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史》

第23章 真相大白日

作者:古龙

饭摆上来,那两个婆子也跟着来了,为的自然是服侍王怜花用饭,王怜花吃一口,叹口气,简直食难下咽。

胜泫也是吃一口,叹口气,还不时停下筷子,望着屋顶发呆,又不时偷偷去瞧王怜花一眼。

朱七七却是狼吞虎咽,似乎吃得津津有味,其实,唉!天知道,无论什么好东西,吃到她嘴里,却像是嚼木头似的。

沈浪就要被人“碎尸万段”了,而且是她一手造成的。

她想:“我真了不起,只有我了不起,沈浪又算得人才?他还不是一样要栽在我手里,我岂非该庆祝庆祝自己。”

于是她挟了一大块糖醋鱼。怎么是苦的?苦得令人流泪。

她突然“啪”地放下筷子,大声道:“沈浪呀沈浪,我既得不到你,我就要你死……我既得不到你,我也不要任何一个别的人得到你。”

胜泫怔了怔,道:“你……你说什么?”

朱七七道:“什么……没有什么,快吃饭,少说话。”

胜泫道:“小侄已吃饱了。”

朱七七道:“看你倒像个汉子,怎地吃饭却像个大姑娘似的……哼,饭都吃不下两碗,还像什么男子汉。”

胜泫脸一红,垂首道:“小……小侄……还可以吃。”

赶紧满满地盛了一碗饭,大口大口地往嘴里扒,连莱都顾不得吃了——这饭吃下肚,委实不是滋味。

朱七七道:“吃不下,还往里面塞什么,难道是填鸭子不成……哼!你以为饭吃得多,就是男子汉了么。”

胜泫张口结舌,呐呐道:“但……但这是你……你要我……”

他自然不知道朱七七肚子里一有气,就喜欢出在别人身上的脾气,当真被整得哭笑不得,也不知该说什么。

这顿饭吃得真是艰苦之至,但总算吃完了。

胜泫喘了口气,不住悄悄抹汗。

朱七七又开始在屋子里踱来踱去,神情更是焦躁,胜泫哪里还敢去招惹她,闷声不响,远远坐着发呆。

王怜花却又睡下了——蒙着头而睡,他显然不愿被胜泫这样瞧———个男人被另一个男人那样瞧,真是受不了。

时间,就在这种难堪的情况下溜过,莫说朱七七,就连胜泫也觉此一个时辰过得比平时一年还慢。

朱七七推开窗子,关起窗子,已有十几次了。

她第十三次开起窗子,终于忍不住道:“时候到了么?”

胜泫道:“大概差不多了。”

朱七七道:“那地方你可知道?”

胜泫道:“昨夜去过一次。”

朱七七道:“好,叫那婆子进来,咱们走。”

胜泫怔了怔,望着床上的王怜花,道:“她……去得么?”

朱七七瞪眼道:“为何去不得?”

胜泫低下头,呐呐道:“小……小侄只怕有些不便?”

朱七七道:“有何不便?”

胜泫道:“那里人大多,又太杂,万一有人伤着她……”

朱七七道:“哼,他还没嫁给你,还是我家的人,我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有我在这里,谁伤得了他。”

胜泫脸又红得跟红布似的,垂首道:“是……是……”

赶紧跑出去,将那两个大脚婆子唤了进去——他发誓,以后无论“这位叔叔”说什么,自己绝不回嘴了。

街上,自然要比昨夜更热闹。

每隔十几步,屋格下就有个乞丐打扮的汉子站着,背后大多背着三、四只麻袋,显见是丐帮的执事弟子。

他们有的抱着胳膊,斜倚在人家门口,有的就蹲在路旁边,别人不去找他们说话,他们也不找别人。

这是丐帮的规矩。

他们虽是为了接待武林朋友而来,但在大街上,除了要钱,讨饭外,他们是绝不许和别人说话的。

自然也有些武林中人去找他们打听,问路,他们就朝东边一指——丐帮大会,显然是在东郊外。

朱七七要胜泫带路,所以胜泫走在前面,中间是两个婆子搭着王怜花,朱七七便紧跟在王怜花的软兜后。

街上的人,瞧见他们,都不免要多瞧儿眼,但瞧见朱七七瞪着大眼睛,满脸想找麻烦的神气,大家又不禁赶紧转过头去。

走出闹区,丐帮弟子更多了。

这时,丐帮弟子中有些人瞧见胜泫,才含笑招呼。

但他们的笑容却都有些很勉强,目光中都有些悲戚之色,装出来的笑容,掩饰不了他们重重的心事。

朱七七瞧见他们的神色,便知道那左公龙绝对还没有现身,他眼珠子一转,赶到胜泫身旁悄声道:“少时到了那里,你最好莫要和我们坐在一起。”

胜泫道:“为……为什么?”

朱七七瞪眼道:“只因为我叫你这样。”

胜泫叹了口气,道:“是!”

朱七七道:“但你也莫要坐得太远……”

目光一转,突然失声道:“熊猫儿在那里。”

胜泫也瞧见在远处人丛中闪了闪,赶紧道:“我去招呼他。”

朱七七厉声道:“这种酒鬼,你招呼他做甚。”

胜泫只得又垂首道:“是!”

只见两个丐帮弟子远远地走过来,右面一人,形状猥琐,满脸都是麻子,但背后却背着六只麻袋。

六袋弟子,丐帮中已不多。

朱七七悄声道:“这两人你认得?”

胜泫道:“认得,这两人都是昔年熊帮主的嫡传弟子,据说他们在丐帮中的名头都不小,仅在‘丐帮三老’之下。”

朱七七道:“叫什么名字。”

胜泫悄声道:“左面的叫‘遍地洒金钱’钱公泰,右面的叫……叫什么‘笑脸小福神’,姓高,名小虫。”

朱七七不禁笑道:“小虫?这名字倒真奇怪。”

这时,两人已迎面走来。

钱公泰躬身道:“昨夜多谢公子传讯……”

瞧了朱七七一眼,改口道:“这位是……”

胜泫还未说话,朱七七已抢着道:“我是他表叔。”

钱公泰诧声道:“哦……”

忍不住上下瞧了朱七七几眼。

朱七七道:“你瞧我太年轻,不像是么?”

钱公泰躬身笑道:“哪里哪里。”

朱七七道:“你们是来带路的么?”

钱公泰道:“这……正是。”

朱七七道:“好,走吧。”

钱公泰只得再次躬身道:“请。”

他们本是来找胜泫的,但胜泫却连一句话也没说。

胜泫只有苦笑。

那丐帮大会之地,本来好像是一大片稻田,此刻隆冬时分,秋收早过,田上唯有稻草和积雪而已。

北方乡村多产毛竹,丐帮弟子,便用碗口般粗细的毛竹子,在这片稻田上,搭起了一圈四方竹棚。

他们显见是匆忙行事,竹棚自然搭得简陋的很,竹棚里摆的也只是些长条登子,粗木板桌。

但此时坐在竹棚里的,却大多是衣着华丽,神情昂扬的人,这景像瞧起来,多少有些不顺眼。

四面竹棚外,尽是丐帮弟子,有的在来回闲荡着,有的在闭着眼晒太阳,有的就在这冬日阳光下捉虱于。

这些人模样看来虽悠闲,其实一个个却都是面色沉重,两百多人在一起,竟极少有人说话的。

本非要带路的钱公泰,被朱七七两句话一说,只得带路来了,那高小虫却什么话也不说,只是傻笑。

钱公泰将朱七七一行人带到北面的竹棚坐下——北面自然是上棚,这时棚里人坐的人还不多。

朱七七什么人也不瞧,大摇大摆地坐下。

钱公泰赶紧抱拳道:“三位就请在此待茶,在下还要去外面招呼招呼。”他也觉得这位“表叔”难缠的很,赶紧就想溜了。

朱七七却道:“且慢。”

钱公泰道:“阁下还有何吩咐?”

朱七七道:“你们既在吃饭的时候请人来,怎地却只请别人喝茶。”

钱公泰神情已有些哭笑不得,道:“有的有的,只是粗莱淡酒,还得请包涵则个。”

朱七七道:“嗯,有倒罢了。”

胜泫赶紧赔笑道:“钱兄若有事,就请去吧。”

一直傻笑的高小虫突然道:“我没事,我在这里陪着。”钱公泰瞧了他一眼,苦笑了笑,匆匆去了。

朱七七道:“好,你既在此陪着,先倒茶来。”

高小虫果然笑嘻嘻倒了三碗茶,道:“请。”

这竹棚里坐着的十几个人,目光早已悄悄往这边瞧了过来,有些人已窃窃议论“显然是在暗中猜测。这横小子究竟是谁?朱七七的眼睛,也着实不客气的,往这些人一个个瞧了过去,只见这些人年纪都已在四十开外,衣衫质料,俱都十分华贵,神情也俱都持重,显然都是在江湖中有些身份的角色。但这些人她却一个也不认得。熊猫儿在竹棚外转了好几圈,瞧见朱七七与胜泫等人,眼睛一亮,人却悄悄退走,喃喃道:“好,这小子来了……但沈浪呢……”

他追了一夜,也没追着沈浪。

这时人已越来越多。

熊猫儿又转了几个圈子,喃喃道:“我真是个笨蛋,可苦在这里等,到镇上去拦他,不是更好。”

他是想到什么做什么的脾气,心念一转,立刻回头就走,一路上东张西望,还是没瞧见沈浪。

等他回到街上时,街上人已少了,别人却已走到会场,只有那些丐帮弟子,还在屋檐下。

熊猫儿就在街口转角处停下了,喃喃道:“沈浪若是回来,必定会经过这里。”

他也抱着胳膊斜倚在别人门口,等了半晌,突见一个人拿了十枚铜钱出来,塞在他手里。

熊猫儿奇道:“这……这……”

那人笑道:“烦大哥到别处站着吧,小店还要做生意。”

熊猫儿先是一怔,又觉好笑,心里暗道:“原来别人也将我当乞丐了。”

瞧了瞧自己身上,那打扮果然也和乞丐差不了许多,他不禁大笑起来,将铜钱拿在手里,道:“多谢多谢。”

走到街对面的小酒摊子,道:“打十文钱烧酒。”

给钱的那人摇头叹气道:“真是要饭的胚子,一有了钱,就喝酒。”

熊猫儿是何等耳力,这些话他自然听到了,心里更是好笑,酒来了,他一饮而尽,突然掏出锭大银子,往摊子上一抛道:“再来三碗。”

给钱的那人瞧得眼睛都直了,怔了半晌,摇着头,叹着气走了回去,口中犹自喃喃道:“这年头,怪人怪事可真不少。”

熊猫儿喝下第四碗酒,街上人更少了。

突见一个丐帮弟子走来,在街口拍了拍巴掌,那些站在街中的弟子,便都随他走向郊外。

但沈浪还是没有来。

熊猫儿更着急了,喃喃道:“难道他不回来了么……不会的呀,丐帮大会,他怎能错过……但他明明知道会期,却又为何要走?是为的什么急事?”

这时街上再也瞧不见有武林朋友的影子,两旁的店家,本都有些愁眉苦脸,此刻却都有了笑容。

此刻愁眉苦脸的,已是熊猫儿了。

他又喝了碗酒,衣襟敞得更开,喃喃道:“他若不回来,我又当如何是好?”

朱七七不认得别人,眼睛就盯着那高小虫。

若是换了别人,被她如此盯着瞧,必定早已坐立不安,但这高小子虫却仍然若无其事,仍然不住傻笑。

朱七七忍不住道:“瞧你整日在笑,你心里是不是开心得很。”

高小虫点头笑道:“是。”

朱七七道:“你有什么开心的?”

高小虫道:“开心的事多啦……你瞧,太阳如此暖和,雪地如此好看,客人来了这么多……这岂非都令人开心。”

朱七七道:“下雨时你也开心么?”

高小虫道:“嗯。”

朱七七道:“下雨时你又有何开心?”

高小虫笑嘻嘻道:“若没有下雨的时候,怎知道出太阳的快活……何况,雨水还可滋润草木,稻麦,也可替人们洗一洗屋顶上的积尘……”

朱七七道:“你有没有不开心的时候?”

高小虫道:“没有……天下到处是令人开心的事,为何要不开心。”

朱七七道:“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都开心?”

高小虫道:“嗯。”

朱七七呆呆地瞧了他半晌,失笑道:“你真是个怪人。”

她心想着,自己遇着的怪人,可真不少了,沈浪,熊猫儿,金无望,甚至胜泫,这些人哪一个不怪?

但幸好,凡是怪人,倒都是蛮可爱的。

突见竹棚中已有人站了起来,道:“乔大侠来了。”

她眼睛一转,果然瞧见乔五和花四姑。

乔五四下抱了抱拳,昂然而入——他人缘却不错。

四下竹棚中,都有人站起来向他含笑抱拳招呼。

朱七七道:“奇怪,架子这么大的人,也会有人缘。”

高小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真相大白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外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