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史》

第34章 连环计停当

作者:古龙

沈浪暗中接过燕儿塞入掌心的纸条,声色不动,笑道:“小心走好。”

快活王微怒道:“你跌倒也不打紧,若要沾污了沈公子的衣裳,若要倾倒了姑娘手调的美酒……”

白飞飞立刻柔声接道:“贱妾再调一次,也没什么?”

玉手执壶,为快活王斟酒一杯,快活王怒气立刻化作长笑,她不但有驭下手段,也有迎上本事。

她不但能令快活王服服贴贴,也能令这燕儿莺儿死心塌地,沈浪瞧在眼里,不禁微笑颔首。

一杯酒下肚,沈浪立刻发觉这“孔雀开屏”酒,不但芳香甘冽,无与伦比,酒力之沉厚,亦是前所未有。

这酒中似乎不但有大曲,茅台,高粱,汾酒,竹叶青等烈酒,还似有状元红,葡萄桂圆等软酒。

这十余种酒渗合在一起,喝下肚时,又怎会不在肚子里打得天翻地覆,纵是铁铸的肚子,只怕也禁受不起。

何况,硬酒与软酒渗合在一起,不但酒力发作分外迅快,而且后劲之强,也是够人受的。

沈浪立刻留上神了,一杯酒虽然仰首饮下,总留下小半,白飞飞为他斟酒时,也总是倒得少些。

快活王却是胸怀大畅,酒到杯干。

他纵是超人,却也有人类的弱点。

那显然便是酒、色二字。

芸芸众生,又能几人能闯得过这酒、色二字。

于是,快活王终于醉了。

他虽然还未倒下去,但锐利的目光已迟缓,呆滞——他瞧人时已不能转动目光,却要转动整个颈子。

沈浪以手支颐,道:“在下已不胜酒力,要告退了。”

快活王叱道:“醉,谁醉了?”

沈浪微道:“王爷自然未醉,在下却醉了。”

快活王纵声笑道:“沈浪呀沈浪,看来你还是不行,还是差得太远,纵然本王喝两杯你只喝一杯,你还要先倒下去。”

沈浪道:“是是是,在下怎比得王爷。”

快活王大笑道:“莫走莫走,来来来,再喝几杯。”

他果然又举杯一饮而尽,拍案道:“好酒,再来一壶……不行,再来八壶。”

他虽是睥睨天下,目无余子的绝代枭雄,但等到喝醉了时,却也和个赶骡车的没什么两样。

只见他忽而以著击杯,放声高歌,忽而以手捋髯,哈哈大笑,忽而伏在案上,喃喃自语,道:“白飞飞,你为什么定要叫本王苦等你……本王已等不及了……本王今日一定要在这里歇下。”

沈浪瞧了白飞飞一眼——这女孩子身在虎窟之中,居然竟能保持了身子的清白,快活王居然不敢动她。

沈浪目光中也不知是欢喜,还是佩服。

白飞飞的剪水双瞳也正在瞧着他,那温柔的眼波中,像是含蕴着叙不尽的情意,叙不尽的言语。

她像是正在对沈浪说:“你可知道,我一切都是为你保留的。”

两人仅只瞧了一眼,却已似全都了解了对方的心事。

白飞飞眼角瞟了瞟快活王,嫣然一笑。

沈浪含笑点了点头,长身而起,道:“在下告退了,王爷醒来时,就说沈浪已醉了。”

快活王道:“莫走莫走,再喝几杯。”

他一把抓住了沈浪的衣服,沈浪轻轻扳开了他手指,悄悄走了出去,只听快活王语声已更模糊。

燕儿迎在门外,轻笑道:“燕儿领公子出去。”

沈浪笑道:“多谢姑娘。”

燕儿盈盈走在前面,回眸一笑,道:“沈公子当真又温柔,又多礼,真也难怪我家姑娘要……要……”掩嘴“噗哧”一笑,碎步奔了出去。

穿过重重帘幕,走到前面间屋子,那些少女倒有的已睡了,有的正在对镜梳妆,有的正瞧着双晶莹的玉腿,在修脚趾,用一支小小的刷子,醮着鲜艳的玫瑰花汁,小心地涂在趾甲上。

沈浪虽未低头,但却绝未去瞧一眼。

只听少女们轻啐道:“好神气,有什么了不起,姑奶奶们有哪只眼睛瞧得上你?”

“你瞧他那微笑,有多可恶。”

“嗯,你为什么要这样笑,你以为天下的女孩子瞧见你这笑都要昏倒么……哼!自我陶醉。”

燕儿一直掩着嘴在笑,好容易走了出去,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轻轻咬住樱chún,笑啐道:“好一群醋娘子。”

沈浪笑道:“其实女孩子吃醋时大多可爱的很。”抬眼望去,阳光已洒满庭园,草木散发着芬芳的香气,昨夜阴森,诡秘的种种遗迹,都已不见。

独孤伤也不见了,他若未死,必定伤心的很。

沈浪长长伸了个懒腰,笑道:“姑娘请留步吧。”

燕儿道:“你……你为什么对我总是这样客气。”

扭转身,燕子般轻盈掠去。

沈浪摇头笑道:“人小鬼大的女孩子,近来越发多了……”

只见燕儿突又转回头来,道:“喂,莫忘了那……”

指了指自己的手,又指了指沈浪的手。

沈浪点了点头,缓步走出遍地阳光的庭园,昨夜,又是艰苦一夜,但艰苦总算有了代价。

他终于胜了,终于赢得了快活王的信任。

此刻,他走在温暖的阳光下,但觉全身都充满了活力,昨夜的苦战疲惫,也正如庭园一般,被阳光照得全未留一丝痕迹。

他自信无论什么事发生,都可以应付的。

虽然他心里还有几点想不通的事,但他悄悄摸出藏在袖里的纸团,便知道今日一切都可获得解释。

刚走进门,染香就一把抱住了他。

她云鬓蓬乱,衣裳不整,明媚的眼波也满是红丝,像是一夜都未曾合眼,此刻一把抱住沈浪,颤声道:“你终于回来了,谢谢老天,你……你没有事么?”

沈浪道:“什么事都没有。”

染香道:“你身子还好么?”

沈浪笑道:“从来没有更好过。染香长长叹了口气,道:“你也该早些叫人回来通知一声才是,你……你……你可知我为你多么担心,我……我一夜都睡不着。”

沈浪道:“你现在睡吧。”

染香抬起眼波,眼波中充满柔情蜜意,轻声问道:“你呢?”

沈浪道:“我生来就像是没有睡觉的福。”

染香道:“你不睡,我也不睡。”

沈浪苦笑道:“为什么?”

染香咬了咬嘴chún,道:“你不睡我也睡不着。”

沈浪笑得更苦,道:“你不认识我时,难道从来不睡么?”

染香道:“你……你这没良心的。”

扑上去,重重在沈浪脖子上咬了一口。

沈浪摸着脖子,唯有苦笑。

除了苦笑,他还能怎样——被太多的女孩子包围,被太多女孩子喜欢,可真是件又麻烦,又痛苦的事。

那简直比没有女孩子喜欢还要麻烦得多。

沈浪倒了杯茶,方待喝下,突然转身,一把拉开门。

春娇果然又小偷似的站在门口,又似骇了一跳。

她头发也是乱的,眼睛也是红的,也像是一夜未合眼。

沈浪瞪着她,道:“什么事?”

春娇低垂着头,道:“没……没什么,贱妾只是……来问候公子安好。”

沈浪笑道:“难道你也在担心我,怕我被快活王宰了么?”

春娇扭着衣角,强笑道:“贱妾心里有些不安,只求……求公子大人不见小人过,莫要怪罪。”

沈浪笑道:“原来你心里也有不安的时候。”

春娇道:“公子你……求你……”

沈浪道:“我若要怪罪你,还会等到此时。”

春娇长长透了口气,道:“多谢公子。”

沈浪突然沉下面色,道:“但你下次若要再像小偷似的站在我门口,我……”

染香冲过来,跺脚道:“你下次若敢再来打扰偷听,我就割下你耳朵,剜出你的眼睛,还要将你偷人的事告诉李登龙。”

春娇脸都白了,垂首道:“是,是,下次不敢了。”

扭面转身子,头也不回地逃了。

沈浪突然道:“慢着!”

春娇身子一震,道:“公……公子还有何吩咐?”

沈浪道:“快下去吩咐为我准备一笼蟹黄汤包,一盘烤得黄黄的蟹壳黄,一大碗煮得浓浓的火腿干丝,还要三只煎得嫩嫩的蛋,一只甜甜的哈蜜瓜……快些送来,我现在什么都不想,想只好好吃一顿。”

面对着满圆灿烂的阳光,沈浪慢慢地享受着丰富的早点,汤果然很浓,蛋果然很嫩,哈蜜瓜果然甜如蜜。

他静静地吃完,身后己传来染香均匀的鼻息。

谢天谢地,她终于睡着了。

沈浪合上眼睛,将那张纸上写的又回想一遍。

“多日不见,渴思索怀,今日午时,庭园静寂,盼君移玉,出门西行,妾当迎君于浓荫树下。”

现在,正将近午时。

午时,果然是快活林里最静的时候,经过长夜之饮后的人们,此刻正是睡得最甜的时候。

沈浪缓步西行,四下听不见一丝人声,甚至连啁嗽的鸟语都没有,只有微风穿过树林,发出一阵阵温柔的声音,就像是枕畔情人的呼吸。

远处有老树浓荫如盖,一条俏生生的白衣人影,正仁立树下,风,舞起她衣袂与发丝。

她目光正向沈浪来路凝睇。

沈浪瞧见她,心里忽然泛起一种难言滋味,也不知是愁是喜?这是个温柔而美丽的女孩子,但也是个奇异而神秘的女孩子,她看来正如婴儿般纯洁而天真,但世上却没有一个人能猜出她的心。

瞧见她,沈浪又不禁想起朱七七。

那刁蛮、任性、顽皮、倔强、最可爱,也最可恨的朱七七,那明朗、爽快、骄做,但有时又温柔如水的朱七七。

那可怜、可恨、又不知有多可爱的朱七七。

朱七七和白飞飞,是两种多么不同的女孩子,两人正像是两个极端,两种典型,一个热得像火,一个却冷得像冰。

但无论如何,这两个女孩子都是可爱的。

沈浪实在想不出世上还会有比她们更可爱的女孩子。

他面上泛起微笑,心里却不禁叹息,为什么这两个如此可爱的女孩子,命运却都是这么悲惨,不幸?

白飞飞自然也瞧见他了。

她面上泛起仙子般的笑容,比阳光更灿烂。

她轻轻招了招手,柳腰轻折,向林荫深处走去。

四下没有人迹,远处有蝉声摇曳,花已将开,春已渐浓,今年的春天,像是来得并不太迟。

浓浓的树荫,将白飞飞的衣裳映成淡淡的碧绿,她垂着头坐在那里,长长的睫毛,轻轻覆盖着眼睑。

那里是一块凹进去的岩石,四面有柔枝垂藤,宛如垂帘,自枝条间望过去,她容光更是明媚绝世。

沈浪悄悄走过去,站在她面前,没有说话。

她也没有说话。

两人的呼吸声,正也胜过世上所有的柔情蜜语。

然后,她整个人投入沈浪怀抱里。

沈浪轻轻抚着她如云柔发,良久良久。

风更轻柔,春意更深。

沈浪突然长长叹了口气,道:“幽灵宫主,你好么?”

白飞飞抬起了头,嫣然一笑,道:“你连我的名字都忘了么?”

沈浪俯首凝注着她,这张脸上,丝毫没有惊惶,丝毫没有恶意,有的只是甜蜜的柔情,深浓如酒。

她意甜蜜,她眼波轻柔,她婉转投怀,她香泽微吐……这标致的女孩子,怎会是杀人的魔头?

沈浪唯有轻轻叹息,道:“有谁能忘得了你的名字?”

白飞飞眼波展转,道:“那么,你说我叫什么名字?”

沈浪道:“飞飞……白飞飞……你真是个聪明的女孩子。”

白飞飞柔声道:“那么,你为何要叫我幽……幽灵宫主?”

沈浪淡淡笑道:“白飞飞难道不是幽灵宫主?”

白飞飞轻轻推开了他,后退半步,眼波深情地望着他,深情的眼波中似乎有些娇嗔薄怒。

她轻咬樱chún,道:“那幽灵宫主究竟是谁?你为何时时刻刻都要提起她,她……她难道也是个美丽的女孩子?”

沈浪目光凝注远方,悠悠道:“不错,她是个非常美丽的女孩子,也非常聪明,还有一身非常高明的武功。”

白飞飞垂下头,轻叹道:“你如此夸奖她,她一定比我强得多,但……求求你,莫要在我面前夸奖别人好么?”

沈浪道:“但她也是个非常狠毒的女孩子,别人不能做,也不敢做的事,她却全都能做得出来。”

白飞飞抬起眼,道:“你见过她?”

沈浪道:“我见过她,就在昨夜……非但见过她,还曾和她交过手。”

白飞飞道:“她……她长得是何模样?”

沈浪道:“她面上总是覆着层轻纱,不肯让人瞧见她的真面目,但是我……我终于将那层层轻纱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 连环计停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外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