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史》

第32章 鬼爪攫人魂

作者:古龙

染香见春娇推门进来,冷笑道:“你反正没有敲门的习惯,这次敲不敲都是一样。”

春娇根本不敢瞧她,也不敢接她的话,只是向沈浪赔着笑道:“贱妾想来瞧瞧沈公子有没有什么吩咐。”

沈浪含笑道:“我正想去找你。”

春娇脸色变了变,道:“沈公子要…要找我。”

沈浪道:“烦你到兰州城去,为我选购一批最好的珍珠。”

春娇这才放心,展颜笑道:“这个容易,不知沈公子要多少。”

沈浪道:“就买一百万两的吧。”

春娇、染香忍不住同时失声道:“一百万两?”

沈浪笑道:“可是太少了……那么就买一百三十万两吧。”

染香呆在那里,春娇结结巴地道:“一百三十万两,那……那不会太多么?”

沈浪道:“我不是要你买普通的珍珠,是要最好最大珍珠,每个最少要有龙眼核那么大,一百三十万两只怕也买不到多少。”

春娇道:“但……但那种珍珠,只怕难买的很。”

沈浪笑道:“只要有银子,还怕买不到。”

春娇透了口气,道:“但……但价钱……”

沈浪道:“无论价钱多少,就算比市面上贵一倍也没关系,但却要在今天买到,最迟也不能迟过子时。”

染香已忍不住道:“一百三十万两全买珍珠,你……你疯了么,要这么多珍珠干什么?”

沈浪笑道:“自然是有用处的。”

春娇眨了眨眼睛,突然笑道:“我知道了,沈公子莫非是要送人?”

染香道:“呀……莫非是送给快活王?”

沈浪笑道:“为什么定要送给快活王,难道不能送给你们?”

春娇、染香对看一眼,两个人都呆住了。

沈浪大笑道:“珍珠很难买,你还不快去。”

春娇定了定神,满脸赔笑道:“是,我这就去,我亲自去。”

沈浪道:“还有……”

春娇道:“公子还有什么吩咐?”

沈浪道:“烦你为我准备几张请贴,四张就足够了,人家既然请了咱们,咱们少不得也得还请人家一顿的。”

春娇拍手道:“对,对极了。”

沈浪道:“事不宜迟,就在今夜子时。”

春娇道:“那么贱妾更该快为公子去准备酒菜。”

沈浪道:“用不着酒菜。春娇又是一怔,道:“请客用不着酒菜,公……公子你却让人家吃什么?”

沈浪神秘地一笑道:“我自然有东西给他们吃。”

一杯酒,每人面前只有一杯酒。

这就是沈浪请客吃的东西。

不错,杯是金的,而且是很大的酒杯,酒看来也是好酒,但请客只有一杯酒,这像话么?

郑兰州、龙四海、周天富,甚至连“小霸王”时铭都来了,都直着眼睛,瞧着面前的一杯酒发呆。

快乐王呢?快乐王还没有来,他架子当然不小。

郑兰州瞧着这杯酒,微笑着,既没有惊奇,更没有不满,他似乎早已瞧出沈浪这杯酒里必定有着花样。

龙四海也在笑,只是笑容里有些惊诧,有些好奇。

沈浪请客难道真的只有一杯酒,为什么?

周天富却皱着鼻子,皱着眉头,一双眼睛不住车张西望,他并不是在等炔活王,他是等菜。

“小霸王”时铭却只是爬在桌上,用十来个银锞在堆宝塔,宝塔总是堆不成,他不住地在叹着气。

染香心里在好笑,这位小霸王被昨夜那一骇,居然变乖了,衣服穿得整整齐齐,手也洗得干干净净。

那位“女霸王”居然没有来,莫非是被吓病了。

沈浪静静地瞧着他们,嘴角的微笑仍是那么潇洒。

子时早已过去,窗外星光满天。

“小霸王”突然道:“那位王爷会来么?”

沈浪微笑道:“说不定。”

小霸王道:“咱们还要等多久?”

沈浪笑道:“也说不定。”

周天富忍不住道:“若再不来,里面的菜只怕都凉了。”

染香瞟了他一眼,笑道:“不会凉的。”

周天富呆了呆,突然大笑起来,指着沈浪笑道:“不想你倒节省的很。”

沈浪微笑道:“在下一向节省。”

染香笑嘻嘻道:“他又没有挖着金矿,自然该节省些……”

语声突然顿住,笑容也凝结,眼睁睁瞧着门。

门口不知何时己多了个人。

门已够高了,但这人却比门还高着一个头,他身子已走到门口,头却在门媚之上,染香只能瞧见那那瘦骨峋鳞,像竹竿般的身子,却瞧不见他的头,但只瞧见这身子,却已足够使人心里冒出一股寒气。

他穿的是件黑油油的皮衣,紧裹着他那瘦长的身子上,就像是蛇皮,他整个人也就像是条毒蛇,每一分,每一寸都潜伏着不可测量的凶险,他虽然连指尖都未动一动,但随时都像是在等着择人而噬。

他那双干燥枯涩,像蛇头似的手,竟几乎已垂到膝盖,别人在三尺内才可以打到他“他却在五尺外就可伤人。他简真就像是为了杀人而生,若不杀人,他活着简直别无意义。沈浪含笑而起,抱拳道:“气使光临,何不请进来小饮一杯?”

那生涩的语声在门外冷冷道:“本座独孤伤。”

沈浪笑道:“原来是独孤兄。”

那语声冷冷道:“独孤之氏,从无兄弟。”

沈浪仍然笑道:“是,是,独孤先生何不请进。”

独孤伤“哼”了一声,道:“正是要来喝你一杯。”

沈浪道:“王爷大驾,不知何时光临?”

独孤伤道:“他本要来的,但今夜却偏偏有个好朋友要找他,他若不在那里等着挖出那人的心,那人必定失望的很。”

这种杀人挖心之事,在他口中说来,真是稀松平常,但听在别人耳里,身上却不禁冒出鸡皮疙瘩。

沈浪却仍然笑道:“王爷既然无暇前来,独孤先生来了也是一样。”

独孤伤又“哼”了一声,袖中突然飞出一根金丝,他的头虽然还在门外,但手上却也似长着眼睛。

只见金丝一闪,已套住一只酒杯,飞回他的手掌。

独孤伤一饮而尽,冷冷道:“好酒。手掌再一扬,金杯突又飞回,落在原来的位置,竟是不差分毫,这金杯连杯带酒,少说也有两斤,他竟以一根柔丝套起,这腕力,准头,已是骇人听闻,而金杯竟能落回原地,这手功夫更是难如登天。大家瞧他露了这一手,连气都透不过来,只见灯光一闪,光影流动,再瞧门口,却已没有人了。龙四海长长叹了口气,道:“好厉害!”

沈浪微笑道:“此人手上的功夫,只怕已可算是关外第一。”

龙四海道:“关外第一?”

沈浪道:“不错,关内至少还有三个人强胜于他。”

郑兰州突然微微一笑,道:“这次沈兄却错了。”

沈浪道:“哦!”

郑兰州笑道:“纵在关外,他也算不得第一。”

沈浪叹道:“在下也知道大漠草原间,尽多卧虎藏虎之地,但只知关外的高手武功多以气势见长,却不知还有手上功夫也如此精妙的人。”

郑兰州道:“沈兄可听过‘鬼爪抓魂’?”

沈浪动容道:“鬼爪抓魂,奠非说法是当年天下外家邪派武功中,最最神秘阴毒之‘白骨幽灵掌’的别称?”

郑兰州颔首道:“正是,沈兄果然博闻。”

沈浪道:“但‘幽灵门’群鬼,三十年前便已被大侠沈天君会合七大剑派掌门人于阴山一役中除尽,据闻幽灵群鬼已再无传人,却又怎地到了关外。”

郑兰州叹道:“沈兄有所不知,幽灵群鬼虽已死了个干净,但‘幽灵门’炼功之心法秘谱,却不知怎地,流传到关外。”

沈浪唏嘘道:“不想阴山一役,竟还有此一余波,沈大侠与七大掌门人在九泉下若是得知,只怕也不能瞑目了。”

他说这句话时,神情竟突然变得十分沉重,而这种沉重之色,在沈浪面上是极少能见到的。

但大家都被“幽灵门”这充满了诡橘,充满了神秘的三个字所吸引,谁也没有留意到他面上的神色。

郑兰州道:“据说三十年前,关外武林道,也曾为这‘幽灵秘谱’,引起了一场争杀,但奇怪的是,这件事在江湖中流传并不广。”

他微一沉吟,接道:“这或许是因为当时争夺秘谱的人并不多,而且一个个俱都守口如瓶,只是在暗中争杀,并未将消息泄露。”

沈浪道:“这些人自然是不能将消息泄露的,否则中原的武林道只怕却不知要有多少人赶来争夺,他们就越发得不到手了。”

郑兰州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当时争夺此本秘谱的人,声名都不显赫,是以他们所作所为,就引不起别人的注意。”

沈浪颔首道:“不错,但无论是谁,他本来的名声纵不响,地位纵不高,得到这‘幽灵秘谱’后,却不可同日而语了。”

郑兰州道:“正是如此。”

沈浪道:“却不知最后得到的究竟是谁?”

郑兰州道:“据说当时争夺秘谱的几家人,到后来全都自相残杀殆尽,只剩下一个烧饭的丫头,这‘幽灵秘谱’自然也就落到这丫头手里。”

沈浪叹息一声,道:“那些人若知道后果如此,当时只怕就不会杀得那般起劲了吧,唉!世人为何大多愚鲁如此。”

郑兰州道:“但后来这丫头也并未练成‘幽灵门’之秘技。”

沈浪道:“哦!为什么?”

郑兰州道:“这其中真相究竟如何,谁也不知道,但据我侧面所闻,这秘密后来终于被一个武林高手知道。”

沈浪道:“那秘谱可是就被他抢去了?”

郑兰州道:“他要杀死那丫头,自然不过是举手之劳,怎奈那丫头也懂得身怀秘谱,必将惹来杀身之祸,是以竟又将那秘谱藏在一个秘密之处,那位武林高手纵然杀死了她,还是得不到这秘密的。”

沈浪道:“但他又怎会就此罢休?”

郑兰州道:“他自然不肯罢手。”

沈浪道:“他难道想出了什么法子?”

郑兰州道:“此人心计阴沉毒辣,竟将那丫头诱骗失身,他知道女孩子若把身子给了一个人,那就什么东西都交给他了。”

沈浪道:“但凭那‘幽灵秘谱’四个字,正是世上所有的儇薄少年,连做梦时都忘不了的。”

郑兰州道:“谁知那丫头竟比他想像中聪明的多,还是不肯将秘谱拿出来,那人等了许久,终于忍不住了,渐渐露出了本来面目,于是那丫头就更不肯给他了。”

沈浪道:“不想那丫头倒是个聪明人。”

郑兰州一笑道:“那丫头知道自己生得并不美,这样的武林高手,自然不会是真的喜欢她,自然是贪图他的秘谱,她若拿出了秘谱,自己纵然不死,他也会抛下她走的,她不拿出来,反倒可和他多厮守些日子。”

沈浪道:“天下尽多自我陶醉的少女,不想这丫头倒是个例外,但看这情况,这丫头对他终是喜爱的很。”

郑兰州道:“不但喜爱,而且痴心,但她越是痴心,那人越是讨厌,到后来终于使出毒辣的手段,逼她将秘谱取出。”

他叹了口气,接道:“据说他使出的手段,无一不是惨绝人衰,毒辣之极,那丫头后来被他折磨得已不成人形,眼睛瞎了,手脚也残废了,但还是咬紧牙根,死也不肯说出那秘谱究竟藏在什么地方。”

龙四海突然“砰”的一拍桌子,怒道:“这小子是谁,我想会会他。”

郑兰州道:“此人究竟是谁?天下没有一个人知道,只知道他后来还是没有得到秘谱,还是空手回去了。”

沈浪道:“他怎会肯放过那丫头的。”

郑兰州道:“据说那丫头也不是个普通人,虽然残废了,但还是乘他不留意时逃了出去,而他那时也突然有了急事,必需赶回中原,等他事办完了,那丫头已不知藏到何处,他再无法寻着,只有死了这条心。”

沈浪叹了口气道:“那丫头……”

郑兰州道:“那丫头自然也无法再练武功,但肚子里却已有了身孕,她竟咬紧牙根,将这孩子生了出来。”

他长叹接道:“这孩子也正是就是幽灵秘技的传人。”

沈浪动容道:“这样的孩子,对世人必定充满了怨毒,他若再练成这种本就残酷毒辣已极的功夫,那……那还得了。”

郑兰州叹道:“正是如此,据说,这孩子长大成人,炼成武功后,也收了批弟子,昔日之‘幽灵群鬼’虽已死,今日之‘幽灵群鬼,却又生。”沈浪道:“这孩子又是什么样的人?”

郑兰州道:“江湖中没有人瞧见过她的模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 鬼爪攫人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外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