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传奇》

第四章 好梦难成

作者:古龙

月光朦胧。月色苍白。

狈已窜人黑暗中,人头犹在哀呼“救救援……救救我……”

没有头的人也还在哀呼“还我的头来,还我的头……”

凄厉的呼声此起被落。

风在呼号伴着鬼器。

无论谁看到这景象,听到这声音,纵然不吓死,也得送掉半条命。

楚留香没有。

他的人突然箭般窜了出去去追那条狗。

“无论伤是人是狗,只要在税饥饿时给了我吃的,交我疲倦时给我地方睡觉,我就不能看着你的头被狗衔走。”

这就是楚留香助原贝u。

他向是个坚持原则的人。

狈跑得很快。一眨眼就又汲入黑暗中。

“但无论你是人是狗,楚留香劳要追你,你就休想跑得了。”

有些入甚至认为楚香帅的轻功,本就是从地狱中学来的。

掠过竹简时,他顺手独出了根竹子。

三五个起落後,那条衔着人头的狗距离他已不及两文。

他手中短竹已飞出箭般射在狗身上。

黑狗惨叫声,瞒里的人头就掉了下来。

楚留香已擦过去始起了人头。

冰冷的人头,又冷又湿仿佛在流着冷汗。

楚留香忽然觉得不对了。

“被”的一声,人头突然被震砰,一般暗赤色浓腥烟从人头里射了出来,带着种无法形容的臭。

楚留香倒下。

无论谁嗅到达股恶臭,都一定会立刻倒下。

夜露很重,大地冰冷而潮湿。

楚留香倒夜地上。

远处隐隐的凄厉助呼声随风传来,也不知是犬吠?还是鬼哭?

突然问,一条人影自黑赂中飘飘荡荡的走了过来。

条没有人头的人影。

没有头的人居然也会笑,站在楚留香面前“格格”灼笑。

突然问,已被迷倒的楚留香竟从地上跳了起来,把抓住了这“无头人☆的衣檬。”嘶”的,衣襟被扯开,露出一个人的头来。

卜担夫。

原来他有头,只不过藏在衣服里,衣服是用织于架起,若非他的人又痉又矮,看来当然就不会如此通真。

那原被狗衔去的头呢t

头是蜡做的,里面藏着火葯和引线,引线已烧着,只要能算准时间,就能算港引线的长短。

他时间算得很赃。

所以人头恰巧在楚留香手里炸开,将选葯炸得四射飞散。

他什麽都算得很蹬,却未算到楚留香还能从地上眺起来。

在这☆刹那闯,卜姐夫脸上的眼睛、鼻子、眉毛、嘴,仿佛都已编成一团,就像是被人重重的打了一拳似购。

楚留香却笑了,微笑着道,“原来你酒量不错,看来再赐几杯也不会醉。”

此时此刻,他居然说出这麽样☆句话来,你说绝不绝?

卜姐夫也只有裂开噶笑笑,身子突然一编,居然从衣服星期下等他身子弹起时,已远在五六丈外。

楚留香脱口道:“好轻功”这三今宇说出,他的人也已在六五丈外。

卜担夫连头都不敢回拼命往前窜,他轻功的确不田,若非遇见楚留香,他是可以逃走的。

不幸他遇着了楚留香。

他掠过竹篱,楚留香眼见已将追上他。

谁知楚留香却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又看到院子里有个人在梳星光膝脆,月色苍白。

卜阿鹃正坐在月光下,馒馒的梳着头。

这次她当然没有把头拿下来。

她的头发漆黑光滑,她的手纤细柔美,她的脸苍白如月色。

她身上只穿着件紫罗衫,很轻,很撂,风欧过,罗衣贴在身上助,现出了她丰满助胸,纤细的腰和笔直修长的腿。

风中的轻罗就像是层谈淡的雾。

轻罗中晶莹的躯体若隐若现,也不知是人在雾中?还是花在男他并不是君子,却也不是赌子。〉阿鹃忽然回过头来,编然一笑,道。“你还没有死?”

楚留香也笑笑,道6我还是人,不是鬼。”

卜阿鹃道“那*葯不灵?”

楚留香道:“*葯狠灵,只可借我的鼻子不灵。”

卜阿翘道“那种述葯助厉害我细疆,就算没有鼻子助人也一样要被逐倒。”

楚留香又笑笑,道“就算没有鼻子,头也不会那麽轻。”

卜阿陷眨眨眼,道“你是不是一发觉那人头太轻,就立刻闭住了l朗l呼吸。”

楚留香又笑道“也许我什麽都没有发觉只不过运气特别好。”

阿鹃也笑道“我知道你近来运气并不好。”

楚留香道“哦。”

阿鹃媚然道“交了桃花运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好的。”

楚留香水由自主又摸了模鼻子道“你怎麽知道找交上了桃花阿鹃笑道”因为你不但有双桃花服,还有个桃花鼻子。”

楚留香微笑道“幸好我的手不是桃花乎所以你还能好好的坐在那里。”

卜阿鹃服波流转道,“你的手很老实t”楚留香道:“你希望我的手不老实?”

蚌阿鹊咬着嘴chún,道“你的手劳真的老实,就过来替我梳头吧。楚留香不说话,也不动。卜阿鹊用眼角膘着他,道;”你不会梳头?”

楚留香道“我的手虽老实,却不笨。”

卜阿鹊道“你不喜欢替人梳头?”

楚留香道“有时喜欢,有时就不喜欢,那得看情形。”

氏阿鸥道:“看什麽情形?”

楚留香道:“看那个人的头是不是能从脖子上拿下来。”

头发光滑柔美,在月光下看来就像是缎子。

楚留香忽然发觉替女孩子梳头也是种享受——也许被他梳头的女孩子也觉得是种享受。

他的乎狠轻—

卜阿鹃的牌子如星光般因腕,柔声道“我很久以前就听说过,楚香帅从不会令女人失望,以酣我一直不信。”

楚留香道“现在呢?”

卜阿田回睁一笑,道:“现在我相倍了。”

蚌阿鹃眨着眼,缓缓道“说你很聪明,就像是只老狐狸,世上没有你不懂的事,也没有人能令你上当。”她媚然接着道“这些话现在我也相信。”

楚留香忽然叹了门气,瞥笑道“但现在我自己却已有点怀疑。”

卜阿鹃道“哦。”

楚留香道“今天我就看见了样戈不懂的事。”

卜阿鹃道,“付麽事?”

楚留香道“那人头怎麽会说话?”

阿鹃笑了道“不是人头在说话,是卜扭夫在说话。”

楚留香道“我明明看见那人头说话的。”

卜阿鹃道。”你并没有真的看见,只不过有那种感觉而已。”

楚留香道“那种感觉是怎麽来的呢?”

卜阿鹃道。”卜担夫小时候到天些去过,从天些伯人那里学会一很奇怪助功夫。”

楚留香道:“什麽夫功?”

阿鹃道“天些人将这种功夫叫做‘腹语’,那意思是他能从肚子里说话,让你听不出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助。”

楚留香又叹了口气,道:“看来这世上奇奇怪怪购学问倒真不少,一个人无论如何也学不完。”

阿鹃踞然道“你现在已经够令人头疼的,若全都被你学了去,那还有别人的活路麽?”

楚留香笑笑。忽又问道:“看来〉担夫并不是你的父亲?”

〉阿鹃道:“当然不是,否则我怎会直接叫他助名字。楚留香道”他是你的什麽人?”

卜阿鹊道“他是我的老公。”

楚留香拿着横于的手忽然停住,人也征使。

卜阿胸回睁圈了他一眼,田然迢:“老公的意思就是文夫,你不田?”

楚留香只有苦笑道“费懂。”

〉阿鹃田着他的手,道“仰为什麽一听说他是我的老公,手就不动了7”楚留香道“只因为我还没有习惯替别人助老婆疏头。”

卜阿鹃笑道“你馒馒就会习惯的。”

楚留香苦笑道“我认为这种习惯还是莫要莽成的好。卜阿鹃吃咆的笑了起来,道”你怕池吃醋?”

楚留香道。”暇。”

卜阿鹃道“他又打不过你,追也追不着你你怕什麽?”

楚留香道“我不喜欢看到男人吃醋的样子。”

卜阿鹃眼波流动,道:“他若不吃醋呢?”

楚留香道“天下还没有不吃醋的男人,除非是个死人。?卜阿鹊道:”你想他死?”

楚留香道:“这话是你说助,不是我。”

〉阿钥道;“嘴里说不说是回事,心里想不想又是另外一回事。她似笑非笑的瞅着楚留香,悠然道:”其实只要你愿意,他随时都可能成个死人的。”

楚留香笑了笑,淡搬道,“只可措我还没有养成杀别人老公的习惯。”

卜阿鹃道:“为了我你也不肯。”

楚留香不回答。

他从不愿说让女孩子受不了的话。

阿鹃道“莫忘了他刚本想杀了你的。”

楚留香眨眨职道:留臣杀费购人真是他?”

阿鹃忽然轻轻叹息了声,馒馒购站了起来,接过楚图否助杭楚留香道;“你在叹气t”〉阿鹃叹道“一个人心里难受的时候,总会叹气购。”楚留香道;”你很难受??

楚留香道“为利麽难受?”

卜阿鹃道:“因为稳本不想你死但他着不死你就得死了。”

楚留香道峨”阿鹃道“你水信?”

楚留香微笑道“因为我总觉得死并不是件狠容易的事。”

〉阿鹃悠然道“但也并不像你屈得那麽困难。”

她忽然扬起手里的梳子,道“你知道这梳於是什麽做的?”

楚留香道“木头。”

卜阿鹃道“木头有很多种—据我所知,大概有一百种左右。”

楚留香在听着。

卜阿鹊道“这一百种木头,九十几种都很普通。”

她又笑了笑道;“普通助意思就是没有毒,你用的一种木头做助杭子替别人流头,要死的确不容易。”

楚留香道“你的杭予呢?”

卜阿鹤道:“戮这椅子助木头叫‘护夫木’,是属於很特别的那种。”

楚留香道,“有什麽特别?”

卜阿鹃没有回答这句话,却经抚着自已流云般的柔发,忽又问道:“你觉得我头发香不香?”

楚留香道“很香。”

b阿鹃道:“那只团我头发上妹着香油。”

楚留香目光阀动,问道“香油不是也有很多种类?”

卜阿鹊道:“对了据我所知,香油大概也有一百种左右。”

楚留香道“其中是不是也有九十几种都很普通,无毒?”

阿鹃搞然道“弥怎麽越来越赐明了。”

楚留香笑笑,道“你头发抹购,当然又是比较特别助那种。”

蚌阿鹃道“完全对了。”

楚留香又吸了口气,道:“我怎麽看不出有什麽特别呢?”

阿鹃通“我这种香油eq‘情人油’,妒夫木一遇着情人油就会发出一种狠特别的毒气,你替藏梳头的时候,这种毒气已在不知不觉问路进入你手上的毛孔田所以…一”勉又轻轻叹了一声慢慢的接着道最多再过一盏茶助功夫。你这双手就会开始腐烂,一直烂到骨头里,一直要将你全身骨肉郎烂光为止。”

楚留香肛位了。

卜阿鹃徽笑道:“你说我这种杀人的手法妙不妙?只伯连无所不知的楚香帅鄙朋不到吧?”

楚留香叹了口气。苫笑道“看来这世上奇奇怪怪的杀人法子倒真不少。”

卜阿鹃道:“今天你就通见了两种。”

楚留香道:“前两天我已经遇见了好几种。”

卜阿鹃道:“你不是觉得每种都很巧妙?”

楚留香道:“的确巧妙极了。”

他忽然也笑了笑,淡谈助接着道:“虽然都狠巧妙,但直到现在我坯是好好的活着。”

卜阿鹃悠然道:“只不过是到现在为止面已,以後呢?”

楚留香道,“以後的事谁知道。”

卜阿鹊道“我知道。”

楚留香道“哦”卜阿鹃道“我可以向你保证,费用的这种法于不但最巧妙,而且最有效。”

她微笑着,接着道:“你就算可以随时闭住呼吸,总不能连毛孔也一起闭倒[?”

楚留香点了点头,长叹道:“这麽样看来,我已是非死不可的了』”〉阿图道☆所以我心里很难受。”

楚留香道6你既然这麽砌受,为什麽不让我活下去呢?”

卜阿胸眼珠子转了转,道:“你若想不死,只有一种法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好梦难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桃花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