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史》

第14章 初脱虎口

作者:古龙

金不换语意刻薄,朱七七正要发作,冷大已转身怒叱道:“住口!”

金不换怔了一怔,道:“你要我住口?”

冷大道:“正是要你住口。”

金不换道:“你……你连谁是敌人,谁是朋友都分不出么?”

冷大道:,‘我宁可有他这样的仇敌,也不愿有你这样的朋友。“这句话包含的哲理,正是说:“卑鄙的朋友,远比正直的仇敌要可怕得多。”

金不换面上不禁现出羞恼之容,转目去瞧李长青,似是在说:“你家的奴仆对我这般无礼,你不说话么。”

哪知李长青却毫无反应,对他与冷大之间的对话,神情仿佛根本就未听到,也未瞧见。

金不换再转眼去瞧冷大,冷大一双冷冰冰的目光,正在猛瞪着他,他面上的怒容,立时消失了,哈哈一笑,道:“这一次在下的马屁,只怕是拍在马腿上了,好,好,在下不说话就是,冷兄可以动手了么?”

冷大冷冷一笑,这笑声中,也说不出包含有多少轻蔑不屑之意,然后,他回首对金无望道:“请!”

朱七七也不说话了,她已知道这满面病容,骨瘦如柴的冷大,必定身怀绝技,否则欺软怕恶的金不换绝不会如此畏惧于他。

她睁大了眼睛,等着瞧他出手。

但金无望与冷大两人,却仍未出手。

两人面面相对,目光相对,身形绝未摆出任何架势,全身上下,每一处看来仿佛俱是空门。

但两人彼此都知道,对方此刻身形虽无功架,但精神,意志,却正是在无懈可击的状况之中。

两人之间,若有谁先出手,除非一着便能占得先机,否则反而会被对方以后发之势制住。

要知争先之人,出手必是攻势,而普天之下,以攻势为主的招式,防守处便必有空隙之处。

他若一招不能占得先机,对方势必会对他防守的空隙问反击而来,那么,自己攻击对方时,对方是在无懈可击的状况中,而对方攻击自己时,自己却是有隙可乘…高手相争,怎容得有这丝毫差错。

自从冷大一声“请”字出口,两人非但身子不敢动一动,连眼睛都不敢眨一眨——李长青、天法大师、金不换,无一不是当今武林的顶尖人物,自然都知道这两人虽然迄未出手,但局势却已比任何激战都要紧张得多,是以人人俱是屏息静气,不敢分散了他们的神智。

朱七七也渐渐觉察出这两人之间的情况,实是生死呼吸,间不容发,她凝注着这两条石像般林立不动的人影,但觉这实比她有生以来所见的任何一场激烈的战斗,都更要令她惊心动魄。

寒风就在他们耳畔呼号,但他们谁也听不到了。

在这一刻间,人人都觉得大地一片死寂,没有任何动静,唯有自己的呼吸渐渐急促,心跳渐渐加剧。

也不知过了多久。

冷大但觉自己的体力,在急剧的消耗着,他虽不未曾动弹过一根手指,但体力的消耗,但却比他一生经历的大小百十战还要剧烈。

他只觉额上已泌出汗珠,沿着人的面颊,就像是有无数条小虫在他脸上爬过似的,痒得钻心。

但他却仍咬牙忍住。

他只觉目光已渐渐朦胧,四肢关节,也已渐渐发软,渐渐麻木——渐渐变得仿佛刀割般疼痛。

但他却仍咬牙忍住。

只因他深知这一场争战不但是在考验他两人的武功,更主要的是在考验着他两人的意志与坚忍。

他知道自己此刻虽然受苦,对方又何尝不然。

两人之间,若有谁能多忍一刹那,便能得胜——只要多忍一刹那,便已足够。只因这一刹那已足够分别出他俩的胜负,生死。

这是何等重要的一刹那,他死也要忍住。

他告诉自己:“冷大,你绝不能倒下去,此刻,说不定金无望已支持不住了,你只要再等片刻他便可倒下。”

就仗着这信心,他拼命支持着,拼命张大眼睛。

虽然,他明知自己只要轻轻闭起眼睛,所有的痛苦便会终结,这是何等容易的事,但他却不能这样做。

想来,金无望亦是如此。

又不知过了多久。

这时非但金无望与冷大两人己是苦不堪言,就连旁观着的李长青,大法大师等人,亦是满头大汗,有如自己也方经一场激战似的。

金不换突然悄悄一扯李长青衣袖。

两人交换了个眼色,身形溜过丈余。

金不换悄声道:“李兄且看这一战两人是谁胜谁负?”

李长青沉吟半晌,苦笑道:“若论武功之强韧,意志之坚忍,交手经验之丰富,临敌判断之冷静,他两人可说是棋逢敌手,不相上下!”

金不换颔首道:“不错,他两人都可称得上是江湖罕睹的硬手,咱们这些武林七大高手比起他们来,可实在要觉得有些害臊。”

李长青长叹一声道:“但两人交手,胜负之分,除了要看双方之武功,意志,经验,冷静外,体力之强弱,亦是极主要的一个因素。”

金不换笑道:“李公之言,实是中肯之极。”

李长青叹道:“冷大所有一切,虽都不在金无望之下,但体力……唉,他近年来似已积劳成疾,再加以酗酒过度,两人如此这般耗下去,冷大的体力……唉,只怕便要成为他的致命之伤了。”

金不换道:“那……又当怎生是好?”

李长青垂首道:“两人相争,优胜劣败,本是丝毫不能勉强之事,只是……”

金不换目光闪动,截口笑道:“只是李公此刻还存万一之想,但愿冷大侥幸能胜,等到冷大真个不支时,再令人替换于他。”

李长青苦笑道:“不错,除此之外,还有何策?”

金不换道:“但李公昔年受创之后,至今功力仍未恢复,却不知能否……”目光凝注李长青,故意顿住语声。

李长青叹道:“不瞒金兄,在下若与此人动手,更是败多胜少。”

金不换道:“然后,自是天法大师上阵,但天法大师能胜得了他么?”

李长青沉吟半晌,目注金无望,道:“此人武功实是深不可测,除非他连经剧战之后,气力不济,否则……”长叹一声,住口不语。

金不换道:“此人功力,在下倒略知一二。”

李长青道:“请教。”

金不换道:“此人练武之勤苦,在下实未见过第二人在他之上,何况,他又素来不近女色,若论气力之绵长,在下亦未见过第二人在他之上,昔日曾有十余人与他车轮大战,连经十余战之后,他仍是面不改色。”

李长青变色道:“若真的如此,只怕……”

金不换道:“只怕天法大师也难以取胜,是么?”

李长青颔首叹道:“不错,天法大师功力虽深,但若论对敌时之机智,招式之奇诡,出手之险毒,却万万不及此人,他实是败多胜少。”

金不换道:“天法大师若非他的敌手,在下更连上阵都不用上阵了,只因在下根本不用动手,已知绝非他的敌手。”

李长青道:“这……唉!”叹息着摇了摇头,说不出话来——只因他深知金不换此番说的,倒不是假话。

金不换道:“你我五人,显然全不是他的敌手,难道今日就只能眼瞧着他将我五人一一击败然后扬长而去么?”

李长青道:“这……除非……”

金不换道:“除非怎样?”

李长青顿了顿足,道:“除非我你一齐出手。”

金不换说了半天,为的就是要逼出他这句话来,此刻不禁抚掌笑道:“正该如此,你我对付此等恶魔,也用不着讲什么江湖道义,与其等到那时,倒不如此刻一齐出手罢了。”

李长表垂首沉吟半晌,抬起头,只见就在这几句话的工夫里,冷大已更是不支,金无望目光却更明亮。

金换不连连问道:“怎样……怎样……”

李长青咬了咬牙,道:“好,就是如此。”

他话未说完,金不换已截口狞笑道:“既然如此,金无望拿命来吧。”

笑声之中,几点寒星,暴射而出,直打金无望前胸下腹——他出手如此迅快,显然早已将暗器准备好了。

金无望此刻正是全神贯注,丝毫不能分心,这暗器骤然袭来,他怎能闪避,眼见他已要遭毒手。

朱七七放声惊呼,也援救不及。

哪知金无望竟偏偏能够闪避,一个翻身,掠空丈余,七、八点寒星,俱都自他足下打过。

金无望身形凌空一转,已掠到朱七七身侧,口中厉道:“金不换,我早已算定你有此一着,是以始终分心留意看你,你若想要害我,还差得远哩。”

众人一听他方才根本未曾将全部心神都用来对付冷大,冷大已是不支,俱都不觉更是吃惊。

金不换喝道:“大家一齐上呀,先将这两人收拾下来再说。”

他口中呼喝虽响,却还是不肯抢先出手。

天法大师瞧了李长青一眼,李长青微微颔首,两人再不说话,一左一右,夹击而上,眨眼间便各自攻出三招。

金不换这才出手,冷大却倒退了几步,唯有连天云还是站在那里,低垂着头,仿佛正在想着心事。

金无望拉着朱七七,左迎右拒,挡了三招,突然冷笑道:“李长青,你且瞧瞧连天云。”

金不换喝道:“莫要回头,莫要上他的当。”

李长青心里也正如此在想,但究竟手足情深,关心太过,究竟还是忍不住要回头去瞧一眼。

他这一眼不瞧还罢,一瞧之下,又不禁大惊失色。

原来连天云此刻非但低垂着头,连眼睛也都已闭上,面上全无血色,嘴角却吐出了些白沫,看来煞是怕人。

李长青又惊又怒,嘶声喝道:“你……你将他怎么样了?”

金无望手脚不停,口中冷笑道:“方才我与他动手之时,他便已中了我迷香毒葯,若无我本门解葯相救,两个时辰里,便要毒发身死。李长青惊呼一声,道:“恶贼,你……你要怎样?”

金无望道:“我要以他的性命,换一个人的性命。”

金不换骂道:“你想咱们放了你么?嘿嘿,你这是做梦。”急迫出手三招,招式更狠,更毒,恨不得一下就将金无望打死。

金无望轻笑避开三招,冷笑道:“做梦?”

金不换道:“咱们片刻之间,便可将你擒住,那时还怕你不拿出解葯来?”

李长青心神一宽,道:“正是如此。”再次出手,招式自也更是狠辣连连,冷大在这情况下,为了相救连天云,也只有出手了。

朱七七暗暗着急,忖道:“他如此做了,岂非弄巧成拙……”

哪知金无望却突然纵声狂笑起来。

金不换道:“你笑什么?你还笑得出?”

金无望道:“你瞧这是什么?”

手掌扬处,一串黑星飞出。

众人只当他也是施展暗器,不由得俱都一惊,哪知他这一串七、八点星却非击向别人,而是打向自己。

只见他张口一吸气,竟将这些黑星俱都吸入嘴里。

众人瞧得莫名其妙,不禁问道:“那是什么?”

金无望道:“这便是解葯。”他似乎并未将那些黑点吞下去,只是含在嘴里,是以说话便不免有些含糊不清,但众人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李长青失色道:“解葯,你……你要吞下去。”

金无望道:“不错,你们若不立刻住手,我便立刻将这解葯吞下去,这种解葯世上已只剩下这几粒了,我若将它们一齐吞下……嘿嘿,那时纵然大罗金仙前来,只怕也休想能救得活连天云了。”

他话未说完,李长青、冷大招式已缓,终于住手。

天法大师也跟着住手,金不换若不住手,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与金无望动手了,他怎会不住手。

金不换目光闪动,道:“金无望,我老实告诉你,咱们先放你,再等你将解葯送来,那是万万办不到的,但若要你先留下解葯,咱们再放你,你也未必肯,是么?那么你心里究竟在打什么主意,你就快说吧。”

金无望手掌紧紧抓住朱七七,冷笑道:“某家要来便来,要去便去,谁能拦得住我,又何必要你等放我!”

这句话说出来,众人又是大出意外。

金不换道:“那……那你究竟要怎样?”

金无望道:“我要你们放了她。”

李长青道:“放了她……放了这位朱姑娘?”

金无望道:“正是放了这位朱姑娘,她与此事本就无关,只要你们这样站着,等她走远之后,我立刻便将解葯送上。”

李长青暗中松了口气,口中却道:“但……但我怎能信得过你?”

金无望冷冷道:“信不信由你。”

李长青沉吟半晌,顿住道:“也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初脱虎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外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