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传奇》

第三章 一线曙光

作者:古龙

掌声还未完,笑声已响起。

掌声清脆,笑声更清脆。

一个人随着笑声从车底下钻了以来,明朗的笑容,明朗的眼晴。

一个明朗美丽,令人愉快的女人。虽然身上脸上都沾满了泥土,但看来还是不会让人觉得她有脏兮兮的样子。

有种女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看来,都像是刚摘下的新鲜杨梅。张洁洁就是这种女人。

她拍着手笑道“楚香帅果然名不虚传。果然能骗死人不赔命。”

楚留香微笑着,弯腰鞠躬。

张洁洁笑道“所以无论年纪多大的女人,都千万不能听楚香帅的话,从八岁到八十岁的女人都不例外。”

楚留香道“只有一个人例外。”

张洁洁道“谁?”

楚留香道:“你。”

张洁洁道:“我?我为什麽是例外?”

楚留香笑道“因为你若不骗我,我已经很感激了,怎敢骗你?”

张洁洁嘟起嘴,道“难道我骗过你?……骗你什麽?你说”楚留香道:“我说不出。”

张洁洁道:“哼,我就知道你说不出。”

楚留香微笑道:“骗了人之後,还能要人说不是,那才真的是本事。”

张洁洁瞪着他,眼圈几突然红了,然後眼泪就馒馒地流了下来。

楚留香又有点奇怪了,忍不住道“你在哭?”

张洁洁咬着牙。根恨道“我伤心购时候就要哭难道这电犯法。”

楚留香道“你伤心?伤心什麽?”

张洁治擦了搽眼泪大声道“我看你中了别人的暗算,就马上躲到车底下,想等祝会救你路上也不知受了多少罪,吃了多少土,到头来又蔡得了什麽?”

她眼泪又开始往下摊,独抽泣泣的接着通“你非但连一点感激我的意思都没有,反面要冷亩冷语的米讽刺我。践……我怎麽能不伤陈一。”

她越说越伤心,索性真的哭了出来。

楚留香征住了。他只知道她是个狠会笑的女孩子,从汲有想到她也很会哭。

在楚留香看来,女人的眼泪简直比6围公的暗器还可怕。

无论多厉害的暗器,你至少还能够躲。女人的”泪却连躲都躲不得无论多厉害的暗器,最多也只不过能在你身上打出几个洞来。女人曲眼泪却能将你的心滴碎。

楚留香叹了口气,柔声道“谁说我不感激你,费感激得要命。”

张洁洁道:“那……你为利麽不说出牙。”

楚留香道:“真正的感激是要藏在心里助,说出来就授意思了。”

张清洁忍不住破涕为笑指着楚留香的鼻子,笑道:“那老头子说助果然不错,你果然有张会骗女人的油嘴。”

楚留香道“莫忘记老头子也是男人,男人说的话都是取不住助。”

张洁洁笑道“他的确是个老狐狸,而且武功也不弱。”

楚留香道“但却还比不上那老太婆,所以也就难怪他要伯老婆张洁演道:6你是不是也觉得那老太婆的点穴手法很高。”

楚留香道:“若单以点穴的手法而论,她可以排在第五名之内。”

张洁洁道“这麽说来,她就应该是个狠有名的武林高手。”

张洁洁道“别人郝说楚香帅见识最广,想必早巳看出她的来历楚留香道”汉有。”

张陆洁通“连郝看不出来……你再仔细想想看?”

楚留香道“不必屈这夫妻两人无论是谁都不重要。”

张洁治道“为什麽?”

楚留香道“因为他们以後想必已绝不会再来找我的麻烦了。”

服措施道“重耍助是什麽呢?”

楚留香道“重要的是,谁叫他们来的?那入夜什麽地方?”

张演洁道“你刚为什麽不问他们7为什麽脑随便便就放他们走了t”楚留香道:“我若问他们,他们随随便便就会告诉我吗?”

张洁洁道“不会。”

她想了想,又补充着道“他们若是狠容易就会泄露秘密的人,那人也就不会派他们来对付你了。”

楚留香笑道“你倒真有和别的女人不同,你的头脑很清楚。”

张清洁板着股道“你是不是又想来拍我的马屁了,我可不像别人那麽容易上当。”

楚留香叹道“你难道定要魏驾你,才认为我说的是真话。”

张治洁瞪了他一眼,道“就算他们守口如瓶,你也应该有法予让他们开口的。”

楚留香苦笑道:“这夫妻两人加起来至少有一百三四十岁,我难道还将他们吊起来拷问麽?”

张洁洁婿然道“你虽然并不是什麽好东西,倒还不是这样助人”她忽又叹了口气,道:“现在他们既然已走了,看来我只好再陷你回去找我那朋友了。”

楚留香道:“那倒用不着☆”张洁洁蹬大了眼赌,道“用不着?难道惊已有法子找出那个人楚留香笑了笑,道”我虽然找不出,但却有人可以找得出。

张洁洁的眼睛瞪得更大,道“谁?”

楚留香的手往前面指道“它。”

张洁洁顺着他的手看过去就看到了那只拉车助骡子。骡子正低着头在路旁啃草张洁洁哩防一声笑了道“原来它也是伤的朋友。”

楚留香道“骡子至少有样好处,骡子不会说谎话的。”

张洁洁道“但它也跟你样不会说人话”楚留香道:“它用不着说话。”

他忽又问道“我若忽然走了,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你会到什麽地方去呢?”

张洁洁征了征,道:“随便哪里我都可以去,我至少有一中个地方可以去。”

楚留香道“若是汲有地方可去呢?”

张沽洁道:“那麽我就回家。”

楚留香笑道:6不错,你当然要回家,也一定认得路回家。”

他接着又道“除了人之外,还有一种致物丛认得路国家。”

张洁治道“马。”

楚留香道“不错,老马识途。你无论将马留在什麽地方,它都有法子找到路回家的。”

张洁洁笑道:“那也许还是看他是公马?还是母玛呢?”

楚留香道“公马也只好回家,它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因为这世上还没有为马开妓院和酒铺。”

张洁洁的眼睛已沥洛亮了起来,道“你是说…这头骡子也翘找得到路国家?”

楚留香笑了笑,道:“莫忘记骡子也有一半是马曲种☆而且比马聪明。”

马妈妈?”

骡子在前面走,楚留香和张洁洁在後面跟着,走着定着,张洁洁忽然笑了起来,笑得弯中腰。楚留香忍不住问道“你在笑什麽?”

张涪洁道“笑我自己。”

楚留香逼6我例石不出你行什麽地方可笑的。”

张消椅道“我在笑我白己是个呆子。”

楚留香也笑了道“你怎麽忽然变得如此漾虚起来了?”

张洁洁道“税着不是呆子,为什麽要跟在一只骡子屁股局面定颐t”楚留香道;“那是因为我要兹到这骡子的主人。”

张馈洁道“你怎麽知道这骡子的主人就是那个要害你的人?”

楚留香道“我不知道,所以我才要蹬碰运气。”

张洁沽看着他,侵慢池摇了擂头,道:“据说一个人若是交了挑花运,就定会倒霉的,我为什麽要陪着你去阅绍呢?”

她眨了眨眼,又道“无论如何,至少我总没有害过你吧?”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道“你的确没有。”

张洁洁道“我是女的,你是男的,男亥授受不亲,这句话你也总该听过?”

楚留香道:“我的确听过。”张洁演道:“所以你总不能拉住致,一定要武陷着你吧t”楚留香四了口气,道“我的碗不能。”

张涪洁鹰然道z“既然如此,我就要走了,我可不愿意陷着一头骡子、一个呆子到处乱逛。”

她掐了拍楚留香的肩,又笑道:“等伤真助被人害死购时候,莫忘记通知我声,稳定会赶去替你烧根香的。”最後一句话说完,她购人已在七八文外,又回头向楚留香摇了摇手,然後就突然不见了。

楚留香忽然发现她的轻功很高,这世上假如只有一万个人,她也又541个,因为其中还有个楚留香。”

但现在就连楚留香都已追不上她了。

楚留香叹了口气哺随通“我若真的被人害死了,怎麽能去通知你呢?”

他发现这女孩子说购每句话好像全都是这样子的,半真挚假,似是而非,教别人无论如何都猜不透她的用意t“她究竟是个怎麽样的人呢?对我究竟是什麽意思呢?”

若说她有恶意,她又的确没有害过楚留香,而且多多少少总还向楚留香透露一点秘密。

她躲在车子底下,助确像是在等机会救楚留香的但着不是她,楚留香又怎会坐上那辆堆满了篇筐的车予?又怎会上那一对老狐狸助当?

楚留香又四了口气,只希望自已莫要真的像她说得那麽倒每,只希望这头骡子能帮帮他的忙,乖乖的回家,带他去见那个人。他实在想问问那个人,为什麽心要杀他?

丙然回了家,回到它的老家—6源记骡马号。”

一家很大的骡马号,里面有各式各样的驴子、骡子、马。

楚留香辛辛苦苦跟着他走了半天路。好攫真为的是要来看看它的驴爸爸和马妈妈。

难道张洁洁早就猜到这种结果了?看来一个人若是跟着骡子定,的确不会有什麽结果的。

骡子已摇着尾巴,得意洋洋的去找它的亲成朋友去了。

楚留香却只有一个人站在那里发征。

饼了很久,他才能笑得出,苦笑着哺哺道,“这骡子一定也是头母田于。”

骡马号怨对面有家酒楼,五福馒。

自己原来是个呆子。一个不折不扣的呆子。不错,他现在细道有个人想杀他。但他总算还是活着的。

“他既然想杀我,我为什麽不等他来杀我呢?我为什麽要辛辛苦苦的找他。”

楚留香蝎下第六杯酒,喝得很快因为这酒并不是好酒。至少比他藏的酒要差多了。”

“连骡子都懂得要回家我为什麽还要在外面穷泡呢?”

楚留香决定喝到第十二杯酒的时候就停止。

“先去找小胡,然盾回家。”

家里不但有好酒在等着他,还有很多温柔可爱的人在等着他。

他决定这一次定要在家里多果阵子,好好休息,享受享受。

他的碗需要享受享受了。

石观音,无花,“水母”阴姬,画眉鸟,南宫蔬,薛衣人,薛宝宝,枪榔大师,编蜗公于……

这些人简直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

楚留香若不是靠着运气帮忙,现在说不定已死了七八次。

他一开始想到以前的事,就不由自主想了。

“我可以不管别的事情,但总不能看着她为我而死吧。”

他心里忽然又有个阴影。还是那只手的阴影。

忽然阎,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伸到他面前。

一只很美丽的手,五指纤纤,柔若无骨,僵馒的提起了楚留香桌上的酒壶。

酒杯已空了。

楚留香没有抬头,只是看葱洒壶里攫馒流出来,注满了酒杯。

酒杯又空了。

楚留香还篷没有抬头。

他已看见了一套水红色的衫裙,已闻到了一般熟悉助香气。这已是够让他认出来的人是谁了。

艾虹。

楚留香实在没有想到她还会出现,忽然笑了笑道“你已换了双鞍子。”

子垂了下去,轻轻提起了树脚,露出一双样子做得很秀气的绿花鞍,鞋底簿而柔软。这种荡的鞍底,里陋是绝对藏不卜暗器的。

楚留香点点头,笑道“很漂亮心立刁是女孩子们应该穿的鞍子。”

苞尖的店伙已樱上了副杯筏。

楚留香邀“你既然来了,为什麽不绝下喝两杯呢?”

艾虹坐了下来。

楚留香这才发现,她脸色变得比上次苍白了许多,神情看来也变得忧郁了些,连嘴角上那种俏皮的甜笑都看不见了,老是源俄着眉尖,仿佛有狠重的心事。

少女们就是多愁善感的,谁汲有心事呢?但艾虹看来却不像是多愁善感的那种女孩子。

楚留香为她勘了杯酒,笑道“你是不是还在想着那双胜予?嫂子还在桌底下助我那位朋友的手贝究随时都可以夫替你耍回来。”

艾虹垂下头,仿佛狠不安。

楚留香又笑道“你放心,我那朋友虽然很质货你的犊子,但这沈并没有藏在桌底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一线曙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桃花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