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传奇》

第五章 花非花雾非雾

作者:古龙

一个人如听说自己中了毒之後,会有什麽样的反应呢?

镑种人有各种不同的反应。

有的人会吓得浑身发抖,面无人色,连救命都叫不出。

有的人会立刻跪下来叫救命,求饶命。

有的人会紧张得呕吐,连隔夜饭都可能吐出来。

有的人点也不紧张,只是怀疑,冷笑。用话去试探。

有的人逐句话一个宇都檄得说,冲过去能动手,不管是真中毒也好倔种毒也好,先把你揍个半死再说别的。

但也有的人竟会完全没有反应,连一点反应都汲有。

所以你也看不出他到底是相信?还是不倍?是恐慌?还是馈怒?

这种人当然最难对付。

楚留香当然是最难对付的那种人。

所以他根本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只不过有点发征的样子。

看着张洁洁那双摇来荡去的脚发怔。

在女人中,张洁洁无疑可算是个非常沉得住气的亥人。

她已等了很久,等着楚留香的反应。但现在她毕竟还是抗不住气她忍不住问:6我说的话你听见了没有?”

楚留香点点头,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张治治道:“既然听到了,你想怎麽样?”楚留香道“我正在想…—中张演治道,”想什麽?”

楚留香道“我夜想锻如你现在赤着脚,一定更好看得多。”

张沽洁助脚不在播丁。

她忽然跳了起来,站在树枝上,忽然又从树枝上跳歹来,站在楚图香的顺前,瞪着楚留香。

她就算征瞪着别人的时候,那双眼睛还是弯弯的,小小的,像是一钩新月。

就算庄生气的时腰眼睛盟还是弧漫着一尼花一般,雾一般的笑意,叫人既不会对她害怕,也不会对她发脾气。

楚留香现在不看她的脚了。

楚留香在看着她的眼睛—看着她的眼睛发怔。

张洁洁咬着瞒chún,大声道:“我告诉你你已中了毒,而且是种很厉害的毒,你却在想我的脚.…你……究竟是个人,还是个猪。”

楚留香道“人。”

他回答轻快极了,然後才接着道:“所以我还想了些别的事。她显然是被人毒死的。被什麽毒死的呢?楚留香想法子招开她的嘴,就有样东西从她瞒巴里始下来。一颗荔枝。後面友抉钳风的声音在响。楚留香转过身,瞪着刚穿人窗子的张溶洁。张消涪脸上也带着吃惊的表情,擅,”你瞪着我干什麽?难道以为是敌杀了她?”

楚留香还是田着她。

张洁洁冷笑道“像这种重色轻友的女人,虽然死一个少一个,但我却没有杀她她根本还不值得我动手。”

楚留香忽然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没有杀她,她死购时候,你还在外面跟我说话。”

张洁洁冶路道“你明白最好。不明白也汲关系,反正我根本不在这当然是气话。女孩子说完了气话,往往只有一个动作——说完了扭头就走。楚留香早巳准备到了。张洁接一钮头就看到楚留香还站花她面前。刚好站在她眼睛前面。张洁洁却烷偏有本事不用眼睛看他,冷笑道”好狗不挡路,你挡住我的路干什麽?”

楚留香道“因为你不在乎,截在乎。”

张洁涪道:“你在乎什麽?”

楚留香道“在乎你。”

张沽洁眨了眨眼珠子。眼睛里的冰已渐渐开始在解冻了。

楚留香道:“因为我知道你是为我面来的,可是怎麽会知道我在这里的呢?你……”

张洁洁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大声道“原来你并不是真的在乎我,只不过怀疑我,怀疑我是不是跟他们串通的,若非如此,就算我死了,你也绝不会在乎。”

这可是气话。

所以张洁洁说完了後,又立刻扭头就定。

这沈她走得侠多了。

她真的要走的时候,连楚留香都拦不住。

楚留香追出去时,已看不见她的人——只看到刚躺在地上的七八个人。

这七八个人刚虽然在满胜流血,但总算是活着助。

现在他们肠上好像没有血了,人却也死了。

因为他们的脸,已变成紫色助,连血色都已分不清。

楚留香疆紧双拳,脸色也变成紫色的。

那表示他已愤怒到极点。,他痛报杀人,痛恨暴力。

他也在痛根自己的疏忽刚他本可以将这些人的穴道解开的,那麽现在这些人也许就不会死了,现在他觉得这些人简直就好像死在他的争[样。

他甚至连手都在发抖。

只手从後面伸了过来,雾般轻柔的声音立刻在他耳畔响起:“你的手好冷。”

楚留香的手真冷,而且还在流着汗。

这样的手,正需要个女人将他轻轻握住。

可是他甩脱了她的手。

这许是楚留香第一次甩脱女人的手。

张洁洁垂萨头,居然汲有生气,也汲有走,声音反面更温柔。

“这些人只不过是最低级的打手,为了二十两银于就可以杀人的,他们死了,你为什麽这麽难受?”

楚留香突然扭过头瞪着她,一宇宇说道“不错,这些人都狠卑贱,但你最好不要忘记,他们也是人”张洁洁道“可是……可是人也有很多种,像他们这种人”…。”楚留香道“像他们这种人,死了当然不值得同情,但他们也有他们的亲人,他们的妻予,那些人呢?是不是无辜的。”

张洁洁不说话了。

楚留香道;“所以下沈你要杀人助时候,就算这人真助该杀,你也最好多想一想,想想那些无辜的,那些要依靠他们生活的人,他们死了後,那些生存者多麽悲惨,心里会多麽难受。”

张洁洁垂下头。

她虽然垂下头,但楚留香还是可以看到她的眼睛。

那双仿佛永远都带着笑意的眼睛里,现在竟已泪珠盈眶。

没有捆流下,只有一层珠光艇的泪光。

楚留香是个有原则的人,他尊重有原则的人。

他尊重别人的原则,正如尊重自己的原则样。

他绝不和任何女孩子争辩,绝不伤害任何女孩予的自尊。

他不喜欢板起脸来教训别人,更不愿板起股来对付女孩子。

因为他觉得带着微笑的劝告,远地板起脸来的教训有用得多。

司是今天他忽然发现他自己竟违背了自己的原则。

在他说来,这简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

达是不是因为他已没有貉她当做一个文孩子,是不是因为他已貉她当做自己个很知心助朋友,很亲近的人。

人,只有枉自己最亲密助朋友西前,才最容易做出错事。

因为只有这种时候,他的心情才会完全放松,不但志了对别人的警戒、也忘了对自已的警戒。

尤其是在自己的情人面前,每个男人都会很容易的就忘去一切,甚至会变成个孩子。

“难道我真购已将她当做我的知己?我的情人7为什麽我在她面前,总是容易说错话,做措事,逐判断都会发生锚误??张洁治道;”想什麽?”

楚留香道“我征想,你的脚是不是也和服膀一样圈亮呢?”

他看着她的眼睛,很正经的样子,接着道“你勿道,服赌好看的文人胸并不一定很好看的。”

张治洁的脸没有红。

她并不是那种容易脸红曲女孩子。

她也在看着楚留香助眼睛,一脸很正经的样子,缓缓的说:“以後我绝不会再问,你是个人?还是个猪了?”

楚留香道“咖”张治治道“因为我已发觉你不是个人,无论你是个什麽样的东四,但绝不是个人。”

楚留香道“哦”张洁洁很根地道:“天底下绝没有你这种人,听说自已中了毒,居捕还取吃人家的豆腐。”

楚留香忽然笑丁笑,问道“你可知道是为了什麽?”

张洁洁道“不知道。”

楚留香道“这只因为我知道那荔技上绝不会有毒。”

张洁洁道:“你知道个屁。”

她冷笑着,又道“你是不是自已以为自己对毒葯很内行,无论什麽样的毒葯,一到你噶里就立刻能感觉得到。”

楚留香道;坏是。”

张洁洁道“那你凭什麽敢说那荔枝上绝不会有毒t”楚留香道“只凭一点。”

张洁洁道:“哪点?”

楚留香看看她微笑着道“也许我什麽都不懂,什麽都不知道,但一个人对我是好是坏,我总是知道的。”

他眼睛好像也多了层云一般,雾一双曲笑意,声音也变得比云雾更轻柔。

他馒慢的接着道“脱凭这一点,我就知道那荔枝没有毒,因为你绝不会下毒来毒我的。张洁洁想扳起脸。可是她的眼睛却除了起来,鼻子也轻轻皱了起来。世上很少有人能懂得,一个女孩子笑助时候皱鼻子,那样子有多麽可爱。假如你也不懂,那麽我教你,赶快去拢个会这样笑的女孩子,让她笑给你看看荔枝掉了下去。张洁洁助心轻飘飘的,手也轻飘切的,她像连荔枝都拿不住了。她馒馒的垂下了头,柔声道”我真想不到……”

楚留香道“想不到?”

张洁洁又始起头,看着他,道:“我想不到你这个人居然还切好歹。”

因为世上绝没有那麽动人的花,那麽可爱助雾,那麽动人的月色。

楚留香走过去,定得很近。

近得几乎已可闻到她芬劳助呼吸。

倔如有这样一个女孩子,用这麽样的眼色看着你。你还不走过去,你一定已断了两条腿,而且是断了两条腿的呆瞎子。

因为你假如不瞎又不呆,就算断了腿,爬也要爬过去的。

楚留香走过去,轻轻托她的下巴,柔情道:“我当然知道,你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要帮我的忙击倒这些人,也是为了救我,若连这点都不知道,我岂非真的是个猪了。”

张洁洁购眼帘慢馒肋闭起。

她没有说话,因为她已不必说话。

当你托起一个女孩子下巴时,她若闭起了眼睛,那个人都应该懂得她的意思。

楚留香的头低下去,嘴chún也低了下去。

但他的chún,并没有去找她的chún。他奏在她耳畔,轻轻道:“何况我另外还知道一件事。”

张洁洁道:“咽……”

这次她没有用眼睛说话,也没有用嘴。

她用的是鼻子。

女孩子用鼻子说话的时候,往往比用眼睛说话更迷人。

楚留香道:“我知道像你这样的女孩子,就算要杀我,也会选蚌比较古怪,而又比较特别的法子——是也不是。”

张洁洁开口了。

她开口并不是为了说话,是为了咬人。

她一日向楚留香的耳朵上咬了下去。

天下有很多奇怪的事。

人身上能说话的,本来是嘴。

担有经验的男人都知道,女人田眼睛说话也好,用鼻子说话也好,用手和腿说话也好,都比用嘴说话可爱。

嘴本来是说话的。

恫也有很多男人认为,女人用嘴咬人的时候,也比她用来说话可爱。他例宁可被她咬一日,也不愿听她说话。

所以聪明助女人都应该懂得一件事。

在男人面前最好少开口说话。

张洁洁汲有咬到。

她张开田的时候,就发现楚留香已经认她面前榴开了。

等她张开眼睛,楚留香已掠入了窗子。

他好像还没有忘记那老板娘,还想看看她。

但老板娘却已看不见他了。

又白又嫩91b板娘,现在全身都已变成了紫黑色,紧紧闭着眼睛,紧紧咬着牙,嘴里还含着样东西。

“我为什麽会这样做?我对她了解的又有多少?”楚留香看着张沽洁,看着她的眼睛。

这双眼睛笑的时候固然可爱,悲哀的时候却更令人心动。

那就像一钧弯弯曲新月,突然被一抹淡淡助云雾掩住。

但除了这一点外,楚留香对她所有的一切,几乎都完全不知道。

“我甚至连她的脚好不好看都不知道。,楚留香摸了摸鼻子,苦笑着。他以前看过她哭。但那次不同。那次她的哭,还带着几分使气,几分撒娇。这次楚留香却看得出她是真的悲哀,真的感动。他忽然发现这野马般的女孩子,也有脑温柔善良的”风到现在为止,也许他只能知道她这一点。

但这一点已足够。

杨柳岸。月光轻柔。

张洁洁挽着楚留香的手,漫步在长而直的堤岸上。

轻涛痈打着长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花非花雾非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桃花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