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史》

第35章 千钧系一发

作者:古龙

沈浪无言垂首,心头却不禁暗暗叹息:“好厉害的幽灵宫主,但总有一日我会知道你究竟是谁的,而且这一日看来已不远了。”

只见快活王突又展颜一笑,道:“此事虽无趣,但本王今日却另有一件有趣之极的事。”

沈浪笑道:“但望王爷相告。”

快活下长须掀动,纵声笑道:“就在今日,竟又有一人不远千里而来,投效于我。”

沈浪动容道:“哦……此人是谁?”

快活王道:“此人自也是天下之英雄。”

沈浪轩眉道:“天下之英雄?”

快活王道:“此人不但酒量可与你媲美,武功只怕也不在你之下,独孤伤与他拆了七掌,竟也败在他手下。”

沈浪再次动容,道:“此人现在何处?”

快活王拊掌道:“他与你正是一时瑜亮,是以本王特地请你前来与他相见,天下之英雄尽在此间,不亦快哉,不亦快哉。”

霍然长身而起,笑道:“此刻他仍在与人痛饮不休,你正好赶去和他对饮三百杯。”

拉起沈浪的手,大步向曲廊尽头的花厅走了过去。

只听一阵阵欢呼豪饮之声,透过珠帘,传了出来。

那燕儿正掀着半边帘子,悄悄向里面窥望,听见后面的人声,瞧见了快活王,一缩脖子,一溜逃走了。

珠帘内有女子娇笑,道:“芳芳敬了你二十杯,萍儿也敬了你三十杯,现在,我敬你三十杯,你为何不喝下去?”

另一个女子娇笑道:“是呀,你若不喝下去,珠铃一发脾气,就要咬你的舌头了。”

一个男子的声音大笑道:“区区三十杯,算得了什么,倒在盆子里,待我一口气喝下后,再来个三十杯又如何?”

他喝得连舌头都大了,但语声听在沈浪耳里,竞仍似那么熟悉,沈浪忍不住一步赶过去,掀起珠帘。

只见花厅里杯盘狼籍,五、六个轻衣少女都已衣襟半解,云鬓蓬乱,晕红的面颊,如丝的媚眼,正告诉别人说她们都已醉了。

一条大汉,箕踞在这些自醉却更醉人的少女间,敞着衣襟,手捧金盆,正在作淋漓之豪饮。

金盆边沿,露出他两道浓眉,一双醉眼,敞开的衣襟间,露出他黑铁般的胸膛,却不是熊猫儿是谁?

熊猫儿,熊猫儿,原来你也到了这里。

一时之间,沈浪也不知道是惊!是喜?

无论如何,这猫儿此刻还能痛饮一盆美酒,显见得仍是体壮如牛,总是令人可喜之事。

沈浪但觉眼前有些模糊,这莫非是盈眶热泪。

他就站在门旁,静静地瞧着熊猫儿,瞧着熊猫儿将那盆酒喝得点滴不剩,扬起金盆,大笑道:“还有谁来敬我?”

沈浪微微笑道:“我。”

熊猫儿目光转动,瞧见沈浪,呆住。

然后突然狂呼一声,抛却金盆,一跃而起,大呼道:“沈浪呀沈浪,你还没有死么?”

呼声中他已紧紧抱住沈浪,那扑鼻的酒气,汗臭,嗅在沈浪鼻子里,沈浪只觉比世上所有女子的脂粉都香得多。

朋友,这就是朋友,可爱的朋友。

有了这样的朋友,谁都不忘记忧愁。

一声霹雳,雷雨倾盆而落。

这是干燥的边境少有的大雨,使人倍添欢乐。

沈浪与熊猫儿把臂走在暴雨中,他们的头发已湿,衣衫也湿透,若非这如注大雨,又怎能平静他们沸腾的热血。

庭院中没有人迹,只有碧绿的树叶在雨中跳跃,只有这一双重逢的朋友,他们的心,也在跳跃着。

在方才他们互相拥抱的一刹那中,快活王心中居然也含有真心的欣慰,居然也会拍着他们的肩头说:“多日未见的好朋友,要说的话比多日未见的情人还多,你们自己聊聊去吧,我绝不许别人去打扰。”

在那一刹那中,沈浪突然觉得这绝代的枭雄也有着人性,并不如别人想象中那么恶毒冷酷。

现在,熊猫儿脚步已踉跄。葫芦中的酒所剩已无多。

他挥舞着葫芦,大笑道:“朋友,酒……世上若没有朋友,没有酒,自杀的人一定要比现在多得多,第一个自杀的就是我。”

沈浪扶着他,微笑道:“猫儿,你又醉了么?”

熊猫儿瞪起眼睛,道:“醉,谁醉了?”

沈浪道:“此刻你是醉不得的,我正有许多话要问你,许多话要向你说,你我以后谈话的机会只怕已不多了。”

雨打树叶,雷声不绝,他们的语声三尺外,便听不清楚,何况在这大雨中的庭园中,三十丈外都没有个人影。

若要倾谈机密,这确是最好的地方,最好的时候。

沈浪道:“你非但现在不能醉,以后也永远不能醉的,酒醉时人的嘴就不密了,你若在酒醉时泄露了机密,如何是好?”

熊猫儿大声道:“我熊猫儿会是泄露机密的人么?”

沈浪一笑,道:“你自然不是。”

他笑容一现即隐,叹道:“她此番竞将你与朱七七放出来,倒当真是大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由此可见她计谋变化运用,的确是人所不及。”

熊猫儿道:“你说的她,可是……”

沈浪道:“自然是那王……”

熊猫儿笑道:“她行事竟能出你意料之外,自然是个好角色。沈浪默然半晌,又道:“她可当真为朱七七与王怜花订了婚事。”

熊猫儿叹道:“女人,女人……简直都不是东西。”

沈浪道:“朱七七真的心甘情愿?”

熊猫儿恨声道:“见鬼的才懂得女人的心。”

沈浪又默然半晌,叹道:“这也难怪朱七七,她见我既与那王……王夫人订了亲事……自然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了,唉,她的脾气,你应该知道她的脾气。”

熊猫眼睛眨了眨,道:“但她也该知道你此举别有用意。”

沈浪苦笑道:“其实,世上又有谁能真的了解我的心意,有时连我自己都无法了解,越是我挚爱着的人,我对她越是冷漠,这是为什么?”

熊猫儿道:“因为你在逃避,你不敢去承受任何恩情,因为你觉得肩上已挑起副极重的担子,因为你自觉随时都可能死。”

沈浪黯然道:“你说的是。”

熊猫儿道:“你既觉如此痛苦,为何不放下那副担子。”

沈浪道:“有时我真想放下一下……世上的人那么多,为何独独要我挑起这副担子,快活王纵是恶人,但他待我却不薄,为何我一定要他的性命?我如此做法,又能得到什么?又有谁会了解?谁会同情……”

在这如注的大雨下,在这最好的朋友身旁,沈浪也不觉发出了他积郁着的牢騒,感慨。

他竟吐露了他始终埋藏心底,从未向人吐露的心事。

熊猫儿没有瞧他,只是静静倾听。

过了半晌,沈浪又道:“自然,这其中有个原因。”

熊猫儿道:“可是就为了这原因,所以你宁愿承受痛苦,也不愿放下那担子。”

沈浪道:“不错。”

熊猫儿道:“那又是什么原因?”

沈浪道:“只因快活王与我实是势难两立,所以我纵然明知王家母子也是人中的恶魔,我纵然明知他们在用尽各种方法来利用我,但为了除去快活王,我宁可不惜一切,也要和他们合作到底。”

熊猫儿道:“莫非你与快活王有了什么私人的恩怨不成?”

沈浪目中闪动着火花,道:“正是。”

熊猫儿道:“是为了白飞飞?”

沈浪道:“你想我会是为了她么?”

熊猫儿道:“那又是为了什么?”

沈浪沉吟了半晌,缓缓道:“这是我心底的秘密,我现在还不能说。”

熊猫儿道:“你何时才能说?”

沈浪道:“等快活王死的时候。”

熊猫儿道:“他不会比你先死的。”

口中这八个字说出,手掌已接连点了沈浪七处穴道,说到最后一字,一个时拳将沈浪撞了出去。

就算杀了沈浪,沈浪也不能相信熊猫儿竟会向自己出手,甚至直到他跌倒在地,他还是不能相信。

他身子不能动弹,口中嘶声道:“猫儿,你……你这是在开玩笑么?”

熊猫儿挺立在雨中,突然仰天狂笑起来。

他醉意似已完全清醒,笑声竟也突然改变。

沈浪面色惨变,失声道:“你不是熊猫儿?”

“熊猫儿”大笑道:“你如今才知道,不嫌太晚了么?”

沈浪道:“你……你莫非是龙四海?”

“熊猫儿”大笑道:“不错,你现在总变得聪明了些。”

沈浪惨笑道:“我早就该想到是你的,我早就觉得你与熊猫许多相似之处,世上若有一人能假冒熊猫儿而如此神似,那就是你。”

龙四海道:“你为何不早想到?”

沈浪道:“只因我瞧错了你,我实未想到那般英雄气概的龙四海,也会竟是别人的走狗。”

龙四海不怒反笑,道:“这次总该叫你得着个教训,无论多么聪明的人,也会上人当的,只可惜这教训你已永远无法享用了。”

沈浪惨然道:“不错,任何人都会上人当的。”

龙四海道:“但咱们为了要你上当,的确也花了不少心思。”

沈浪叹道:“熊猫儿自然已来了,否则快活王纵有无双的易容好手,也是无法将你改扮得与他一模一样的。”

龙四海笑道:“你果真是个聪明人,快活上为我易容时,熊猫儿就躺在我身旁,我简直就是自他身上取下来的模子。”

沈浪道:“但还有……”

龙四海道:“还有声音,是么?”

他一笑道:“我模仿别人语声的本事,本就不小,但我怕被你听出,是以故意装作酒醉,且舌头都大了,其实我一共也不过只喝了三杯酒,其中还有一杯是倒在身上的,真正醉了的,只不过是那些小丫头而已。”

沈浪苦笑道:“果然妙计,无论是谁,见到陪你喝酒的人都已醉了,自然再也不会想到你喝的酒竟是假的。”

龙四海道:“何况,再加上这雷雨扰乱了语声,正是天助我成事,更何况你今日精神不知怎么地,本就有些恍惚,我再骗不倒你,那才是活见鬼。”

沈浪黯然,过了半晌,哑声道:“但熊猫儿他……”

龙四海笑道:“这其中只有一件事是真的,那就是熊猫儿来投效快活王确是真的。”

沈浪道:“快活王莫非怀疑了他,所以……”

龙四海道:“快活王倒未怀疑他,怀疑的是你。”

沈浪动容道:“我?”

龙四海道:“他今晨醒来,寻不着白飞飞,也寻不着你,心里便动了怀疑,那时恰巧熊猫儿来了,他正好假借熊猫儿来试试你。”

他狂笑道:“这一试之下,你果然露了原形。”

沈浪苦笑道:“如今你又想怎样?”

龙四海阴森森笑道:“快活王再三吩咐,只要一试出你真相,便立刻下手将你除去,你这样的人多留一刻都是祸害,何况他……他也不愿再见到你。”

沈浪长长叹息,惨笑道:“很好,不想我沈浪今日竟死在这里。”

龙四海大笑道:“不想声名赫赫的沈浪今日竟死在我手里。”

一步掠过去,铁掌已待击下。

沈浪突又喝道:“且慢。”

龙四海狞笑道:“你再想拖延时间,也是无用,此刻再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沈浪苦笑道:“我只想再问你一句话。”

龙四海道:“你还有什么话好问。”

沈浪惨然道:“我只要知道,熊猫儿此刻在哪里。”

龙四海笑道:“好,你和熊猫儿果然不愧为生死过命的交情,直到此时此刻,你还是忘不了他,好,我告诉你……”

他目中笑意变得更恶毒,一字字接道:“你只管放心,你在黄泉路上,是不会寂寞,熊猫儿会陪着你,说不定他此刻已比你先走了一步。”

沈浪失色道:“他……他……他也遭了毒手?”

龙四海道:“不错。”

沈浪道:“是……是谁下的毒手?”

龙四海道:“告诉你,你难道还想为他报仇不成……只因他一心逞强,拼命胜了独孤伤一掌,所以取他性命的,正是独孤伤。”

沈浪道:“但……但快活王在未知我真相之前怎会取他的性命,我若是真心投效快活王,快活王岂非杀错了他,杀错了这样的人才,岂不可惜?”

龙四海道:“快活王属下收容的都是智计武功双全之士,熊猫儿匹夫之勇,有勇无谋,他的死活,快活王根本不放在心上。”

沈浪默然半晌,缓缓合起双目,道:“很好,你现在可以动手杀我了。”

龙四海铁掌已向他咽喉切下。

谁来救他?的确没有人来救他。

大雨滂沱,窗前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 千钧系一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外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