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史》

第28章 洞外别有天

作者:古龙

朱七七醒来时,身子仍是软软的,没有半分气力。

这*葯,好厉害的*葯。

她朦朦胧胧地瞧见一盏灯,灯光正照着她的眼睛,她张开眼,又闭起,心头突然一阵惊栗,颤抖着伸出手,往下面一探——幸好,她衣裳还是好好穿在身上,她最害怕的事并没有发生,她最宝贵的东西竟没有失去。

王怜花,这恶贼,虽然可恶,虽然可恨,但毕竟还算有些傲气,不肯在别人晕迷时欺负人。

其实,真正的色狼,都是这样的,都知道女子若在晕迷时,总能征服她的身子,也没有什么乐趣。

朱七七总算松了口气,但口气还未透过来,就又想起了别的人,就又好像被人扼住厂脖子。

“该死,该死,我朱七七真该死,明明上了那么多当,还要如此粗心大意,不但害了自己,也……”

想到这里,她拼命一骨碌翻身而起,大呼道:“沈浪……沈浪她没有瞧见沈浪,却瞧见了熊猫儿。这是间没有窗了,也没有门的屋子。熊猫儿就像只猫似的,蜷曲在角落里,还不能动,也还没有醒。朱七七挣扎着爬过去,去摇熊猫儿的肩头。熊猫儿的嘴动了起来,却像是在嚼着什么东西,喃喃道:“好吃……好吃……”

朱七七又急又气,咬牙道:“死人,你在吃狗屎么,醒醒呀!”

她捏住熊猫儿的嘴,但猫儿的嘴却还在动,朱七七忍不住给了他两个耳刮子,熊猫儿两只眼睛突然张开。

朱七七恨声道:“你再吃,人都快吃死了……”

熊猫儿瞪着眼睛,瞪了半晌,人终于清醒,一翻身坐起,头疼得像是要裂了开来,他捧着头,道:“这是什么地方?咱们怎会来到这里?”

朱七七恨声道:“我先晕过去的,我怎么知道?”

熊猫儿道:“沈浪呢?沈浪在哪里?”

朱七七嘶声道:“我正想问你,沈浪呢?你们……”

熊猫儿大声道:“我倒下去的时候,沈浪还是站着的,但……但王怜花——王怜花。”他声音越来越小,到后来简直像用鼻子在“哼”了。

朱七七惶声道:“你们瞧见王怜花了?”

熊猫儿垂着头道:“嗯,但——但我们瞧见他时,我已连路都走不动了。”

朱七七赶紧间道:“沈浪呢,他难道也——”熊猫儿长长叹了口气,道:“他也不行了。”

朱七七像是突然被重重打了一巴掌,打得她整个人都不会动了,直着眼睛怔了半晌,颤声道:“这样说来,我们现在难道真是已落入王怜花手中?”

熊猫儿苦笑着脸道:“看来只怕是如此。”

朱七七道:“但沈浪——沈浪不在这里,他只怕已逃了。”

熊猫儿立刻点头道:“不错,在那种情况下,别人谁也逃不了,但沈浪——他总是有法子的,他的法子可真是比任何人都多。”

朱七七道:“他也一定有法子来救咱们的。”

熊猫儿道:“当然当然,他马上就会来救咱们了,王怜花别人都不怕,但一瞧见他,就像是老鼠见着了猫似的,哈哈——哈哈。”

他口中虽在大笑,但笑声中可没半分开心的味道。

朱七七突然扑过去,抓住他的衣襟,嘶声道:“你——你在骗我,你明知沈浪也是逃不了的。”

熊猫儿强笑道:“他逃得了的,否则怎会不在这里?”

朱七七道:“他不在这里,只因他……他……他……”

突然放声痛哭起来,手捶着胸膛,放声痛哭道:“只因他已被王怜花害死了。”

熊猫儿道:“不……不……不……不会的。”

朱七七:“会的,会的。王怜花将他恨之入骨,他落入王怜花手中,王怜花又怎会再放过他……是么?你说是么?”

她抓住熊猫儿,拼命地摇他的身子。

熊猫儿就像是木头人似的,被她摇着,也不挣扎,也不说话,但眼泪却已沿着面颊流下。

沈浪,此刻只怕是必定已遭厂毒手的了。

王怜花的确是不会放过他的。

朱七七嘶声痛哭着道:“苍天呀苍天,你为何要这样对我……我千辛万苦,刚刚得到了他,你却又要将他夺走,却叫我如何忍受……如何忍受……”

熊猫儿突然缓缓道:“这怪不得苍天,也怪不得别人。”

这语声虽缓慢而沉重,但在朱七七听来,却尖锐得有如刀子一般,尖锐在刺入厂她的心。

她身子一阵颤抖,缓缓放松了手,缓缓止住了哭声,她眼睛空洞地望着远方,一字字道:“个错,这不能怪别人,这只能怪我……只能怪我。”

熊猫儿凝注着她,并没有说话。

朱七七道:“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

她仿佛痴了似的,不断重复他说着这句话,也不知说了几次,几十次……甚至几百次。

说到后来,熊猫儿惶然道:“七七,你……你怎样了?”

朱七七道:“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

她连瞧也不瞧熊猫儿一眼,缓缓站起身子。

灯光下,只见她面上已露出痴迷疯狂之态,手里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匕首,口中却咯咯地笑了起来道:“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

竟一刀向她自己肩上刺下。熊猫大骇道:“七七……你……你……住手!”

朱七七有如未闻,咯咯地笑着,拔出匕首,鲜血流出,染红了她的衣裳,她也不觉疼痛,还是笑道:“是我害了他……”

竞又是一刀刺下。

熊猫儿吓得心胆皆裂,要想拉住她,怎奈他酒喝得最多,中毒也最深,直到此刻竟还站不起来。

他只有眼瞧着朱七七拔出刀,又刺下……

他只有嘶声狂吼,道:“七七……住手……求求你住!求求你!”

突然,他身后的墙壁裂开,现出了道门户,一条人影掠出,闪电般抓住了朱七七的手。

只见这人发髻光洁,笑容风流,一身粉红色的锦缎长衫,在灯光下闪闪的发着微光……

熊猫儿面色惨灰,失声惊呼:“王怜花!”

“当”的,匕首落地,朱七七却痴了般动也不动,任凭王怜花捉住她的手,也不反抗,也不挣扎。

王怜花瞧着熊猫儿,嘻嘻笑道:“阁下睡得可舒服么?”

熊猫儿嘶声道:“你……你这恶贼,放开她,放开她,我不许你碰她一根手指。”

王怜花笑道:“是,遵命!在下绝不碰她一根手指……在下只碰她十根手指。竟将朱七七整个人都抱了起来。”

熊猫儿眼睁睁地瞧着,目毗尽裂。

但他又有什么办法?王怜花笑道:“你莫要这样瞧着我,你本不该恨我的。”

他摸了摸朱七七的脸,接着笑道:“你也不该恨我的……你们本该恨沈浪才对,你们如此为他着急,可知他并没有为你们着急么?”

熊猫儿失声道:“他……他没有死?”

王怜花笑道:“自然没有死。”

熊猫儿道:“他……他在哪里?”王怜花大笑道:“他虽然没有死,但你们瞧见他此刻的模样,却只怕要气死。”

熊猫儿怒道:“放屁,你莫要……”

王怜花道:“我知道你们不会相信的,唉!我只有带你们去瞧瞧。”

拍了拍手,呼道:“来人!将这位熊大侠扶起。”

两个艳装少女,巧笑着应声而入,扶起了熊猫儿,一人笑道:“唷,好重。”

另一少女娇笑道:“这样才像是好汉子。”

王怜花大笑道:“你若是喜欢这条汉了,只管亲他就是……嗯,重重的亲也无妨……哈哈,不过,但你可也莫要咬掉他的鼻子。”

熊猫儿被两个又笑,又摸,又亲,又咬的女孩子,架出了地窖,面上已沾满红红的胭脂。

他又急又怒,又是哭笑不得,但为了要瞧沈浪,他只有忍住了气……沈浪呀沈浪,你此刻究竟在做什么?

朱七七被王怜花扶着,更是老实得多,脸上居然也是笑眯眯的,但这种笑容,却教人瞧得心里直冒寒气。

她听到沈浪的消息,脸上就带着这样的笑容,就连王怜花,都不敢瞧她这种笑容一眼。

走过一段长长的地道,又有间小小的屋子。

这屋子里没有桌子,没有凳子,也没有床,简直什么都没有,只是墙上挂着一排四个小木偶。

王怜花笑道:“你们可瞧见这四个木头人么?将这木头娃娃搬开,你们就可瞧见四个小洞,从这小洞里,你们就能瞧见沈浪了,哈哈……沈浪。”

他笑的声音很轻,但熊猫儿却听得直刺耳朵。

王怜花又已笑道:“你们只管放心的瞧,沈浪他不会发觉你们的,只因这四个小洞外面,画着的壁画是人,这小洞正是画上人的眼珠子……那些画可画得妙透了,简直妙不可言,只可惜你们瞧不见。”

熊猫儿忍不住冷笑道:“春宫我瞧的多了。”

王怜花大笑道:“熊兄果然也是聪明的,一猜就猜出墙上画的是春宫,但沈浪在这画满春宫的屋子里做什么?熊兄可猜得出?”

朱七七身子已颤抖起来,突然冲了过去,但是却被王怜花一把抓住,朱七七咬着嘴chún,颤声道:“你……你不是要我瞧么?”

王怜花笑道:“瞧自然是要瞧的,但也莫要着急。”

熊猫儿道:“还等什么?”

王怜花笑道:“沈兄此刻正舒服的很,但两位却不免要惊扰他,在下为沈兄着想,就只好得罪两位了。”

突然出手如风,点了朱七七与熊猫儿的哑穴。

熊猫儿气得眼珠子都要出来了,王怜花却再也不看他一眼,将那木偶的头一扳,墙上果然露出了四个小洞。

王怜花轻笑道:“这可是你们自己要瞧的,你们若要气死,可莫要怪我。”

他微笑着闪开了身子,道:“请。”

“请”字出口,熊猫儿与朱七七的眼睛已凑近了小洞。

他们果然瞧见了沈浪。

外面的屋子,虽无珠光宝气,但却布置得舒服已极。没有一样东西不摆在令人瞧着最顺眼的位置。

而沈浪,此刻就坐在最舒服的位置上。

他穿着件柔软的丝袍,斜倚着柔软的皮垫。

他手里拿着金杯,身旁正有个身披轻纱的绝色少女,正带着最甜蜜的笑容,在为他斟酒。

琥珀色的美酒。

但在熊猫儿的眼中看来,却像是血一样。

熊猫儿与朱七七对望一眼,朱七七咬着嘴chún,熊猫儿咬着牙,朱七七嘴chún已咬得出血,熊猫儿咬得吱吱作响。

他们的嘴虽能动,却说不出话。

他们若能说话,必定会同时怒喝:“沈浪,你这可恶的沈浪,我们为你急的要死要活,快要发疯,谁知你却在这里享福。”

沈浪的确像在享福,那少女为他斟酒,他就喝光,那少女将水果送到他嘴里,他就吃下去。

熊猫儿与朱七七又对望一眼,两人眼里都已要冒出火来,但这时,两人要说的话却不同了。

朱七七想说的是:“沈浪呀沈浪,原来你也是个色狼,色狼,瞧你这副色迷迷的笑,你……你为什么不死,你死了多好。”

熊猫儿却想说:“沈浪呀沈浪,原来你也是个酒鬼,到现在你还喝得下酒,但……你这人虽可恶,酒量却真不错。”

两人心里想的虽不同,但恼怒却一样。

两人竟未怀疑,竟忘了去问:“王怜花为何没有杀沈浪。”

“王怜花为何非但不杀沈浪,反而让他享福。”

这,岂非是怪事一件。

那少女倒酒倒得手都酸了,但沈浪面上却毫无醉意。她倒的虽快,但沈浪喝的却比她倒的还快。

那少女终于轻轻叹了口气,道:“你酒量可真不错。”

沈浪笑道:“哦?”

那少女道:“我真不知道你这酒量是怎么练成的。”

沈浪笑道:“因为常常有人想灌醉我,所以我酒量就练出来了。”

那少女咯咯笑道:“一个生得漂亮的女孩子,才会有人常常想灌醉她,你……你总归不是个女的,谁想灌醉你?”

沈浪大笑道:“生得漂亮的女孩子,虽然常常会被男人灌醉的危险,但她们若是灌起男人的酒来,却也厉害的很。”

那少女娇笑道:“这话倒不错,男人在漂亮的女孩子面前,总是不能拒绝喝酒的。”

沈浪微微笑道:“所以我现在正是酒到杯干,来者不拒。”

那少女媚眼带着笑,带笑地瞅着他,腻声道:“只可惜要灌醉你实在太不容易。”

沈浪道:“要灌醉你可容易么?”

那少女眼珠子一转,咬着嘴chún笑道:“有些女孩子虽然醉了,但也和没醉一样,谁也别想动她,有些女孩子虽然不喝酒,但却也和醉了一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洞外别有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外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