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史》

第16章 阴狠兼毒

作者:古龙

朱七七见王怜花如此说,这才知道“他”为何对此山路途如此熟悉,也终于知道这庄院中的一切是谁布置的了,这庄院想必是王怜花的别墅。

王怜花道:“我将你送来这里,立刻赶到后面,改扮成沈浪的模样,又和金不换等人定了这一石二鸟的妙计。”

朱七七恨声道:“金不换且不说他,李长春、冷大这两人也会帮你来行这无耻的毒计,倒真是令人想不到。”

王怜花微笑这:“冷大已脱力晕迷,李长春已负重伤,这两人都老老实实躺在那里,至于那连天云……嘿嘿,只不过是条笨牛,我只是说服了金不换,还怕骗不倒那笨牛,还怕他不乖乖的为我做事。”

朱七七道:“你……你这样做事,总有一天不得好死的,活着的人就算奈何不得你,死去的鬼也要扼死你。”

王怜花哈哈大笑道:“若是女鬼,在下倒也欢迎,若是男鬼么……他活着时我尚且不怕,他死了后我难道还会怕他不成。”

朱七七咬牙道:“你等着吧,总有一日……”

王怜花截口笑道:“我等不及了,我此刻便要……”

朱七七大骇道:“你此刻便要怎样?”

王怜花道:“我要怎样,你难道会不知道?”

朱七七是知道的,她瞧见他那双眼睛便已知道。

她躲入床角,颤声道:“你……你敢?”

王怜花笑道:“我为何不敢,我若不敢,也不会将那许多秘密告诉你了。”

朱七七道:“我知道你这许多秘密,你还不杀我灭口?”

王怜花大笑,道:“我名唤怜花,委实名副其实是个怜香惜玉之人,像你这样娇滴滴的女子,我怎舍得杀你。”

他微笑着,又走到床边……

朱七七嘶声大呼道:“滚,快滚,我宁可死,也不能让你碰着我一根手指。”

这时外面似乎隐约传来阵呼叱撞击之声,但朱七七在如此情况下,她是什么也听不到的了。

王怜花也只是皱了皱眉头,还是接口道:“你方才还与我那般亲密,此刻为何又……”

她怒极之下,便待扑过去和他拼命,但手一动,那丝被便落了下去,她除了拉紧被子,还能做什么。

王怜花笑道:“动手呀,动手呀,为何不敢??朱七七颤声道:“求求你,放了我……甚至杀了我吧,天下的女人那么多,你……你为何一定要我。”

王怜花道:“天下的男人那么多,你为何定要沈浪。”

朱七七道:“我……我……嗅,沈浪,来救我吧。”

王怜花道:“沈浪不就在你面前么?你瞧,我不就是沈浪,那么,你就将我当做沈浪吧。”

话声之中,他终于扑上床去。

朱七七嘶喊着,挣扎着,躲避着,哀求着……

她用尽一切气力,怎奈她气力尚未完全恢复,又渐渐微弱……

王怜花喘息着,笑道:“你莫挣扎,挣扎也无用的,从今而后,你就是我的了,你若成为我的,那时……那时只怕用鞭子也赶你不走。”

她只觉王怜花那双眼睛——那双险恶而婬猥的眼睛,已离她越来越近,他口中喷出的热气,也越来越近。

终于,她躬起的身子,仆地倒在床上。

终于,王怜花那火烫的chún,已找着她的……

终于,她也无力挣扎,抵抗。

她晕了过去。

朱七七晕迷的这段时候,也许很长,也许很短,但这段时候纵然短暂,也已足够发生许多事了。

而朱七七自己在晕迷之中,这段时候是长?是短?这段时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她是全不知道的。

总之,她总要醒转过来——她自己虽然宁愿永远莫醒来,只因她委实不敢,也不能面对她在晕迷中发生的事。

但此刻,她还是醒了过来。

她一张开眼,还是瞧见了那张脸,“沈浪”的那张脸——这张脸此刻正带着微笑,瞧着她。

这张脸还在她面前,还在微笑。

晕迷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究竟做了什么?

朱七七心都裂了,整个人都已疯狂,再也顾不得一切——以眼前的情况来看,她委实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她拼尽全力,一跃而起,一掌往这张脸上扇了过去,奇怪的是,“他”竟未闪避,也未抵抗——这也是因为“他”已完全满足了,挨两下打又有何妨。

只听“吧”的一声,她整个人已扑到“他”身上,疯狂般地踢“他”,打“他。”

痛哭着嘶声道:“你这恶贼……你……你毁了我,我和你拼了……拼了……”

突然,她一双手都已被人捉住。

他一挣,未挣脱,回首大骂道:“你们这些……”

突然,她瞧见捉住她手掌的两个人——捉住她左手的竟是熊猫儿,捉住她右手的,赫然竟是金无望。

朱七七这一惊,可真仿佛见了鬼似的。

她整个人都呆住了,脑海中却闪电般转过许多念头:“呀,他两人竟未死?……但他两人怎会未死,又怎会来到这里?……莫非这又是王怜花令人扮成他俩的模样来骗我的?”

熊猫儿瞪大眼睛,骇然道:“你莫非疯了,连我们你都已不认得?”

朱七七嘶声道:“你们都是假的,我知道……我知道,你们再也休想骗我。”她拼命挣扎着,还是挣不脱。

金无望道:“假的?你且瞧瞧我们是真是假?”

熊猫儿叹道:“她神智只怕已有些不清,否则又怎会打沈兄,沈兄如此辛苦,救了她,她却说沈兄毁了她。”

朱七七凝目望去,光亮之下,只见金无望目光深沉,熊猫儿满面激动,这目光,这神情,莫非别人可以伪装得出。

再听他两人这语声……不错,这人确实是真的,千真万确,再也不假,但……但他们又怎会来到这里?

再瞧被她压在下面的那人一一目中那充满智慧与了解的光芒,嘴角那洒脱的,对任何事都不在乎的微笑。

不错,这更不会假,这更假不了。

这竟是真的沈浪。

但……但假的又怎会突然变成真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朱七七又惊,又喜,又奇,道:“我……我这莫非是在做梦么?”

熊猫儿道:“谁说你在做梦?”

朱七七茫然站起来,仆地跪下,流泪道:“我若是在做梦,就让这梦一直做下去吧,我宁愿做梦,我……我再也受不了啦……再也受不了啦。”

沈浪这才站起,目光中充满怜惜与同情之意,他面上虽已被打得又红又紫,但嘴角仍带微笑,轻叹道:“好孩子,莫哭,你现在并非做梦,刚刚才是做梦,一个噩梦。”

这语声是那么温柔,那么熟悉,也全没有故作的嘶哑。

朱七七再无猜疑,痛哭着扑到他身上,道:“是你救了我?”

沈浪轻声道:“只恨我来得太迟,让你受了许多苦。”

朱七七痛哭着道:“你救了我,我反而打你……你辛辛苦苦救了我,换来的反是一顿痛打,我真该死……该死……”

她突然回手,自己用力打着自己。

沈浪捉住了她的手,柔声道:“这又怎能怪你。”

朱七七道:“这要怪我……噢,沈浪……,你方才为何不抵抗,不还手,你方才为何要让我打?”

沈浪微笑道:“你受了那么多苦,我就让你打两下出出气,又有何妨,何况你那双手根本就打不疼我……”

朱七七瞧着他的脸,流泪道:“打得疼的,你瞧,你的脸,都被我打成如此模样,而你非但全不怪我,反而……反而……”

她又一把抱住沈浪,嘶声道:“你对我这么好,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我……我永远也不能宽恕自己,永远……永远……永远……”

她忘了一切,抱住他,亲着他的脸——她的眼泪沾湿了他的脸,却不知她的吻是否能溶化他脸上的疼痛。

熊猫儿,金无望,并肩而立,瞧着这动人的一幕,两人面上也不知是何表情?心里也不知是何滋味。

沈浪微笑道:“好了,莫要再哭了,起来吧,莫要叫金兄与熊猫儿瞧了笑话……好孩子,听话,快起来。”

朱七七这才想起金无望和熊猫就在身旁,她站起身,心中不免有些羞涩,也有些歉疚……

她垂着头,不敢去瞧他们。

只见一双莹玉般的纤纤玉手伸了过来,手里捧着盏茶——白玉的手掌,淡青色的茶盏,碧绿的茶。

一个娇柔,清脆而妩媚的声音,在她耳畔说道:“姑娘,请用茶。”

朱七七猛抬头,便瞧见一张秋水为神玉为骨,花一般娇艳,云一般温柔的面容,她失声道:“原来是你。”

白飞飞嫣然一笑,道:“是我……”

朱七七盯着她,道:“你也来了?”

白飞飞柔顺地应声道:“是,姑娘,我也来了。”

朱七七道:“沈……沈浪无论到哪里,难道都要带着你么?”

白飞飞垂下头,不敢答话,苍白的面颊已红了,眉宇间微现凄楚,那可怜生生的模样,当真是楚楚动人,我见犹怜。

朱七七道:“说呀,你怎么不说话了?”

白飞飞垂首道:“姑娘,我……我……”

她虽然忍着没有让眼泪流下,但语声已有些哽咽。

沈浪道:“飞飞你还是到外面去看着他们去吧,只要他们稍有动弹,你便出声呼唤。”

白飞飞道:“是。”

这女孩子真有绵羊般的温柔,燕子般的可爱,到现在还未忘记,向朱七七检衽一礼,才垂首走了出去。

朱七七瞧着她窕窈的背影,冷笑道:“飞飞……哼,叫得好亲热。”

沈浪叹道:“她是个可怜的女孩子,你为何总是要这样对她,她孤苦伶仃,无依无靠,我难道能将她抛下不管么?”

朱七七道:“她可怜,我就不可怜么?她孤苦伶仃,无依无靠,我难道就有许多依靠,你为何总是抛下我。”

沈浪道:“你……你总比她……”

朱七七跺脚道:“你总是为她说话,你总是想着她,你……你……你为何要来救我?我永远也不要见你了。”

沈浪道:“好,好,算我错了,我……”

朱七七突又扑到他身上,痛哭道:“不,你没有错,是我错了,但是我吃醋……真的吃醋,我没有办法,一点办法都没有。”

熊猫儿瞧得痴了,喃喃道:“你只知道自己吃醋,可知别人也会吃醋的么?”

朱七七猝然回首,道:“你说什么?”

熊猫儿一惊,强笑道:“我说沈兄其实总在想着你,否则又怎会冒险前来救你。”

朱七七破涕为笑,道:“真的?”

熊猫儿垂首道:“自然是真的。”

朱七七跳到他面前,笑道:“你真好……”

转过头,望向金无望,接道:“还有你……你们两人都是对我最好的人,你们若是死了,我真不知要多么伤心……噢,对了,我还忘了问你们,你们是如何脱险的?”

金无望面上毫无青情一他最大的本事,就是能使任何情感都抑制在心中,绝不流露出来。

他缓缓道:“你走之后,我力不敌四人,沈兄突如天神飞降,将我救走,那四人非但追赶不及,甚至根本未瞧见沈兄之面。”

朱七七道:“还有呢?”

金无望道:“没有了。”

朱七七瞪大眼睛道:“就……就这样简单么?”

沈浪笑道:“金兄说的虽简单,但却极为扼要,好些无关紧要的细节,金兄是不会说的,其实也用不着说了。”

朱七七含笑轻叹道:“他不说,我只有去想了。”

她轻轻阖起眼睛,缓缓道:“那时战况必定十分激烈,金不换那厮一定在不住笑骂,金大哥头上想必已现汗珠,眼见已将……将落败,你便以最快的身法,一掠而来,带着金大哥,自拳风掌影中冲了出去,金不换那些人,一定大大吃惊,但以他们的武功,又怎能拦得住你,又怎能追得上你。”

她张开眼,嫣然笑道:“我想的可对么?”

沈浪笑道:“真的比亲眼瞧见的还可靠。”

朱七七道:“但后来怎么,我可想不出了。”

沈浪道:“我先前本不知此中详情,是以虽将金兄救出,却不愿被那些人瞧见面目,更不愿与他们发生冲突。”

他苦笑了笑,接道:“到后来我才知道那些人竟是为我而来,也知道展英松等人暴毙之事,于是我便与金兄回头来找他们,哪知他们竟已远走,幸好雪地上还留有足迹,于是我便与金兄追踪而来。”

朱七七道:“你可瞧见我和猫儿的足迹了么。”

沈浪笑道:“自然瞧见了,我与金兄猜了许久,才猜出那足迹必是你与熊兄的,这发现使得我们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阴狠兼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外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