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传奇》

第六章 断魂夜断肠人

作者:古龙

一个人若要往止爬,就得要吃苦,要流汗。可是等他爬上去之後。

就会发觉他无论屹多少将,无论流多少汗,都是值得的。

若要往下跳,就容易多了。

无论从哪里往下跳都很容易,而且往下坠落时那种感觉,通常都衔着种罪恶助愉快。

直到他落下去之後,他才会後悔,因为下面很可能是个泥因,是个陷断,甚至是今火境。

那时他非但要院更多苦,流更多汗,有时甚至要流血楚留香从高墙上跳了下去。他并没有流血,卸己开始後悔。

罢在高播上,他本已将这地方的环境,看得很清楚。

现在他才发觉自己到了个完全陌生购地方。刚他可以看得很远,这园子里每束花,每一棵树,本都在他眼下。

但现在他却忽然发现,刚看起来很窥小的花本都比他的人高些,几乎已完全挡住了他的视线。假如有个人就站在他前面的花树後,他都未必能看得见、一个人在高处时,总是比较看得远些,看得清鼓些,但一等到他开始往下落时,他就往往会变得什麽都看不清了。

这或许也正是他往f落的原因。

“花林中的小轩,人就在那里。”

楚留香总算还记住了那方向,现狂他的入团已到了这里,施只有较那方向去走。

只有先走一步。算一步。

因为饱根本无法预料到这件事助结果,对这件事应有的发展和变化,他都完全不能控制、“这里究竟是什麽地方?”

“那个人究竟是锻?”

他连一点边郊游不出来。

晚风中带着幽雅的花香,楚留香摸了摸鼻子,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他本不是如此鲁莽,如此大意的人,怎麽会做出这种事来呢t是不是他太信任张洁沽了?

可是他为什麽要如此信任一个女人呢?

这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张洁涪根本就没有傲过一件能值得他完全信任的事情。

庭园源源。

风欧在木叶上,统统的响,衬得山下更幽静更神秘。

楚留香虽觉得这件事做得很可笑,但心里同时也觉得有种神秘和e张的刺激、就好像一个人突然接到份神秘的札物,正要打开它看的时候,他田不勿道这礼物是谁送来的,也猜不出送来的是什麽。

所以他非打开看看不可。

那里面很可能是条杀人助毒剑,也狠可能是件他最希望能得到助东西。

这种事虽然冒险,但咆助确是称新奇助刺激。

楚留香本就是个喜欢冒险的人。

是不是因为张洁洁已经很了解他,所以才故意用这种法子令他上当呢?

花林中的确有几间精致的小轩。

小轩在九曲桥上。

育石桥在夜色中看来,晶莹如玉。

窗子里还有灯,灯光是紫红色助,屋里的人是不是巴算淮了楚留香耍来,所以在如此深夜里,还在等着他。

在等着他的,难道又是个女人?

楚留香还不能确定,

现在他只能确定,这桥l绝对没有埋伏,也没有陷瞬。

所以他走了上去。

直走到门外,他才停下来。

他本不必停下来。

既已到了这用,到了这种情况,是本可一脚踢开门闯进去。

或许先一脚踢开这扇门,再踢开另一扇窗子然後闯进去。

或许先用指甲酷些口水,在窗纸—l点破月牙小洞,看看园子里的情形。

别的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用这几种法子的。

但楚留香不是别的人。

楚留香做事有他自己独特的法子。

他虽然也偷,偷各种东西,甚至偷香,但他用的却是最光明、最君子的那种偷法。

所以他去偷一个人的j西时,往往也同时会偷到那个人防心。

房门是掩着的。

楚留香居然轻轻敲了藏门,就擦一个君子去拜访他助朋友般敲了敲门。

没有人间应。

楚留香再想敲门的时候,门却忽然开了。

他立刻看到一张绝美的脸。

女人防美也有很多种。

张洁洁的美是明朗的,生动的l艾青的美是成熟的,撩人的。

这女人却不同。

她也许没有张洁洁那麽可爱,也没有艾育那镰人的风韵,但卸美得更优雅,更高贵。

张洁洁她们的美若是热的,这女人的美就是玲的。

冷得像冬夜中的寒月,拎得像寒月下助梅花。

连她的目光都是拎漠的,仿馈无论遇到任何事情,都不会吃惊。

所以,她看到楚留香时也没有吃惊,jt是冷淡淡的打量了他两眼。

这种眼色居然看得楚留香觉得不安,甚至已好橡有点脸红。

无论如何,半夜三更来敲一个陌生女孩子的门,总不是件很有面子的事。

他正想找几句比较聪明的话说说,替自己找个下台阶机会。

谁知她却已转身走了进去。

屋子多。

她慢慢的坐下来,忽然向另一张椅摆了摆手道:“请坐。”

达邀请不但来得突然,而且奇怪。

一个像她这样的女孩子,怎麽会随随便便就邀请一个半夜三更来敲她房门的陌生男人,到她闺房里坐下来呢?

难道她早已知道来的这个人是谁。

楚留香虽然已坐下来,却还是觉得有些局促,有些不安。

他实在没有理由这样闯进一个陌生女孩子的房里来的。

假如这少女并不是他耍找的人,和这件事没有关系,就算别人不说他,他自己也觉得很丢人。

他忍不住又摸鼻子。

在他心里不安的时候,除了模鼻子外,好像就没有别的事可做,连一双手都不知应该放在哪里才好。

然後他就看到她的手伸过来,手里端着杯茶。

碧绿色的萌翠杯,碧绿脑浆,衬得她的手更白,白而晶莹,仿掂透明的玉。

她忽然淡淡的笑了笑,道:“这杯茶我刚喝过,你强不嫌脏?”没有人会嫌她脏。

她清净得就倔赴朵刚出水的自莲。

但这邀请也来得更突然,更奇怪。

一个像她这样的女孩子,怎麽会随随便便就请一个陌生男人喝她自己喝过的茶呢?

楚留香看看她,终于也笑了笑,道:“多谢。”

他接过了这杯条。

他忽然发现她的美不但优雅高贵,而且还捞着某种说不出的神秘气质,仿佛对任何事,都看得很淡很随便。

她请楚留香喝这杯茶,并不是种很亲密助动作,只不过因为她棍本觉得这种事情无所谓,根本就不在乎。

她甚至好像根本就没有将楚留香放在心上。

楚留香被女人恨过,也被女人爱过,却从未受过女人如此冷淡。

冷淡得简直已接近轻蔑。

这种感觉虽令他觉得a恼火,但对他说来,却也无疑是种新奇曲经验。

新奇就是刺激。

也不知为了什麽,他忽然有了种得征服这个女人购慾望。

也许每个男人看到这种女人时,都难免会有这种慾望。

楚留香貉这杯茶喝了下去——因为他也一定要作出溅不在乎的样子。

对任何事都不在乎的样于。

何况他早已断定这杯茶里绝没有毒。

他对任何毒葯都有种神秘面灵敏的反应,就好像一只久经训练的猎犬,总能嗅得出狐狸在哪里一样。

她冷冷淡淡的看着他,忽儿道:“这儿只有一个蔬杯,因为从来都没有客人来过。”

楚留香的回答也很玲淡。

“我也不能算伤的客人。p”但你却是来找我的lo“也许是。”

“也许?”

楚留香笑得也很冷淡:“现在我只能这样说,因为我还不知道你逐币是我要找的人。”

“你要找的是谁?”

“有个人好像一定要我死?”

“所以你也想要他死?”

楚留香又谈淡的笑了笑:“自己不想死的人,通常也不想要别人死。”

这句话的另一方面也同样正确。

“低若想杀人,就得准备着被杀”她还在看着楚留香,美丽而路谈的眼睛里。忽然铭出很奇怪助表情2“休想要的是什麽?”

“我想知道一件事。”

“什麽事?”

“这个人是谁,为什麽要杀我?”她忽然站起来,走向窗下,推开窗子,让晚风吹乱她的发丝。

饼很久之後,她好像才下了决心。

忽然道:“你耍找的人就是我”窗外夜色凄清,窗下的人自衣如雪。

她背着楚留香,并没有回过头,镶肢在轻衣中不胜一握。

这麽样一个人,居然会是个阴险恶毒的凶手?楚留香不能相信,却又不能不信。

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是四手,除非他真是凶手,而且已到了不能不承认购时候。

楚留香看着她的背影,还是忍不住要问:“真助是称要杀我?”

“那些人都是你找来杀我的?”

“是。”

“你认得我。”

“不认得。”

“不认得为什麽要杀我?”

没有答复。

“艾青呢?她们姐缄是石是被你绑走购?她们的人在哪里?”

还是没有答复。

楚留香叹了口气,拎冷道:“你难道一定要我逼你,你才肯开口t”她忽然转过身。盯着楚留香。

她眼睛里的表情更奇怪,好像在看着楚留香,又好像什麽都没有看见。

又过了很久,她才一宇宇慢馒的说道:“你要问的话,我都可以说出来。”

楚留香道:“你为什麽不说?”

她的声音更低,道;“在这里我不能说。”

楚留香道:“要在什麽地方你才能说。”

她的声音已低如耳语,只说了两个宇:“床上。”

屋角里有扇门。

轻帘被风吹起来的时候,就可以看到屋里的一张床。

床前低垂着珍珠罗帐。

她已走进去,走入罗张里。

她的人如在雾里。

“床上,你若想睡,兢跟我上床。”

楚留香做梦也想不到会从她这麽样一个女孩子切里,听到这种话。

这实在不能算是句很优雅的话,当然更不高贵。

无论是个什麽样助女孩子,在你面前说出这种话,你就算很掳炔,也同样会觉得这女人很低贱。

可是她,却不同。

她在楚留香面前说这句话的时候,楚留香既没有觉得很偷侠,也没有觉得她是个狠低贱的女人。

因为她对你这麽样,并没有表示出她喜欢你,也没有表示出她要你。

她只不过要你这麽样做。

因为她对这种事根本看得很淡,根本不在乎n也许她并不是真的这样,但无论如何,她的确已使楚留香有了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通常都会令人心里很不舒服。

雪白购衣服已褪下,她的阑体却更白,自面晶莹。

那已不是凡俗的美,已美得圣洁,美得接近神。

你也许日日夜夜都在幻想着这麽一个女人,但我可以保证,你就算在幻想中,也绝不会真的奢望能得到这麽样一个女人。

因为那本不是见人所能接近,所能得到的。

你可以去幻想她,去崇拜她,但你却不敢去冒犯她。

假如现在偏偏就有这麽样一个女人在等着你,你也知道自己一定可以得到她。

而且不费吹灰之力,你心里怎麽想?,楚留香好像什麽都没有想。

在这种时候,一两动作比一吨思想都有用。

他慑馒的走过去,掀起了罗帐。

屋里也有灯。

屋内的灯光忽然满洒在她身上。

她身上如缎子般的发着光,眼睛里也发出了光,可是她并没有看楚留香。

她目光仿佛还停在某处非常遥远的地方。

楚留香却在看着她,似已不能不看她。

她当然知道他在看她,却还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她还是不在乎。

她要你这麽做,可是她自己却不在乎——她既没挑逗你,更没有引绣你,只不过要你这样败。

她简直拎得可怕。

但最拎的冰也正如火焰一样,弥去摸它时,也同时会有种被火焰灼烧的感觉。

楚留香心里也似已有般火焰燃起。

若是别的男人,现在一定用力换位她的头发,貉她拉在自己伊里,让她知道伤是个男人。

让她知道你才是真正的强者。但楚留香却只不过轻轻擞起了她助手。

她的手纤秀美丽,十指央尖,手心柔软得如同婴儿舱脸。

婴儿的脑总是苹果色的,她手心也正是这种颜色。

甚至连楚留香都没有看过如此美丽助手。

因为他看过的女人,练过武功之後,手上都难免留下些理疵。

这双手却是完美无理的。

楚留香低下头,目光活着她柔和的曲线滑下,停留在她躁上。

她的足躁也同样纤秀而美丽。

就算最小心的女人,练过武之後,足膘也难免会变得粗些。她显然绝不是练过武的女人。

楚留香轻轻吐出口气,慢馒的抬起头。忽然发现她已看着他,眼睛里仿佛带有种玲淡讥讽和笑意,淡淡道:“你好像很横得看女人。”

他的确懂得。

有经验的男人看女人,通常都先从手脚看起,但这绝不是君子的看法。

她又笑了笑,淡蹬道:“现在你是否已满意?”就算是最会挑剔的男人,也绝不会对她不满意的,所以楚留香根本用不着回答。

她还在淡统购笑着,目光却似又回到远方,过了很久,才轻轻道:“抱我到床上去。”

楚留香抱起了她。床并不太大,却很柔软。雪白的床单好像则换过,连一点皱纹都汉有。

无论对哪种男人来说,这张床也绝汉有什麽可以挑剔的地方。理想的女人,理想的床。

在这种情况下,男人还能有什麽拒绝助理由呢?楚留香抱起了她,轻轻放在床上。

她已在等着,已准备接受n

楚留香只要去得到就行,完全没有什麽值得烦恼扭心的。因为这件事根本没有勉强。

屋子里没有别的人,她绝不会武功,床上也绝役有秘密。

这种好事到四里找去7他还在等什麽7为什麽他还站在那里不动,看起来反而比刚更冷静。

难道他又看出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事?

她等了很久,才转过脸,看着他,谈谈道:“体不想知道那些事?”

楚留香道:“我想。”

她又问:“弥不想要我?”楚留香道:“我想。”

她目中终于撼出笑意,道:“田然你想,为什麽还不来?”

楚留香终于长长叹了口气,一宇宇道:“是谁要你这麽傲购,你为什麽要——”这句话还没有说完,突听“国”的一声,就好像有面钢锣被人自高处重重的摔在地上。

接着,就是一个女人防呼声。

“捉q,快来捉贼这里有个果花减。”

只叫了两声就停止。然後四面又是一片寂静,叫声好像没有人听见。

她脸上完全没有丝毫的惊异的表情,什麽样的表情都没有。

这世上好像根本就没有什麽值得她开心的事。过了很久,她忽然问了句狠奇怪的话。

她看着楚留香,忽然问道:“你是个君子7还是个聪明人?”

楚留香道;“两样都不是。”

她问:“你是什麽?”

楚留香笑了笑道;“也许我只不过是个傻子。”

她忽然也笑了笑道:“也许你根本就不是个人。”

直到这时。她目中才真的有了笑意。但那也是种很切纱,很难捉摸的笑意,就连笑随时候,她心里都有种说不出的幽怨和辛酸。焚留香看着她,忽然也问了句很奇怪的话。

他忽问道:“你知不知道我本来以为伤一定会失望的。”

沉默了很久,她才慢漫的点了点头,幽dh道:“我知道,就连我自己,都以为我一定会很失望的。”

楚留香道;“但现在你好像并不觉得失望。”

她想了想,淡淡道:“那也许只因为我从来都没有真的那麽样的盼望过。”

楚留香道:“你盼望过什麽?”

她又笑了笑,一字宇道:“什麽都没有,现在我已经很满足。”

她真的已很满足?楚留香似乎还想再问,但看到她那双充满了寂寞和幽怨的阵子,心里忽然也觉得有种说不出的酸楚。

他不忍再问,就悄悄购转过身,悄悄的走了出去。可是他本来想问购究竟是什麽呢?

她又有什麽令人不能问、不忍问的秘密颧隐痛7楚留香认为她盼望的是什麽?失望的又是什麽?

她究竟是不是这件事的主谋?这些问题有谁能答复?

楚留香俏俏的走了,她在看着。外面的灯光不知何时已熄灭。

她看着楚留香的身影馒馒的消失——然後她所能看到的就只有一片黑暗2绝望的黑暗。她目少忽然涌出一串珍珠般的泪珠。珠泪沾湿了枕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桃花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