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史》

第36章 洞内别有天

作者:古龙

染香颤抖站起来想掩起衣襟,但衣裳已全都破碎了。她不怕以赤躶的身子去面对任何男人。

但不知怎地,在女人面前,她却觉得十分羞愧。

朱七七冷冷道:“你进来,这里暗些。”

染香不由自主走进去,走人了珠帘后的岩洞,这岩洞自然并不干燥,但至少比雨中温暖得多。

染香的身子却已开始颤抖,抖个不停。

朱七七静静瞧着她,突然脱下件衣服,披在她身上。

染香就像孩子见了糖似的紧紧攫住了这件衣服,紧紧裹住了自己,又像是她从未穿过衣裳似的。

她的头却往下垂,轻轻道:“谢谢你。”

朱七七:“你不用谢我,你也是可怜的女子。”

染香垂首道:“你认得我?”

朱七七淡淡道:“认得。”

染香突然抬起头道:“你不恨我?”

朱七七道:“恨你?我为什么要恨你?”

染香道:“沈浪……沈公子他……”

朱七七突然大声道:“住口,不准再提这名字。”

染香倒退半步,瞪大了眼睛瞧着她,道:“不准提这名字?为什么?”

朱七七面上又恢复了冷漠,冷冷道:“你以后在我面前莫要再提起任何男人的名字……因为我已是王怜花王公子未来的妻子。”

她居然说得十分平静,但染香听在耳里,却又像被鞭子抽了一记,她再退了半步,颤声道:“是真的……这居然是真的。”

朱七七道:“为什么不是真的。”

染香颤声道:“我还是无法相信,你怎么会嫁给他,你怎么会嫁给这最无耻,最卑鄙的臭男人,你宁可嫁给只猪也不能嫁给他。”

朱七七没有发怒,只是冷笑道:“我为什么不能嫁给他?”

染香长长吸了口气,道:“你可知道他……”

朱七七冷笑道:“你不必在我面前说他的坏话,他是个怎么样的人,我知道得比你清楚,但我不在乎,我全不在乎,就算他刚和你睡过觉我也不在乎。”

染香再也想不到朱七七口中也会说出睡觉这样的字,她发现这纯真的女子已变了,已彻底的变了。

朱七七冷笑道:“你吃惊了么?”

染香道:“我虽然吃惊,但我也知道,你不在乎,只因为你根本不喜欢他,若是你喜欢的男人,你就会嫉妒得发狂。”

朱七七冷冷道:“是么……也许。”

染香道:“你不喜欢他,却要嫁给他,只因为你恨沈浪,你恨沈浪,只因为你喜欢沈浪,爱得发狂,所以恨得发狂。”

朱七七咬紧了牙,道:“你再提他名字,我就杀了你。”

染香道:“你杀了我吧,没关系,我还是要告诉你,你不该恨他的,你永远不会再遇见一个男人对你,像沈浪对你一样,世上若有个男人这样对我,我……我就算立刻为他死,也是心甘情愿的。”

朱七七突然狂笑起来,她狂笑着道:“永远不会再遇见一个男人对我像沈浪对我一样,这话倒不错,世上像他这样的狼心狗肺的人并不多。”

染香道:“你以为他对你不好?”

朱七七道:“好,他对我好极了,好极了……”

她狂笑着,眼泪却已流下面颊。染香道:“他究竟对你如何,你永远也不会知道的。”

朱七七转身面对着那冰冷山石,嘶声道:“不知道最好,我永远也不要知道。”

染香道:“你可知道他为什么要与王夫人订下那亲事?”

朱七七咬牙道:“我是个女人,所以我不知道。”

染香道:“你以为他是禁不住王夫人的诱惑?”

朱七七道:“当然,我只是个女孩子,而她……”

她突然伏在山石上,痛哭起来,她痛哭着道:“她那种样子,我永远也做不出,而男人却都是喜欢那种样子的,她那眼睛,那……那腰肢,都令我作呕。”

染香道:“你错了,虽然有些男人喜欢那样子,但沈浪却不是,世上若只有一个男人能受得住那种诱惑,那人就是沈浪。”

朱七七嘶声道:“那他为什么……为什么……”

染香道:“他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你,你可知道他若不答应那亲事,你会遭什么后果……这只怕你永远也想像不出。”

朱七七身子颤抖,道:“但他……他……”

染香道:“他为了你不惜牺牲一切,不惜做任何事,但你……却完全不了解他,你却放弃了他,他心中虽然充满了痛苦,却一个字也不肯对别人说,只因他宁可自己受苦,也不愿伤害到你。”

朱七七霍然转身,瞪着她,一字字道:“你为什么要帮他说话?难道你和他……”

染香冷笑道:“你这样说并没有侮辱我,却侮辱了他,只因为我的确诱惑过他,我曾经不惜一切去诱惑他,无论换了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受不住这种诱惑,但沈浪……他……他……根本没有将我瞧在眼里,他心里只有你。”

她长长吐了口气,缓缓接道:“所以我佩服他,对这样的男人,无论那一种女人都会佩服,我虽然很贱,是个荡妇,但我终究还是人,我不能昧着良心说话。”

朱七七的眼泪像是己干了,面上又变得全无表情。

她空洞的,麻木地瞪着她,喃喃道:“看起来,人人都很了解沈浪,只有我不……”

染香道:“你不能了解他,只因你在深爱着他,这也不能怪你,爱情,原本就会使任何一个女人盲目。”

朱七七茫然坐下来,茫然望着洞外的雨珠,良久没有说话,只有眼泪,不断地顺着面颊流下。

染香缓缓道:“但现在还不太迟,一切事还都可以补救……我是个不幸的女人,这一生已注定不能得到快乐,但你……你还来得及,你比我幸福得多……”她咬紧牙,拼命不让自己哭,却还是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两人就这样相对痛哭,也不知过了多久。

突听一人冷冷道:“只会流眼泪的女人,都是呆子,都是饭桶。”

这语声虽然冷漠,但却又说不出的娇媚。

岩洞中本没有别的人,但这语声却是岩洞深处传出来的,染香,朱七七猝然回首,便瞧见一条人影。

一条幽灵般的白衣人影,幽灵般仁立在岩洞深处的黑暗中,谁也瞧不清她的面目,只能瞧见一双发亮的眼睛。

这双眼睛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妖异的魅力,像是能看破别人的心,像是能令人为她做任何事。

此刻这双眼睛正瞬也不瞬地凝注着她们,一字字接着道:“女人为什么总是受人欺负,只因为女人往往只知流泪,只知痛哭,但眼泪却是什么事也不能解决的。”

染香被这双眼睛瞧得全身发冷,忍不住蜷曲了身子,朱七七却挺起胸脯,大声道:“你难道从来不流泪的?”

白衣人影道:“从不。”

朱七七道:“你难道从来未遭遇到痛苦?”

白衣人影冷冷道:“我所遭受到的痛苦,你们永远也梦想不到,但我却从来不流泪……从没有任何事能令我流泪。”

朱七七道:“你……你难道不是女人?”

白衣人影幽幽道:“我不是女人……根本不是人。”

朱七七忍不住机伶伶打了个寒嚓,道:“你……你究竟是什么?”

白衣人影一字字缓缓道:“我只是幽灵……别人都将我唤做幽灵宫主。”

花神祠,已残破而颓败,虽也在快活林的一个角落中,但却与这新建的园林极是不衬。

显然,这是旧日一位不知名的爱花人所留下的,而非园林的主人所建——新园林主人,对一切神祗都不热心,也许他们所相信的只是自己,也许他们根本对一切都不相信。

沈浪掠入了花神祠,抖了抖身上的雨水,他身上的雨水自然是抖不干的,他这样做正表示他心里乱得很。

然后,独孤伤与王怜花也掠了进来,他们并没有直冲入那岩洞,正也表示他们心里的疑惧,不敢骤然面对现实。

独孤伤道:“那山洞就在这祠堂背后。”

王怜花道:“不知朱七七是否已遇见了熊猫儿。”

独孤伤道:“那洞穴甚是深这,熊猫儿藏在洞窟深处。”

王怜花笑道:“女孩子只怕是不会往洞窟里面走的,朱七七虽然和别的女孩子有些不同,但毕竟是女孩子。”

独孤伤冷冷道:“废话。”

玉怜花笑道:“不错,这的确是废话,但阁下为何还要在这里听,阁下早该过去瞧个究竟了。”

独孤伤面色变了变,正待冲出去。

突听沈浪道:“且慢。”

独孤伤道:“莫非你也有什么废话。”

沈浪道:“你们先来瞧瞧这花神的像。”

神龛自然也已残破,在黝黯的雨天里,这残破的神龛就显得有些鬼气森森,若不走近些,根本瞧不清里面那神像。

那神像竟是个村姑打扮的女子,左手将一朵花捧在心口上,右手则在那花瓣上轻轻抚摸。

这花神祠虽是如此简陋,但这神像的塑工却极精致,在黝黯的光线中,看来就像是个活人。

尤其那手势的轻柔,正象征着“花神”对鲜花的无限怜借,奇怪的,她的眼睛却在凝注着远方,却未去瞧手中的鲜花。

王怜花沉吟道:“嗯,这神像的确有些意思,塑这神像的人,似乎别有寓意,但咱们都只怕是猜不出的了。”

沈浪道:“也许是猜不出的。”

王怜花道:“而且,花神竟是个村姑,这也许是件奇怪的事,我记得根据古老的神话传说,这花神本应是……”

独孤伤冷冷道:“现在并不是考古的时候,这花神无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和尚是尼姑,与咱们都丝毫无关系。”

沈浪缓缓道:“但这花神和咱们都有些关系。”

独孤伤道:“什么关系?”

沈浪道:“你可瞧清了她的脸。”

王怜花已失声道:“呀,不错,她的脸……”

独孤伤瞧了半晌,竟也为之动容,道:“这张脸,似乎像一个人。”

三个人对望一眼,王怜花道:“像她。”

沈浪道:“独孤兄,你说像么?”

独孤伤沉声道:“不错,的确有七分相似。”

花神的脸,温柔而美丽,眉梢眼角,似乎带着叙不尽的悲伤与怀念,活脱脱正和白飞飞有七分相似。

王怜花出神地瞧了半晌,又道:“不对。”

独孤伤道:“还有什么不对?”

王怜花道:“这祠堂建造了最少也有十年,那么,塑神像时,白飞飞还不过是个六七岁的小孩子,那么……”

他话未说完,独孤伤已拍掌道:“不错,塑神像的人又不能未卜先知,怎能预知白飞飞长大后是何模样?这神像虽和她七分相似,看来不过是件巧合而已。”

沈浪道:“这不是巧合。”

独孤伤皱眉道:“不是?”

沈浪缓缓道:“但这神像却也不是照着白飞飞的模样所塑的。”

独孤伤更是奇怪,道:“这神像若非照着白飞飞的模样所塑,这便该是巧合,但你又说这绝不是巧合,那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浪目光凝注,一字字道:“这神像是白飞飞的母亲。”

王怜花动容道:“呀,她的母亲……”

独孤伤大声道:“白飞飞到这里来还不过一个月,她母亲的塑像又怎会在这里……她母亲又怎会变成这里的花神?”

沈浪悠悠道:“这其中有个绝大的秘密。”

独孤伤道:“秘密?什么秘密?”

沈浪道:“此刻还不能说,此刻我也弄不清楚。”

王怜花沉思着道:“也许白飞飞的母亲本是这里的人,白飞飞说不定也是在这里生长的,只是长大后去了中原。”

沈浪点头道:“也许正是这样。”

王怜花道:“但白飞飞的母亲若只是个普通的村姑,别人又怎会将她塑作花神?白飞飞的母亲若不是个普通的村姑,又怎会让她的女儿流落异乡?”

沈浪悠悠道:“也许,她的流落并非真的。”

王怜花瞪大了眼睛,道:“并非是真的?”

沈浪道:“也许,白飞飞的母亲本人虽是个村姑,后来却因机缘巧遇,而变成了位奇人……说不定还是位武林奇人。”

王怜花眼睛瞪得更大,道:“武林奇人?”

独孤伤道:“据我所知,十余年前武林中并无这样的奇人。”

沈浪道:“有些武林奇人的面目,你是瞧不见的。”

独孤伤怔了怔,道:“但她的名字……”

沈浪道:“有些武林奇人真正的名姓,你也是不知道的。”

王怜花忍不住道:“她究竟是什么人?你可知道?”

沈浪道:“我也许知道。”

独孤伤大声道:“你即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 洞内别有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武林外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