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史》

第20章 罪大恶之极

作者:古龙

左公龙并非畏惧金不换的武功,只因他方才已见过金不换动手,金不换的武功,并未见能比他强胜许多。

他们畏惧的只是金不换面目上此刻流露出的狞笑,这狞笑竟使得金不换本极猥琐的面容,突然有了种慑人之力。

左公龙并不是好人,他所遇见的坏人也比好人多的多,但是,他却从没有看见比金不换更坏的人。

他从没有见过这种令人心惊胆战的狞笑。

只见金不换已缓缓站了起来,缓缓向王怜花走了过去,他嘴里仍咀嚼着王怜花请他吃的肉,手里仍拿着王怜花请他喝的酒。

杯中的酒,盛得极满,他歪歪斜斜的走着,每一步,杯子里的酒,就会溅出一滴,就像是血一样滴出来。

他目中的恶毒之意,也就像杯中的酒一样,已快要溅出来了,这对眼睛,此刻正瞬也不瞬的望着王怜花。

王怜花脸更白了,强笑道:“你要怎样?”

金不换道:“就算左公龙不知道我要怎样,难道你也不知道?”

王怜花道:“我虽知道,却有些不懂。”

金不换嘻嘻笑道:“你有何不懂?”

王怜花道:“你要杀我,是么?”

金不换大笑道:“好孩子,果然聪明。王怜花道:“但你我已是盟友,你为何要杀我?”

金不换重重在地上啐了一口,狞笑道:“盟友,盟友值多少钱一斤?有奶就是娘,姓金的一辈子可没交过一个朋友,谁若要交姓金的朋友,他也准是瞎了眼。”

王怜花道:“但你昔日……”

金不换冷笑道:“昔日我瞧你还有两下子,跟着你总有些好处,所以才交你,但你此刻却像个死狗似的躺着不能动了,谁还交你?”

王怜花道:“我此刻虽然在无意中受伤,但这伤不久就会好的,我势力遍布十二省,属下至少也有千人,只要你还愿意交我这个朋友,等我好起来,于你岂非大有帮助,你是个聪明人,难道连这点都想不透。”

躲在门外的朱七七,瞧见王怜花在这生死一线的关头中,居然仍然面不改色,侃侃而言,心里倒不觉有些佩服。

只听金不换道:“不错,等你起来,我还可啃你这根肉骨头,但一来我已等不及了,二来,我此刻宰了你,好处更多。”

他咯咯一笑,接道:“姓金的做事,从来不问别的,只问哪件事好处多,就做哪件。只要有好处,叫我替别人擦屁股都没关系。”王怜花道:“你此刻杀了我又有何好处?”

金不换道:“好处可多着呢,你要听?”

王怜花道:“我倒想听听。”

金不换道:“第一,我此刻宰了你,就可将你自朱七七那里骗来的东西,据为己有,那一大堆黄澄澄的金子,也就是我的了。”

王怜花吸了口气道:“原来此事你也知道。”

金不换道:“第二,你此刻已是有身价的人,我宰了你,不但可到仁义庄去领花红,还可博得他们赞我一声义士,我名利兼收,何乐不为……就算沈浪,他最恨的是你,而不是我,我若宰了你,他也会拍拍我的肩膀,夸我一声:好朋友……你莫忘记,金无望也是你动手杀死的。”

王怜花苦笑道:“好……好……好!”

金不换大笑道:“当然好!连你也佩服我了,是么?”

王怜花道:“但你莫要忘记,我属下好手如云,家母更是天下第一高手,你若杀了我,他们怎肯放得过你?”

金不换道:“我此刻杀了你,有谁知道。”

王怜花道:“你既要去仁义庄……”

金不换道:“这个你尽管放心,仁义庄对于前去领取花红之人,从来守口如瓶,否则还有谁肯为了些许银子前去惹麻烦。”

王怜花眼角一瞟左公龙,道:“还有左帮主。”

他故意将“帮主”两字,说得极响,本已倒在椅子上不能动的左公龙,听到“帮主”两字身子果然一震。

王怜花若是死了,还有谁能将他扶上帮主宝座。

这“帮主”两字就像是火种,立刻就将他心中的贪慾之火燃了起来,烧得他几乎已完全忘记畏惧。

他一跃而起,大喝道:“不错,无论谁想加害王公子,我左公龙都万万不会坐视。”

他吼声虽响,金不换却不理他,只是冷冷道:“左公龙若是聪明的,此刻便该乖乖的坐在那里,你若已变成死人,对他还有何好处?他若不动,好处多少总有些的。”

王怜花道:“他……他若……”

金不换冷笑道:“他若不聪明我就连他一齐宰了,死人是永远不会说话的,他若不服,还想斗一斗……”

他猛然转身目注左公龙,接道:“也不妨拿他剩下的那只手来试试。”

左公龙瞧了瞧自己受伤的手,“噗”地,又坐了回去。

金不换哈哈大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手一提,“当嘟”一声,那只白花花的酒杯,也被他摔得粉碎。

小玲与小芳本已吓得躲在一角,此刻小玲突的挺胸站了起来,轻轻一拧小芳的粉颊笑道:“你瞧,都是你小妞若得金大爷生气,还不快去给金大爷赔个礼,让金大爷消消气。”

这老资格的风尘女子,不但果然有一套,而且见的多了,胆子可真不小,竟敢在此刻挺身而出。

她倒并不是要救王怜花,她只知道王怜花若死她也活不了,王怜花虽明知如此,仍不禁感激的瞧了她一眼。

只见她拉着小芳的小手,一扭一扭的走到金不换面前,将小芳娇娇怯怯的身子,整个推进金不换怀里。

她自己也腻在金不换身上,勾住他的脖子,吃吃笑道:“金大爷,莫要生气了,让我姐妹两个侍候你,保险你……”突然压低声音,在金不换耳边轻轻的说。

金不换扭扭她的胸膛,又拧拧小芳的身子,笑道:“两个騒蹄子,肉倒不少,大爷少不得要宰宰你们。”

小玲眼睛似已将滴出水来,腻声道:“要宰现在就宰吧,我已等不及了,后面就有屋子,还有张好大好大的床,铺着雪白的床单。”

金不换狞笑道:“好。”

突然扬起手,拍,拍两掌,将两个娇滴滴的大姑娘打得飞了出去,白生生的脸上早已多了五只红红的指印。

小玲捂着脸,道:“你……你……”

金不换大笑道:“臭婊子,你当老子是什么人,会上你的当,像你这种臭婊子,老子见多了,没有三千,也有八百。”

小玲突也放声大骂道:“臭瞎子,臭残废,老娘有哪只眼睛瞧得上你,你连替老娘洗……”她索性豁出去了,什么话都骂了出来。

哪知金不换却大笑道:“好,骂得好,少时你也得像这样骂,骂得越凶,老子越痛快,老子就喜欢办事的时候被人骂。”

朱七七只听得一阵恶心,左公龙也想掩起耳朵。

王怜花却叹道:“像你这样的人,天下倒的确少见的人,王怜花今日能栽在你这种人手上,也算不太冤枉了。”

金不换:“你倒识货。”

他狞笑一声,接道:“但你此刻想必也后悔的很,后悔为何不肯将丐帮弟子带来,后悔为何要叫你那两个心腹去为我抓葯。”

王怜花轻轻叹了口气,道:“我不但后悔,还可惜的很。”

金不换道:“只可惜这样的人才,也活不长了。金不换怔了一怔,大笑道:“莫非你已骇糊涂了么?要死的是你,不是我。”

王怜花微微一笑,道:“不错,我要死了,你也差不多。”

金不换大喝道:“放屁!”

王怜花柔声道:“金兄,你虽是世人中最最卑鄙,无耻,险恶,狡猾的人,但在下比起你来,也未见好许多。”

金不换狞笑道:“但你还是要上当。”

他虽然仍在狞笑,但那只独眼里已闪起疑畏之光。

王怜花道:“我虽然上了金兄的当,但金兄也上了在下的当,金兄才饮下的美酒里,已有了在下的穿肠毒葯。”

金不换身子一震,如被雷击,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呆了半晌,满头大汗,涔涔而落,颤声道:“你……你骗我……哈哈,你骗我的,酒中若真的有毒,我……我为何直到此刻还全无感觉?”

他又笑了,但这笑声比哭还要难听。

王怜花道:“那毒葯到七日才会发作。天下只有在下一人能救,金兄此刻若杀了在下,七日之后,只怕……”

金不换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大吼道:“你骗我……你休想骗得了我,老子此刻偏偏就宰了你。”

王怜花道:“金兄若不信,请,请,此刻就请动手。”

金不换冲了过去,举起手掌——但这只举起的手掌,却再也不敢劈下。

王怜花微笑道:“金兄为何不动手?”

金不换举起的手一扬,但却是掴在他自己的脸上。

他一连打了自己几个耳光,大骂道:“都是你这张嘴,为何要贪吃?打死你,打死你。”

王怜花笑道:“轻些,轻些,金兄又何苦打疼自己。”

金不换突的扑地跪下,颤声道:“王公子,大人不见小人过,你就饶了我吧,我方才只是……只是闹着玩的,王公子,你伸手解了我的毒,我一辈子感激不尽。”

王怜花笑道:“你要我救你,好,但却要等七日。”

金不换嘶声道:“但七日后你的伤就可好了。”

王怜花含笑道:“不错。”

金不换反手抹汗,道:“你……你的伤好了,怎会放过我。”

王怜花道:“会的,但信不信,却得由你了。”

金不换叩首道:“七天,在下等不及了,就请王公子现在……”

王怜花大笑道:“我现在若救你,我可活不成了。”

金不换突又大喝道:“我好言求你,是给你面子,你此刻已落在我手上,乖乖地替老子解毒便罢,否则……”

王怜花微微笑道:“否则又怎样”,我若救你必定是死,不救你还有活命的希望,你若换了我,又当怎办?“金不换呆在当地——跪在当地,真的不知该怎么办,他既不敢此刻便杀王怜花,也不敢等到七日之后。他虽然用尽各种方法,怎奈王怜花全不买帐,若说你方才比老虎要威风,此刻他实比老鼠还要可怜。这一切自都落在朱七七眼中,只瞧她忽而惊奇,忽而恶心,忽而愤怒,忽又觉得好笑。她暗暗忖道:“金不换这厮心肠之毒,脸皮之厚,当是天下无双,他正在发威之时,居然还能跪得下来,已跪在那里,居然还能发威……唉,天下虽大,但除了他之外,这种事只怕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做得出了。”

但若说金不换是狐狸,王怜花便是豺狼,若说金不换乃是恶魔,王怜花便是魔王了。

“这魔王如今躺在床上,我便在他门外,这是何等样的机会,这机会我若不知好好把握,简直该打我耳光。”

只听王怜花笑道:“金兄你前居而后恭?跪在那里,在下也担当不起。”

左公龙赶紧赔笑道:“是,是,王公子说的是,你……”

金不换狞笑道:“我怎样,你此刻讨的什么好,卖的什么乖?你莫忘了,你方才也未做好人,王怜花就会随便饶了你。”

左公龙抹汗道:“我……我方才只是被你胁从。”

金不换道:“你也莫忘了,你此刻性命,也还捏在我手中,我随时高兴,随时都可将你这条小命拿来玩玩。”

左公龙汗出如雨,嘎声道:“我……我……”

突然间“砰”的一声,门已被撞开。

一个人飞也似扑了进来,直扑金不换。

金不换大惊转身,失声道:“朱七七,是你。”

朱七七咯咯笑道:“你还想逃么,沈浪……沈浪,他们都在这里,你快来呀。”

说话之间,她出手如风已攻出数掌。

金不换见她来,虽然吃惊,又有些欢喜,正觉她是送到口的肥羊,正要施展手脚,将她活活拿下。

但一听到沈浪的名字,他的手立刻就软了。

“不错朱七七既来了,沈浪哪里会远?”

朱七七大喝道:“金不换,你莫逃……莫要逃。”

金不换喃喃道:“不逃的是孙子。”

他什么也顾不得了,虚晃一掌,夺门而出——这石室中还另有一扇门户,想见也有道路通向墓外。

朱七七道:“左公龙,他逃了,你不准逃。”

左公龙暗道:“你逃了,我为何不逃,我又不是呆子。”

心念一转,脚底抹油,逃得比金不换还快。

朱七七大嚷道:“有种的莫逃,你们逃不掉的。”

她嘴里大呼大叫,脚下可没移动半分——她嘴里虽叫人家莫逃,心里却希望他们逃得越快越好。

王怜花瞧见朱七七闯入,听她呼唤沈浪,也是立刻面无人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罪大恶之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外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