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史》

第25章 鬼计多端客

作者:古龙

浓浪等人侧耳细听,已知来的人绝不止两三个,人声笑语,还夹杂着马蹄声,在这寂静的寒夜里,听来分外刺耳。

熊猫儿磨拳擦掌,神态兴奋,轻笑道:“沈浪果然不愧为沈浪,果然有两下子。”

但沈浪却是面色沉重,喃喃道:“他们此刻就来了,真想不到,想不到……”

熊猫儿道:“你明明想到了,怎地却说想不到。”

沈浪道:“我虽算定他们要来,却想不到他们会来的这么早。”

熊猫儿奇道:“为什么?”

沈浪道:“丐帮大会还未散,这里又是散会群豪的必经之道,他们要来,本当在散会之后………纵然先来,也不该如此喧哗吵闹,毫无避忌。”

熊猫儿果然不禁为之一怔,但瞬即笑道:“这些混帐小子们狗仗人势,自然胆大心粗,范兄,你说是么?”

范汾阳吟道:“这……”

话未出口,那一伙儿人已来到近前,五个人,两匹马,吵吵闹闹地扶起了马车,套上辔头。

其中一人笑道:“咱们头儿果然不愧为头儿,果然有两下子,只要闭着眼睛一算,什么事都好像亲眼瞧见似的。”

另一人笑道:“说书的常说古代一些名将,说什么:‘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我瞧咱们头儿,可真比这些名将还要厉害。“第三人笑道:“可不是么,那些大将在帐篷里多少总得还要伤伤脑筋,而咱们头儿却只要在屋里抱着小妞儿乐着,什么事都正如他所料,一件件都办得漂漂亮亮,干净利落,连一星半点岔子都不会出。”

五个人兴高采烈,赶着马车去了,对四下事物,全未留意,沈浪等人莫说躲得如此隐密,就算站在树下,他们也未必瞧得见。

熊猫儿跃跃慾动,道:“咱们快追。”

哪知沈浪地一把拉住了他,沉声道:“咱们不迫。”

熊猫儿大奇道:“咱们辛辛苦苦了等了这么久,为的是什么?好容易等他们来了,咱们却又不追了,这……这又算什么?”

沈浪道:“追查敌踪之事,全得偏劳范兄一人。”

熊猫儿瞪大了眼睛,道:“你和我呢?”

沈浪道:“你我却需先到丐帮大会之地,瞧个明白,若是我所料不差……唉!那里想必又出惊人的变故。”

熊猫儿大声道:“真的……真的会有……”

沈浪沉声道:“范兄跟着这马车到地头后,却莫轻举妄动,最好再回到此处,与我们聚首商议,再作道理。”

范汾阳道:“这个小弟省得,沈兄大可放心。”

熊猫儿叹道:“这点他对你自然放心得很,否则他为何不要我去,而要你去,但那边还有丐帮上千弟子,再加上那些武林高手,可说人人都是眼里不揉沙子的老光棍了,王怜花会在那里玩什么花样,可真教人不信。”

沈浪道:“正因人人都不相信,所以他施展手脚,就会分外方便,这正是此人的过人之处,出人不意攻敌无备。”

熊猫儿喃喃道:“我还是不信……那么多人,难道都是死人不成?”

酒香,在寒冷的冬夜中,的确比世上任何香气传得都远,沈浪与熊猫儿还未到丐帮大会之地,已闻得一阵阵酒香扑鼻而来。

熊猫儿的手,又摸到那酒葫芦上了,虽然他只是摸了摸,便缩回了手,但口中还是忍不住笑道:“丐帮弟子,平日市衣缩食,不想请起客来倒是大方的很。”

沈浪笑道:“你酒虫又在动了么?”

熊猫儿道:“没有动,它们已快饿死了。”

沈浪道:“但依我看来,丐帮之酒,还是不喝的好。”

熊猫儿道:“不喝的好?为什么?”

沈浪叹息一声,再也不说话,但身形展动更急,片刻之间,便瞧见了那简陋的竹棚,辉煌的灯光。

简陋的竹棚在灯光照耀下,也已变得壮观起来,竹棚中人影幢幢,似乎都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

熊猫儿笑道:“哪有什么变故,你瞧他们不都是好好坐在那里喝酒么?”

沈浪道:“是么?”

熊猫儿道:“若有变故,他们便该……”突然顿住语声,再也不说一个字。

只因他此刻也已发觉情况不对一这些人虽都安安静静坐在那里,但却太安静了,安静得简直可怕。

千百人坐在竹棚里,竟毫无声息,没有喝酒的人都不会如此安静,更何况是喝了酒的。

异样的安静中,已有种不祥的恶兆!

熊猫儿再也忍不住了一个箭步窜过去,窜入竹棚,目光扫动,又不禁被惊得呆在那里。

这四面竹棚中的千百豪杰,看来竟真的已都变成死人,有的口吐白沫晕倒在地,有人伏在桌上,昏迷不醒,桌上的菜,还未吃到一半,但酒杯,酒坛,却零乱的撒了一地。

这些人可是全都醉了。

熊猫儿呆了半晌,扶起一个人的身子,探了探他鼻息脉搏,面色更是大变,失声呼道:“毒。”

沈浪叹道:“果然不出我所料,酒中有毒。”

熊猫儿跌足道:“这些老江湖,怎地也会上当。”

沈浪道:“在方才那等欢喜之情况中,有谁不想赶紧痛痛快炔地喝两杯,有谁还有心去检查坛中之酒。”

熊猫儿长叹道:“不错,若换了我,也不会的。”

寒风吹动,火光动摇,映着这一张张惨白的,扭曲的面容,那景象当真是说不出的凄惨,可怖。

熊猫儿突又失声道:“你瞧,这些人衣襟全被撕开了……”

沈浪一言不发,走过去在几个人身上摸了摸,这些人怀中竟已空空如也,竟似被洗劫,连什么都没有剩下。

熊猫儿恨声道:“要了人命,还要人财物,好狠,好狠。”

沈浪叹道:“吃人不吐骨头,这正是王怜花一贯作风。”

熊猫儿道:“你……你瞧这些人救得活么。”

沈浪黯然道:“若有对路的解葯,自可将他们救活,怎奈……怎奈你我此刻连他们中的是什么毒都不知道。”

两人站在这千百个中毒而死的人之间,瞧着那一张张可怕的脸,心里想哭也哭不出,想吐也吐不出。

那当真不知是何滋味。

突然问,两人觉得在这群待死的人中,竟还有双睁开着的眼睛,这双眼睛竟似在瞪着他们。

两人不约而同,霍然转身,果然瞧见了这双眼睛。

这是双瞪着的眼睛,眼珠子部似已凸了出来。目光中所含的怨毒之意,当真是两人一生从未见过的。

熊猫失声道:“钱公泰。”

钱公泰竟未中毒,但却被人点了穴道,身子再也不能动弹,脸上一粒粒麻子,都似乎在发着光。

那自然是狠毒的光。

这里每一件事的发生,他自然全都亲眼瞧见的。

他嘴里全无酒气,想来滴酒未沾。

熊猫儿叹道:“不喝酒原来也有好处的,这些事究竟是怎么发生的,问问他,想必就可以全部知道了……”

说话间沈浪早已解开了钱公泰的穴道。

钱公泰挣扎着爬起来,伸了伸臂,抬了抬腿。

沈浪道:“你如何……”钱公泰躬身道:“在下很好,多谢两位的盛情。”

“盛情”两字出口,双手中突然飞出十数点寒星,直射沈浪,他的人也疯狂般的向沈浪扑了过去。

钱公泰人称“遍地滚金钱”,除了是说他那满脸麻子外,也正说的是他这双手发镖,满天花雨的绝技。

此刻这十余只金钱镖自他手中发出来,当真是又急,又快,又狠,又准,他骤出不意,便下毒手,若是换了别人哪里还能闪避。

但沈浪!沈浪毕竟是沈浪。

只听满天急风响动,熊猫儿失声大呼道:“你疯了么。”

呼声中沈浪的身子已急飞而起,暗器虽快逾闪电,他身形的展动却比暗器更快了几分。

那满天花雨的金钱镖,竟未伤得他一丝衣袂。

熊猫儿身子一闪,已到了钱公泰背后,出手如电,抓住了钱公泰的双臂,硬生生拧转了过来。

钱公泰立时又不能动了,但口中却嘶声大骂道:“姓沈的,我本当你是个侠义英雄,哪知你却是个面兽心的畜牲;你……你简直比畜牲还不如。”

熊猫儿怒喝道:“你才是畜牲。沈浪救了你的性命,你却恩将仇报,暗下毒手,你这……还能算是人么?”

钱公泰大吼道:“沈浪是畜牲,你也是畜牲,你们杀了我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也不怕你们杀人灭口。”

熊猫儿大怒道:“这人疯了,胡说八道。”

沈浪沉声道:“钱公泰,我且问你,我们为何杀人灭口。”

钱公泰嘶声道:“咱们丐帮当你是朋友,哪知你却在酒中下毒,不但害了这千百位朋友,而且,竟还将他们洗劫一空。”

熊猫儿脸都气红了,大声道:“放屁,放狗屁,谁说我们下的毒下,谁说我们洗劫……”

钱公泰大喝道:“你和沈浪大摇大摆走过来动的手,我难道没有瞧见么。”

熊猫儿气得已说不出话,反手一掌掴了过去。

但他的手却被沈浪拉住。

沈浪居然还能沉得住气,和颜悦色,道:“你难道不想想,当真是我们下的手,我们怎会又回来这里。”

钱公泰冷笑道:“你此番回来,正是看看这里的人是否已死尽死绝,否则若有人将你的恶毒手段传将出来,你怎能在江湖立足。”

沈浪、熊猫儿对望一眼,心里却不禁冒出股寒意。

这是王怜花的毒辣手段。

他自己做了坏事,却要人扮成沈浪与熊猫儿的模样,竟要教别人将这笔债算在沈浪与熊猫儿身上。

而沈浪与熊猫儿此刻纵有百口,也难以辩白,只因人们若是亲眼瞧见了一件事,就必定深信不疑,无论什么话也休想改变得了。

沈浪与熊猫儿唯有将钱公泰杀了,但他们若真将钱公泰杀了,岂非更是无利有害,何况,他们也根本下不了这毒手。

两人面面相觑,竟不知如何是好。

钱公泰嘶声道:“我话已说完,你们杀了我吧。”

熊猫儿恨声道:“你这呆子,我真想将你杀了算了。”

钱公泰狂笑道:“你为何还不动手?”熊猫儿道:“我……我……”猛一跺脚,大骂道:“王怜花,你这恶贼,害得我好苦。”

沈浪叹道:“王怜花……王怜花,你果然厉害。”

熊猫儿道:“沈浪,你……难道连你也想不出个法子么?”

沈浪苦笑道:“此事纵是神仙前来,只怕也,……”突然马蹿声响,三人三骑,急驰而来。

这三匹马来得好快,眨眼间便了到棚外,马上跃下三条黑衣大汉,手里却提着三只特大的紫铜茶壶。

熊猫儿厉喝道:“来的是什么人?”

三条大汉瞧了瞧沈浪,又瞧了瞧熊猫儿,面上神情竟然不变,当先一人,微微一笑道:“我家公子知道此间有人中毒,特地令我等前来解救。”

熊猫儿失声道:“你家公子,莫非是王怜花。”

那大汉神色不动,道:“正是。”

熊猫儿大喝道:“好恶贼,居然敢来。”

虎吼一声,便待扑过去。

但他身子却又被沈浪拉住。

熊猫儿怒道:“你……你为何还要拉我。”

沈浪叹道:“你此刻怎能动手。”

熊猫儿瞧了四下中毒的人们一眼——此刻他若动手,有谁能救他们,他只有咬紧牙关,忍住。

沈浪目光凝视着那大汉,一字字道:“你家公子怎会知道这里有人中毒?”

熊猫儿拍掌道:“对了,王怜花怎会知道?莫非是他下的毒?”

那大汉微微笑道:“我家公子就怕有些人面兽心的恶徒,会暗下毒手,是故早已命我兄弟到这里来瞧过一遍了。”

熊猫儿怒吼道:“放屁,你……你……你……”

那大汉道:“救人之事,刻不容缓,两位故意拖延,莫非当真忍心眼睁睁瞧着这千百豪杰一个个的死么?”

钱公泰惨呼道:“沈浪,熊猫儿,求求你们,饶了这些人吧,他们都是有妻有子的人,你……你们难道不是父母生的么?”

熊猫儿已快急疯了,这些人救醒后,必定要将他和沈浪恨之入骨,那时他也无法向这些人解释。

他明知这又是王怜花要借这些人的嘴,将他和沈浪的恶名传布天下。

但他又怎能不让这三条大汉动手救人?王怜花如此做法,当真比将这些人全都杀了还要厉害的多。

只听沈浪道:“好,你们快动手吧。”

熊猫儿嘶声道:“但我们……”

沈浪黯然道:“我们……我们只有走。”

熊猫儿道:“走?”

沈浪惨然一笑,道:“我们此刻若不走,等大家醒来,麻烦就更多了,到那时,只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鬼计多端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外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