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传奇》

第七章 九曲桥上

作者:古龙

窗子虽然是开着的。

但却看不见窗外的星光月色。

楚留香木立在黑暗中。

他悄悄来,现在又悄悄的定。

既没有留下什麽,也没有带走什麽。

可是他脑上助表情为什麽如此痛苦?他为什麽痛苦?为谁痛苦?

来的时候他只敲了敲门,就这样简单地进来了。

走的时候他连一声“珍重”都没有说,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走了。

在这里他虽没有得到什麽,却也没有失去什麽。

在他充满了传奇的危险的一生中,这好像只不过是个很平淡的插曲,既不值得回忆,更不值得向人们诉说。但他自己却知道,这件事是他毕生难以忘怀的。

因为他从来也没有如此接近死亡过。

“只有看不见的危险,才是最可怕的!”

他是不是真的已看出了危险在聊里?他究竟看出了什麽?

这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只可惜他也许永远也不会说了。

夜更静寂。

罢那一声锣音和那一声大叫,仿佛根本没有掠动任何人。

难道这里根本就没有别的人?

至少总应该有一个——那大叫的女人。

为什麽她只叫了一声

z她从哪里来的7为什麽又忽然走了?

她是谁?

这些问题也许连楚留香都无法答复。

有风欧过的时候,他仿佛听到属於里传出一阵轻轻的吸泣声。

他想回头,却又忍住,

因为他知道,既不能安慰她,也不能分担她的悲哀和痛苦——除了同情外,他f1麽都不能做。

他只有狠下心来,赶快走,赶快将这件事结束。

他这一生也从未如此狠心过。

罢来的时候,他本觉得自己很可笑,现在却觉得自己很可恶。

又有风欧过,他忽然推门走了出去。

他征住。

花园里很静,一点声音都没有,仅却有人。

一长排人,就像是一长排树,静静的等在黑暗中,动也不动。

楚留香看不见他们的脸,也看不出他们究竟有多少人,只看见他们的弓,他们助刀。

杯已l弦,刀已出鞘。

屋子在桥上,桥在荷塘问。他们已将这花林中的荷塘完全包围住。

但他们来曲时候,却连一点声音都没有,这麽多人的脚步声,居然能瞒过楚留香。

楚留香只有苦笑。

当时他的思想确实太乱,想的事确实太多。

这些人的脚步声也实在太轻,只有经过严格训练的人,才会有这麽样的脚步声,才能在无声无息中将弓上弦,刀出鞘。

但真正可怕的并不是他们,

可怕的是那个训练他们的人!

就在这时,九曲桥头上,忽然有两只燃烧着的火把高高举起。

在黑暗中突然亮起的火光,总是令人眩目的。

眩目的火光,朋亮了—个人的脸。

楚留香总算看见了这个人,看清了这个人。

此刻他最不愿看见的,也正是这个人。

决万福万寿园最有极威的人,几乎就已可算是江南武林中最有要威的人。

这个人并小是金老太太,她己刚刚成为一种福寿双全的象征,已刚刚成为很多人的偶象。

真正掌握着权威的人是金四爷。

他一只手掌握着亿万财富,另一只手掌握着江南武林中大半人的生死和命运。

眩目的火光,照亮了一个人的脸。

一张充满了勇气、决心和坚强自信的脸,一个像貌威武,宽饱大袖的中年人。

桥头摆着大而舒服的太师椅。

金四爷头密用黑缎子随随便便的拥了吕,脚下也随随便便套了双多耳麻鞋,就这样随随便便的坐在那里。

仅却绝没有人敢随随便便的看他一眼,更没有人敢在他面前随随便便购说一句。

有种人无论是站着,是坐着,还是躺着,都带着种说不出的威武。

金四爷就是这种人。

楚留香看着他,也知道他是那种人。

他知不知道楚留香是哪种人呢?

楚留香叹了口气,终于走了过去,等他走到金四爷面前时,脸色已很平静。

能看到楚留香脸上有惊慌之色的人并不多。

金四爷那双鹰一般锐利的阵子,正盯在他脑上,忽然道。”原来是你。”

楚留香道:“是我。”

金四爷冷冷道:“我们还真没有想到是你。v楚留香笑了笑,道:”我也设想到金四爷居然还认得我。”

金四爷沉着脸,道:“像你这样的人,我只要看过一眼,就绝不会志t己。”

楚留香道:“哦。”

金四爷道:“你有张很特别的脸。”

楚留香道:“我的脸特别。”

金四爷道;“无论诛有你这麽样一张脸,再想规规矩矩做人都难得很。”

楚留香又笑了,又摸了摸鼻子。

他本来是磁摸自己脸的,却还是忍不住要摸在鼻子上。

金四爷冷冷道;“所以戳一眼就看出你绝不是个规规矩矩的人。”

楚留香道;“所以你才没有忘记我。”

金四爷道;“哼。”

楚留香道;“但我也没有志记金四爷。”

他微笑着,义道:“像金四爷这样的人,无论谁看一眼,都狠难忘记购。”

金四爷的脸色变了变,厉声道:“你既然认得我,我就不该来。”楚留香叹了口气道:“只可惜我已经来了。”

金四爷道:“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麽地方?”

楚留香道:“不知道。”

他本来的确不知道。就算他早已知道还是一样会来。

金四爷道:“你知不如道三十年来,还没有一个人胆敢随意闯入这勤”楚留香道:“不知道。”

金四爷道:“你怎麽到这里来的?”

楚留香苦笑道:“就这样糊里糊徐的来了。”

金四爷蹬着他看了半天,忽又道:“你连刚看见的是谁都不知道。l楚留香道:”不知道,却很想知道。

金四爷一宇宇道:“她是我女儿?”楚留香又怔住了,这下予才真的征住了。

金四爷表情变得很奇怪,沉声道:“你若是看到有人半夜里从你女儿屋里走出来,弥会怎麽样去对付他?”

这句话问得好像也有点奇怪。

楚留香却还是招摇头,道:“不知道。”

这次他说购不是真话。

其实他当然也细道,在这种情况下,做父亲的人通常只有两种法子——着不打死那小於,只有逼他娶自己的女儿做老婆。

金四爷脸上现出怒容,厉声道:“你真不知道?”

楚留香道:“我没有女儿。”

金四爷怒道;“你知道什麽?”

楚留香忽然长长叹了口气,道:“到现在为止,我只知道一件事。p金四爷道:”哪件事?”

楚留香苦笑道:“我只钢道我自己好像已掉进个圈套里,忽然间就莫名其妙的掉了下去。”

他的确有点莫名其妙。等他发现这是个圈套时,绳子已套住了他的脖子。

金四爷脸色又变了,厉声道:“圈套什麽圈套70楚留香道:”不知道。”

他苦笑着,接着道:“我若知道这是个什麽样的圈套,就不会掉下来了。”

金四爷冷冷道:“体是不是还想跳出去。”

楚留香道:“的确很难。”

金四爷道:“你知不知道要怎麽样才能出得去萨楚留香道:”不知道。”

金四爷目光忽又变得很奇怪,道:db只有一种法于。”

楚留香道,“请教。”

金四爷沉声道:“只要你忘记这是个圈套,你就已不在这圈套里?”

楚留香摄了想,道:“这句话我不太懂。”

金四爷道;“你着忘记这是个圈套,哪里还有什麽圈套?”

楚留香又想了想,道;“我还是顷个懂。”

金四爷沉下了股,道:“要怎样你才撞。”

楚留香道:“不知道。”

金四爷厉声逼:“好,我告诉你!”他霍然长身而起,忽然已站在楚留香面前。左掌花楚留香眼前挥过,右手闪电般抓楚留香的腕子。这并不能算是很精妙的招式。

楚留香七八岁的时候,就已学会对付这种招式的法子。

他就算闭上眼,再绑任一只手,一条腿,也能避开这一着。

但金四爷的招式却已变了,忽然间就变了,也不知是怎麽变的。

楚留香忽然发现金四爷的右手在他眼前,本来在他眼前额那只左手,竟已扣住了他的腕子。

他这才吃了一惊。

这一两年来,他会过的绝顶商手,比别人一生中听说得还多。石观音曲身法,“水母”阴姬的掌力,编组公于曲暗器,薛衣人的剑。—”可说无一不是登峰造极的武功,每一关使出,似乎都有令人不得不拍案叫绝的变化,不能不惊心动魄的威力。

但楚留香却从未见过,像金四爷这一招那麽简单,那麽有效助武功。

这一招好掇就是准备用来对付楚留香的。

楚留香的脑子立刻被扣住。

金四爷低。b一声,额上青筋一摄摄凸起,手臂反抡,竞格楚留香整个人摔了出去。

他拍了拍手。吐出口气,脸上也不禁露出得意之色,居然对自己曲武功觉得很满意。

推一招能将楚留香摔出去,都应该对自己很满意。

眼看着楚留香肋头就耍撞上桥畔的石校,金四爷就慢馒的转过身,挥挥手,意思是要他的家丁们将楚留香的体拾去。

他已不淮备再看见楚留香这个人。

一个人购脑袋被撞得稀烂,并不是件很好看的事。

谁知他刚转过身,就看见一个人笑嘻嘻的站在他面前看着他。这人正是他永远不想再看到的那人。

金四爷构股突然僵硬。

楚留香正站在他面前,笑噶喀的看着他,全身上下都完整得好像刚从封植个拿出来的瓷器,连一点撞坏的地方都没有。

金四爷的目光从他的头看到脚,又从他的脚看到头,上上下下看了两遍,忽然冷冷一笑,道:“好好功夫”楚留香也笑了笑道:“你的功夫也不错。”

金四爷道:“你再试试这一招”说话助时候他已出手。

他每个宇都说得慢,出手更馒,馒得出奇。

楚留香看看他的手。

他的手粗而短,但却保养得很好,指甲也修剪得很乾净;而且不像其他那些养尊处优的大爷一样,小指上并没有留着很长助指中,来表示自己什麽事都可以不必做。

这双手虽然绝不会令人觉得呕心。

但有时却的确可以令人送命

他左手的指头看来更粗硬、更强,居然也更有力。

现在他的左手虽已抢起,却没有动,左手也动得很馒,馒慑的向楚留香伸过去,好像想握一握控田香的手,跟他交个朋友。

现在这只手看来的确连一点危险都没有。

但也只有看不的危险,才是真正的危险。

这道理楚留香是不是懂得?

他好像不懂。

所以等他看出这只手购危险时,已来不及了!

忽然问,楚留香发现自己两只手都已在这只手的力量控制下。

无论他的子想怎麽动,手腕都很可能立刻被这双手扣住。

金四爷的手背上青筋也己凸起,指尖距离楚留香的腕子已不及三寸。

楚留香轻轻的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金四爷的子已扣佐了他的腕子——不是右手,是左扩。

他的右手还停在那里,左手却已突然闪电般的探出。

这种招式说来并不玄妙,甚至可以说是很陈旧很老套购变化。

但他却用得实在太快,太有效!

楚留香的注意力好像已完全集中在他右手上,根本没有防备他这只左手。

要命的左手。

金四爷再次低吨一声,楚留香的人规立刻又被抢了过去眼看着他又要撞上桥醉助石柱。

这次金四爷既没有转身的意思,也没有准备再看的意思。

他目光钧灼,瞬也不瞬的盯着楚留香。

几十个人站在这里,四下里却静得像完全没有人一样。

没有人欢呼,也没有人喝聚。

这些人已被训练得铁石般冷静,金四爷一着得手,他们甚至连手里已张满了的弓弦都汲有颤动一下。

但他们的眼睛却也不能不去看楚留香。

在每个人助计算中,都认为楚留香助头要撞上石往曲时候,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九曲桥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桃花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