看着她,实在已无话可说。所有的这一切事,全都是为了她在万福万寿园中放了个屁而剥起的。现在她却说从未到万福万寿园去过,而且从来未见过楚留香。楚图香长长四息一声,哺院道:”也许我认错了入,也许我根本不该再见你。”

艾青道,“不错,你根本就不该来的,那天也不该到万福万寿园去助。”

楚留香霍然始起头,道:“你既然不认得我,怎知道我去过万福万寿园。”

艾青脸色立刻变了,身子突然掠起,掠人了飘渺的自云中。

楚留香正想迫过去,但就在这时,自云间突又出现两个人。

两个商衣高冠的中年人。

他们不但装束打扬和楚留香那天见到麻衣老人完全一样,就连神情都仿佛相同。

他们的脸,惨白面无血色,显得说不出的冷漠,说不出的高傲。

也许他们是来自天上的,也许是来自地下,无论他们来自何处,都像是不屑与凡人为伍。

楚留香忽然明白了。

那麻衣老人夫妇,想必就正是那娃麻的一家人中助接着。

张待洁和这一家人,想必有某种神秘而不寻常的关系。

那天她突然失踪,也说不定就是被那麻农老人夫妇逼定购,否则,她又怎忍心不告而别,而且一别无消息。

楚留香助心,就像是被火焰燃烧着

他发誓,无论如何,也得将她从这一家人手里救出deo无论要他付出多大的代价,他都在所不借,甚至逐死都决天关系。

山风映散了自云[自云又聚起

那两个麻衣高冠的中年人。还是冷冷助站在白云闻,冷冷的看着楚留香。

其中一个人身材狡矮,但看来却更威严,突然道:“你从哪里来,最好还是赶快回到娜里去。”

他的声音也和他的神情同样冷漠高傲,就像是神在对他的子民发号施令。

楚留香反而镇定了下来,慢馒道;“为什麽我一定要回去?”

席衣人道:“因为这本不是凡人该来的地方。”

楚留香笑了,道:“这不是凡人该来购地方7你难道不是凡人?”麻衣人道:“我不是。”

他神情还是那麽冷摸高傲,就好像真的格自已当做神,样1楚留香笑道;“你若不是人,是什麽?”

麻衣人冷冷道:“你既不该来,更不该问。”

楚留香道:“我也来了,也已问过了。”

另一个麻衣人突然道:“你既已来了,就不必再回去。”

楚留香道:“我本就不想再回去。”

两个麻衣人对望了一眼,身子突然同时一转。

每个人都会转身助,但他们的转动购姿势和方法。却跟任何人都绝不相同。

他们的身子忽面向左转,忽而向右转,不但转动自如,而且转个不停。

建楚留香都看不出他们这是干什麽?

“难道他们想将自己转晕?”

就夜这时,两个麻衣人忽然又同时向他转过来,绕着他的身子转,越转越做楚留香当然风过“八封游身攀”一类的功夫,这种功夫l厉害之处,就是围着你的身子转,转得你头晕脑铣,然後再乘机出手。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何时会出手,更不知道他们将从何处出手,所以想防备都很难。但“八扮游身掌”那一类的功夫也绝不是这样子助。

那种功夫只不过围着际韩,他们自己的身予并不转。

这两人却像是两个大陀螺。

楚留香又笑了笑,道:“我现在才知道你们是什麽了,你们果然不是人,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两个麻衣人突然同时出手。

他们一共四只手,但手的影子却像有二三十个,四面八方的向殖留香拍了过来。

谁也看不出他们哪双手是实,哪双手是虚。

楚留香好像也看不出。

只听“拍2拍2拍拍!”一连串四响掌声。

楚留香就已例下。

他怎麽会如此容易就被人击倒?

是不是因为他从未见过这种武功?

这种武功的确太诡异,太奇妙。

“带他回去1”“为什麽要带他回去?”

“这人绝不是无意中闯来的。”

“所以休要带他回问他的来意?”

“不错。”

这当然是麻衣人的对话,声音还是同样的冷漠,虽然他们一出手就貉对方击倒,但他们自己并不喜欢博意,也不觉得奇怪。

因为他们认为这种武功只要一使出来,本就没有人能躲得了。

就算他们知道自己击倒的是楚留香,他们咆不会觉得意外。

事实上,楚留香究竟是谁?他们根本不知道。

所以楚留香是不是真的被他们击因而昏迷,他们也不知道。

楚留香慢慢的将眼睛张开一线。

直到现在,他才微开跟睛。

那两个麻农人一路将他抬到这空,他都一直闭窘膜购,虽然他说不出有多麽想看看他们入山的途径,但他还是勉强忍耐着,勉强控制使自己。

因为他知道他们与人交手的经验虽不丰富,问题虽不多,但耳目反应,却一定比平常人都灵敏锡多。

他们也许看不出他是否真的晕例,但你无论有什麽动作,都一定休想瞒过他们。

无论对人和事。楚留香的判断,一向都很少有错误的。

几乎从来没有过1

这是间简陋曲石室,简陋而古朴。就像是那些麻农人本身一样。

总令人觉得有种不可描叙的高傲等贵之意,令人不敢轻视。

无论谁到了这里,都会突然觉得生命的短促自身的渺小。

石壁上点坐不着,亮得就便是镜子。

屋顶很高,商不可攀,屋于里除了一张很大的石摄外,几乎全无别的陈设。

现在,楚留香就绩在这石摄上,目光从屋顶移向石壁,又从石壁移向门。

门是关着的。

门外是什麽地方?有些什麽东西?是不是还有人在看守着?

楚留香完全不勿道。

他只能感觉到1麻衣人转过很多次弯,上了几次阶锑後,才将他始到这里。

然後他们就听不到任何声音。

麻衣人到o里击了?准备怎麽样处置他?超窗香也完全不知潭。

现在他想知道一件事那圣坛究竟变吸里,要用什麽法子才能进碍去?

在这里等,等到有人单独进来的时候,用教快的手法制使他,换过他的衣服,再用最简单的易容术改变一下容貌,然後就混出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山在虚无漂渺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桃花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