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史》

第02章 纤手燃战火

作者:古龙

七姑娘眼波转来转去,在他两人面上打转,冷冷的听他两人一搭一档,将话说完,突然娇笑道:“好,这样才像条汉子………徐若愚大喜,忖道:“金兄果然妙计。”口中道:“你既知如此,从今而后,便该莫再目中无人才是。”他胸膛虽然挺得更高,但语气却不知不觉有些软了。

七姑娘笑道:“我从今以后,可再也不敢小瞧两位了。”

徐若愚忍不住喜动颜色,展颜笑道:“好说好说。”

七姑娘娇笑道:“两位商量商量,见我一个弱女子带着个小孩,怎会是两位的对手,于是软的不行就来硬的,要给我些颜色瞧瞧以定天下之吉凶。”一说赜为杂,指探求复杂、多变的事物。 ,这样能软能硬,见机行事的大英雄大豪杰,江湖上倒也少见得很,我怎敢小瞧两位。”她越说笑容越甜,徐若愚却越听越不是滋味,脸涨得血红,呆呆地怔在那里,方才的得意高兴,早已跑到九霄云外。

金不换冷冷道:“一个妇道人家,说话如此尖刻,行事如此狂做,也难为你家大人是如何教导出来的。”

七姑娘道:“你可是要教训教训我?”

金不换道:“不错,你瞧徐兄少年英俊,谦恭有礼,就当他好欺负了?哼哼!徐兄对人虽然谦恭,但是最最瞧不惯的义》。译有马克思恩格斯《关于历史唯物主义的信》等。 ,便是你这种人物,徐兄你说是么?”

徐若愚道:“嗯嗯……咳咳……”

七姑娘伸出纤手,拢了拢鬓角,微微笑道:“如此说来,就请动手呀。”

火孩儿一手拉着那落拓少年衣角,一面大声道:“就凭这吃耳光的小子,哪用姑娘你来动手。”

金不换道:“你两人一齐上也没关系,反正……”

一张脸始终是阴阳怪气,不动神色的断虹子突然冷笑,截口道:“金不换,你可要贫道指点指点你?”

金不换干笑道:“在下求之不得。”

断虹子道:“‘活财神’家资亿万,富甲天下,但数十年来,却没有任何一个黑道朋友敢动他家一两银子,这为的什么,你可知道?”

金不换笑道:“莫非黑道朋友都嫌他家银子已放得发了霉不成?”

越说越觉得意,方待放声大笑,但一眼瞧见断虹子铁青的面色,笑声在喉咙里滚了滚又硬生生咽了下去。

断虹子寒着脸道:“你不是不愿听么?哼哼,你不愿听贫道还是要说的,这只因昔日武林中有不少高人,有的为了避仇,有的为了避祸,都逃到‘活财神’那里,‘活财神’虽然一钱如命,但对这些人却是百依百顺,数十年来,活财神家实已成了卧虎藏龙之地,不说别人,就说今日随着朱姑娘来的这位小朋友,就不是好惹的人物,你要教训别人,莫要反被别人教训了。”

金不换指着火孩儿道:“道长说的就是她?”

断虹子道:“除她以外,这厅中还有谁是小朋友。”

金不换忍不住放声大笑道:“道长说的就是她?也未免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就凭这小怪物,纵然一生出来就练武功,难道还能强过中原武林七大高手不成?断虹子冷冷道:“你若不信,只管试试。”

金不换道:“自然要试试的。”捋起衣袖,便要动手。

“雄狮”乔五突地一卷衣袖,但袖子才卷起,便被花四姑轻轻拉住,悄悄道:“五哥你要作啥?乔五道:“你瞧这厮竟真要与小孩儿动手?哼哼,别人虽然不闻不问,但我乔五却实在看不上眼了。”

花四姑娘微笑道:“别人不闻不问,还可说是因那位七姑娘太狂傲,是以存心要瞧热闹,瞧她到底有多大本事?但是李老前辈亦是心安理得,袖手旁观,你可知道为了什么?难道他老人家也想瞧热闹不成?”

乔五皱眉道:“是呀,在下本也有些奇怪……”

花四姑悄声道:“只因李老前辈,已经对那穿着红衣裳的小朋友起了疑心,是以迟迟未曾出声拦阻。”

乔五大奇道:“她小小年纪,有何可疑之处?”

花四姑道:“我一时也说不清,总之这位小朋友,必定有许多古怪之处,说不定还是……唉!你等着瞧就知道了。”

乔五更是不解,哺喃道:“既是如此,我就等吧……”

只见金不换捋了半天衣袖,却未动手,反将徐若愚又拉到一旁,叽叽咕咕,也不知说的什么?再看李长青,断虹子,大法大师几人的目光,果然都在瞬也不瞬地望着那火孩儿,目光神色,俱都十分奇怪。

乔五瞧子那火孩儿两眼,暗中也不觉动了疑心,忖道:“这孩子为何戴着如此奇特的面具,却不肯以真面目示人,瞧他最多不过十一二岁,为何说话却这般老气?”

火孩儿只管拉着那落拓少年,落拓少年却是愁眉苦脸,七姑娘冷眼瞧了瞧金不换,眼皮立刻转向落拓少年身上,再也没有离开。

金不换将徐若愚拉到一边,恨声道:“机会来了。”

徐若愚道:“什么机会?”

金不换道:“扬威露脸的机会,难道这你都不懂,快去将那小怪物在三五招之间击倒,也好教那目中无人的”厂头瞧瞧你的厉害。“徐若愚道:“但……但那只是个孩子,教我如何动手?”

金不换冷笑道:“孩子又如何,你听那鬼道人断虹子将她说得那般厉害,你若将她击倒,岂非大大露脸?”

徐若愚沉吟半晌,嘴角突然露出一丝微笑,摇头道:“金兄,这次小弟可不再上你的当了。”

金不换道:“此话怎讲?”

徐若愚道:“我若与那孩子动手,胜了自是理所应该,万一败了却是大大丢人,所以你不动手,却来唤我。”

金不换冷冷道:“你真的不愿动手?”

徐若愚笑道:“这露脸的机会,还是让给金兄吧。”

金不换目光凝注着他,一字字缓缓道:“你可莫要后悔。”

徐若愚道:“绝不后悔。”

金不换叹了口气,冷笑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冷笑转过身子,便要上阵了。

徐若愚呆望着他,面上微笑也渐渐消失,转目又瞧了那位七姑娘一眼,突然轻唤道:“金兄,且慢。”

金不换头也不回,道:“什么事??徐若愚道:“还……还是让……让小弟出手吧。”

金不换道:“不行,你不是绝不后悔的么?”

徐若愚满面干笑,呐呐道:“这……这……金兄只要今天让给小弟动手,来日小弟必定重重送上一份厚礼。”

金不换似是考虑许久,方自回转身子,道:“去吧。”

徐若愚大喜道:“多谢金兄。”纵身一掠而出。

金不换望着他背影,轻轻冷笑道:“看来还像个角色,其实却是个绣花枕头,一肚子草包,敬酒不吃,吃罚酒,天生的贱骨头。”

徐若愚纵身掠到大厅中央,大声道:“徐某今日为了尊敬‘仁义庄’三位前辈,是以琴剑俱未带来,但无论谁要来赐教,徐某一样以空手奉陪。”

七姑娘这才自那落拓少年身上收回目光,摇头笑道:“这小子看来又被姓金的说动……”

火孩儿将那落拓少年一直拉到七姑娘身前,道:“姑娘,你看着他,莫要放他走了,我去教训教训那厮。”

七姑娘撇了撇嘴冷笑道:“谁要看着他?让他走好了。”说话间却已悄悄伸出两根手指,勾住了落拓少年的衣袖。

落拓少年轻轻叹道:“到处惹事,何苦来呢?”

七姑娘道:“谁像你那臭脾气,别人打你左脸,你便将右脸也送给别人去打,我可受不了别人这份闲气。”

落拓少年苦笑道:“是是,你厉害……嘿,你惹了祸后,莫要别人去替你收拾烂摊子,那就是真的厉害了。”

七姑娘嗔道:“不要你管,你放心,我死了也不要你管。”转过头不去睬他,但勾着他衣袖的两根手指,仍是不肯放下。

只见火孩儿大摇大摆,走到徐若愚面前,上上下下,瞧了徐若愚几眼,嘻嘻一笑,道:“打呀,等什么?”

徐若愚沉声道:“徐某本不愿与你交手,但……”

火孩儿道:“打就打,哪用这许多噜嗦。”突然纵身而起,扬起小手一个耳光向徐若愚刮了过来。这一着毫无巧妙之处,但出手之快,却是笔墨难叙。

徐若愚幸好有了金不换前车之鉴,知道这孩子说打就打,是以早已晴中戒备,此刻方自拧身避开,否则不免又要挨上一掌。

火孩儿嘻嘻笑道:“果然有些门道。”口中说话,手里却未闲着,红影闪动间,一只小手,狂风般拍将出去,竟然全不讲招式路数,直似童子无赖的打架一般的招式,招式之间,却偏偏瞧不出有丝毫破绽,出手之迫急,更不给对方半点喘息的机会。

徐若愚似已失却先机,无法还手,但身形游走闪动于红影之间,身法仍是从容潇洒,教人瞧得心里很是舒服。

“女诸葛”花四姑悄悄向乔五道:“你瞧这孩儿是否古怪?”

乔五皱眉道:“这样的打法,俺端的从未见过。”

花四姑道:“这正是教人无法猜得出她的武功来历。”

乔五奇道:“莫非说这孩子‘也大有来历不成?”花四姑道:“没有来历的人,岂能将徐若愚逼在下风。”

乔五微微颔首,眉头皱得更紧。过了半晌,花四姑又自叹道:“这孩子纵不愿使出本门武功,但徐若愚如此打法,只怕也要落败了。”

乔五目光凝注,亦自颔首道:“徐若愚若非如此喜欢装模作样,武功只怕还可更进一层。”

原来徐若愚自命风流,就连与人动手时,招式也务求潇洒漂亮,难看的招式,他死了也不肯施出。火孩儿三掌拍来,左下方本有空门露出,花四姑与乔五俱都瞧在眼里,知道徐若愚此刻若是施出一招“铁牛耕地”,至少亦能平反先机。

哪知徐若愚却嫌这一招“铁牛耕地”身法不够潇洒花俏,竟然不肯使出,反而施出一招毫无用途的“风吹御柳”。

金不换连连摇头,冷笑道:“死要漂亮不要命……”但心中仍是极为放心,只因徐若愚纵难取胜,看来也不致落败。

花四姑喃喃道:“不知李老前辈可曾瞧出她的真相。”

转目望去,却见冷三扶着个满面病容的老人,不知何时已到了李长青身侧,目光也正在随着火孩儿身形打转,又不时与李长青悄悄交换个眼色。

李长青沉声道:“大哥可瞧出来了么?”

病老人齐智沉吟道:“看来有七成是了。”

“雄狮”乔五越听越是糊涂,忍不住道:“到底是什么?花四姑叹了口气,道:“你瞧这孩子打来虽无半点招式章法,但出手间却极少露出破绽,若无数十年武功根基,怎敢如此打法?”

乔五皱眉道:“但……但她最多也不过十来岁年纪……”

花四姑截口道:“十来岁的孩子怎会有数十年武功恨基,除非……她年纪本已不小,只是身子长得矮小而已,总是戴上个面具,别人便再也猜不出她究竟有多少年纪。”

乔五喃喃道:“数十年武功根基……身形长得如童子……”心念突然一动,终于想起个人来,脱口道:“是她。”

花四姑道:“看来有八成是了。”

乔五动容道:“难怪此人有多年未曾露面,不想她竟是躲在‘活财神’家里。”他瞧了天法大师一眼,语声压得更低:“不知天法大师可曾瞧出了她的来历?若也瞧出来了,只怕……”

花四姑道:“何止天法大师,就是柳玉茹,断虹子,若是真都瞧出她的来历,只怕也……”话声戛然而顿。

但见天法大师魁伟身形,突然开始移动,沉肃的面容上,泛起一层紫气,一步步往徐若愚与火孩儿动手处走了过去。

七姑娘眼波四转,此刻放声喝道:…快。“火孩儿方自凌空跃起,听得这一声”快“字,身形陡然一折,双臂微张,凌空翻身,直扑徐若愚。这一招不但变化精微,内蕴后着,威力之猛,更是惊人。李长青耸然变色,失声呼道:“飞龙式。”

呼声来了,徐若愚已自惊呼一声,仆倒在地。但他成名毕非幸致,身手端的矫健,此刻虽败不乱。

“燕青十八翻”,身形方落地面,接连几个翻身,已滚出数丈开外,接着一跃而起,身上并无伤损,只是痴痴的望着火孩儿,目中满是惊骇之色。

七姑娘娇喝道:“走!”一千拉着那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纤手燃战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外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